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昔日
    哲哲的阴谋,越来越鲜廉寡耻,清宁宫的奸细,每日监视关雎宫,暗中进行着恬不知耻的骚扰破坏,今日,哲哲终于命令喜花,赐鸩酒给蓝欢欢。

    义州前线,梦中的皇太极,与蓝欢欢比翼双飞,相濡以沫,仲春,落红成阵,风飘万点正愁人,皇太极和蓝欢欢在关雎宫外,并蒂鸳鸯,乐不可支地在园子里遛弯。

    春花谢了,但是桃花和樱花香如故,蓝欢欢罥烟眉蹙,雨带梨花,真挚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眸子里面,是蓝欢欢那弱眼横波。

    “兰儿!”皇太极突然从梦中醒了,呈现在眼前的帷幕冷香。

    “朕命令,今夜袭击明军本阵,明日凯旋回京!”皇太极抖擞精神,镇定自若地出了大营,命令众将立刻率兵,趁夜袭击明军!

    明军主帅祖大寿智勇双全,几天前,他接到秘密女子的报告后,命邹甄避实就虚,袭击盛京,皇太极的主力,没法会师,就在锦州与明军两阵对圆。

    明军企图在锦州,与皇太极持久战,截断皇太极的退路,但是今夜,祖大寿的大营外,却炮声震地!

    “总兵,清军夜袭!”部将祖大乐,战战兢兢地向祖大寿禀告道。

    “皇太极真是神机妙算,竟然夜袭我军!”祖大寿不由得嗟叹,命令祖大乐和几员将领,率领关宁铁骑,坚守大营。

    再说皇太极身先士卒,率领铁骑如入无人之境,在明军大营里大刀阔斧,打得明军一败涂地,祖大寿带着几员将领,来到大营前,只见大营外,清军士气勃发,大炮震天动地,杀声震天,祖大寿驾驭着战马,对着皇太极大喝道:“皇太极,我军已经截断了你的后路,若是你们仍然围我锦州,几天后,就弹尽粮绝,在下劝你,还是撤退吧!”

    皇太极英姿勃发,大笑道:“呔!祖大寿,你我也是面善,我军现在不是围攻锦州,而是要消灭你的主力,邹甄率领袭击盛京,已经被我军围在垓心,我军已经趁夜包围了你的大营,祖大寿,今日朕一定活捉你!”

    祖大寿手搭凉棚,看见清军士兵比肩接踵,人喊马嘶,心中十分战栗,这时,祖大乐禀报道:“总兵大人,清军声东击西,并没有围攻锦州,而是埋伏在义州城外,我们中埋伏了!”

    “皇太极果然是老谋深算,祖大乐带兵突围,回晋州!”祖大寿仰面长叹,命令祖大乐道。

    再说祖大寿,勇猛突围,大军出了大营,突然山丘上一声号炮,一员白袍大将,突然大喝一声,带兵挡住了祖大寿和祖大乐的逃路。

    “祖大寿,我皇上神机妙算,你已经是行将就木,下马投降吧!”多尔衮仰面大笑道。

    “祖大人!”就在这危若累卵之时,突然从刺斜冲上一支骑兵,一员大将震耳欲聋地一声,骑兵奋勇冲锋。

    “邹甄!”多尔衮喜不自胜,手持大刀,两人大战几合,祖大寿命令大军撤回锦州。

    再说这时,盛京关雎宫,杀气腾腾的喜花,命令宫人逼蓝欢欢喝下鸩酒,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一支箭矢,射下了鸩酒。

    “杀了这个贱人!”喜花阴险毒辣地大声命令道。

    几名侍卫,如狼似虎地举刀向蓝欢欢砍来,就在这时,突然从宫外飞入一人,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霎时间,把这些侍卫砍倒。

