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一点通
    蓝欢欢在古代的痛苦生活,已经过了十几年,青春,在大清朝的开国中,像春花一样,谢了,飞了,住在关雎宫的蓝欢欢,现在是皇太极的宸妃,她一生都为了那个男人,现在却在后宫里,被排挤围攻!

    “皇太极,这就是我的前世吗?我要在被威吓中继续挣扎吗?”蓝欢欢蹙眉道。

    战场,敌人气焰嚣张,杀声震天动地,敌人让人毛骨悚然的威吓声,吓得人战栗。

    皇太极手执长枪,在刀光剑影的战场上,如入无人之境。

    “兰儿,朕打胜这一仗,就回来!”

    关雎宫,被冷嘲热讽和丧心病狂威吓围攻的蓝欢欢,现在却十分镇定,冷若冰霜地在书房。

    “紫鹊,要是我真的病殇了,你就把我这封信笺,送给皇上!”蓝欢欢专心致志地在花笺上写文,紫鹊泪如雨下,麝月也噙着眼泪。

    “肆无忌惮,无法无天,宸妃辱骂皇后娘娘,犯上呀!”清宁宫,穷凶极恶的瓜尔佳福晋,大声咆哮着,向哲哲告状。

    “这次是真的,一定要杀死这个贱人!”赫舍里淑妃也瞪着血红的眼睛,歇斯底里。

    “蓝欢欢,你和你那想象的爱,都在本宫的懿旨中死吧,你最后只有死心,死无葬身之地!”哲哲凤目圆睁,血红的朱唇,浮现出心狠手辣的笑。

    “蓝欢欢,今天是你的末日,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哲哲目视着群情激奋的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土门淑妃等人,歹毒地奸笑道。

    今天,是十分悲痛的一天,皇后哲哲下了懿旨,禁足关雎宫,赐蓝欢欢鸩酒!

    “这次是铁证如山,不会饶你了,不要脸的贱人,谁叫你一派胡言,乱写乱笑!”一脸睚眦的喜花和太监连海,狰狞地来到了关雎宫寝宫。

    “喜花,连海,你们两个狗奴才,跪下!”蓝欢欢正襟危坐,珠环翠绕,罥烟眉一蹙,十分端庄地俯视着气势汹汹的喜花和连海。

    “蓝欢欢,皇后娘娘的懿旨!”喜花趾高气昂地拿着懿旨,杀气腾腾。

    “喜花,本宫是皇上册封的元妃,在后宫代皇后统摄六宫,你们竟然敢丧心病狂,陷害本宫,来人,把他们打出去!”蓝欢欢一身是胆地训斥道。

    这时,关雎宫的宫人人人义愤填膺,执着棍子,对着喜花连海这群走狗没头没脑一顿打,打得喜花和连海连滚带爬,逃回清宁宫。

    “启禀皇后娘娘,关雎宫造反了!”喜花焦头烂额地回到清宁宫,向哲哲叩首。

    “贱人,你既然真的造反,这次就是生不如死,来人,派护军把造反的关雎宫反贼全部杀死!”哲哲阴险歹毒地命令道。

    夕阳下的关雎宫,似乎已经血肉模糊,肆无忌惮的护军,气焰嚣张地杀向关雎宫。

    “反贼,竟敢进攻关雎宫!”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愤慨的荣儿和马瞻超,如神兵天降,率领护军,和哲哲的走狗进行血战。

    一时间,双方短兵相接,打得昏天黑地,荣儿和马瞻超,奋勇冲杀,打得哲哲的走狗鬼哭狼嚎。

    “皇后娘娘,荣儿和马瞻超也反了,带兵与蓝欢欢狼狈为奸!”连海灰头土脸地逃回清宁宫,禀报哲哲道。

    “来人,把关雎宫的反贼,全部斩杀!”哲哲凤目圆睁,大声咆哮道。

    再说荣儿和马瞻超,被敌人围在垓心。

    “马大哥,我们救宸妃娘娘杀出皇宫!”荣儿目视着马瞻超,大声说道。

    马瞻超点了点头,进入寝宫,蓝欢欢知道哲哲已经下了死心,命令喜鹊和麝月,和荣儿马瞻超杀出关雎宫!

