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二章 落絮轻沾
    蓝欢欢的宝剑,如桃花风刀雨,上下翻飞,神出鬼没,冲入寝宫的刺客,被蓝欢欢的宝剑打得惨败。

    蓝欢欢和紫鹊,须臾又被黑衣刺客围在垓心。

    “紫鹊,我蓝欢欢与皇太极上前线打过仗,这几个狗贼,得过且过!”蓝欢欢弱眼横波,幽默地向紫鹊瞥了瞥眼睛,俏皮一笑道。

    “兄弟们,皇后懿旨,刺杀蓝欢欢,赏金万两!”刺客首领见众人作壁上观,大叫一声,几个拼命的刺客,手执长刀,向蓝欢欢劈下,蓝欢欢古灵精怪地手持宝剑,和那些刺客出神如蛇,打得那些刺客昏天黑地。

    喜花躲在关雎宫的窗棂外,窥视蓝欢欢文武双全,不由得恼羞成怒。

    “哈哈哈,我们主子就是厉害,要你昏头昏脑,手中的剑也打不快!”喜花狡诈一笑,命令刺客吹了恍惚香,蓝欢欢正在血战,突然觉得一种古怪的气吹入鼻子,突然自己就恍恍惚惚晕头转向起来。

    “格格!”紫鹊见蓝欢欢突然朦朦胧胧的心中思忖窗外有卑鄙小人正在害人,手中的宝剑如风驰电掣一般,飞出窗子,正好戳中那个吹气刺客,刺得那个刺客哭爹喊娘!

    “恬不知耻!”蓝欢欢怒火万丈,手中的宝剑宛若龙凤,出神入化,上下翻飞,瞬间杀得那些刺客连滚带爬,鬼哭狼嚎。

    “喜花,想骚扰我们家格格,今天紫鹊也要打你一个屁滚尿流!”紫鹊柳眉倒竖,拿起寝宫的一个扫帚,就冲出寝宫,对着刚刚还得意忘形的喜花,勇敢地乱打,打得喜花捂着腰,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紫鹊,我们立刻把关雎宫点上火,让护军知道,关雎宫有大事了!”蓝欢欢精明地命令紫鹊道。

    紫鹊迅速将寝宫的扫帚点燃,一时间,扫帚一片火海,在神武门的荣儿和马瞻超,立刻知道有人潜入关雎宫妄想刺杀蓝欢欢,迅速带着护军,冲向了关雎宫!

    “首领,护军来了!”几个刺客一见马瞻超挺身而出,带着护军来了,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对首领战栗地禀告道。

    “撤!”那首领那些蒙面,露出了卑劣的狰狞脸。

    “舒尔冬!”紫鹊眺望刺客,不禁义愤填膺。

    次日拂晓,关雎宫窗棂外,再次有人联袂献丑,让紫鹊怒发冲冠的是,瓜尔佳福晋和几个宫人,厚颜无耻地颠倒黑白,竟然鲜廉寡耻地把真相反过来传说,光天化日诋毁蓝欢欢昨晚和紫鹊刺杀皇后哲哲!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不想活了,竟然想刺杀皇后娘娘!”像闹剧一样的无耻声音在窗外疯狂地萦绕!

    “格格,哲哲派人,包围了关雎宫!”麝月打了细帘子,端着药,来到蓝欢欢的面前,愤懑地禀报道。

    “哲哲此人,就是爱颠倒黑白,倒打一耙,昨晚妄想刺杀我们,没有成功,现在竟然鲜廉寡耻的贼喊捉贼,我们就在关雎宫,紫鹊,今天本宫过生日,我们在宫里派对!”蓝欢欢悠然一笑道。

    窗棂外,杏花春雨,蓝欢欢茕茕孑立,坐在案前,兴高采烈地弹着古琴!

    天籁琴声,与窗棂外的湘妃竹,身边的御香,萦绕在关雎宫。

    “找死,这个贱人把真相都说出来了,现在我们就在她宫外说找死,威吓她,关雎宫都是我们的!”关雎宫外,瓜尔佳福晋坐在肩舆上,在宫墙外肆无忌惮地撒泼。

    晚上,湘妃竹,影墨寝宫,蓝欢欢谈笑眉梢,镇定自若地弹琴。

    就在这时,突然寝宫外传来了让人毛骨悚然的步声!

