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二章 凄美悲剧
    清宁宫奸细,又像小丑一样,在外面演着假象,但是这次,哲哲的奸计惨败!

    蓝欢欢回到了盛京,关雎宫,一往情深的皇太极,伫立在寝宫前,等着蓝欢欢的回家!

    “兰儿,我们以后还有孩子!”皇太极拉着蓝欢欢的芊芊玉指,来到吊着的摇篮前。

    锦州,祖大寿带兵与多尔衮在义州大战,虽然明军拼死进攻清军的本阵,但是清军士气勃发,双方浴血奋战,在锦州城外继续对峙。

    “皇上,睿亲王在锦州前线,退兵三十里!”崇政殿,杜度向皇太极禀告道。

    “多尔衮退兵三十里?”皇太极顿时龙颜大怒!

    京城,赫舍里淑妃的心腹,散布流言,四处传播,说睿亲王多尔衮妄想造反,哲哲知道,多尔衮是蓝欢欢的又一个护花使者,但是赫舍里淑妃跳梁小丑一样的污蔑,却让多尔衮的心腹,纷纷帮助宸妃。

    “这个笨蛋,画蛇添足!”哲哲拍案大怒。

    前线,肃亲王豪格在帅营里,亲眼看见睿亲王多尔衮,擅自下令退兵三十里,让祖大寿有了突围的机会,他心花怒发,立刻派心腹何洛会回京,暗中传播谣言,说多尔衮企图谋反!

    盛京皇宫,自打蓝欢欢嫁进这个金碧辉煌,巍峨宫阙,就悲剧数年!

    凄美的花雨,悲痛的眼泪,在蓝欢欢那罥烟眉下,面面相觑,春天过去一年又一年,蓝欢欢身边的亲人,一个一个被自己忘记。

    八阿哥,自己临盆的那天,蓝欢欢笑靥如花地凝视着自己的孩子,好像瞬间就成了母亲!但是现在,蓝欢欢的眼前,只剩下那个吊着的摇篮!

    自打八阿哥薨后,麟趾宫贵妃娜木钟和庒妃布木布泰就没有再来关雎宫,因为,布木布泰生下了九阿哥福临,而娜木钟,也怀了龙种,正在麟趾宫小憩!

    “那个贱人,真是又蠢又傻,还不要脸,三千宠爱在一身,最后却是为他人做嫁衣裳!”关雎宫外,仍然是嘲笑和打击。

    “格格,宫外有人送来一封信笺!”紫鹊打了细帘子,小心翼翼地拿着一封信笺,呈给了蓝欢欢。

    蓝欢欢迅速打开,只见信上写了几个字,十四爷有难!

    “多尔衮?”蓝欢欢大惊失色!

    蓝欢欢和皇太极的情爱,成了悲剧,而现在,皇太极和多尔衮的兄弟之情,也将成为悲剧!

    “皇上,睿亲王多尔衮这几年,独掌兵权,功高震主!”书房,杜度向皇太极打千,一脸严肃地禀报皇太极道。

    “多尔衮!”皇太极大动肝火,目光如炬!

    京城,哲哲的奸细在外传播谣言,把假象散布得有鼻子有眼!

    “睿亲王和庒妃私通,叔嫂企图谋反!”

    “不是宸妃吗?怎么现在传说是庒妃和睿亲王藕断丝连?”茶馆内,八旗子弟们议论纷纷,有人沸沸扬扬地问道。

    “是庒妃,宸妃的妹妹布木布泰,听说太子就是他们两个狗男女毒死的!”豪格的心腹何洛会,趁机煽动道。

    皇太极目视着杜度,回想起那些谣言,虽然他不相信八阿哥是多尔衮和布木布泰害死的,但是多尔衮这几年,不但功高震主,不可一世,还和蓝欢欢暗中藕断丝连,八阿哥的死,让皇太极痛不欲生,现在听说多尔衮竟然擅自撤了锦州的包围,退兵三十里,顿时更加愤慨,拍案大怒。

    “多尔衮!这个家伙,看朕失去了太子,他想篡位吗?”皇太极怒气填膺,龙颜大怒!

    “皇上,睿亲王多尔衮,再智勇双全,他也是皇上的臣,皇上才是八旗铁骑的最高元帅,多尔衮竟然不上奏,就擅自退兵,这是想造反呀,就算多尔衮不是造反,像他现在这样桀骜,皇上也可趁机杀掉他!”杜度拱手禀奏道。

    “多尔衮!”皇太极火冒三丈,回到了关雎宫。

    过了几日,哲哲故意眉开眼笑地请皇太极进清宁宫,为多尔衮说情。

    “喜花,上回十四爷擅自回京,搭救宸妃的事,你竟然禀报皇上了?”哲哲故意装妖作怪,质问喜花,喜花立刻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倒头如葱道:“皇上,这是,不是奴婢说的。”

    “多尔衮不但退兵三十里,竟然狗胆包天,擅自从前线潜入后宫?”皇太极勃然大怒!

