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七章 逼你对话
    心狠手辣的何洛会,突然“回眸一笑”,他的那张狰狞的瘦脸,浮出阴险的奸笑,鹰钩鼻淌了鼻血!

    “大人,那个蓝欢欢武功太高了,还有那个邹甄,他又来多管闲事!”被打得灰头土脸的独孤群,丢人现眼地来到何洛会的面前。

    “你这个蠢货!”何洛会勃然大怒,对着独孤群的腿就是一脚。

    话说关雎宫这夜的刺杀,以何洛会赔了夫人又折兵而幽默结束,跳梁小丑赫舍里淑妃,暗中和肃亲王豪格,与哲哲暗中勾结,派刺客刺杀关雎宫宸妃和太子,虽然刺客们如狼似虎,但是最后被打得丑态毕露。

    哲哲虽然阴险歹毒,这次派刺客妄想对关雎宫犁庭扫穴,但何洛会笼络的刺客,却几乎全军覆没,此时趁皇太极不在盛京,哲哲继续开始了自己的老谋深算,派人在宫里装神弄鬼,一派胡言说宫中有鬼魂!

    关雎宫,蓝欢欢笑靥如花地抱着自己的孩子,昨晚的一场血战,作为孩子的母亲,蓝欢欢已经拼死保护,紫鹊,荣儿,马瞻超,大家同仇敌忾,在皇太极回京后,听说了后宫潜入明朝刺客的事,虽然心中怀疑,但是对荣儿马瞻超的忠心耿耿,十分感动!

    小太子,一张婴儿肥的小脸,大眼睛熠熠生辉,蓝欢欢抱着可爱的儿子,在仲春的花雨中,弱眼横波,婀娜美丽,让皇太极一往情深!

    “大人,昨晚刺杀宸妃娘娘的明朝刺客中,有一人就是邹甄!”何洛会的府邸,一脸龌蹉的独孤群,向何洛会密报了邹甄,何洛会一听是邹甄,顿时欣喜若狂。

    “皇上,奴才已经派人调查了,那晚刺杀关雎宫的明朝刺客,是由明朝总兵邹甄率领的,臣以为,这个邹甄刺杀失败后,依然躲在盛京城内!”崇政殿,一脸认真的内务府大臣索尼,向皇太极禀报道。

    “邹甄是刺杀关雎宫的首领?”皇太极不由得心中怀疑。

    “皇上,邹甄阴险歹毒,竟然带人袭击盛京,臣以为应当趁机抓住此人,正是庆父不死鲁难未已!”索尼打千道。

    “拟旨,在京城贴出告示,缉捕邹甄!”皇太极下旨道。

    关雎宫,听说皇太极下旨缉捕邹甄,蓝欢欢顿时忧心忡忡,向皇太极郑重地说道:“皇太极,邹大哥不但不是刺杀我的凶手,还是当晚救我的恩人,索尼那些人,都是胡说八道!”

    “兰儿,邹甄是我们的敌人,即便他救了你,但是朕还是要防备此人在京城!”皇太极执着蓝欢欢的芊芊玉指,一本正经对蓝欢欢说道。

    关雎宫,蓝欢欢立刻拿了一块金牌,秘密给紫鹊,叮嘱紫鹊,暗中出宫,把金盆送给邹甄,放邹甄出京!

    盛京郊外,兴致勃勃的邹甄和紫鹊,凝视着得瑟的紫鹊,拱手答谢道:“紫鹊姑娘多谢你家主子救我们!”