    关雎宫,一片火海,蓝欢欢柳眉倒竖,怒发冲冠,哲哲的走狗如狼似虎杀进关雎宫,疯狂砍杀宫人,关雎宫内,惨不忍睹,呻吟声震耳欲聋!

    蓝欢欢目光如炬,怒气填膺,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上下翻飞,宝剑横掠,敌人血流成河,鬼哭狼嚎。

    血战打了一个晚上,次日辰时,东方露出鱼肚白,荣儿和马瞻超,保护着蓝欢欢和紫鹊麝月,冲到了盛京郊外的昭山!

    “哲哲真是心狠手辣,这次竟然这么丧心病狂,光天化日派人屠杀我们关雎宫,企图犁庭扫穴!”紫鹊噙着泪水,义愤填膺道。

    “哲哲,你这个妖魔,魔鬼!我会记着你今天的丧心病狂,你这个杀人魔鬼!”蓝欢欢心如刀绞,愤慨地眺望着城内的硝烟。

    “皇后娘娘,关雎宫的宫人,除了紫鹊和麝月,全部杀了,那个贱人在荣儿和马瞻超的保护下,逃到了盛京外!”连海一脸邀功地来到哲哲的面前,得意忘形地打千道。

    “骂死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本宫要把她凌迟!”哲哲听说蓝欢欢逃跑了,火冒三丈,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皇后娘娘,我们已经把关雎宫都占领了,这个贱人,现在是丧家之犬!”喜花欠身道。

    “本宫要杀了她,要完全消灭她!”哲哲歇斯底里地一蹦三尺高。

    盛京城外,到处贴着蓝欢欢的画像和告示,宣布蓝欢欢冒充宸妃,暗中造反,命令各地缉捕蓝欢欢。

    “这个逃犯,最后一定要把她抓起来!”哲哲血红的眼睛瞪着喜花,大声命令道。

    “娘娘,蓝欢欢造反,我们是不是又要把话反着造谣?”喜花询问道。

    “喜花,你就派人去外面再次传播谣言,说蓝欢欢这个贱人企图刺杀本宫,妄想造反!”哲哲怒视着喜花,大声嘱咐道。

    “蓝欢欢是死心了,她得罪了那么多亲贵,现在大清的八旗贵族,皇亲国戚,都是有钱有势的人,没有一个不知道这个贱人的丑事,他们只要一叫,蓝欢欢就是千夫所指,死的惨不忍睹!喜花,记住,关雎宫不是我们屠杀的,蓝欢欢的诗文不是我们拿下来的,那个贱人也不是我们害得。永远没有人知道,这个贱人不会做人,自己害自己!”哲哲仰面狂笑,大声对喜花说道。

    再说昭山,蓝欢欢一脸憔悴,痛心疾首,紫鹊和麝月心疼地目视着蓝欢欢病重,不由得心中十分的愤恨。

    “这个蓝欢欢真是太狂,竟然冒充海兰珠,欺骗皇上,被册封为宸妃,就是这样,她还是妄想造反,现在已经真相大白,皇后娘娘派人逮捕了她!”

    “不想活了,竟然敢害皇后娘娘!”这时,昭山的山麓,走过来几个人,窃窃私语,七嘴八舌。

    “哲哲传播谣言,现在各地已经是中毒太深,真是太惨了,这个世界,竟然白的被解释成黑得,黑得解释成了白的!”马瞻超悲恸道。

    “好人不长命,这些小人却祸害千年!”荣儿愤慨道。

    “马大人,皇上为什么还不凯旋回京?”紫鹊奇怪地询问马瞻超道。

    “皇上在锦州被明军挟持住了,现在双方正在血战,皇上这半年都要在前线,回不来了!”马瞻超悲痛道。

    “哲哲,你竟然这么老奸巨猾!”紫鹊泪流满面,咬牙切齿。

    再说清宁宫,哲哲屠杀了关雎宫,把蓝欢欢从皇宫中赶走,现在在后宫是威风凛凛,各宫妃嫔都唯她马首是瞻,但是哲哲却没有想到,赫舍里淑妃却暗中派人去前线禀报皇太极,请皇太极让大阿哥豪格回京,监国朝廷。

