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毒辣
    七嘴八舌,在议论中,似乎有故意指桑骂槐的假象。

    崇德五年,八阿哥薨,宸妃海兰珠病重。

    “一定要都跟她一样,全部一样!叫她骂!”恼羞成怒的瓜尔佳福晋,看了关雎宫反击的诗文,不由得火冒三丈。

    盛京,将近四百年前的大清首都,现在正演着丧心病狂的丑剧!

    清宁宫皇后哲哲,暗中整虐宸妃,太子被害,哲哲轻轻松松就让蓝欢欢名声狼藉,得意忘形,越来越肆无忌惮,大清的后宫,像魔鬼一样的辱骂和七嘴八舌,让关雎宫的人心如刀绞。

    蓝欢欢已经没有了她最爱的孩子,哲哲好像是要给蓝欢欢倒打一耙,故意派奶娘抱着布木布泰的九阿哥,在关雎宫前大哭,后宫的几个阿哥,也用侮辱的议论,在关雎宫前志得意满地游玩。

    “哈哈哈,贱人,你没孩子了,看看人家的孩子,天真可爱,贱人谁叫你不要脸!”瓜尔佳福晋故意抱着九阿哥,对着关雎宫撕心裂肺地奸笑道。

    蓝欢欢已经悲剧了,八阿哥去世,她作为受害者不但没有被人帮助,还被冷冷的嘲笑,丧心病狂的打击,蓝欢欢已经死心了!

    “贱人,你就听苦调子吧,真是不要脸,都是我们的,你最后什么也没有!”趾高气昂的瓜尔佳福晋,气势汹汹地上蹿下跳。

    “格格,自打八阿哥去世后,麟趾宫贵妃和庒妃就没有来我们关雎宫,那个娜木钟,真是两面三刀!”紫鹊气呼呼地嘟着小嘴,对蓝欢欢叽叽咕咕道。

    “紫鹊,现在麟趾宫贵妃也怀了孩子吧?”蓝欢欢颦眉道。

    “贱人,我们就落井下石,没有人帮你,你这个扫把星!”这时,窗外又传来下流的冷嘲热讽声。

    凄美的关雎宫,黯然神伤的宸妃,悲痛的墨竹,和昨日断魂的小雨!

    蓝欢欢已经变成了悲剧,原来她妄想改变历史的憧憬,被真实摔得破烂,她和皇太极的苦恋,就要在几年后,悲恸结束。

    这个世界,美如同昙花一现,丑恶战胜了美丽,歹毒害死了大义,皇太极对蓝欢欢三千弱水只取一瓢,专宠蓝欢欢如唯一妻子,两人相濡以沫,心有灵犀,如胶似漆,虽然这个爱情故事缠绵徘恻,但是最后却是让人毛骨悚然的悲剧。

    大清宸妃,诞下的八阿哥,在半年前,尚漂亮浪漫,但是最后却没有证据的被害死,皇太极痛不欲生。

    “皇太极,我们日后还有孩子的,你是大请皇上,前朝有那么多的国事,百姓现在还有那么多的孩子在苦难中,不要为了我们自己的小伤小悲,就让天下的孩子也像我们的八阿哥一样,变成悲剧!”蓝欢欢双眉紧蹙,却正气凛然,弱眼横波,轻启丹唇,劝说心中悲痛的皇太极道。

    “兰儿,你是一个好女人!朕立即上朝去!”皇太极眉眼弯弯地凝视着蓝欢欢一笑,唇渐渐逼近蓝欢欢的弱眼横波,一往情深地亲了。

    “兰儿,你是朕唯一的妻子,有你的辅助,朕一定能当个好皇帝!”皇太极突然温暖一笑,又把蓝欢欢紧紧搂在怀里!

