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八章反咬
    哲哲派人挟持荣儿,企图控制马瞻超,让人十分惊愕的是,宫斗毒后哲哲,竟然丑态毕露的颠倒黑白,把真相反过来四处传播谣言。

    “宸妃绑架了荣儿,挟持马大人,妄想逼马大人保护她!”

    “不要脸,真是不知羞耻,都是改的!”瓜尔佳福晋再次像个小丑一样,联袂献丑,在京城的命妇中,精神振奋地反间挑拨,真是气焰嚣张!

    昭山,蓝欢欢和紫鹊,手执长剑,如风驰电掣一般,屹立在何洛会和一群走狗的面前。

    马瞻超雷霆震怒,目光如炬,怒视死皮赖脸倒打一耙的何洛会,大声喝道。

    “宸妃娘娘,你竟然视死如归,还与你的心腹马瞻超一起来到昭山,今天,你们就别想回去了!”何洛会一脸毒辣,向着身后努了努嘴,穷凶极恶的肃亲王府刺客,向着蓝欢欢和马瞻超杀来。

    “狗贼!”马瞻超怒发冲冠,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为了救荣儿,马瞻超已经拼死血战。

    “何洛会,你真是胆大包天!”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礼亲王代善,率领护军,来到了昭山上。

    “礼亲王,何洛会绑架荣儿姑娘,还妄想刺杀本宫!”蓝欢欢杏眼圆睁道。

    “何洛会,荣儿现在在哪?”代善一脸愤慨,怒视着何洛会问道。

    昭山的血案,最后因为代善的帮助,晴空万里,蓝欢欢心中忧郁,噙着热泪,回到了关雎宫。

    “荣儿到现在还失踪,那个何洛会,真是狡猾!”紫鹊回到寝宫,凄然禀报蓝欢欢道。

    “紫鹊,因为我,又连累了一个朋友!”蓝欢欢痛心疾首道。

    今日的寝宫外,墨竹雨影,让人心中悲恸。

    蓝欢欢在宫中现在是四面楚歌,十分苦难,但是,她觉得,自己的心还是热的,怀中有让她乐不可支的孩子,蓝欢欢似乎看到了与皇太极爱情的憧憬!

    春雨,在阴霾的皇宫中,冷若冰霜地下着,让人黯然神伤。

    马瞻超心如刀绞,痛不欲生!

    “荣儿!”

    再说邹甄和岳月,回到晋州后,祖大寿不但没有缉捕他,还派人欢迎他的回来。

    “邹甄公子,你永远是我祖大寿的好兄弟,想昔日,我们在袁督师的帐下勠力同心,现在,大明江山苦难,我们更应该同舟共济!”祖大寿笑道。

    “祖大人,这次在下这么着急回来,是想禀报大人,红莲山红莲派那个掌门独孤群,是一个奸贼,他早就投降了清军,当了汉奸!”邹甄心急如焚地对祖大寿说道。

    “独孤群?”祖大寿顿时十分惊愕。

    过了一天,宁远副将禀报祖大寿,独孤群带着一群徒弟,绑架了一名姑娘,回了红莲山!

    “这个淫贼,竟然还挟持了一名姑娘!”邹甄义愤填膺道。

    “大哥,听说盛京的荣儿姑娘被何洛会绑架,独孤群挟持的这名姑娘会不会就是荣儿?”岳月心中震惊道。

    “岳月,我们带几个江湖兄弟,潜入红莲山,一定要把荣儿姑娘救出来,杀了独孤群这个鲜廉寡耻的叛徒!”邹甄怒发冲冠道。

    再说邹甄和岳月,立刻写信,传给了关外的几个江湖派,过了几日,凤凰山派的长真和九连派的夏公来到了锦州,与邹甄议会。

    “独孤群这个畜生,竟然卖国求荣,师傅竟然有这个人面兽心的弟子!”长真和夏公听了邹甄怒不可遏的故事后,人人目光如炬。

    “在下潜入红莲山,救出被独孤群挟持的女子,大家在外面增援我们,杀了独孤群这个奸贼!”邹甄郑重地叮嘱大家道。

    几日后,邹甄和岳月,化妆成商人,带着几个小厮,推着独轮车,来到了红莲山下。

    “那个人,就是汉奸邹甄,听说是个恶少,在锦州胡作非为,掳掠女孩!”