    “呔!蓝欢欢!”这时,如狼似虎的黑衣刺客,从寝宫外冲了进来,手中的长刀,影着炯炯的光。

    “紫鹊,打这些狗贼!”蓝欢欢抿嘴一笑,柳眉倒竖,拔出架上的宝剑,向刺客斫来,蓝欢欢的剑法,若风刀霜剑,戳得那些长得像害虫的刺客,晕头转向,鬼哭狼嚎,舒尔冬气急败坏,想和蓝欢欢玩命,蓝欢欢冷冷一笑,横掠宝剑,凛冽的宝剑,瞬间把舒尔冬的蒙面掠坏了!

    “蓝欢欢,今天你逃不了了!皇后娘娘已经下了死心,今晚一定要把你灭了!”舒尔冬那张狰狞的脸,露出了无耻的奸笑。

    “紫鹊,敌进我退,我们撤出寝宫!”蓝欢欢眼睁睁见刺客越来越多,而且穷凶极恶,她心中思忖,自己和紫鹊,一定打不过越来越多的刺客,迅速嘱咐紫鹊,飞出窗子。

    “追!”舒尔冬见蓝欢欢和紫鹊逃跑了,顿时心急如焚,对着刺客撕心裂肺地大叫道。

    月黑风高,皇宫内,黑衣刺客在宫墙上寝轻功跟踪,蓝欢欢和紫鹊则如同仙姝,凌波微步在甬道上。

    “蓝欢欢造反了!”这时每天躲在旮旯,监视关雎宫的黑鸢,望见蓝欢欢和紫鹊不寒而栗在甬道上逃跑,顿时志得意满地跑了出来,对着宫内的护军大声咆哮。

    这时,后宫的侍卫听到黑鸢的尖叫,争先恐后,向甬道冲来。

    “格格,狗贼来追杀我们了!”紫鹊柳眉倒竖,香汗喘喘地对蓝欢欢说道。

    “这个女的是冒充的宸妃,逮捕她!”这时,一脸趾高气昂的舒尔冬,带着护军,把蓝欢欢和紫鹊围在垓心,舒尔冬卑鄙地奸笑,对众人歪解道。

    “格格,我们今天杀一个算一个!”紫鹊一脸玩命地凝视着英姿勃发的蓝欢欢,欣然一笑!

    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如同神兵天降,从宫墙上,飞下十几名侠士,手中的宝剑凛冽,奋勇向那些黑衣刺客杀来,一瞬间,双方刀光剑影,这些侠士,穿着巴牙喇护军的衣服,武功很高,保护着蓝欢欢和紫鹊,向舒尔冬和那些刺客,乱刀乱打。

    “小的们,杀了蓝欢欢,皇后娘娘论功行赏!”舒尔冬见有人救蓝欢欢,顿时暴跳如雷,歇斯底里地对着众人大声嚎叫。

    刺客们一听有钱,顿时玩了老命,和那些护军短兵相接,蓝欢欢杏眼圆睁,宝剑神出鬼没,这时舒尔冬一张油条脸,如狼似虎地拿着大刀,劈向蓝欢欢,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名英姿清爽的护军,视死如归,挡在蓝欢欢的面前,大刀戳向了护军的胸口,那护军怒气填膺,怒视那舒尔冬,左手的宝剑,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架在了舒尔冬的脖子上。

    “邹甄大哥!”蓝欢欢定睛一瞧,浮现在眼前的清俊护军,竟然是明朝锦州总兵邹甄!

    “舒尔冬,你这条狗!”这时,一员白袍小将,手中的宝剑,戳进了舒尔冬的胸口,那舒尔冬一声惨叫,呜呼哀哉!

    “多尔衮!”蓝欢欢欣喜若狂地凝视着那员白袍小将!

    “宸妃娘娘,今天是你的生日,我们这些朋友,都回宫参加你的派对了!”多尔衮喜上眉梢道。

    “大胆反贼,竟然趁朕御驾亲征,企图刺杀宸妃!左右,都押下!”就在这时,蓝欢欢听见一句温暖的声音,不由得回眸端详,甬道前,意气风发,如玉山一样的男子,竟是皇太极!