    清宁宫,喜花目视着凤目圆睁的哲哲,小声询问道:“皇后娘娘,十四爷和我们没有仇怨,我们要害他吗?”

    “喜花,多尔衮要怪,就怪他一直保护蓝欢欢那个贱人,蓝欢欢已经奄奄一息了,但是因为多尔衮,本宫竟然仍然没有整死那个不要脸的贱人!”哲哲面目扭曲道。

    “但是娘娘,关雎宫也在反击我们,若是我们现在害十四爷,他们会不会联合?”喜花忧心忡忡道。

    “喜花,蓝欢欢那贱人也敢凶?看她凶!马上本宫就让她和多尔衮臭名远扬!”哲哲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关雎宫每天给女人骂,真是不知道丑!”装妖作怪的瓜尔佳福晋,手中纨扇,气焰嚣张,来到了肃亲王府邸,和肃亲王福晋吹牛八卦,众人欢声笑语,议论蓝欢欢,瓜尔佳福晋肆无忌惮,煽动众人排挤蓝欢欢。

    “关雎宫虽然是丢人现眼,被人歧视,但是那个宸妃海兰珠,现在还被皇上专宠,你说,她一个残花败柳,孩子又没了,整天泪留满面,病恹恹的,皇上怎么还是被她迷着?”肃亲王福晋问瓜尔佳福晋道。

    “因为她会装,装得楚楚可怜,可怜兮兮,骗皇上怜爱,真是不要脸!”瓜尔佳福晋像泼妇一样疯狂辱骂道。

    “听说关雎宫这几日,在拼死反击谣言,朝中也有人为关雎宫翻案!”康郡王福晋战栗地说道。

    “贱人,还敢跟我们狠,狠也没用,八阿哥呢?已经死了,悲剧了,还想报仇?最后更丑态毕露,哭死她!”瓜尔佳福晋一脸飞扬跋扈道。

    “瓜尔佳主子,听说,睿亲王最近和后宫的庒妃私通上了?难道睿亲王不和宸妃?”一名命妇问道。

    “睿亲王多尔衮,那小子,见宸妃病恹恹的,当然又爱上她的妹妹了!”瓜尔佳福晋有恃无恐地一派胡言道。

    崇政殿,皇太极目视着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命令道:“郑亲王济尔哈朗,朕派你去义州前线,取代多尔衮的元帅之职!”

    顿时大殿上议论纷纷,七嘴八舌。

    “皇上,在尚不知道真情前,臣建议皇上,先派人去前线侦查!”大学士范文程拱手道。

    “朕就派郑亲王和荣儿去前线!”皇太极怒不可遏道。

    再说郑亲王济尔哈朗和皇太极身边的心腹女官荣儿,次日准备去义州,辰时,他们来到盛京城外,突然,城外一匹白马长啸,一名女子茕茕孑立在长亭。

    荣儿来到长亭,不由得大吃一惊,赶紧欠身请安道:“宸妃娘娘!”

    “荣儿,皇上为何这次对睿亲王这般大为光火?”蓝欢欢颦眉询问荣儿道。

    “宸妃娘娘,奴婢听说,因为睿亲王擅自退兵三十里,违抗了皇上围困锦州的圣旨!”荣儿一本正经回答道。

    “睿亲王神机妙算,他怎么会擅自退兵三十里?”蓝欢欢不禁十分怀疑。

    “宸妃娘娘,奴婢和郑亲王爷,会去义州,调查真相的!”荣儿欠身道。

    “荣儿,本宫与你和王爷一起去前线!”蓝欢欢一脸镇定道。

    义州前线,豫亲王多铎,来到多尔衮的帅帐,询问多尔衮道:“哥,我们为什么退兵三十里,围困锦州已经一年了,明朝那个邹甄,又被奸佞诋毁撤职,我们当趁机总攻锦州,抓住那个出尔反尔的祖大寿,现在为何自己撤兵,给祖大寿突围逆袭的机会?”

