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一章 鬼魂
    “让你不承认!”皇宫,瓜尔佳福晋狡狯的眼睛,瞥着愤慨的蓝欢欢。

    麝月被哲哲虐害,皇太极和蓝欢欢火急火燎回到盛京,但是情况却是被反咬一口,哲哲煽动的后宫,竟然异口同声颠倒黑白,诋毁麝月偷窃,畏罪自尽!

    “格格,麝月的尸体,我们现在还没有找到!”紫鹊悲痛地对蓝欢欢说道。

    野外,荣儿带着几名护军,一直在暗中调查清宁宫奸细,这时,突然从荆棘里飞出十几名黑衣人,围住荣儿如狼似虎地攻击!

    “荣儿姑娘!”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马瞻超如神兵天降,带着兄弟们从斜刺杀出,打得那些黑衣人鬼哭狼嚎。

    “宸妃娘娘!”荣儿捂着臂上的伤,来到了关雎宫。

    “荣儿,你怎么受伤了?”蓝欢欢见荣儿血肉模糊,不由得大惊失色,立刻让紫鹊帮荣儿疗伤。

    “宸妃娘娘,麝月没有被哲哲害死,她被打得奄奄一息,仍然野外,却凑巧被奴婢找到,现在正在奴婢的厢房治伤!”荣儿舒然一笑道。

    “麝月没死!”蓝欢欢顿时喜不自胜。

    “哲哲那个老妖婆,丧心病狂,像疯狗一样咬着我们这里无辜的人!”紫鹊义愤填膺,咬牙切齿道。

    “哲哲这次有喜,却没有生下皇子,气急败坏,所以对关雎宫更加如疯似狂!”荣儿长叹道。

    “荣儿,我猜,你的伤,是哲哲派的刺客砍伤的吧?”蓝欢欢凝视着荣儿问道。

    昨晚春雨,今早花落知多少!盛京的春天,在小雨的雾中,让后花园的池塘上烟雨中。

    今天春光灿烂,皇太极带着蓝欢欢,来到了昭山,想安慰一直悲痛的蓝欢欢,两人比翼双飞,缠绵地在桃花林中,兴高采烈。

    “皇太极,虽然麝月是个福星,这次没有死,但是这个歹毒的凶手,竟然又派刺客刺杀荣儿,她太恬不知耻了!”蓝欢欢柳眉倒竖,凝视着皇太极愤愤道。

    “那个凶手,就是哲哲,因为她老奸巨猾,所以这次仍然没有证据!”皇太极也目光如炬道。

    崇政殿,文武百官,沸沸扬扬,皇太极的案上,堆满了弹劾关雎宫的奏折!

    皇太极怒火万丈,大声宣布道:“朕再看到有人传播谣言,搞风搞雨,立刻斩首!”

    “麝月!”关雎宫,荣儿派人送麝月回到了寝宫,蓝欢欢见麝月确实伤得很重,不由得心如刀绞。

    “格格,哲哲妄想诋毁你偷盗,诬陷你的诗文都是偷得,真是颠倒黑白,贼喊捉贼!”麝月泪如雨下道。

    “麝月,你有骨气,被哲哲打成这样,也没出卖我们格格!”紫鹊眉开眼笑地凝视着麝月,赞扬道。

    “贱人,说本宫害你?你是个什么东西?红颜祸水,一个妖女!”清宁宫,狰狞的哲哲血红的朱唇浮出卑劣的诡笑。

    “皇后娘娘,我们是不是暂时不与关雎宫挑衅?”喜花问道。

    “不,我们要闹得越来越凶!要追着这个贱人,权力歪曲丑化她!”哲哲睚眦地奸笑道。

    皇太极在盛京昭告天下,进行新政改革,四月,他和大学生范文程去北方巡查,哲哲觉得又是机会,全力派人四处歪曲丑化关雎宫。

    “蓝欢欢,那个残花败柳,水性杨花,不要脸,和睿亲王暗中勾结私通!”疯狂的流言蜚语,在盛京脍炙人口,一些在哲哲暗中控制下的丑化,开始丧心病狂地污蔑宸妃海兰珠,八旗子弟的七嘴八舌中,指桑骂槐地丑化出祸水妖妃的龌蹉形象,现在看到听到那些祸国殃民,妖妃狐媚,妲己褒姒的唱腔和形象,哲哲的心腹就有鼻子有眼地煽动八旗亲贵,讲的就是蓝欢欢!

    锦州,让多尔衮没有想到的是,自己的敌人邹甄,突然被明朝官员弹劾,因为谣言,被贬黜回到了老家!

