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三章 郡王
    多尔衮被贬黜为郡王,皇太极命郑亲王济尔哈朗去义州代替多尔衮率领军队继续包围锦州,这时肃亲王豪格派心腹何洛会,暗中又弹劾多尔衮,说因为多尔衮退兵三十里,使得明军运送粮食几百车进入锦州!

    “多尔衮狗胆包天,命令他和豪格多铎等将帅,立刻从前线回来!”皇太极勃然大怒道。

    锦州,祖大寿命令祖大乐率兵保护军粮,却被多尔衮伏击,大败亏输。

    崇政殿前,多尔衮和多铎阿济格硕托等人凯旋而归,站在大清门外,觐见皇太极,但是,让多尔衮惊愕的是,内院学士向他宣旨,从今日起,退朝七日!

    皇太极怒气填膺,弹劾多尔衮的奏折,争先恐后。

    “多尔衮擅自退兵三十里,导致明军在锦州有恃无恐!罪不可恕!”崇政殿,龙颜大怒的皇太极,怒视着群臣,大声斥责道。

    “格格,虽然皇上狠狠骂了十四爷一顿,但是却只是罚了十四爷一些金银和牛录,奴婢猜,十四爷没事了!”关雎宫,眉开眼笑的紫鹊,笑靥如花地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这就是皇上!”蓝欢欢双眉紧蹙道。

    大清第一太子去世后,皇太极一直没有再立太子,后宫中,虽然庒妃诞下了九阿哥福临,麟趾宫贵妃又怀了几个月,但是皇太极仍然等着蓝欢欢再有喜!

    在皇太极的眼中,蓝欢欢是他唯一的妻子,他不但和蓝欢欢心有灵犀,而且这一辈子,都在为这位女子自强不息。

    皇太极和海兰珠的爱,是凄美的,蓝欢欢的前世,就是海兰珠,而现在,她回到前世,与前世的丈夫再次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比翼双飞,心心相印。

    蓝欢欢的泪,蓝欢欢的爱,比这些词句,更加的真挚和入木三分。

    蔷薇,芙蓉,菊花,梅花,桃花,从春天到冬天,关雎宫花飞满天,呕心沥血,蓝欢欢乐此不疲地在关雎宫,为了自己的丈夫,深明大义,美丽窈窕!

    “兰儿,虽然?”皇太极凄然凝视着蓝欢欢,说了几个字,突然噙着热泪。

    “皇太极,我们是夫妻,你说吧!”蓝欢欢抿嘴一笑道。

    “兰儿,以后我们还有孩子的,即便没有,朕也只有你这一位妻子,我们日后要同舟共济,共同居在我们的家!”皇太极心如刀绞,凝视着弱眼横波的蓝欢欢,愁肠百结。

    “皇太极,娜木钟姐姐,还有布木布泰妹妹,她们也花容月貌,而我,现在却病恹恹的!”蓝欢欢突然嘟着嘴,双眉紧蹙道。

    “朕就是为你还活着,兰儿,她们再闭月羞花,也比不上你!”皇太极一往情深地抱着蓝欢欢道。

    多尔衮,在这个夜里,怏怏不乐地走到了宫墙外。

    “蓝格格,我多尔衮也应叫你兰儿,虽然你和八哥情深意笃,但是,我多尔衮,还是愿意这样站在宫外,保护你!”多尔衮肝肠寸断道。

    再说锦州前线,郑亲王济尔哈朗代替多尔衮率领八旗铁骑后,立刻对锦州包围,围而不打,祖大寿虽然被清军包围,但是仍然率领关宁铁骑,十分沉着地向锦州城外突围,与援兵联通。

    盛京,清宁宫,顺利挑拨离间搬弄是非,让皇太极和多尔衮兄弟相残,哲哲自鸣得意,趾高气昂,豪格虽然扳倒了多尔衮,但是自己也没能取而代之,皇太极也没有立他为太子,赫舍里淑妃怒火万丈,每日在宫里大哭大叫。

    “我们反咬一口,贼喊捉贼的计策,真是因势利导,虽然没有逼死蓝欢欢那贱人,但是现在又扳倒了多尔衮,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就要奄奄一息了!”哲哲凤目圆睁,得意忘形地奸笑道。