    “赫舍里淑妃这个贱人,竟然敢趁火打劫,趁着本宫没有诞下皇子,蓝欢欢被赶走,暗中禀报皇上,妄想骗皇上命令豪格回来监国,若是豪格真的监国,他就是太子,日后豪格继承皇位,赫舍里淑妃就是皇太后,本宫就毁于一旦了!”哲哲的奸细监视跟踪赫舍里淑妃后,立刻禀报哲哲,哲哲顿时气得一蹦三尺高。

    “赫舍里淑妃这个贱人,也想平步青云!皇后娘娘,奴婢派人监视,调查到麟趾宫的娜木钟和衍庆宫的囊囊贵妃,都暗中和赫舍里淑妃沟通,若是她们沆瀣一气,我们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了!”喜花忧心忡忡道。

    “吃里扒外的东西,赫舍里淑妃这个挖本宫墙角的贱人,真是见利忘义!”哲哲火冒三丈道。

    “娘娘,是不是下一个整的就是这个贱人?”喜花询问道。

    “喜花,现在这个贱人有我们暗中整蓝欢欢的证据,若是她暗中禀报皇上,我们就毁于一旦了!”哲哲恼羞成怒道。

    “皇后娘娘,我们是不是也散布谣言,扳倒豪格?”喜花问道。

    “喜花,本宫下懿旨,宣布中外,就说关雎宫蓝欢欢没有造反,宫中潜入明国奸细,本宫派人在关雎宫逮捕奸细时,宸妃逃出皇宫,现在立即派人,保护宸妃回来!”哲哲奸笑道。

    昭山,荣儿轻蔑地笑着,拿着哲哲的告示,来到了蓝欢欢和马瞻超的面前。

    “哲哲这个狡猾的魔鬼,竟然又倒打一耙,说我们没有造反,是护军在宫中逮捕明国奸细,在战斗中,我们恍恍惚惚逃出了皇宫,现在她派人找我们要送我们回宫!”马瞻超看了告示,冷冷笑道。

    关雎宫,全部被打扫得干净,一脸死皮赖脸的喜花,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向蓝欢欢欠身道:“宸妃娘娘,上次宫里抓奸细,你可能是害怕,所以竟然逃出了皇宫,但是皇后娘娘知道您失踪后,真是忧心忡忡,派人要保护你回宫!”

    “皇后娘娘真是贤惠呀!”蓝欢欢冷笑道。

    关雎宫,被杀的宫人已经没有了,现在蓝欢欢的身边,除了紫鹊麝月,都是哲哲派来的人。

    “姐姐!”这时,布木布泰戴着宝鸭步摇,笑容可掬地来到了蓝欢欢的寝宫。

    “布木布泰,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蓝欢欢颦眉目视着布木布泰,冷若冰霜地笑道。

    “姐姐,这次关雎宫的事,都是赫舍里淑妃和瓜尔佳福晋沆瀣一气,无法无天干的,皇后娘娘也怒不可遏,姐姐,布木布泰还是你的妹妹!”布木布泰一本正经地轻启丹唇道。

    “妹妹当年为了我,拼死帮我逃婚,我们姐妹情深意笃,但是现在,我们却要尔虞我诈!”蓝欢欢凝视着布木布泰,心如刀绞道。

    “姐姐,今日我来关雎宫,是皇后娘娘想和姐姐联合!”布木布泰眸子目视着蓝欢欢道。

    “哲哲想与我联合?真是笑人!”蓝欢欢愤慨地目视着布木布泰道。

    “姐姐只要装作有喜,皇后娘娘日后,一定也把姐姐当侄女保护!”布木布泰哑然失笑道。

    “布木布泰,我蓝欢欢虽然现在这么惨,但是我一生孤傲,质本洁来还洁去,我不会和哲哲联合的,我知道,哲哲想借我这把刀,害她的另一个隐患赫舍里淑妃!”蓝欢欢一脸大义凛然道。

    布木布泰凝视着倔强的蓝欢欢,黯然回去了。

    “贱人!”清宁宫,哲哲听了回禀后,不由得大动肝火。

    “皇后娘娘,蓝欢欢不愿与我们联合,我们怎么整赫舍里淑妃?”喜花担忧道。

    “哼,喜花,你去衍庆宫!”哲哲诡笑道。

    衍庆宫,囊囊贵妃听了喜花的计谋后,不由得眉开眼笑,几日后,宫中散布谣言,说衍庆宫的贵妃有喜了。

    前线,皇太极看到奏折,说是宫中贵妃有喜,但是却没有说明是哪个贵妃,皇太极欣喜若狂,以为是蓝欢欢有喜,不由得大喜过望,册封豪格为太子的圣旨,就这么被烧了!