    “反贼竟敢劫法场!”火冒三丈的护军哈哈珠子舒尔冬,在这岌岌可危之时,突然带领护军,冲进了关雎宫。

    “舒尔冬大人,喜花妄想毒害我们格格!”紫鹊以为舒尔冬带兵来救援,立刻眉飞色舞地对舒尔冬喊道。

    “皇后娘娘赐庶人蓝欢欢鸩酒,竟然有反贼敢保护庶人!”舒尔冬厚颜无耻地诡笑,眼睛一瞥,命令侍卫向蓝欢欢杀来。

    “狗东西,原来沆瀣一气!”蓝欢欢一脸愤慨,迅速拔出宝剑,如仙女天降,手中的宝剑上下翻飞,如同凤雪,宝剑向着舒尔冬的胸口搠去,须臾间,挟持了舒尔冬!

    “蓝欢欢,你竟敢还敢挣扎!”舒尔冬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大叫道。

    “无耻奸贼,让你的部下都出去,放我们出去!”蓝欢欢杏眼圆睁,命令吓得双腿发抖的舒尔冬道。

    那舒尔冬立即撕心裂肺地命令护军,放了蓝欢欢和紫鹊,蓝欢欢一身是胆,保护着紫鹊,镇定地出了关雎宫。

    “宸妃主子,皇后娘娘赐您春酒,并非鸩酒,您一定是误解了!”这时,喜花脸一变,突然笑嘻嘻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向蓝欢欢欠身道。

    “赐我酒?你们还带这么多人?”蓝欢欢鄙夷地瞥着喜花,飞上小白,和紫鹊冲出了皇宫。

    神武门,哲哲率领护军,挡在神武门前,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古灵精怪地喃喃一笑,跳下了小白。

    “宸妃,今日本宫命喜花赐你一杯甜酒,你怎么要骑马出去呀?”哲哲忽然笑容可掬,和颜悦色地对蓝欢欢笑道。

    “皇后娘娘,您赐我甜酒,但是,喜花却说那是鸩酒,还有护军统领舒尔冬,竟敢狗胆包天,带兵冲进关雎宫企图杀我!”蓝欢欢柳眉倒竖,反驳哲哲道。

    “宸妃,你又糊涂了,今天后宫庆祝节日,本宫请各宫妃嫔在凤凰楼大宴,你因为生病,所以就没有派人请你,后来,本宫怕你在宫里孤僻,就派喜花送了些甜酒和糕点给你,真是没想到,你竟然和护军打了起来!”哲哲装作一脸贤淑地笑道。

    “姐姐,你是不是又看见什么幻影了?”这时,灿灿的布木布泰,惊诧地步到蓝欢欢的面前,拉着蓝欢欢的衣袂,双眉紧蹙道。

    “幻影?皇后娘娘,你下懿旨赐死我蓝欢欢,现在竟然变成幻影?”蓝欢欢幽默一笑道。

    再说关雎宫,蓝欢欢威风八面地回到了寝宫,紫鹊和麝月,在关雎宫内,打了细帘子,并且架上了宝剑。

    清宁宫,哲哲眼睛一转,自鸣得意地瞥着喜花,诡笑道:“喜花,万万不能让蓝欢欢逃出后宫,现在我们要让她恍恍惚惚,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现在我们杀了蓝欢欢,那个躲在我们身后的娜木钟,就可能趁火打劫!所以,本宫暂时不能杀这个贱人!”

    “皇后娘娘,暂时不杀蓝欢欢,我们继续整她吗?”喜花奇怪地询问哲哲道。

    “喜花,本宫暂时不杀蓝欢欢,但是,本宫要用一计,能成功控制蓝欢欢和后宫所有的人!”哲哲老奸巨猾地奸笑道。

    次日,清宁宫,哲哲突然郑重下懿旨,让后宫的妃嫔,都在后花园写诗写文,赞扬皇上的雄才大略。

    仲春的后花园,梅花和腊梅树上,已经长了绿叶,但是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红雾中的樱花,白雪中的梨花,仍然是五颜六色,袅娜美丽,后宫的莺莺燕燕,在夏意盎然的后花园,争先恐后地谄媚哲哲,写诗赞扬后花园的花和皇上的战功,妃嫔们都穿了华服珠环翠绕,云鬓上熠熠生辉,后花园的花与诗,突然变成了趾高气昂的后宫争夺!