    “邹大哥,你才是我们格格的救命恩人!紫鹊知道,你是好人,你对我们格格,是真好!”紫鹊喜滋滋地抿嘴一笑道。

    “皇上,邹甄被宸妃娘娘放跑了!”书房,心急如焚的索尼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打千禀告道。

    “邹甄?邹甄是朕放他走的,他救了宸妃!”皇太极毅然说道。

    “皇后娘娘,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果然又放了邹甄!”清宁宫,自鸣得意的瓜尔佳福晋,乐不可支地来到了哲哲的面前。

    “贱人,那个野种果然是她和邹甄的!”哲哲丧尽天良地奸笑道。

    “臣妾明白了!”恍然大悟的瓜尔佳福晋,立刻出去,四处传播谣言,到处嚼舌根,胡说八道,传说奸夫邹甄潜入皇宫,暗中和宸妃和他们的私生子私通!

    “太不要脸了!”京城的园子里,八旗命妇议论纷纷,都在说关雎宫那些捕风捉影的谣言。

    “皇后娘娘,这次多亏那个邹甄被蓝欢欢放了,我们才能因势利导,继续传播那个贱人的谣言,这次虽然没有让那个贱人反攻,但是蓝欢欢这个贱人,越来越胆子大,竟然不要命地揭露真相,保护她的孩子,后宫还有人保护她!”肝胆俱裂的喜花,来到哲哲的身边,有些害怕地对哲哲说道。

    “下次断然不能再让这个贱人反击了,她连命都没有了,还敢和本宫势不两立!喜花,我们散布的谣言,要说的越来越真,蓝欢欢那些从前的黑材料,我们要趁机都传出去,先入为主,让那些中毒太深的人,绝对相信我们编造的谣言,一定要让蓝欢欢众叛亲离,让人人都嘲笑她,更重要的是,要狠狠打击她的自信心,让她死心!”阴险歹毒的哲哲,面目扭曲,从口蜜腹剑中,露出了她狰狞卑劣的真相!

    皇宫里对关雎宫的监视和干扰,变成了日夜的破坏,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的讥笑,已经从冷嘲热讽,变成刺激和诱导蓝欢欢和她们反抗对骂。

    “我们就是要挑衅,挑这个贱人和我们对骂对抗,这个贱人现在还在坐月子,我们要让她疲于奔命,最后得重病,生不如死!”心狠手辣,丧心病狂的瓜尔佳福晋,终于又继续进行着她的阴谋。

    关雎宫,蓝欢欢一脸慈爱地凝视着幼稚可爱的小太子,自打有了孩子后,蓝欢欢虽然每天辛苦,但是十分开心,似乎对未来,有了喜悦的憧憬!

    “贱人,在科尔沁时,人人都议论她是不祥之女!我们主子早就控制她了,萨满法师在草原说她是祸国妖女!”

    “都看看,这是这个贱人这些年干预朝政的黑材料!”

    “真的不知道,原来她早就被娘娘调查了!”

    “妲己,妹喜,褒姒,原来都是她!”

    “我也看到的,都是弱眼横波!毛骨悚然的!”亲贵和皇亲国戚的宴席和游园中,到处都传播这这些窃窃私语,让人毛骨悚然,把黑的说成白的的谣言,沸沸扬扬,搞风搞雨!

    “皇上,永福宫庒妃娘娘要临盆了!”崇政殿,喜气洋洋的嬷嬷,眉开眼笑地来到皇太极的面前,欠身禀报道。

    “禀报皇上,科尔沁大妃,兖那大妃,从科尔沁来盛京看庒妃娘娘了!”此时,永福宫,却是喜气洋洋,张灯结彩。

    “关雎宫那个妖妃,暗中和明朝奸细勾结,听说那个太子,真的是个拖油,奸夫邹甄都潜入到宫里了!”