    “色鬼,无耻!”岳月看到宁远的城门上,贴着邹甄的人像,城门前,密密麻麻的人群,指着那画像,咬着耳朵,大声辱骂。

    “大哥,周延儒那老贼真是歹毒,真的在关内外布下天罗地网,他们这样传播谣言,反咬一口,大哥的名声可能被这些小人污蔑得身败名裂了!”岳月愤慨道。

    “岳月,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现在正是四处缉捕我们,独孤群那老贼才不会想到,我们杀他个回马枪!”邹甄一脸精妙道!

    “荣儿这个小蹄子,竟然被你何洛会,绑架到红莲山上了,何洛会,你小子真是聪明,马瞻超那个家伙,就是死也想不到,荣儿现在被独孤群挟持了,以后,若是我们再整蓝欢欢这个贱人,荣儿在我们手中,马瞻超就不敢再多管闲事了!”清宁宫,凤目瞥着一脸狡黠的何洛会,哲哲不由得志得意满。

    “皇后娘娘,马瞻超被我们控制了,我们已经骑虎难下,是不是立刻派刺客,决一死战,刺杀蓝欢欢母子?”喜花一脸狰狞,劝说哲哲道。

    “但是娘娘,蓝欢欢写了不少奏折,揭露娘娘的那些虐待她的?”何洛会突然心中战栗道。

    “贱人,那些奏折是她的吗?何洛会,收买几个内院的人,将蓝欢欢那些文章,一个字一个字都改出来,我们要先发制人!让人人都嘲讽这个贱人!”哲哲自认为神机妙算,趾高气昂地诡笑道。

    过了一日,瓜尔佳福晋灰头土脸地来到清宁宫。

    “什么?蓝欢欢这个贱人揭露我们刺杀她?”哲哲大惊失色。

    “娘娘,蓝欢欢那些奏折,渐渐被皇上看见,我们会不会?”喜花忧心忡忡道。

    “一定要把那些文章都搞掉!”哲哲面目扭曲,睚眦狰狞。

    “皇后娘娘,我们一不做二不休,立刻刺杀宸妃母子吧!只要杀了那贱人,我们就胜利了!”瓜尔佳福晋煽动哲哲道。

    “瓜尔佳主子言之有理,大家都晓得,宸妃那贱人病恹恹的,现在就是回光返照,我们不如趁机杀了她!”喜花也劝说哲哲道。

    “喜花,命令何洛会,再找一些江湖上的人,潜入皇宫,趁着皇上不在京城,我们就决一死战!”哲哲咬碎银牙道。

    关雎宫,月黑风高,让人恐惧的大雨,此时正停了。

    关雎宫外,剑光熠熠生辉,躲藏在阴云中的黑衣刺客,穷凶极恶地潜入了寝宫。

    “何洛会,你又派这些江湖刺客,做着刺杀的梦!真是掩耳盗铃!”就在这时,寝宫内,灯光熠熠,一脸沉着的马瞻超,和苏克等人,士气勃发,立在何洛会的眼前。

    “马瞻超,你想死?荣儿在我们手中,你要是再敢多管闲事,明天就要你收到那贱人的人头!”何洛会歇斯底里地恐吓道。

    “狗贼!就算拼死,我马瞻超也不会让你们这些颠倒黑白的小人刺杀宸妃娘娘!”马瞻超一脸英勇,怒火万丈,手中的腰刀,如同飞龙,千变万化,苏克等人,也是同仇敌忾,瞬间,关雎宫内杀声震耳欲聋,愤慨的护军,并肩血战,杀得何洛会那些部下,血肉模糊,哭爹叫娘。