    “皇上!”那些刺客一看是皇太极回京,个个吓得屁滚尿流,狼狈地跪在地上,向皇太极求饶。

    “皇太极,你怎么和邹甄多尔衮一起暗中回宫了?”蓝欢欢得瑟地执着皇太极的手,回到关雎宫,幼稚地问皇太极道。

    “兰儿,后宫有人妄想趁机刺杀你,幸好邹甄来到前线,告诉了那天在昭山的事,邹甄劝朕立刻回宫救你,我们就一起回宫了!”皇太极,一双含情目,眉眼弯弯道。

    “皇太极,你和邹大哥,多尔衮,为了救我,竟然并肩作战,一起回盛京同舟共济!这是真正的历史吗?”蓝欢欢忽然又十分浪漫地凝视着皇太极。

    晚上,皇太极一本正经地端着自己从前线带来的生日礼物,送在了蓝欢欢的眼前。

    “《容斋随笔》?皇太极,我们真的心心相印,我就喜欢这书!”蓝欢欢定睛一瞧,不由得喜滋滋地兴高采烈道。

    “这,就是你平时说的西洋人的蛋糕,朕在前线让西洋炮师做的!”皇太极乐不可支地抱着蓝欢欢,端详桌上那五彩缤纷,让人淌口水的劳什子!

    关雎宫,情有独钟心有灵犀,蓝欢欢和皇太极眉飞色舞,在寝宫讲了一夜的话。

    次日拂晓,皇太极在崇政殿早朝,范文程和荣亲王,睿亲王,肃亲王,礼亲王马瞻超等人,在大殿上觐见皇太极。

    皇太极龙颜大悦,虽然这次锦州战役,他和邹甄最后竟然十分诙谐地分道扬镳,但现在,锦州前线的义州,已经变成了八旗军,对锦州围而不打的基地。

    清宁宫,皇太极回到寝宫,怒气填膺地怒视着装作一脸贤良淑德的哲哲,哲哲知道皇太极心中怀疑自己就是暗杀蓝欢欢的凶手,她立刻装神弄鬼,捂着肚子,叫疼,太医诊脉,竟然说哲哲怀了龙种!

    “皇后娘娘有喜,若是皇后娘娘生了嫡子,太子就是这位嫡子的了!”文武百官听说了这个传说后,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纷纷。

    “哲哲,你真是老谋深算,装模作样说要帮助本宫的儿子豪格当太子,现在你却自己怀了龙子!”赫舍里淑妃听说哲哲怀了龙种后,顿时心中十分愠怒。

    “赫舍里淑妃,本宫虽然怀了龙种,但是仍然不晓得是皇子还是公主,若是公主,豪格还是太子!”清宁宫,哲哲笑容可掬地对赫舍里淑妃口蜜腹剑道。

    “皇后娘娘,皇上回宫了,现在越来越宠爱那个蓝欢欢,若是蓝欢欢也有喜,皇上一定立她的孩子当太子,我们就毁于一旦了!”赫舍里淑妃一脸狡狯,故意煽动哲哲道。

    “赫舍里淑妃,所以我们现在不但不能饶过那个贱人,还要更上一层楼,给她一年一年越来越厉害,怂恿外面的人一起歹毒地传播谣言,乱编她的黑材料,一定要把她骂的禽兽不如,骂得她丢人现眼,骚扰她不能正常当一个人!”哲哲心狠手辣地注视着赫舍里淑妃,一脸诡笑道。

    “蓝欢欢是汉女,她不是海兰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狐媚皇上,她竟然干的那些事?真是丢人现眼,太不要脸了,还在苟延残喘,哪个不知道她,人人都骂她!”关雎宫外,今日开始,那些奸细,丧心病狂的讥笑和破坏声,越来越猖狂,肆无忌惮地威吓辱骂蓝欢欢。

    “真是岂有此理,这样的污蔑,在三百多年后,就是诽谤,就是诋毁人权!”蓝欢欢柳眉倒竖,双眉紧蹙,咬牙切齿地愤慨道。

    “格格,这些小人,妄想搞一些假象,骗我们以为自己已经是四面楚歌,千夫所指,但是这些笨贼,却是笑活人了!”紫鹊一脸慷慨激昂,冷笑着目视着窗外!

    “这些笨贼,又在传播那些狗屁不通的谣言,紫鹊,我们在宫里,仍然乐不可支!”蓝欢欢冷若冰霜地笑道。

    哲哲一手散布的丑剧,现在又如火如荼了,她不但故意歪曲一些凤凰楼唱戏的戏文,冷嘲热讽蓝欢欢,还派人四处颠倒黑白,卑鄙地骗人,说古代的红颜祸水,狐狸精,都是讥笑蓝欢欢的。

    哲哲企图让那些谣言家喻户晓,煽动人群群情激奋,排挤蓝欢欢,让蓝欢欢天天丢人现眼。

    “哈哈哈,那个女人就是狐狸精!”今日,外面春光灿烂,蓝欢欢穿着蓝色袄裙,得瑟地和紫鹊出去游春,突然几个七嘴八舌的宫人,蹑手蹑脚地瞪着蓝欢欢和紫鹊,装妖作怪地窃窃私语。