    驿站,邹甄悻悻然和岳月在吃饭,突然听到驿站里的人,在七嘴八舌,吹得口若悬河。

    “胡说八道!那些都是小人厚颜无耻,传播的谣言!”邹甄目光如炬,愤慨地冲到那几个议论的人的眼前。

    “神经病!”两个客人瞥着愤怒的邹甄,嘲笑了几句。

    “大哥,蓝姑娘也和大哥一样,在这个乱世中出淤泥而不染,最后都是不识时务,被这世态炎凉的乱世所害!”岳月长叹道。

    “岳月,我们回锦州!”邹甄突然十分果毅道。

    “大哥,您已经被革职了,为什么还给这个的朝廷卖命?”岳月怒发冲冠道。

    “岳月,大明的江山,不只是皇帝的,也是我们大明每个百姓的,我们就算不当官,也要保护大明!”邹甄一脸正气道。

    “大哥,但是自打我们又得罪了那个独孤群,我们在江湖也千夫所指了!”岳月忧心道。

    “独孤群那个卑劣小人,我们一定要回江湖,揭露这个虚伪汉奸的真面目!”邹甄斩钉截铁道。

    再说盛京,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蓝欢欢终于大胆地写信,向皇太极揭露了哲哲这几年在宫中虐害自己罄竹难书的犯罪。

    “喜花,没有人看出来,谁也不会看出来,蓝欢欢这个贱人,企图和我们拼死?没有人相信她,没有人不相信本宫传播的那些黑材料,贱人,企图在奄奄一息时挣扎,最后只是死无葬身之地!”看了蓝欢欢的信后,哲哲凤目圆睁,卑劣地从血红的朱唇,浮出一丝鲜廉寡耻的笑。

    关雎宫,越来越肆无忌惮的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在宫外饶有兴致地挑衅辱骂,故意激蓝欢欢与她们对抗。

    “不知羞耻,真是不知丑,不要脸!病恹恹的贱人,扫把星!”丧尽天良的谈昙花宫奸细,在关雎宫外如疯似狂地大骂大笑,关雎宫内的宫人,个个对他们切齿痛恨,也与那些走狗对骂。

    蓝欢欢,弱眼横波,柔肠百结,自打生下孩子后,蓝欢欢的病越来越重,而哲哲那些走狗,更加无法无天地围攻关雎宫,让她心中愤懑,怒气填膺。

    “格格,为了小太子安全,我们就和那个人面兽心的哲哲背水一战,我们把这些魔鬼的那些阴谋都揭露,让皇上惩罚他们!”紫鹊柳眉倒竖,义愤填膺地劝蓝欢欢道1。

    “紫鹊,我们还是忍吧,我要保护孩子长大!”蓝欢欢思忖后,颦眉说道。

    “贱人,想不听,瓜尔佳,继续冷嘲热讽,派人四处传播她的丑事,本宫就是要让她不舒服!”听说关雎宫不反击了,哲哲突然又气焰嚣张,毒辣地命令道。

    “皇后娘娘,那个贱人,还想躲起来,臣妾的昙花宫,就在那贱人附近,咱们上下夹击,让她四面楚歌!”

    “死不掉的贱人,竟然还敢反击,把我们的事揭露,皇后娘娘,臣妾一定骂的她丢人现眼,鼻青脸肿!”越来越肆无忌惮的土门淑妃和囊囊贵妃,也幸灾乐祸地来落井下石。

    永福宫,在关雎宫附近一片大骂嘲笑中,永福宫的庒妃布木布泰,顺利诞下了九阿哥!

    关雎宫,骂声惊天动地,而永福宫,却一片静谧!

    此时,麟趾宫,娜木钟虽然在半月前堕胎,但是,她却被皇太极刮目相看。

    哲哲歇斯底里地围攻蓝欢欢,煽动那些狗仗人势的妃嫔,对蓝欢欢切齿痛恨,她的阴谋,又歹毒,又无赖,蓝欢欢的关雎宫,很快与附近的所有宫殿结了仇,那些气急败坏的宫中泼妇,阴险毒辣地咒骂着蓝欢欢,那歹毒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蓝欢欢,以为你说出真相,楚楚可怜地骗皇上,太子就是你的,皇上的宠爱和大清也是你的了吗?你是妄想!什么都不是你的,都是本宫的!你什么都没有!”哲哲面目扭曲,如同魔鬼一样,凤目圆睁,丧心病狂地瞪着关雎宫,几乎想把关雎宫的八阿哥撕了!