    蓝欢噙着热泪,躺在了床上,虽然眼睛闭上了,但是却泪如雨下。

    几日后,兴高采烈的皇太极,和蓝欢欢驾驭着大白小白,在盛京郊外的草原喜悦的驰骋。

    “兰儿,小白又给大白生了几个孩子!”皇太极大喜过望地对蓝欢欢说道。

    似乎又是冬天了,铅云低垂,大雪呼啸,蓝欢欢茕茕孑立,站在亭子中,眺望着广袤雪地。

    睁开眼睛,竟然是南柯一梦,暖男皇太极,乐不可支地呈现在她眼前,眉目欣喜。

    “贱人,孩子没了,竟然还撒娇弄痴,狐媚皇上!”

    “她那楚楚可怜的样子,皇上那魂都飞了,贱人!”

    “都是我们教她的,贱人!”颠倒黑白的瓜尔佳福晋,鲜廉寡耻地浮出无赖的奸笑。

    “瓜尔佳,现在那个贱人已经是苟延残喘,我们要给她再厉害一点,重重的打击她,对她进行最下流的侮辱!”赫舍里淑妃一脸阴险歹毒,露着大白牙对瓜尔佳福晋说道。

    “好,计算是本宫编造的假象,也能吓得她不寒而栗!贱人,等着我们的暗示吧,骂死你!”瓜尔佳福晋歇斯底里,面目扭曲道。

    自打太子薨后,皇太极一直没有立太子,赫舍里淑妃急得忐忑不安,对蓝欢欢更加恨之入骨,这群小人,更加有持无孔,越来越灭绝人性!

    “贱人的诗文都是偷的,都是我们的!”造谣再次上演了闹剧,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联袂献丑,传播的谣言越来越下流卑劣。

    “我们的人,天天监视关雎宫,贱人已经被我们控制!”毒辣残暴的瓜尔佳福晋,光天化日,肆无忌惮地在贵妇们的游园中,故意煽动怂恿,妄想欺骗怂恿众人,一起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地嘲笑围攻,歧视关雎宫和宸妃蓝欢欢。

    “哈哈哈,真是笑死人了,这种残花败柳,还宸妃?不祥之女,连科尔沁大妃都不承认她是生的,野种,拖油!”

    “贱人真是扫把星,自己害死了自己的孩子,还想咬我们,我们都不知道,不是我们害得,因为她不要脸,所以大家都知道!”瓜尔佳福晋从甜言蜜语,变成了歇斯底里的恐吓和欺骗,说的口若悬河,骗了全部不明真相的八旗贵妇。

    “皇上真是给那个贱人迷昏庸了!”

    “这不是我们整她,是八旗亲贵,朝廷上的人,都对她干预朝政,群情激奋!”瓜尔佳福晋骗完人后,又嬉皮笑脸,十分无赖地把原因嫁祸给了全部人!

    “瓜尔佳福晋这个贱人,真是鲜廉寡耻,恬不知耻!”永福宫,庒妃布木布泰自打生下九阿哥后,也在坐月子,她听了瓜尔佳福晋传播的那些蓝欢欢的黑材料,和那些异怪的谣言,不由得也义愤填膺,小声叱骂。

    “格格,我们是不是帮助一下宸妃?”苏沫儿心中愤怒,劝说布木布泰道。

    “苏沫儿,我们是趁着后宫全部的人都在围攻宸妃,才渔翁得利,现在你要我让我们的九阿哥,也被哲哲虐害,我不能!”布木布泰黯然道。

    京城,突然有的地方贴了为蓝欢欢伸冤的邸报,哲哲听说后,不由得恼羞成怒!

    “那个贱人竟然暗中反击我们,自己写文章为自己伸冤?真是活腻了!”

    目视着面目扭曲,气急败坏的哲哲,喜花向哲哲建议道:“娘娘,上次我们就差点杀死那个贱人,但是宫中有荣儿和马瞻超两个保护关雎宫,现在,那个贱人竟然敢反击,我们一定要骂死她,把她打得鼻青脸肿!”

    关雎宫外,瞬间传来歇斯底里地辱骂声,极其穷凶极恶!