    邹甄在锦州,这几年,一直力挽狂澜,保护着大明在辽东最后的城池,但是京城中,却流言蜚语,十分疯狂,邹甄在京城的政敌,传播谣言,污蔑邹甄是一个好色无能的败将,顿时在朝中惊天动地,崇祯下旨,命内阁大臣周延儒派张若麟去锦州调查。

    “邹甄这小子,吃里扒外,首鼠两端,他一面守锦州,一面和清国狼狈为奸,听说他好几次为了鞑子的女人,肆无忌惮地带兵劫法场,真是厚颜无耻!”

    “这个锦州总兵邹甄,每日荒淫,玩物丧志,好色无能!”

    “真是卑劣,暮气难收!听说锦州总兵,几年不与鞑子交战,每天就和美女乐不思蜀,听说他在晋州娶了十几个小妾!”

    “色魔,鲜廉寡耻!”张若麟的府邸,来举报邹甄的人门庭若市。“

    几天后,张若麟一脸嬉皮笑脸地把邹甄请到府邸,一脸和颜悦色,故意把那些人弹劾邹甄的信,给邹甄看了,然后装妖作怪地笑道:”邹大人,边疆大吏,确实难当,你看,这些都是弹劾你的,老夫知道,谁没有错!“

    ”张大人,我邹甄大义凛然,那些污蔑下官的谣言,我相信大人一定能调查!“邹甄一脸正气地说道。

    ”哈哈哈,大家在朝中,都是为皇上,邹大人和老夫都是同僚,只要邹大人能和大家异口同声,当然没事!“张若麟说完,瞥了瞥身边的幕僚,那人呈给了邹甄一封信。

    邹甄定睛一看,是向辽东百姓增加平辽赋税的奏折。

    ”张大人,在下会写奏折给皇上的!“邹甄向张若麟拱手道。

    张若麟看邹甄在奏折上签了字,不由得欣喜若狂,定睛一瞧,只见奏折上写着几个大字:”欺上瞒下,横征暴敛!“

    ”邹甄!“张若麟气得火冒三丈,邹甄仰面大笑,正气凌然地走了。

    过了几日,张若麟上了奏折给崇祯,弹劾邹甄在锦州和清国勾结,每天纸醉金迷,好色卑劣!

    崇祯龙颜大怒,下旨罢黜邹甄的总兵之职,命祖大寿兼职。

    锦州,在疯狂的臭骂声中,邹甄驾驭着一头驴子,不为五斗米折腰地大义凛然,从锦州城出去了。

    ”大人!“这时,一脸愤慨的岳月,穿着平民的服装,跪在邹甄的脚下。

    ”岳将军,锦州城,要你这样忠心耿耿的将领防守,你怎么能和我一起擅自出城?“邹甄虽然悲痛,但是还郑重地对岳月说道。

    ”大人,小人散布谣言,颠倒黑白,这个朝廷,都丑恶成这样,当年袁督师,就是被奸贼传播谣言诬陷害死!大人你被诬陷,因为莫须有之罪被撤职回京,在下一定要在大人左右,在下害怕,小人妄想在半路,刺杀大人!“岳月拱手愤慨地说道。

    ”岳月,我邹甄精忠报国,那些无耻小人,就算半路刺杀我,我也是死得大义凛然,但是岳月,我不应该连累你!“邹甄痛不欲生道。

    ”大人,我岳月与大人不求同年同月生但求同年同月死!“岳月噙着热泪,向邹甄拱手道。

    回关内的荆棘路上,一片荒凉,邹甄和岳月来到一个无人的村庄,进入村子,已经是傍晚,但见这村里。残垣断壁,乌鸦恐怖地惨叫着,十分凄凉!

    ”大人,一定是年年战争,这个村子的村民全部死了!“岳月一脸悲恸道。

    ”唉,兴百姓苦亡百姓苦!“邹甄痛心疾首,突然回忆起十年前,袁崇焕被奸贼污蔑冤死的场景!

    ”大人,天晚了,我们只好在这个荒村你暂时休息一夜了!“岳月劝邹甄道。

    邹甄点头,和岳月去村子里找了些树枝,点燃取暖,又打了几只乌鸦,在村子立红烧着吃。

    夜里,荒村里的风,越来越凄凉,静谧的夜,似乎有一种古怪的声音,在村子里萦绕。

    子夜,岳月听到屋子外有哭声,顿时吓得一身冷汗,蹑手蹑脚起来,到了后门,打开定睛一看,顿时吓得魂飞天外!

    呈现在眼前的,竟然是十几座堆满纸钱的土墓!

    ”啊!“突然,屋外一声惨叫,邹甄被惨叫吓醒,立刻跳了起来,跑到外面,只见这凄凉的荒村中,四处都是让人毛骨悚然的鬼火!

    ”大人,村里有鬼魂!“岳月来到邹甄的身边。

    ”岳月,这不是鬼魂,是磷火,死人骨髓里的磷烧了起来!“邹甄镇定地对岳月说道。

    就在这时,突然土墓前一声鬼叫,赫然在邹甄和岳月的面前,浮现出十几名穿着黑衣的鬼!