    关雎宫外穷凶极恶的大骂,在宫中,满城风雨,但是在外面,哲哲的心腹却像个跳梁小丑一样,贼喊捉贼,颠倒黑白,哲哲故意整蓝欢欢的事,竟然被恬不知耻地反过来一派胡言,黑的被解释成白的,而白的被丑化成黑的!

    “宸妃那个妖妃,肆无忌惮在宫中飞扬跋扈,天天欺负贤良淑德的皇后娘娘,那个邹甄,是个恶少,天天抢女人!”满嘴天花乱坠的瓜尔佳福晋,继续传播着她那些编造的的狗屁不通的谣言,欺骗那些不知道的人。

    蓝欢欢,在法西斯一样越来越疯狂的虐待歪曲下,越来越病重。

    “王爷,我们派人暗中调查了盛京,那个哲哲,暗中煽动后宫,如火如荼地围攻关雎宫,甚至故意歪曲丑化宸妃,收买了朝中那些文武百官,都暗中对关雎宫切齿痛恨,虽然上次哲哲收买刺客刺杀宸妃和太子没有成功,但是现在哲哲是攻心为上,企图用冷嘲热讽和辱骂丑化,打击宸妃!”义州前线,多尔衮的心腹苏克,从盛京回到义州,向多尔衮义愤填膺地禀报道。

    “哲哲真是疯了,听说兰儿的儿子当了太子,她已经是丧心病狂,为了害死兰儿和太子,无所不用其极!”多尔衮双眉紧锁道。

    “王爷,那些小人,不但是围攻宸妃娘娘,也是趁机妄想扳倒王爷!而且奴才在盛京调查,这些阴谋中,肃亲王豪格竟然也在里面!豪格妄想传播谣言,诬陷王爷与宸妃勾结,妄想造反!”苏克一脸担心地对多尔衮禀报道。

    “豪格?他曾经以为太子宝座在他掌中,但是,现在皇上却立八阿哥为太子,豪格气急败坏,妄想连着本王,把宸妃也扳倒!”多尔衮勃然大怒,一脸愤慨道。

    “王爷,我们是不是向皇上上奏?”苏克询问多尔衮道。

    “豪格这个小子,玩火,苏克,豪格这次来前线,不但是来抢功,也是来监视我们,我们暂时装作恍恍惚惚,你派人暗中窥视着那个豪格!”多尔衮嘱咐苏克道。

    再说京城,哲哲派人收买笼络了后宫全部的宫人和妃嫔,向蓝欢欢进行了惨不忍睹的歧视和冷嘲热讽,企图在精神上,重重地打击蓝欢欢,让蓝欢欢心理崩溃,但是喜花却暗中发现,宫中的巴牙喇护军统领马瞻超,此时仍在保护关雎宫。

    “那个小子,现在还没结婚吧!”哲哲秘密叫来了喜花,小声问道。

    “娘娘,马瞻超那小子,一直对蓝欢欢十分忠心,他现在没有妻子!”喜花禀报道。

    “这小子,长得清秀,却没有结婚,他竟然敢反抗本宫,保护本宫的敌人,好,本宫让他一生都不要结婚!喜花,你派人去传播谣言,要搞得这个小子丢人现眼,臭名远扬!”哲哲残暴地命令喜花道。

    厢房,荣儿在马瞻超的屋子外,站了几个时辰,外面下着大雨,荣儿哭得如梨花带雨。

    马瞻超怏怏坐在屋里,这几日,外面在恬不知耻地传播着他的黑材料,不知道谁是凶手,有人故意丑化和歪曲马瞻超是一个淫荡卑劣的人,把马瞻超说成一个魔鬼。

    “小子,都这么大了,还没结婚,整天打人杀人的,没有姑娘喜欢你吧?”