    “皇后娘娘,那个贱人还企图揭露真相,反攻我们,但是已经没有人相信她了,人人都知道,她不过是把真相改了一点!”瓜尔佳福晋歇斯底里地奸笑道。

    “那个贱人自打歿了八阿哥,暂时也不反击我们了,但是这外面,已经是三人成虎,这个贱人,安能逃出本宫的天罗地网!”哲哲自信地仰面笑道。

    “皇后娘娘,但是现在,皇上也没有重立太子!”瓜尔佳福晋囧道。

    “豪格?皇上虽然贬黜了多尔衮,但是仍然等着蓝欢欢再怀龙子,连九阿哥和娜木钟都前功尽弃,皇上怎么会册封他?”哲哲冷笑道。

    “皇后娘娘,我们已经在外面重新又传播了谣言,这次她死定了,贱人真是不要脸,勾结亲王,狐媚皇上,现在是铁证如山,她一定在皇上身边吹枕头风,臣妾的大阿哥才没有被立太子!”一脸悻悻然的赫舍里淑妃,来到哲哲的面前,睚眦道。

    “赫舍里淑妃,要想斩草除根,我们就一定要在蓝欢欢再有孕前,逼死她!”哲哲阴险歹毒地诡笑道。

    关雎宫,演绎着哲哲疯狂编造的假象。

    威吓,威胁,有恃无恐的冷嘲热讽和歧视,包围着鸦雀无声的关雎宫。

    哲哲是骂街泼妇,而蓝欢欢却是弱眼横波,憧憬仙姝。

    山海关,邹甄和岳月李宝君,正回到关内,路上,狡猾上的小人,传播谣言,跟踪破坏,但是崇祯看了祖大寿为邹甄伸冤的奏折后,命御史调查,却发现邹甄是冤枉的,派人下旨给邹甄,重新封邹甄为锦州副总兵,回京城觐见!

    北京城,锣鼓喧天,车水马龙,邹甄和李宝君,岳月,兴致勃勃地回到府邸,这时,家人邹智,看见公子回来了,不由得欣喜若狂。

    “老爷,夫人,少爷和少奶奶回来了!”邹甄和李宝君乐不可支地来到大厅,府中张灯结彩。

    “甄儿,大喜呀,祖大人为我们邹家翻案,皇上圣明,把我们一家都放出来了,而且恢复了世袭的官职!”前工部尚书,邹甄的父亲走邹锡,兴高采烈,对邹甄语重心长地说道。

    “皇上圣明,我大明一定有中兴的一日!”邹甄喜不自胜道。

    “少爷,你不知,那个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田贵妃,去年在承乾宫薨了!”家人邹智,眉飞色舞地对邹甄说道。

    “奸妃已经去世,皇上又为我们邹家翻案,甄儿,你一定要精忠报国!”邹锡对邹甄郑重地嘱咐道。

    京城,听说邹甄被平反后回来了,气急败坏的周延儒,迅速派人,在京城造谣,到处骗人,诋毁邹甄是一个淫逸色鬼,前线的败将。

    不明真相的人,都听说了邹甄那些黑材料,所以邹甄上朝时,一些同僚,一脸古怪地瞥着他,在他的背后七嘴八舌,窃窃私语。

    “皇上,邹甄就是个纨绔子弟,他淫荡卑劣的传说,在京城家喻户晓,而且,他还是个败将,在前线被多尔衮打的大败,臣建议,不能封此人为锦州副总兵!”御史苟解等人,说的有鼻子有眼,高举朝笏,向崇祯禀奏道。

    “皇上,勾解等人,捕风捉影,胡说八道,邹甄是关外名将,多尔衮等人,最怕邹甄!”工部尚书魏孙,向崇祯奏道。

    “李建泰,邹甄是你的女婿,你认为邹甄是色鬼,还是人才?”崇祯目视着兵部尚书李建泰,笑容可掬地问道。

    “启禀皇上,邹甄虽然是老臣的女婿,但是人才不避亲,老臣认为,邹甄对皇上忠心耿耿,是大明的将才,若是听信奸贼诋毁,我大明是自毁长城!”李建泰高举朝笏道。

    “爱卿所言甚善,朕就封邹甄为锦州副总兵,率兵增援锦州!”崇祯眉开眼笑道。

    再说邹甄,回到府邸,岳月和家人听说邹甄已经被重新封为副总兵,人人喜不自胜。

    “相公,虽然皇上将领官复原职,但是皇上是因为关外没有将才,才勉强派你去的!”李宝君十分精明,对邹甄说道。

    “夫人,我知道,伴君如伴虎,皇上并非真的信任我,但是,为了大明,我邹甄视死如归!”邹甄温暖地凝视着李宝君,将宝君搂入怀里。

    邹甄率领岳月等旧将,从京城启程,准备去关外增援,但是内阁首辅周延儒,却对邹甄恨之入骨,在邹甄准备出京时,又暗中传播谣言,企图让人人都晓得邹甄的黑材料,搞得邹甄丑态毕露,所以邹甄在京城,文武百官,都对他排挤歧视,暗中围攻。

