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四章 蓝欢欢一身是胆
    哲哲趁着锦州前线济尔哈朗被邹甄打败,落井下石,煽风点火,煽动八旗官军家眷闹事,后宫妃嫔围攻关雎宫。

    哲哲心狠手辣,这次更加歇斯底里地派心腹日夜向关雎宫冷嘲热讽,干扰破坏,但是让大家没想到的是,蓝欢欢越来越沉着勇敢,哲哲的流氓进攻,大败亏输。

    “宸妃海兰珠?现在越来越死皮赖脸了,竟然敢反攻?”清宁宫,凤目圆睁,朱唇奸笑的哲哲,目视着一身是胆,士气昂扬的蓝欢欢,轻蔑说道。

    “哲哲,你日夜派人在宫里煽动,搞得后宫鸡犬不宁,还污蔑本宫,你这是对本宫的人身攻击,是作恶!”蓝欢欢正气凛然地轻启丹唇,明眸理直气壮地嗔怒凝视着哲哲。

    “不要脸的贱人,都是你自己害你自己,谁叫你不知丑!”丧心病狂的哲哲大声嚎叫道。

    “皇后娘娘!”这时,突然外面有人喊着哲哲,哲哲吓得一额头汗,睁开眼睛,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南柯一梦!

    “皇后娘娘,您做噩梦了?”喜花询问哲哲道。

    “蓝欢欢,你竟敢越战越勇?”哲哲恼羞成怒道。

    大清开国只有五年,却在后宫演绎了凄美一幕,正月,八阿哥薨,蓝欢欢和皇太极第一个孩子,竟然这样糊里糊涂的去世,蓝欢欢痛不欲生,皇太极也悲痛欲绝。

    但是,皇太极对蓝欢欢的专宠,却没有去,暮春,凄美的云雾中,花飞花雨,蓝欢欢伤春,皇太极忧心前线。

    在盛京的花园中,虽然深明大义,但是蓝欢欢却继续被歧视,围攻!

    “格格,那些被清宁宫煽动,沸沸扬扬来闹事的家眷,都走了!”紫鹊凝视着黯然神伤的蓝欢欢,呜咽着说道。

    “紫鹊,难道有人帮我们?”蓝欢欢凝视着紫鹊,惊讶地问道。

    “是十四爷,十四爷在军中,人人敬佩,今日,十四爷去了军中,为格格平反,那些家眷都走了!”紫鹊眉飞色舞地对蓝欢欢说道。

    “多尔衮在军中确实是威风凛凛!”蓝欢欢嘟着嘴,莞尔一笑道。

    “多尔衮去了军中,他说了一个时辰,那些八旗亲贵就走了?”清宁宫听了喜花的禀报后,哲哲不由得十分惊愕!

    “多尔衮现在确实是功高震主,手中完全掌控了兵权!”哲哲心中忧虑道。

    “皇后娘娘,若是十四爷,在军中威风赫赫,掌握了兵权,日后肃亲王豪格,不一定能被皇上册封太子,日后大清可能被十四爷掌握!”喜花担心道。

    “多尔衮,他权力越大,越德高望重,皇上心中就对他有疑!日后,皇上可能还会像这次退兵三十里一样,趁机扳倒多尔衮!”哲哲凝视着喜花,忐忑不安道。

    “多尔衮还在帮那个贱人?他们真是沆瀣一气,叔嫂私通!”毓庆宫,听说围攻关雎宫的家眷走了,赫舍里淑妃顿时勃然大怒,气急败坏。

    “姐姐,多尔衮掌握兵权,他和后宫宠妃勾结,在宫中那是威风凛凛!”瓜尔佳福晋怒气填膺道。

    “多尔衮,一定不能让他再去前线!”赫舍里淑妃,怒火万丈道。

    “王爷,这次是赫舍里淑妃派人传播谣言,挑拨离间,她妄想把这些事传得人人皆知,让王爷丢人现眼!”睿亲王府,苏克向多尔衮打千,愤愤地禀告道。

    “赫舍里淑妃?这个毒妇,害了兰儿,现在还想害本王,本王在战场上刀光剑影,浴血奋战,连死都不怕,还骂几个骂街的泼妇吗?这个赫舍里淑妃,真是找死,但是本王却知道当年,她抢乌拉福晋诞生的大阿哥的事!”多尔衮一脸愤慨道。

    “什么?本王的亲额娘,是乌拉福晋?当年,赫舍里淑妃是从本王母妃怀中,抢走了本王?”肃亲王府,豪格怒视着何洛会,心如刀绞。

    “王爷,多尔衮他怒了,竟然也对咱们进行反攻,但是王爷,奴才认为,这是真的!”何洛会打千道。

    毓庆宫,赫舍里淑妃听了瓜尔佳福晋的话,心中十分惊恐!