    蓝欢欢一身蓝色的褙子,云鬓戴着一个紫蝴蝶,茕茕孑立,执笔写诗,哲哲见蓝欢欢一脸孤傲,镇定自若的样子,心中十分愠怒,但是也心花怒发。

    “皇后娘娘,您这引诱之计,真是神机妙算,那个蓝欢欢,写了十首诗词,赞扬后花园的花和皇上,奴婢暗中日夜对关雎宫监视破坏,已经把蓝欢欢的黑材料都调查出了!”喜花得意洋洋地抱着蓝欢欢的诗笺,来到哲哲的案前。

    “喜花,你这次是劳苦功高,蓝欢欢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诗文中用的什么典故,我们都差的清清楚楚,你派人把这些黑材料传出皇宫,天下人一定冷嘲热讽,哄堂大笑这个贱人,偷词偷句!”哲哲丧心病狂地欣喜若狂道。

    “皇后娘娘,我们这次做的十分漂亮,谣言先派人传出去了,现在我们已经把蓝欢欢这些诗文改的清清楚楚,这个贱人,人是假的,她的诗文全是偷得,这些黑材料搞得脍炙人口,这个贱人以后就永远写不出来了!”喜花自鸣得意道。

    再说这群掩耳盗铃的梁上君子,得意洋洋地拿着蓝欢欢的诗文,出去到处骗人,京城的一些亲贵,看了诗文后,端详着黑材料上改出来五彩缤纷的典故,不由得仰面大笑。

    “这诗文写的真好,这典故用的真是别开生面,你们在人家的诗文上,胡说八道地改什么东西?”一个义愤填膺的秀才,抓住一脸穷凶极恶丧心病狂造谣的小子,大声训斥道。

    让人喷饭的是,在皇宫内,却是另外一个时间,后宫的妃嫔们,遇见蹦蹦跳跳的紫鹊,和病恹恹的蓝欢欢,就瞥一个大白眼,然窃窃私语,七嘴八舌地冷嘲热讽。

    “哈哈哈,说的就是蓝欢欢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她全部的诗文,都是偷的,真是鲜廉寡耻!”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气焰嚣张地从蓝欢欢的身边飞过,她们的身后,传来了歹毒的讥笑声。

    后宫的诗文赛,竟然成了哲哲诬陷蓝欢欢的一场闹剧,盛京的大街上,人们七嘴八舌,千夫所指。

    “皇后娘娘,关雎宫那贱人真是会盗,您看看,这关关雎鸠,君子好逑,是汉人的诗,那个千金买笑,烽火戏诸侯,就是在嘲笑那个贱人的!原来汉人的典故中,都是在冷嘲热讽这个贱人,这个贱人还每天看书看得眉开眼笑!”清宁宫,装妖作怪的瓜尔佳福晋,故意和赫舍里淑妃,拿着一本诗经,和国语,嘲笑蓝欢欢。

    “这是真的,明国的使者,也知道这个贱人的丑事!”这时坐在软榻上的土门淑妃,突然装神弄鬼地跳了起来,一脸恐怖地对哲哲说道。

    “真是恬不知耻,都臭名昭著了,还这么狐媚子!天天多愁善感写诗!”囊囊贵妃,趁火打劫,也嘲笑蓝欢欢道。

    “皇后娘娘,这次的计谋,我们又让蓝欢欢在外面丑态毕露,现在蓝欢欢是名声狼藉,我们现在再杀这个贱人,是不是大义凛然?”清宁宫,眺望着各宫妃嫔扭着的背影,喜花小声询问哲哲道。