    “大人,宸妃好像不在关雎宫内!”何洛会的手下舒尔,小声对何洛会禀报道。

    “我们中计了,撤!”何洛会焦头烂额,怏怏带着部下,逃出了关雎宫。

    红莲山,化妆成商人的邹甄和岳月,被一名柳叶眉,鸭蛋脸的少女拦住了。

    “两位先生,我们红莲山需要你们这些贩卖的水果,你和小女一起上山吧!”少女和颜悦色,彬彬行礼。

    “请问姑娘贵姓?”邹甄笑容可掬道。

    “小女独孤珍,家父是红莲派掌门,独孤群!”少女悠然一笑道。

    “独孤珍,她是独孤群那老贼的女儿?”岳月顿时心中惊愕,小声对邹甄喃喃道。

    “好,姑娘,我们和你一起上山!”邹甄眉开眼笑道。

    小厮们推着货车,上了红莲山,子夜,邹甄和岳月躺在厢房里,准备休息,突然,厢房的门开了,邹甄故意装睡,这时,听见脚步声,岳月做了起来,突然芊芊玉指,捂住了岳月的嘴。

    “大哥,你们赶紧逃下山吧,山上有人想害你们!”岳月吓得心惊肉跳刚想反抗,这时,耳边萦绕着一名少女的声音。

    “独孤姑娘?”岳月顿时又惊又喜。

    “大哥,独孤姑娘来了!”岳月立刻喊醒了邹甄。

    “独孤姑娘,我们是做生意的,现在我们已经卖了水果,你们山上的人为何又要害我们?”邹甄目视着独孤珍,小声质问道。

    “邹叔叔,不要装了,家父白天在大厅就认出你了,秘密派人,准备留你们在这驻跸,然后趁夜杀害!”独孤珍直爽地向邹甄拱手道。

    “丫头,原来你早认出我邹甄了,那你为什么要救我们?”邹甄十分感动地问道。

    “邹叔叔,我知道家父虽然外表道貌岸然,但是这几年,他暗中干的这些事,确实对不起大明百姓,对不起师傅和师兄弟,独孤珍虽然是个女孩子,但是也知道大义,邹叔叔爱国爱民,而家父竟然要杀害叔叔,所以独孤珍,即便忤逆家父,也要救叔叔!”独孤珍了如雨下,情深意笃地拱手道。

    “丫头,虽然你爹已经变了,但是他应该幸运,还有你这个好女儿!但是侄女,现在我们还不能走,你爹与肃亲王的管家何洛会勾结,绑架了宫中的宫女荣儿,来挟持后宫统领马瞻超,我要救出荣儿姑娘,侄女,你能不能帮我们,里应外合,救出荣儿?”邹甄一脸郑重地向独孤珍作揖道。

    “叔叔,独孤珍一定拼死帮你们!”独孤珍明眸一转,正气凛然道。

    再说红莲山的子夜,毛骨悚然,到了次日拂晓,独孤珍带着一些人,绑着睡的恍恍惚惚的邹甄和岳月,来到了大厅。

    “爹,女儿已经把邹甄和岳月两个小子抓到了!”独孤珍莞尔一笑,摇摇地来到了独孤群的面前。

    “女儿,你为什么不杀了你这个叔叔?”独孤群瞪着糊里糊涂的邹甄,不由得仰面狂笑,询问独孤珍道。

    “爹,这个邹甄,听说是明廷的通缉犯,也是清廷要逮捕的人,我们活捉他,送到两边请赏,一定能换来金银财宝!”独孤珍笑靥如花道。

    “女儿,真是冰雪聪明,来人,把这两个想死的小子,押进大牢!”独孤群捋须奸笑道。

    再说邹甄和岳月,装作糊里糊涂,被押进了大牢,这时,岳月暗暗调查,突然看到大牢里,关着一脸憔悴的荣儿!