    “哲哲,你真是心狠手辣,我赫舍里为你做了那么多的坏事,但是你最后却连本宫也一样整!”听说豪格被册封太子的事又死心后,赫舍里淑妃痛心疾首。

    再说瓜尔佳福晋,见赫舍里淑妃傻了,迅速去钟粹宫,煽动赫舍里淑妃,歪曲解释此事是蓝欢欢暗中向皇上禀报,赫舍里淑妃顿时怒火万丈,要和蓝欢欢势不两立。

    “不要脸的贱人,自己奄奄一息,还企图连累人,扫把精,害得我们豪格太子之位被夺!”次日拂晓,蓝欢欢刚睁开眼睛,就听到窗外赫舍里淑妃歇斯底里地大骂声。

    “蓝欢欢这个贱人,这次是真的饶不了她,现在还在京城的郡王贝勒,贵族国戚,人人都知道她的那些黑材料,大家同仇敌忾,上了奏折,举报关雎宫宸妃干预朝政,豪格也暗中对蓝欢欢切齿痛恨,这次,一定要让这个贱人完全死了!”瓜尔佳福晋欺骗得胜,得意忘形回到清宁宫,向哲哲说的天花乱坠。

    “蓝欢欢,你现在都众叛亲离了,还企图倒行逆施,没有人知道真相,多谢你都讲出来了,你这次是不得好死!”哲哲面目扭曲,歇斯底里道。

    崇政殿,群臣沸沸扬扬,上书举报关雎宫诬陷肃亲王,干预朝政,暂时摄政的郑亲王济尔哈朗,被骂得昏头昏脑,战战兢兢,迅速派人去前线禀报皇太极。

    子夜,一群刺客,又潜入了关雎宫,这群黑衣人,暗中监视关雎宫,发现宫中一片静谧,在宫外,有荣儿和马瞻超的哈哈珠子,在有备无患地守卫,这些刺客吓得魂飞天外,狼狈地逃跑了。

    “马瞻超这个小子,真是让人恨之入骨,现在多尔衮也去前线打仗了,这个小子竟然还防守关雎宫,若是没有他,蓝欢欢找被我们杀了!”哲哲听说马瞻超的人在关雎宫外防守,不由得怒气填膺道。

    “皇后娘娘,是不是把这个马瞻超也害死?”喜花一脸睚眦地询问哲哲道。

    “这个马瞻超,跟我们造反,最后是生不如死,但是我们现在首先要整死蓝欢欢,本宫要用斩首行动,让马瞻超这些反贼,不寒而栗!”哲哲阴险道。

    关雎宫,蓝欢欢带着紫鹊,兴致勃勃,理直气壮地出了寝宫,在后宫游玩,她凝视着桃花雨,心中黯然神伤。

    “宸妃妹妹!”这时,和颜悦色的娜木钟,带着不花,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妹妹真是吃了九九八十一难,姐姐虽然同情,你,但是却也没有能力救你!”娜木钟黯然道。

    “姐姐是在后宫除了妹妹唯一不与哲哲沆瀣一气的妃嫔,现在后宫的那些人,已经中毒太深,哲哲的统摄六宫,让后宫所有的妃嫔都趋炎附势,对于我这种茕茕孑立,不太说话的,就疯狂排挤,歹毒的歧视,哲哲就是借用了这些让人毛骨悚然的世态炎凉之心,来丧心病狂地害我,现在后宫内外,人人都在议论关雎宫,看见我就故意嘲笑。”蓝欢欢弱眼横波道。

    “妹妹,你被骗了,哲哲那是故意装神弄鬼,假象骗你,在后宫中,还有麟趾宫!”娜木钟笑道。

    “这个世上,本来就是世态炎凉,被人歧视,被人嘲笑,世界要消灭的,最后还是那些又弱又没钱的人!”蓝欢欢长叹一声,和紫鹊回到了关雎宫。

    关雎宫,窗外骂声震耳欲聋,已经恬不知耻的瓜尔佳福晋,竟然故意煽动赫舍里淑妃,乱编桃色谣言,把蓝欢欢传播得性感,京城内外,满城风雨,名声狼藉!