    蓝欢欢和紫鹊,骑着小白和郁葱,出了皇宫,天真浪漫地春游,在大路上,竟敢有人似乎在暗暗地议论自己,盛京的昭园,现在正是桃华若云,蓝欢欢和紫鹊兴高采烈地进了园子,园子里的桃花,确实俏皮美丽,花非花雾非雾,在花雾中,叹为观止的蓝欢欢和紫鹊,兴高采烈。

    “杀!”就在这时,突然,从桃树中,杀出几名黑衣刺客,手执匕首,对着蓝欢欢和紫鹊猖獗地乱搠。

    “宸妃娘娘!”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几名护军,突然从院子的墙上跳了下来,保护着蓝欢欢和紫鹊,奋勇斩杀那些肆无忌惮的坏人!

    “兰儿,朕不是不让你出皇宫吗?你今天怎么又和紫鹊偷偷跑出宫?”关雎宫一脸心疼的皇太极,宝贝地搂着蓝欢欢受伤的右手,一脸愤愤地对蓝欢欢说道。

    “皇太极,你竟然也派人跟踪我,今天我和紫鹊去昭园,马瞻超他们怎么会在昭园救我们?”蓝欢欢呜呜着,凝视着皇太极。

    “蠢女人,若是不派马瞻超暗中保护你,你早被刺客刺杀了!”皇太极执着蓝欢欢的右手,愤愤道。

    “皇太极,你不能不让我出宫,虽然我嫁给你,但是你不能控制我的自由,我要自由地出宫玩!”蓝欢欢弱眼横波颦眉撅着小嘴。

    “蠢女人,你自由自由,出去就把朕吓得战栗!”皇太极语重心长地笑到哦!

    再说哲哲,听说蓝欢欢和皇太极吵架了,顿时欣喜若拉!

    “继续挑拨,本宫要让蓝欢欢没有!”哲哲欺世盗名地命令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

    关雎宫外,传播的谣言,十分的卑鄙龌龊,瓜尔佳福晋在那里说的口若悬河,一本正经地骗人,说蓝欢欢的亲人都在害她,皇上竟然也派人跟踪蓝欢欢。

    “这个贱人,真是二百五,谁都在暗中害她,她哪有什么亲人!”

    “笑死人了,蓝欢欢在科尔沁的额吉,说她是妖怪,是不祥之人,永福宫的庒妃,也暗中落井下石!”

    “不是人!”

    瓜尔佳福晋和土门淑妃,吹得精神抖擞,就在这时,庒妃和苏沫儿来了。

    “小贱人,那个小贱人就是不要脸的妹妹,听说姐姐狐媚十四爷,那个小贱人也暗中藕断丝连,勾引十四爷!”瓜尔佳福晋故意哼了一声,布木布泰和苏沫儿静谧地从瓜尔佳身边步了过去。

    再说明朝总兵邹甄,带着军队回到锦州,他突然发现,那些来锦州监军的文官们,竟然交头接耳,暗中冷嘲热讽他。

    “真是一个色狼,听说他这次带兵去袭击盛京,是去与皇太极的妃子私通了!”

    “色魔!这个邹甄,年纪轻,天天花天酒地,搂着小美女乐不思蜀!”监军张若麟和几个文官,在锦州总兵府,装作道貌岸然地来觐见祖大寿和邹甄,暗中却议论纷纷。

    “大人,那些无聊小人,竟然在传播你的谣言!”义愤填膺的岳月,来到邹甄的面前,愤慨地对邹甄说道。

    “大丈夫,就要两肋插刀,就要为了自己的大义而视死如归,就算被人嘲笑,也不能屈服,岳月,我们都是精忠报国的大丈夫,我们连清兵都不怕,还怕小人咬耳朵吗?”邹甄一脸大义道。

    “大人,蓝姑娘的那些谣言,已经传到宁锦前线了,在下派人调查,谣言已经传进了关内!”岳月忧虑道。

    “蓝姑娘,这个世上,只有倔强和自强不息,才能生活!”邹甄一本正经地遥望着城外,嗟叹道。

    再说盛京,丧心病狂的哲哲,已经肆无忌惮地派奸细,四处传播蓝欢欢的丑事。

    “这个贱人,竟然干这种事!”后宫的妃嫔,沸沸扬扬。

    皇太极听到有人暗中窃窃私语,迅速将这些妃嫔叱骂,关雎宫,皇太极虎步龙行,进了蓝欢欢的书房,蓝欢欢莞尔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