    “大哥,荣儿姑娘确实被关进大牢了!”被押进牢后,岳月立刻大喜过望地对邹甄说道。

    “独孤群,你这个败类,竟然帮何洛会!”邹甄怒气填膺。

    独孤珍在抓住邹甄和岳月时,故意将两人手上绑着的绳子斫断,这时,邹甄和岳月迅速打开绳索,从衣襟里拔出刀剑,打开大牢,立刻潜入了牢房,来到了荣儿的面前。

    “熊姑娘!”邹甄小心翼翼地来到荣儿的面前,小声唤道。

    “邹大哥!”荣儿睁开眼睛,不由得喜不自胜。

    “荣儿姑娘,我邹甄保护你回去!”邹甄一脸胸有成竹,扶着荣儿出了大牢。

    这时,红莲山下,锣鼓喧天,杀声动地。

    大厅,一个吓得连滚带爬的土地,手忙脚乱来到独孤群面前,大声禀报道:“师傅,大事不好,九连派和凤凰山派的人,联合攻山了!”

    “几个老东西,竟然和那个邹甄勾结!来人,集中山上的人,防守红莲山!”独孤群恼羞成怒道。

    再说邹甄和岳月,保护着荣儿,从小径下了红莲山,独孤珍带着他们出了山,向邹甄和岳月拱手道:“邹叔叔,虽然我爹这几年有些倒行逆施,但是小女还是希望叔叔,原谅家父!”

    “好孩子,我们会原谅你爹的!”邹甄舒然笑道。

    “邹甄,你小子竟然怂恿老夫的女儿!”就在这时,如狼似虎的独孤群,带领一群弟子,杀气腾腾地挡在了邹甄的面前。

    “爹,邹叔叔是个大英雄,你不能再助纣为虐了,放他们走吧!”独孤珍泪流满面,跪在独孤群面前。

    “小贱人!”独孤群气急败坏,手举长刀,向邹甄杀来。

    “邹大哥!”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独孤群的面前,剑光凛冽,一名弱眼横波,英姿飒爽的女子,宛若仙女,突然飞到了独孤群面前!

    “蓝欢欢!宸妃!”独孤群顿时吓得呆若木鸡!

    “独孤群,你这个小人,竟然和何洛会沆瀣一气,绑架荣儿姐姐,立刻带着你的徒弟,回你的老巢!”蓝欢欢柳眉倒竖,一脸大义道。

    “哈哈哈,宸妃娘娘,老夫听说,你也是汉人吧,竟然爱上皇太极那个魔鬼,你难道就不是汉奸?”独孤群恬不知耻地大叫道、。

    “独孤群,我蓝欢欢的真名叫海兰珠,是科尔沁的大格格,我也忘了自己是谁,但是,我知道,什么叫正气凛然,你独孤群,竟然见利忘义,为了权和钱,卖国求荣,帮助坏人!”蓝欢欢杏眼圆睁道。

    “哈哈哈,良禽择木而息!哲哲主子让在下平步青云,在下当然当她的走狗!”独孤群仰面奸笑道。

    “独孤群,你这个龌蹉小人,以后不要说你是师傅的徒弟!”邹甄怒火万丈,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向着独孤群杀来。

    “邹大哥,带着荣儿姐姐,我们走!”蓝欢欢一脸深明大义道。

    就在这时大队的清兵,来到了红莲山下,皇太极玉树临风面如满月,驾驭着大白,英姿勃发地来到了众人的面前。

    “来人,把这些狗贼全部消灭!”皇太极目视着将士们,镇定地命令道。

    “皇上,请不要杀我父亲!”这时,独孤珍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噙着热泪道。

    “独孤姑娘,你父亲作恶多端,今天他是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不要为他求饶!”岳月郑重对独孤珍说道。