    “多铎,我军和祖大寿对峙,围困锦州一年,围而不打,皇上的圣旨是要我们和明军持久战,让祖大寿弹尽粮绝,我军和明军在锦州打了一年的仗,不能总攻,现在也是疲于奔命,若是要让我军坚持围困,士兵士气勃发,只有暂时退兵三十里,把马放在外面吃草,军队轮流回京休息,若是祖大寿趁机反攻,我军阵地车轮防守,明军突不了围!”多尔衮胸有成竹地对多铎说道。

    “哥,虽然这个策划很好,但是豪格那家伙,与有些和我们势不两立的人,定然趁机传播谣言,诋毁哥是擅自违旨,妄想造反!”多铎一脸忐忑道。

    “多铎,那些家伙,就会传播谣言,恐吓欺骗,但是哥是元帅,要打胜仗,哥只能毅然退兵三十里!”多尔衮斩钉截铁道。

    “十四爷真是精忠报国,力挽狂澜呀!”这时,帐外传来了熟悉的赞扬声。

    多尔衮打开帷幕,但见浮现在眼前的,是弱眼横波,抿嘴一笑的蓝欢欢和荣儿,郑亲王济尔哈朗!

    “宸妃娘娘!”多尔衮欣喜若狂,立刻向蓝欢欢行礼道。

    “多尔衮,你智勇双全,是大清中流砥柱,本宫听说你竟然抗旨,退兵三十里,心中就怀疑!”蓝欢欢冰雪聪明道。

    “宸妃娘娘,那些在京城的御史文武百官,没有亲眼在前线,而是妄想弹劾,他们自然认为,本王退兵三十里,是企图谋反,擅自抗旨!”多尔衮一脸愤怒道。

    “睿亲王,皇上就是怀疑此事有什么暗中的原因,才派我和荣儿姑姑来前线查问!”济尔哈朗向多尔衮拱手道。

    “济尔哈朗,本王猜测,是有人妄想害死本王,才卑鄙地传播谣言,四处解释!那个人,就是皇后娘娘吧!”多尔衮怒火万丈道。

    “睿亲王,若是你真的有冤屈,请对我叙述,弟一定回京向皇上禀告!”济尔哈朗郑重地对多尔衮说道。

    多尔衮拉着济尔哈朗,来到帅营的地图前,仔细地向济尔哈朗和蓝欢欢,荣儿,解释了退兵三十里的策划。

    “睿亲王,你的确足智多谋,济尔哈朗回京,必然向皇上解释!”济尔哈朗听后,不由得大喜过望,向多尔衮拱手道。

    “济尔哈朗,虽然睿亲王有理,但是本宫思忖,这次皇上不会这么轻松就恕睿亲王无罪!”蓝欢欢蹙眉忐忑道。

    回到盛京,济尔哈朗立即向皇太极禀报了多尔衮的策划,但是皇太极更加怒气填膺,拍案大怒:“一派胡言,多尔衮不但不恕罪,还妄想赖!”

    关雎宫,蓝欢欢披着风衣,在皇太极的面前,弱眼横波。

    “兰儿,你也去义州,调查了多尔衮?”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心中愠怒地问道。

    “是,我也去了义州,但是是我命令荣儿带我去的!”蓝欢欢一脸镇定道。

    “兰儿,我们兄弟的事,你不要搅合进来!”皇太极怒火万丈道。

    “皇太极,难道十四弟不是我们一家人吗?这次他虽然擅自撤兵,但是也是有原因的!”蓝欢欢倔强地一本正经道。

    “兰儿,多尔衮那是一派胡言,围困锦州才一年,他就退兵三十里,让祖大寿趁机出城,朕是皇上,下旨围困锦州,他多尔衮竟然连上奏问朕都不问,就擅自撤兵,这是跋扈桀骜,功高震主!”皇太极勃然大怒道。

    “皇太极,难道,你要趁此事,杀了你的十四弟?”蓝欢欢惊愕地目视着皇太极。

    “君为臣纲,多尔衮竟然擅自抗旨,朕就要处置他!”皇太极怒火万丈道。

    “皇太极,你一直想除掉多尔衮,因为当年,哲哲辅助你逼了多尔衮的额娘殉葬!”蓝欢欢一脸愤怒道。

    “兰儿,多尔衮的额娘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当年,你也知道!”皇太极抓住蓝欢欢的柔荑,十分冲动道。

    “但是皇太极,你登上的这个宝座,当年也差点是多尔衮的!”蓝欢欢目光如炬,柳眉倒竖,大声对皇太极道。

    “蠢女人,这么多年,你还是个蠢女人,你不懂政治,你什么都不懂!”皇太极痛心疾首,目视着噙着热泪的蓝欢欢,激动地大声道。

    蓝欢欢心如刀绞,泪珠如梨花带雨:“皇太极,我们这么多年,从来没这样吵过架,但是你竟然瞧不起我!”