    ”你们这些小人,还在装神弄鬼,说,是不是周延儒那个狗贼,派你们跟踪本官,刺杀我们的!“邹甄怒火万丈,大声喝道。

    ”邹甄,明年的今天就是你的祭日!“那些鬼魂一声怪笑,突然手执凛冽的长刀,疯狂地向邹甄和岳月杀来。

    月黑风高,邹甄和岳月,瞬间被围在垓心。

    ”大人,我们立刻突围!“岳月保护邹甄,勇敢向刺客杀来。

    阴霾的荒村,顿时刀枪铿锵,邹甄和岳月,与刺客短兵相接,两人义愤填膺,杀得刺客尸横遍地,但是那些刺客却越来越多。

    ”放箭!“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诡异的刺客首领,带领弓箭手,杀气腾腾地围到了邹甄和岳月的面前,顿时乱箭如雨!

    ”狗日的!“岳月怒气填膺,英勇用宝剑,保护邹甄,弓箭射了须臾,邹甄和岳月,都中了几箭,血流成河。

    ”邹甄,你就是死了,也没有人知道,你得罪了朝廷上的大员,真是想死,现在天下人,都骂你是色魔色鬼,没有人会知道真相!“那个阴阳怪气的刺客首领,气焰嚣张地仰面大笑。

    ”曹化淳?“邹甄定睛一瞧,顿时十分惊愕。

    ”大人,曹化淳是东厂厂公,难道是皇上派他来刺杀我们?“岳月大惊道。

    ”借着皇上的名,无法无天!“邹甄怒火万丈,手中的宝剑上下翻飞,神出鬼没,杀得那些东厂走狗,鬼哭狼嚎。

    ”邹甄,你小子今天是死无葬身之地,打死他!“曹化淳大声嚎叫道。

    ”这厮!“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一声大喝,从村外,杀进了一群江湖侠士,手中的刀剑,对着东厂走狗大刀阔斧,一阵乱杀,杀得曹化淳等人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邹甄目视着那些路见不平的侠士,不由得十分惊愕!

    ”蓝姑娘!“

    蓝欢欢笑靥如花,驾驭着小白,来到了邹甄和岳月的面前!

    ”邹大哥,你再也没有猜到,竟然是本姑娘又救了你!“蓝欢欢抿嘴一笑道。

    ”邹甄,明朝狗皇帝荒淫,贪官家臣肆无忌惮,我多尔衮劝你,不如投降我们大清!“这时,神采奕奕的多尔衮,来到了邹甄的面前。

    ”多尔衮,我邹甄不会投降的!“邹甄一脸果断道。

    ”邹甄兄弟,孟子曰保民而王,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现在明朝狗皇帝多疑,明朝外强中干,贪官污吏欺上瞒下,诬陷忠良,你又为什么这么顽固?“多尔衮语重心长地劝说邹甄道。

    ”多尔衮,你不用满嘴蜜了,我邹甄精忠报国,绝对不会投降,当三姓家奴!“邹甄斩钉截铁地怒视着多尔衮,拱手道。

    ”好,邹甄,你暂时可以不降我大清,但是我多尔衮劝你,回去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翼翼!“多尔衮向邹甄郑重拱手道。

    ”多尔衮,蓝姑娘是不是在你们的京城,也像在下一样,被谣言肆无忌惮地污蔑?“邹甄突然目视着蓝欢欢,询问多尔衮道。

    ”是,这个世上,就是奸贼祸害千年,兰儿在后宫,被小人整蛊,丧心病狂地虐待多年了!“多尔衮突然悻悻然道。

    ”蓝姑娘,不要怕那些恬不知耻的污蔑和颠倒黑白的丑化,要坚强地向着自己的理想走下去,好好的和自己的爱人双宿双飞,相濡以沫!“邹甄突然十分激动地凝视着蓝欢欢,慷慨激昂地说道。

    ”贱人,真是不要脸了,现在还说整人,竟然一个人跑去锦州,救自己的姘头!“清宁宫,听了监视蓝欢欢的奸细禀报后,已经丧尽天良的哲哲,大喜过望,仰面狂笑道。

    ”皇后娘娘,蓝欢欢这么光天化日,无法无天地去晋州和明朝的敌人私通勾结,真是厚颜无耻,不知道丑!“瓜尔佳福晋一脸毒辣地诡笑道。

    ”散布这些谣言,这次是铁证如山,这个贱人,就是个淫妇,淫荡龌蹉,还卖国求荣!“哲哲得意忘形,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哲哲的心腹,现在是越来越歇斯底里,鲜廉寡耻,蓝欢欢和紫鹊回到京城的路上,歪曲辱骂声,千夫所指声,暗中讥笑声,沸沸扬扬,如火如荼,跟踪蓝欢欢的奸细,一边联袂献丑地监视着蓝欢欢和紫鹊,一边丑态毕露地歪曲解释着蓝欢欢的全部所作所为,无所不用其极地丑化歪曲蓝欢欢的名声!