    在那些撕心裂肺的咆哮声中,哲哲的奸细对着蓝欢欢无所不用其极地辱骂讥讽,打击,甚至骚扰和干扰。

    “宸妃就要死了!”阴险歹毒的瓜尔佳福晋,像疯狗一样大叫咆哮。

    但是几天后,关雎宫仍然十分安静。

    “贱人,皮也太厚了,竟然这样也不死!”瓜尔佳福晋故意卑劣地长叹道。

    月夜,歇斯底里的刺客,再次夜袭关雎宫,这些刺客,完全不怕后宫中的护军,有恃无恐地光天化日冲进关雎宫,刺杀宸妃,但是今晚让这些刺客没有想到的是,手举长刀砍死他们的,是皇太极!

    “欺人太甚的畜生!竟然还想趁朕出京,刺杀宸妃!”皇太极龙颜大怒,手执凛冽的宝剑,抓住那些刺客,杀一个算一个,刺客们鬼哭狼嚎,血肉模糊,荣儿和马瞻超,立刻把这些刺客,全部杀死!

    “皇上,发现郡王德类格的金牌!”马瞻超从尸体中,找到了金牌。

    “作恶多端的德类格,竟然敢派人刺杀宸妃!去崇政殿!”皇太极龙颜大怒,立刻命令去崇政殿上朝。

    大殿上,郡王德类格吓得浑身颤抖,皇太极命令马瞻超谨慎调查,发现了德类格暗中派刺客潜入关雎宫的铁证,皇太极立即命令将德类格斩首!

    “皇后娘娘,皇上杀人了,郡王德类格,被皇上逮捕,在大殿外斩首!”清宁宫,吓得失魂落魄的喜花,跑到哲哲的面前禀报道。

    “皇上为了那个贱人,竟然杀了一个郡王?”哲哲气得像温元帅一样。

    “皇后娘娘,现在我们还继续整宸妃吗?”喜花不寒而栗地问道。

    “我们要一直监视,跟着那个贱人破坏干扰她!”哲哲一脸恐怖道。

    再说锦州前线,明朝总兵祖大寿在锦州与多尔衮持久打了一年仗,双方棋逢对手,打了个平手,但是监军张若麟,却暗中发现,已经被撤职的邹甄还在锦州城,这个卑劣小人,立刻秘密写信给京城的内阁首辅周延儒。

    周延儒顿时火冒三丈,拍案大怒:“小子,竟然还没被整死,老夫要你生不如死,到哪里都被人笑骂!”

    在周延儒的控制下,周延儒的心腹布下了天罗地网,邹甄在朝中,被人疯狂弹劾,京城中每天都传说了邹甄的那些黑材料,邹甄每天都变成人们辱骂的丑类。

    “一个色鬼,竟然也敢在前线当总兵,真是伤风败俗!”

    “大家一起骂,一起整,反正也没有事!”

    “邹甄是锦州总兵,劳苦功高!”

    “屁!什么劳苦功高,这世态炎凉的,你没有谄媚首辅大人和贵妃娘娘,连条狗都不如!”

    “邹甄此人,一直说民为贵,君为轻!”

    “一派胡言,老百姓算个屁。就是贵族们的玩具!”

    “但是这样污蔑朝廷命官?”

    “没事,这是朝廷允许的,弄死他个狗日的!”紫禁城,辰时早朝,文武百官议论纷纷,吹得口若悬河的御史们,沸沸扬扬。

    “周首辅,那个死不掉的邹甄,还没有死?”承乾宫,金碧辉煌,珠光宝气,花容月貌的田贵妃,坐在案前,阴阳怪气地询问首辅周延儒道。

    “贵妃娘娘,那小子,现在越来越狂,还敢回嘴,听说,他暗中帮助正宫周皇后,说娘娘是妖妃!”周延儒故意给邹甄上了眼药。

    “不想活的东西,竟然敢帮周皇后那个老女人!”田贵妃顿时火冒三丈,面目扭曲。

    “娘娘,这个邹甄,真厉害呀,他装作两袖清风,每天都骂贪官,真是狂的不得了,为什么他敢这么有恃无恐,都是周皇后那个老女人在暗中当他的靠山!”周延儒眼睛一转,又挑拨道。