    “岳大哥,家父虽然助纣为虐,但是他曾经也是一条好汉!”独孤珍泪流满面道。

    “独孤群,你有一个好女儿,朕今天不杀你,但是你日后要忠于我大清,不许欺负百姓!”皇太极目视着吓得战战兢兢的独孤群,大声道。

    再说皇太极,将蓝欢欢抱上了大白,欣喜若狂地驾驭着战马,来到了邹甄的面前。

    “邹甄,保民而王,这个天下,民为贵君为轻,社稷次之,现在明朝横征暴敛,龌蹉,中原群雄逐鹿,只有我大清才能统一天下,朕知道,你和朕有一样的理想,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连独孤群那些的小人都归顺我大清的,你为何还不识时务,归顺吧!”皇太极凝视着一脸大义凛然的邹甄,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皇太极,虽然我邹甄救了你的女人,但是我邹甄精忠报国,留取丹心照汗青,我不可能投降,你们清兵,若是野心勃勃,想侵入我大明江山,害我百姓,我邹甄还是会和你们背水一战!”邹甄精神抖擞,一脸正气地大声回答道。

    “好!邹甄,你是个英雄!我们日后战场上见!”皇太极眉目欣喜,勒转马头,抱着蓝欢欢,回去了盛京。

    再说清宁宫,哲哲刺杀蓝欢欢失败,不由得恼羞成怒,这时,喜花连滚带爬地禀报道:“皇后娘娘,蓝欢欢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暗中去宁远救她的情夫了,但是皇上亲自抱着她回到了京城!”

    “贱人,不知道丑,和奸夫私奔,竟然还狐媚皇上!”哲哲顿时气得一蹦三尺高,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娘娘,蓝欢欢带着小太子要回宫了,现在我们是不是继续整她?”喜花询问道。

    “贱人,现在已经是垂死挣扎,喜花,把蓝欢欢那些黑材料继续传出去,一定要全神贯注地把她那些黑材料都改出来!本宫要她臭名远扬,身败名裂!”已经丧尽天良的哲哲,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蓝欢欢回宫了,寝宫内,小太子兴高采烈地睡在吊着的摇篮内,就在同时,护军统领马瞻超,驾驭着战马,走在大街上,突然,在这个月黑风高的雨夜,大街左右,突然飞下了如狼似虎的刺客,向着马瞻超疯狂地杀来!

    “有人想刺杀大人!”大街上,顿时短兵相接!

    同时,已经失去人性的黑衣人,执着长刀,再次向关雎宫刺杀!

    “格格!刺客!”紫鹊耳边听到了毛骨悚然的脚步声,蓝欢欢明眸一转,迅速拔出宝剑,紫鹊也执着宝剑,保护着蓝欢欢和小太子。

    “杀!”就在这危若累卵之时,突然寝宫外,奋勇杀入了一群胡军,一马当先的,正是荣儿!

    “狗贼,竟然这样无耻!”荣儿柳眉倒竖,手中的宝剑千变万化,横掠黑衣人,护军们并肩作战,杀得这些刺客血流成河,大败亏输。

    “贱人派人在后宫刺杀皇后娘娘了!”就在这时,卑鄙的赫舍里淑妃,故意倒打一耙,大叫着到处散布谣言,颠倒黑白,将真相反过来。

    辰时,荣儿和马瞻超,精神振奋地来到崇政殿,向皇太极禀报了刺客刺杀的案子!

    “肆无忌惮刺杀关雎宫的凶手,就是哲哲!”马瞻超慷慨激昂地禀告道。

    “一派胡言,皇后娘娘贤良淑德,怎么可能刺杀宸妃?”顿时大殿上七嘴八舌,骂声震耳欲聋。

    “皇上,臣已经调查了,子夜刺杀关雎宫的刺客,是明朝的江湖刺客!”这时,内务府大臣索尼,一脸郑重地打千禀奏道。

    “哲哲真是老谋深算,她派人刺杀关雎宫,竟然没有证据!”关雎宫,紫鹊和麝月愤怒道。

    蓝欢欢悠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