    “哈哈哈!真是丑态毕露!”在同僚中,一些人看到马瞻超,就故意白眼,然后冷嘲热讽。

    皇太极听说有人笑马瞻超这么大了还没结婚,也没女人,不由得心中忧郁,对马瞻超说道:“马瞻超,你是朕的忠臣,你跟了朕这么多年,在战场上,我们就是亲兄弟,但是,你现在也没成家立业,朕看,这京城内的格格公主,你看中谁,就来禀报朕!”

    马瞻超拱手对皇太极禀道:“多谢皇上,但是臣。”

    “马瞻超,那些小人,就是恬不知耻,他们那些谣言,你不要生气!”皇太极劝慰马瞻超道。

    这时,书房外,突然流苏步摇掉在了地上。

    “是荣儿吗?”皇太极心中喜悦,对外面喊道。

    “荣儿?”马瞻超忽然脸上绯红。

    “马瞻超,我们在皇上身边,也有十几年了,你就算是个木头人,也应该知道了,这么多年,为什么我们都这样!”马瞻超追出书房,只见荣儿两颊绯红,凝视着马瞻超羞羞道。

    “荣儿,我知道,若是你同意,我就去皇上那禀报,我们日后也举案齐眉!”马瞻超眉眼弯弯道。

    “傻子,最后终于说了!”荣儿忽然嫣然一笑道。

    “马大人,不好了,荣儿姑姑被人绑架了!”就在马瞻超乐不可支,眉飞色舞之时,突然,从屋子外,冲进来部下苏五,心急如焚地向马瞻超报告道。

    “哲哲,一定是这个魔鬼,她真的还是绑架了荣儿,威胁我!”马瞻超顿时怒发冲冠,又心中战栗,他立刻拉着苏五,出了屋子。

    “贱人,马瞻超现在也被皇后娘娘扳倒了,无人帮助这个贱人,咱们联合起来,大家一起往死里整她,反正那贱人做什么,我们每个时辰都晓得!”已经丧心病狂的瓜尔佳福晋,杀气腾腾地带着黑鸢和一群走狗,出了昙花宫,肆无忌惮地联合赫舍里淑妃和土门淑妃等虾兵蟹将,气势汹汹地来到了关雎宫!

    “贱人,每天狐媚,今天狐媚皇上,明天私通邹甄,后天又和睿亲王藕断丝连,不要脸!”瓜尔佳福晋露出了狡猾的笑。

    “幸好蓝欢欢那贱人都揭露了,现在是人人知道!”土门淑妃一脸自鸣得意道。

    关雎宫,今天没有人出来和这些泼妇对抗。

    “主子,关雎宫没有人,那个贱人带着太子逃出皇宫了!”不寒而栗的黑鸢,向瓜尔佳福晋禀报道。

    再说盛京外的昭山,蓝欢欢柳眉倒竖,带着紫鹊,拔出宝剑,义愤填膺地来到了昭山上。

    “何洛会,你这个小人,把荣儿放了!”蓝欢欢颦眉倒竖,一声大喝道。

    “哈哈哈,宸妃娘娘,你的名字,真是脍炙人口,人们都相信我们传播的谣言,没人相信你,主子让奴才挟持了那个贱婢,你想救她?”一脸报复的何洛会,像个魔鬼一样仰面大笑。

    “狗贼,你们想挟持荣儿,控制马瞻超,你们不要再害马瞻超了,你们要整死的是我蓝欢欢!”蓝欢欢一脸大义,杏眼圆睁,荡气回肠道。

    “哈哈哈,蓝欢欢,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你竟然来了昭山,我们趁机杀了你,皇后娘娘一定会对我们论功行赏!”何洛会仰面诡笑道。

    “何洛会,你这个不知羞耻的小人,竟然用荣儿威胁宸妃娘娘!”就在这时,怒发冲冠的马瞻超,从山上如神兵天降,英姿勃发,手执宝剑,眼睛瞪得血红。

    蓝欢欢嫣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