    “死,一定要弄死他,周首辅,你一点头,还弄不死一个无权无势的小子,你立刻派人去整他,一定要弄得他丢人现眼,让人人都笑他个卖肉的!”田贵妃柳眉倒竖,咬牙切齿道。

    锦州,邹甄在城楼上,以为自己还十分平安,几日后,崇祯派来的钦差,宣布圣旨,大骂邹甄卑劣,把邹甄的全部官职贬黜。

    “邹大人精忠报国,是小人诬陷他,你们竟然用莫须有的罪证逮捕一名忠臣,真是欺人太甚!”义愤填膺的祖大寿,来到钦差的面前,慷慨激昂地大声道。

    “祖大人,邹甄勾结鞑子,作恶多端,在京城还伤风败俗,皇上已经下旨,派锦衣卫逮捕这个罪犯!”钦差轻蔑地瞥着祖大寿,命令穷凶极恶的锦衣卫,押着邹甄,出了府邸!

    “大人!”岳月和岳孛等人痛心疾首,跪在囚车前,大声哭泣,悲恸之声,震天动地。

    “大胆,犯官邹甄卖国造反,铁证如山,谁敢哭他,一起逮捕!”凶恶的锦衣卫,大声嚎叫,手中执着杀气凛冽的刀剑,有恃无恐地威吓邹甄的部将!

    邹甄已经伤心欲绝,自己关在囚车中,惨不忍睹地被押去了京城,一路上,一些看热闹的人,包括小孩,大声对着他骂粗话,嘲笑讥讽的声音,让人毛骨悚然!

    “邹甄,你活该,你怪就怪自己多管闲事,竟然连田贵妃娘娘都敢得罪,贵妃娘娘是皇上最宠爱的爱妃,现在皇后正与贵妃娘娘在后宫尔虞我诈,你竟然害得贵妃娘娘丢人现眼,你是自己找死!”囚车到了北京,一脸死皮赖脸的周延儒,奸笑着捋须瞪着一脸倔强的邹甄,无耻地奸笑道。

    “田贵妃娘娘?我邹甄忠于的是大明皇上和大明百姓,忠于贵妃娘娘?我不晓得!听说田贵妃娘娘为了和周皇后娘娘争宠,竟然从江南买来了名妓陈圆圆,现在大明江山水深火热,你们竟然还怂恿皇上迷惑女色,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奸贼!”邹甄吐了周延儒一口吐沫,慷慨激昂地大骂周延儒道。

    “哈哈哈,小子,你竟然敢咒骂我大明江山,这个世道,有权有钱就什么都能干,你这种傻子,玩死你都没有事,大明死了一个忠臣,还有百万个忠臣!”周延儒厚颜无耻地诡笑道。

    “周延儒,你真是一个小丑,我已经猜到了,几年后,你一定不得好死!”邹甄仰面大笑道。

    “邹甄,你不要太狂,你不想知道你的夫人和家人现在怎么样吗?”被骂的头破血流的周延儒,突然龌蹉地威吓邹甄道。

    “老匹夫,你敢害我邹甄的夫人,我杀你全家!”邹甄顿时怒发冲冠。

    “邹甄,你应该知道吧,犯官的家眷,特别是女眷,可以裸杖,你的夫人和家中那些女眷”周延儒一脸歹毒,灭绝人性地奸笑道。

    “流氓,下流,鲜廉寡耻!”邹甄顿时气得目光如炬,对着丧尽天良的周延儒大声叫道。

    紫禁城,承乾宫,一脸妩媚的田贵妃,正襟危坐在软榻上,脚下跪着一脸郑重的邹甄夫人李宝君。

    “邹夫人,听说你是李尚书大人的千金,那个罪犯,身败名裂,丧尽天良,你为什么要被他牵连,这样,若是你休了邹甄那个畜生,本宫不但不抓你,还让你嫁给亲王当王妃,或者,像陈圆圆一样,成为皇上的妃子!”田贵妃眉开眼笑,对李宝君说道。