    “本宫虽然暂时没有杀死蓝欢欢,但是又一群支持蓝欢欢的人走了,这个贱人,又不要脸,又小性儿,没有人害她,都是她自己害自己!”哲哲得意洋洋地坐在软榻上,大喜过望地对着众人吹牛道。

    锦州战场,皇太极虽然被明军牵制了半个月,但是他带兵冲锋锦州,用红夷大炮,轰毁了锦州前线的明军碉堡,祖大寿和邹甄和皇太极打了半个月持久战,双方尸横遍野,皇太极命多尔衮留在义州,建立义州基地,自己急不可耐地回到了盛京!

    关雎宫,湘妃竹影着墨竹,皇太极自己打了细帘子,听到了蓝欢欢的呜咽声。

    “兰儿!”皇太极悲情地步到了蓝欢欢的书房,凝视着双眉紧蹙,一脸苦痛的蓝欢欢,不由得泪如雨下。

    “兰儿,朕不是一个好丈夫,因为朕没有拼命保护你,所以让你现在受了这么多苦!”皇太极心如刀绞地将蓝欢欢搂入怀里,紧紧地抱着她。

    “皇太极,为了你,我蓝欢欢就是再恨这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皇宫,也要自强不息,顽强地活着,与你比翼双飞!”蓝欢欢凝视着情深意笃的皇太极,如梨花带雨。

    崇政殿,看了文武百官的奏折,皇太极龙颜大怒,立刻把屠杀关雎宫的太监连海凌迟处死,还命荣儿和马瞻超调查妄想暗害蓝欢欢的凶手。

    “皇后娘娘,不好了,皇上一回宫,就怒火万丈,把连海公公凌迟处死了,现在皇上已经派马瞻超调查此事的凶手!”吓得连滚带爬的喜花,跪在哲哲的脚下,不寒而栗地禀报道。

    “喜花,此事的凶手就是赫舍里淑妃,你把这件事都嫁祸到赫舍里淑妃身上!”哲哲一脸狰狞,老谋深算地命令喜花道。

    慎刑司,荣儿杀了几个屠杀关雎宫的黑衣刺客,宫人查到,这些黑衣刺客,都是肃亲王府中的包衣。

    “马大哥,我们发现了肃亲王的包衣,此时连累到肃亲王!”荣儿对马瞻超说道。

    “哲哲企图嫁祸于人,肃亲王手中有兵,若是我们禀报皇上,肃亲王定会造反,所以我们禀报皇上时,就不要禀报肃亲王了!”马瞻超思忖后,对荣儿说道。

    子夜,哲哲派出的刺客,秘密地潜入到敬事房,把几个化妆刺客进入关雎宫的太监,全部杀了。

    “岂有此理,没有证据,这个凶手竟然又狡猾地逃跑了!”皇太极龙颜大怒,怒视着案上的奏折,大动肝火。

    盛京皇宫,听说囊囊贵妃怀了龙子,皇太极派太医诊脉,最后太医禀报误诊,皇太极顿时勃然大怒,哲哲见赫舍里淑妃已经丢人现眼,现在皇上决定不会立豪格为太子,不由得心花怒放。

    “哲哲这个贱人的阴谋又得逞了!”蓝欢欢听了荣儿的禀报后,柳眉倒竖。

    “蓝欢欢,这次虽然皇上回京了,但是你是完全完蛋了,现在你已经身败名裂,人人都对你切齿痛恨,你还那么不知羞耻地赖在关雎宫,狐媚皇上!”哲哲志得意满地奸笑,阴险毒辣地眺望着关雎宫。

    “兰儿,知道你喜欢小动物!朕从前线带回来一只兔子!”皇太极眉眼弯弯地凝视着蓝欢欢,自己抱着一只兔子,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真可爱,皇太极,以前我有许多许多的小动物,有米老鼠,小白兔!”蓝欢欢笑靥如花道。

    “米老鼠?”皇太极奇怪地凝视着蓝欢欢,幽默一笑。

    关雎宫,皇太极回到盛京后,就和蓝欢欢如胶似漆,和蓝欢欢一起写字,一起出去玩,一起游春,一起看书,蓝欢欢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23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