    “兰儿,朕没有瞧不起你!朕知道,你太天真,太幼稚,太善良,你不要搅合进政治中来!”皇太极见蓝欢欢悲痛欲绝,不由得也泪流满面,劝慰蓝欢欢道。

    “是,我太幼稚了,所以这么多年,才忍着你后宫这么多女人的歧视和辱骂,被你的甜言蜜语所欺骗,当年,我就不应嫁给你!”蓝欢欢痛不欲生,冲动地冲回了寝宫!

    皇太极,呆若木鸡,痛心疾首。

    “皇后娘娘,大喜,今日为了多尔衮,那个贱人竟然和皇上吵架了!”清宁宫,自鸣得意的喜花,得意洋洋地向哲哲禀报道。

    “贱人,真是找死,竟然为了多尔衮,和皇上也势不两立了!”哲哲嘴角浮出歹毒的奸笑。

    “皇后娘娘,是我们编造谣言,传播多尔衮和宸妃私通的机会了!”喜花大喜过望。

    “喜花,立刻派人四处传播谣言,说宸妃为了睿亲王多尔衮,和皇上吵架,皇上已经对这个贱人切齿痛恨!”哲哲欣喜若狂地奸笑道。

    “多尔衮,你这个小子!”崇政殿,皇太极龙颜大怒,大动肝火,在文武百官面前,怒火万丈地下旨,命令郑亲王济尔哈朗代替多尔衮为元帅,继续包围锦州,贬黜睿亲王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豫亲王多铎为郡王,命多尔衮立刻回京处置!

    “哈哈哈,多尔衮终于完蛋了,活该,谁叫他和那个扫把星藕断丝连!”昙花宫,赫舍里淑妃欣喜若狂,眉飞色舞,和瓜尔佳福晋,欢声笑语!

    “赫舍里姐姐,多尔衮这次倒霉,皇上就算不杀他,他以后也是前功尽弃了!虽然大阿哥也被降职,但是这只是皇上保护大阿哥的策略!”瓜尔佳福晋兴高采烈道。

    “瓜尔佳福晋,蓝欢欢那个贱人,听说终于和皇上吵架了,这个贱人,真是找死,我们再去挑拨离间,让皇上痛恨这个贱人,这个贱人就完全死心了!”赫舍里淑妃,大喜过望道。

    关雎宫外,宫人们精神抖擞,更加有恃无恐地散布谣言,光天化日来到关雎宫外,冷嘲热讽,辱骂骚扰。

    “不要脸,这次死心了,连皇上都恨她了,真是丢人现眼!私通小叔,淫荡卑劣!”瓜尔佳福晋和赫舍里淑妃穷凶极恶的骂声,锣鼓喧天!

    “那群解释狗,又在一派胡言,倒打一耙了!”紫鹊关上窗,嘟着小嘴,瞪了外面一眼。

    “听说我们格格与皇上也小性儿了,瓜尔佳福晋就到处挑拨离间,装神弄鬼,倒打一耙,诬陷我们,然后再颠倒黑白,贼喊捉贼!”麝月愤懑地对紫鹊说道。

    “这群丧尽天良的禽兽!”紫鹊义愤填膺道。

    关雎宫,蓝欢欢痛心疾首,怔怔地凝视着书房,双眉紧蹙。

    “格格,不要伤心了,自打八阿哥去世后,您就一直黯然神伤,格格要自己保护自己的身子呀!”紫鹊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紫鹊,前线有信息了吗?”蓝欢欢询问紫鹊道。

    “听说皇上下旨,降职了十四爷,还派郑亲王代替了十四爷,命十四爷回京等待处置,十四爷当是没有危险了!”紫鹊对蓝欢欢说道。

    “兰儿!”这时,窗外传来了皇太极的声音。

    蓝欢欢心中嗔怒,拿着书,挡住了自己的杏眼。

    “兰儿,你生朕的气了,你别听那些小人传播谣言,一派胡言,朕怎么会恨朕的兰儿呢?”皇太极眉眼弯弯,拿着蓝欢欢的书,一脸温暖道。

    “皇上,臣妾在看史记,周朝时,西周的周幽王为了褒姒一笑,竟然烽火戏诸侯,朝上一定有人骂臣妾就是褒姒这样的红颜祸水吧!”蓝欢欢蹙眉凝视着皇太极。

    “朕为了你,真能千金买笑!”皇太极入木三分地凝视着蓝欢欢的颦眉,暖暖地搂蓝欢欢入怀!

    蓝欢欢悠然一笑。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