    “大哥,我们又要去前线了,但是岳月觉得,这次出师不祥呀!”岳月目视着邹甄,长叹道。

    盛京,皇太极和范文程等内阁学士,在崇政殿议会,锦州前线,双方对峙了一年多,虽然多尔衮退兵三十里,但是清军仍然稳固地包围着锦州,锦州被围困一年后,虽然祖大寿仍然精神抖擞,但是锦州已经变成了一座孤城!

    “皇上,祖大寿智勇双全,现在听说,崇祯又将邹甄官复原职,命邹甄带兵增援锦州,锦州暂时不能迅速攻下,臣建议皇上,要准备持久战!”范文程郑重地对皇太极禀奏道。

    “范先生,锦州固若金汤,十分难攻,崇祯和朕,都不断派兵增援,现在锦州变成了双方主力争夺的一个棋子,朕思忖,不但要攻下锦州,还要趁机围点打援,引明军主力增援锦州,然后与他们决战,歼灭明军主力!这可能是决战。消灭明军主力后,我大清,就一定能逐鹿天下!”皇太极一脸气概,意气风发地说道。

    “皇上圣明,但是要想吸引明军与我们决战,我们就要用锦州为鱼饵,凶猛进攻锦州,引崇祯派兵,增援锦州!”范文程拱手道。

    “启禀皇上,锦州外城被郑亲王攻下,明朝的蒙古军队,在外城与我军里应外合!”崇政殿,欣喜若狂的章京向皇太极禀报道。

    “好!命令郑亲王济尔哈朗,一鼓作气,继续进攻内城!”皇太极龙颜大悦道。

    锦州城外,人喊马嘶,炮声如雷,八旗大军,士气抖擞,架着云梯,向锦州发起进攻,锦州城下,万马奔腾,密密麻麻的八旗军,向锦州城上冲来。

    祖大寿毅然率领关宁铁骑,防守城池,与清军血战。

    “大人,我们的援兵到松山了!”这时,祖大乐大喜过望地向祖大寿禀报道。

    祖大寿不由得乐不可支,在锦州城外,已经能听到震天动地的杀声!

    再说邹甄,率领吴三桂,杨国柱等总兵,与几万铁骑,如排山倒海一样杀向清军的义州阵地,双方在松山血战,邹甄身先士卒,若万人敌大刀阔斧,杀进清军阵地,两军短兵相接,清军大败!

    “皇上,不好了,明军副总兵邹甄增援锦州,我军在松山大败!”崇政殿,不寒而栗的阿巴泰,向皇太极禀报道。

    “邹甄,这小子竟然又死灰复燃,继续和我们不共戴天!”皇太极不由得龙颜大怒,拍案大喝。

    “都是那个贱人,她的朋友邹甄,竟然又帮助明军,打败我们八旗兵!”后宫,翊坤宫等地,议论纷纷,捕风捉影。

    蓝欢欢今日穿着大氅,梳着小两把头,颦眉和紫鹊出了关雎宫,一路上,那些后宫的宫人,都用歧视和惊愕的目光,瞥着自己。

    “格格,那群丧尽天良的畜生,又在外面传播过谣言了!”气愤的紫鹊,愤懑地嘟着小嘴,扶着蓝欢欢道。

    “贱人,还我们亲人的命来!”突然,关雎宫外,丧心病狂的大叫声,震天动地,紫鹊和麝月,都十分惊讶。

    “不要脸的贱人,死心吧,你这个吃里扒外的,卖国贼,外国人!”紫鹊打开窗棂,外面一片静谧,当她打了细帘子后,突然外面骂声震耳欲聋,丧心病狂的嘲笑和讥讽,让人怒发冲冠。