    “蓝欢欢,现在天下的人,都相信这个贱人是鲜廉寡耻,喜花,你真是足智多谋,建议各宫妃嫔,都歪曲蓝欢欢的诗文,还画龙点睛地解释那些汉人的书,现在蓝欢欢一定是神经兮兮,疑神疑鬼!”哲哲奸笑道。

    “皇后娘娘,明日,您下懿旨,在凤凰楼演汉人的戏,我们解释解释一些戏文,让那个贱人不要脸!”喜花眼睛一转,狰狞地笑道。

    次日,凤凰楼,穿着璎珞鞋,雍容华贵,道貌岸然的皇后哲哲,在喜花的搀扶下,耀武扬威地正襟危坐在凤凰楼戏台的正面,各宫的妃嫔,莺声燕语,七嘴八舌。

    蓝欢欢和紫鹊,也来到了戏台的下面,突然,凤凰楼鸦雀无声,台上唱戏的人,慷慨激昂,或是情深意笃,就在这时,突然有人唱了一句,风刀霜剑,梅花犹有傲霜枝,千金买笑毁于一旦,逝者如斯夫!

    “哈哈哈!”突然,台下一片哄堂大笑。

    蓝欢欢端详着台上的唱戏女子,突然惊愕地发现,那名女子双眉紧蹙,弱眼横波,罥烟眉,竟然像自己。

    “哈哈哈,那个贱人真是志在四方!”瓜尔佳福晋瞥着一脸绯红的蓝欢欢,不由得故意讥笑。

    蓝欢欢带着紫鹊,出了凤凰楼,站在台下看戏的人,都对着蓝欢欢白眼,用手指着窃窃私语。

    “皇后娘娘,今日,那个贱人再次丑态毕露,我们是不是一不做二不休,今晚再派人刺杀这个贱人?”喜花见蓝欢欢怏怏不乐地走了,不由得欣喜若狂,小声问哲哲道。

    “喜花,我们继续派人去关雎宫,躲在宫外,暗中骚扰破坏,我们的一个诡笑,一个叫声,都可以让这个贱人毛骨悚然!”哲哲狰狞地奸笑道。

    再说关雎宫,哲哲猜到蓝欢欢要垂死挣扎,就派奸细在关雎宫每天干扰破坏,扔掉送给关雎宫的花笺,拦住了关雎宫内全部的宫人。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现在没有笔能写,没有花笺写诗,本宫要窥视窥视,这个贱人还怎么把真相禀告皇上!”哲哲不可一世地仰面大笑道。

    再说义州战场,皇太极驾驭着大白,日夜赶向盛京,而与皇太极一路的那匹马,竟然是邹甄的!

    “兰儿,你一定要顽强活着,朕明日回来,送你生日礼物!”皇太极一往情深的眸子,凝视着云中的颦月,驾驭着大白,心急如焚地在大路上驰骋。

    关雎宫,傍晚,窗外仍然是龌蹉的冷嘲热讽,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暗中装神弄鬼,让关雎宫内,毛骨悚然地听见外面四处都是让人吐的臭骂声和冷嘲热讽声。

    “蓝欢欢,按你写的那些文章,你已经陷入了本宫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哲哲一脸心狠手辣的笑,眺望灯火通明的关雎宫。

    睿亲王府,喜花派的奸细,仍然在传播着狗屁不通的谣言,小玉儿虽然装作恍恍惚惚,但是心中恍然大悟,知道有人想害蓝欢欢,她迅速写了一封信笺,让桃叶从府邸送出去,给前线的多尔衮。

    关雎宫,毛骨悚然,潜入寝宫的刺客,杀气腾腾地飞进了寝宫的窗棂,他们手执刀剑,月黑风高,黑衣刺客,围到了蓝欢欢的寝宫前。

    寝宫的床后,蓝欢欢和紫鹊,躲在软榻,蓝欢欢嫣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