    ”这次是真的!宸妃那个贱人卖国了,还和姘头藕断丝连,暗中私通,真是淫荡龌蹉!“酒楼里,抓着鸟笼子,嬉皮笑脸的八旗贝勒,把蓝欢欢的这些故事讲得有鼻子有眼,众人立刻浮现一个性感龌蹉,无聊淫荡,骚情浪态的妖妃,简直就是商朝的苏妲己!

    ”封神演义!对,这书说的就是那个宸妃蓝欢欢,你看,时间都预算好了,今天下雨!“一脸神秘的墨镜老朽,一面面目扭曲地吹着牛,一面装神弄鬼,欺骗八旗子弟。

    关雎宫,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再次气焰嚣张地出来上演闹剧,这两个梁上君子,联袂献丑,到处散布谣言,把蓝欢欢说的臭名远扬。

    ”掩耳盗铃,那个贱人还做贼心虚地写什么诗文,听说还要禀报皇上,说什么真相?一派胡言!把自己洗白成白莲花?“瓜尔佳福晋,一脸死皮赖脸地对对着赫舍里淑妃嚎叫道。

    这两个小丑,自相矛盾,在后宫传播着狗屁不通的谣言,娜木钟和布木布泰,站在凤凰楼上,不由得捂着嘴大笑。

    ”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这两个泼妇,是哲哲的两把刀,这两个,造谣骗人,气焰嚣张,但是却自相矛盾,真是让人哄堂大笑!“娜木钟眺望着一脸精神振奋,满嘴喷饭的瓜尔佳福晋,不由得笑道。

    ”皇后娘娘,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在宫里宫外,都散布了谣言,闹得沸沸扬扬,那个蓝欢欢,真是不知丑,人人都看着她,她还不要脸,此地无银三百两!“喜花趾高气昂地回到清宁宫,得意忘形地向哲哲禀报道。

    ”贱人,一定要打死她,竟然这么狗胆包天,肆无忌惮出宫和姘头私奔,真是不要脸!“喜花,这个贱人一回宫,你就派人包围关雎宫,日夜大骂,把她那些黑材料,都给大家瞧瞧,真是不知丑!”哲哲怒视着喜花,越来越歇斯底里,疯狂地咆哮道。

    关雎宫,蓝欢欢和紫鹊,换了衣服,出了寝宫,顿时那些宫人,一个个嚼着舌根,像是看怪物一样,歧视地瞥着蓝欢欢和紫鹊,议论纷纷,指桑骂槐地七嘴八舌。

    “皇上,大清要完了,那个宸妃,胆大包天,竟然暗中出宫,去锦州救明朝将领,那个将领,还是宸妃的”一脸歇斯底里,十分激动的杜度,对着皇太极大义凛然了半晌,最后吞吞吐吐了。

    “皇上,丢人啊,真是丢人现眼!”阿巴泰和几名老臣,一边咳嗽,一边慷慨激昂道。

    “胡说八道,你们这些奏折,都是捕风捉影!宸妃是朕命令她去锦州,联合睿亲王劝邹甄归降的,宸妃劳苦功高,却有人企图在暗中搞风搞雨!”皇太极龙颜大怒,拍案怒视着这些群情激奋的老臣们。

    “皇上!您是大清的开国皇帝,不能千金买笑呀!”一名老臣,故意坐在大殿上,大声哭闹道。

    “来人,把这厮押下刑部!”皇太极怒火万丈。

    “皇后娘娘,皇上已经下旨昭告天下,表扬宸妃这次劳苦功高去锦州劝降邹甄!”清宁宫一脸焦头烂额的喜花,来到哲哲的面前。

    “皇上保护这个贱人?”哲哲仰面大笑。

    京城大街小巷,四处传播着皇太极被蓝欢欢气得昏晕的谣言!

    “皇上被那个狐狸精气得昏厥了,那个狐狸精真是不晓得丑,竟然还煽动大臣,诋毁皇后娘娘,骂皇后娘娘淫逸!”

    “贱人鲜廉寡耻!”让人喷饭的是,京城的谣言,却颠倒黑白,倒打一耙,事情完全反过来到处传播了!

    “哈哈哈,老娘的反咬一口,就是这么凶,贱人,就算你是对的,又怎么样?人人都知道,你是一个狐狸精!”哲哲得意忘形地听着谣言,志得意满地奸笑道。

    “还不承认,丢人现眼!她是什么东西?自己说自己好人?不要脸!”关雎宫,一脸卑劣的瓜尔佳福晋,和土门淑妃,囊囊贵妃,精神抖擞地七嘴八舌,蓝欢欢嫣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