    “真是鲜廉寡耻,不知羞耻,都把他们揭露了,竟然还越来越如疯似狂有恃无恐!”义愤填膺的紫鹊,目光如炬,竟然想出去剁那些传播谣言的小人。

    “贱人,你的那些诗文,都是偷的,反击也不行,就是抄的!”这时,外面又传来了瓜尔佳福晋得意忘形的声音。

    “瓜尔佳,我们格格是出淤泥而不染的才女,你呢,一个泼妇小人!”紫鹊气冲冲地打开窗子,对着瓜尔佳福晋,大声回嘴道。

    “不知道丑,都知道了,死心吧!你们那个主子,和明朝将领是朋友,我们八旗军队,许多士兵都被你朋友打死了!”瓜尔佳福晋撕心裂肺地嚎叫道。

    “干预朝政,现在竟然还和敌国藕断丝连!”崇政殿,文武百官沸沸扬扬,群情激奋。

    “皇上驾到!”这时,皇太极戴着朝冠,穿着九衮龙袍,上了玉阶,正襟危坐。

    “皇上,宸妃勾结明国总兵,导致我大清在锦州大败!”一脸愤懑的舒尔,向皇太极禀告道。

    “一派胡言!宸妃是朕的爱妃,小人捕风捉影,编造谣言,妄想诬陷害人,你们这些文武百官竟然还相信这些谣言!”皇太极怒气填膺,拍案大怒,立即命护军,把舒尔押下大殿。

    “皇上不许我们议论这些!”下朝后,百官议论纷纷,七嘴八舌。

    “锦州大败,皇上一定又要用睿郡王多尔衮了!”

    “宸妃真是狡诈,勾结她的朋友打败了郑亲王,正好与多尔衮狼狈为奸,让多尔衮重新当元帅!”

    再说肃亲王豪格,虽然向皇太极打小报告扳倒了多尔衮,但是皇太极却亦没有派他去前线当元帅,所以豪格心中十分愤慨,这时,听到这些流言,豪格不由得心花怒发,立刻派何洛会去清宁宫密报哲哲。

    “外面传说蓝欢欢勾结多尔衮,用计让多尔衮重新控制兵权?”哲哲听了何洛会的禀报后,不禁喜不自胜。

    “皇后娘娘,这次一定让宸妃和多尔衮丑态毕露!”赫舍里淑妃咬碎银牙,歇斯底里道。

    “蓝欢欢上次竟然化妆出宫,救那个明国的总兵邹甄,暗中勾结敌人,铁证如山,还和小叔睿郡王,暗中私通,这个贱人,不但不要脸,还淫荡,本宫一定要她丢人现眼!”哲哲心狠手辣,面目扭曲地诡笑道。

    “真的,原来那些谣言都是真的,宸妃是外国人,勾结明国总兵,真是鲜廉寡耻

    !”

    “那个明国总兵是她的姘夫,还有睿郡王,也和她私通!”

    “真是不要脸!”

    “骂死她!”在瓜尔佳福晋幸灾乐祸地煽动下,瞬间京城中的八旗贵妇,人人群情激奋,咒骂声,冷嘲热讽声,震耳欲聋!

    “这些黑材料,已经传得人人知道,那个贱人,这次死心了,完完全全的完了!”肆无忌惮,一脸卑劣的瓜尔佳福晋,得意忘形地对哲哲禀告道。

    “贱人,真是作法自毙,怎么会认识这个邹甄!”哲哲一脸冷嘲热讽地奸笑道。

    关雎宫外,在前线战死的八旗士兵家眷,沸沸扬扬,群情激奋,同仇敌忾地来到了外面,咬牙切齿,切齿痛恨地大声辱骂,关雎宫似乎淹进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

    “贱人,还讲什么?现在人人都相信,没有人相信你,都看我们的!”志得意满,丧尽天良,鲜廉寡耻的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等人,幸灾乐祸地在关雎宫外上蹿下跳,联袂献丑!

    “跳梁小丑,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这些小人这样无法无天,有恃无恐地煽动诋毁辱骂,还理直气壮地反咬一口,污蔑我们格格是疯女人!”紫鹊怒发冲冠,义愤填膺。

    “紫鹊姐姐,这些家伙,就是趁火打劫,日夜来关雎宫干扰破坏,我们若是与他们反击,他们更加丧心病狂,逗我们和他对话!”麝月劝说紫鹊道。

    “喜花,机不可失,现在这个贱人已经让群情激奋,我们要煽风点火,趁机煽动那些人都围攻关雎宫,瓜尔佳,你派人一定要日夜监视关雎宫,把这个贱人看死!”心狠手辣的哲哲,听说已经顺利煽动得关雎宫四面楚歌,不由得大喜过望,眉飞色舞,命令喜花和瓜尔佳福晋道。

    蓝欢欢在书房,莞尔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