    “贵妃娘娘,臣妾是一名贞洁女子,谢谢贵妃娘娘的话,但是,就算海枯石烂,臣妾依然是邹甄的妻子!”李宝君一脸正气,不卑不亢,轻启丹唇道。

    “真是一对夫妻,又臭又硬!”田贵妃的妩媚脸,立刻阴霾了下来,命令太监王承恩,派锦衣卫,把李宝君押去衙门。

    这天,万里无云,衙门前,看热闹的人门庭若市,邹甄的家人,被东厂全部逮捕,押到了大堂上。

    一脸耀武扬威的京官,瞥着跪在地下的甄家家眷,故意拍着惊堂木,大声咆哮道:“这群贱虫,一个个都恬不知耻,把那些人都褫衣!过半个时辰再传刑杖!”

    “狗官!”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大堂外,飞入一名蒙面侠客,手中的宝剑凛冽,瞬间砍死了几名执着刑杖的衙役,那侠客一把抓住那个吓得连滚带爬的京官,一声大喝:“狗官,放了我大哥全部的家人,否则杀了你!”

    那京官吓得魂飞天外,立即命令把邹家家人都放了。

    七尺侠客,命人保护着邹家的家人,出了大堂。

    后宫,李宝君被软禁在冷宫里,突然,她听到了一声娇声,立刻睁开眼睛,只见面前立着一位花容月貌,长得沉鱼落雁的倾国美人!

    “姑娘,你是?”李宝君诧异地问道。

    “小女是江南名妓,陈圆圆!”女子轻启丹唇,嘴角浮出一股冷香。

    “原来是陈姑娘,听说田贵妃勾结她的弟弟国丈田国舅,去江南抢男霸女,将你绑架入了京城,准备献给皇上,难道这是真事?”李宝君欣然问道。

    “是,这个世道,我们女人,就是别人手中的风筝!田国舅挟持小女入京,原本想霸占小女,但是那天,小女却被宁远总兵小吴总兵看上,田国舅怕小吴总兵抢了小女,所以把小女送进了皇宫!”陈圆圆一脸黯然,楚楚可怜道。

    “田贵妃妄想用你笼络皇上?扳倒周皇后和袁贵妃?”李宝君不由得十分惊诧道。

    “不错,但是皇上现在殚精竭虑,日理万机,虽然很喜欢小女,但是却一直没有宠幸小女!姑娘难道也是田国舅从江南抢来的秀女?”陈圆圆莺声燕语地问道。

    “不,奴家是邹大人的夫人,家父是李尚书!”李宝君抿嘴一笑道。

    “原来姑娘是邹甄大人的夫人,邹甄大人精忠报国,小女子也十分敬佩!”陈圆圆立即欠身道。

    “陈姑娘,现在我也被那奸贼和妖妃送进了冷宫,企图威胁我相公,我们不如禀报皇上,揭露田贵妃和田国舅的奸计!”李宝君一脸大胆道。

    “皇后娘娘驾到!”过了须臾,突然,宫外传来太监的声音,李宝君和陈圆圆心中大喜,立即出去跪在周皇后的脚下。

    但见周皇后,贤惠淑德,凤目和悦,珠环翠绕,雍容华服,她的身边,笑靥如花扶着一名天真浪漫,娇憨美丽的女孩子。

    “奴婢给皇后娘娘和长平公主请安!”陈圆圆认识那名小乖的小女孩就是周皇后的女儿长平公主,立刻眉似春山地给周皇后和长平公主道了万福。

    “陈姑娘,没想到你一名烟花女子,竟然也深明大义,你给本宫的奏折本宫已经看了,田国舅企图挟持你狐媚皇上,本宫义愤填膺!”周皇后笑容可掬地凝视着陈圆圆,轻启丹唇道。

    “皇后娘娘,这位是邹甄大人的夫人,兵部尚书李建泰的千金李姑娘,田贵妃和周延儒沆瀣一气,诋毁邹大人,用莫须有的罪,缉捕了邹大人,还将李姑娘挟持进宫,威胁邹大人!”陈圆圆拉着李宝君,一脸大义凛然地向周皇后禀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