    二十年前,皇太极的原配福晋乌拉福晋难产,宫中鸡犬不宁,哲哲福晋亲自带着太医,要救乌拉福晋,就派了赫舍里庶妃,去了产房,当时,赫舍里淑妃亲眼看到一脸憔悴的乌拉福晋诞下了一位阿哥。

    “妹妹!姐姐不行了,你一定要替妹妹报仇,害妹妹小产的凶手,是哲哲!”乌拉福晋奄奄一息,拼死目视着战战兢兢的赫舍里淑妃,呜咽着说了几个字,然后就歿了!

    赫舍里淑妃,环视四周,暗中把小阿哥抱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地出了产房。

    几个月后,赫舍里淑妃诞下大阿哥。

    “豪格是我的,是我的!”赫舍里淑妃突然丧心病狂地目视着瓜尔佳福晋,痛心疾首道。

    “皇后娘娘,睿亲王真是厉害,他可不像宸妃那么好欺负,竟然反击,查出了豪格的真母妃,是去世的乌拉福晋!”喜花禀报哲哲道。

    “多尔衮!”哲哲顿时心中毛骨悚然!

    “当年乌拉福晋,是本宫害的,若是这个多尔衮继续调查,大阿哥知道自己亲母妃是本宫害死,一定和我们不共戴天!”哲哲目视着喜花,心急如焚道。

    “皇后娘娘,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也扳倒睿亲王?”喜花建议道。

    “不,喜花,你去传播谣言,说这些事都是那个妄想症小玉儿编出来的,说小玉儿是疯子!”哲哲眼睛一转,一脸歹毒道。

    过了几日,大街小巷沸沸扬扬,传说睿亲王的王妃小玉儿因为丈夫和庒妃私通,已经神经兮兮了。

    “赫舍里淑妃,原来我豪格的母妃,是你这个毒妇害死的,否则,靠着本王母妃乌拉格格的尊贵,本王早就被父皇立为太子了!”肃亲王府,豪格看了何洛会秘密调查的奏报后,顿时怒气填膺,痛不欲生!

    “但是王爷,现在我们不能和淑妃娘娘翻脸,若是我们内讧,多尔衮就会趁机扳倒我们!”何洛会劝豪格道。

    几日后,豪格仍然去毓庆宫向赫舍里淑妃请安,瓜尔佳福晋见后院和好了,又厚颜无耻,煽动赫舍里淑妃和囊囊贵妃衍庆宫贵妃等人,狼狈为奸,再次对关雎宫进行丧尽天良的侮辱和破坏。

    “格格,听说肃亲王豪格的亲生母妃,是乌拉福晋,二十年前,乌拉福晋难产病逝,原来她在奄奄一息前,曾经和赫舍里淑妃两个人在寝宫,乌拉福晋生下的阿哥,被赫舍里淑妃抢走了!”关雎宫,紫鹊对蓝欢欢说了豪格的故事。

    “乌拉福晋是当年皇上的原配福晋,后来因为乌拉福晋早夭,所以哲哲被立为大福晋,难道,乌拉福晋是哲哲与赫舍里淑妃狼狈为奸害死的?”蓝欢欢忽然心中惊愕道。

    “格格,哲哲罪恶滔天,后宫的妃嫔,被她暗中害死的比肩接踵!我们不如趁机和十四爷联合,调查哲哲!”紫鹊劝说蓝欢欢道。

    “不,紫鹊,我们不能学哲哲心狠手辣,暗中害人!这件事,我们就装作没听见!”蓝欢欢义正言辞道。

    清宁宫,哲哲听说关雎宫没有揭露自己,心中知道蓝欢欢害怕自己,但是她这几日心中担忧,喜花小声劝哲哲道:“皇后娘娘,大阿哥应该已经知道他亲生母妃的事,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先入为主,告诉大阿哥,说当年害他母妃,又抢了他的凶手,就是赫舍里淑妃,然后干脆杀了赫舍里淑妃,斩草除根!”

    “喜花,不愧是本宫的丫头,阴险歹毒!”哲哲目视着喜花,狡狯地奸笑道。

    “皇后娘娘,当年的事,若不杀人灭口,奴婢害怕多尔衮日后会反攻娘娘!”喜花劝说道。

    “喜花,把肃亲王叫到清宁宫!”哲哲一脸狰狞,恶毒地诡笑道。

    清宁宫,豪格奇怪地来到寝宫,向哲哲请安,但见哲哲,突然装模作样地大声痛哭。

    “母妃请节哀!”豪格莫名其妙,跪下劝慰哲哲道。

    “豪格呀,最近你也听说了,有人造谣,说你的亲生母妃,是乌拉福晋,唉,母后其实也对不起你,更对不起你母妃!”哲哲故意装作贤良,流下了鳄鱼的眼泪。

    “母后,那些谣言,儿臣不相信!”豪格斩钉截铁道。

    “豪格,你也长大了,有些当年母后瞒着你的事,也能说了!”哲哲故意语重心长地凝视着豪格道。

    “母后!”豪格大吃一惊。

    “豪格,昔日,母后与你的母妃,乌拉福晋,是好姐妹,当年,你母妃是你父皇的原配,最为你父皇宠爱,后来她怀了龙子,在临盆时,突然难产去世,当年,母后一直以为你母妃和怀的孩子都去世了,但是几年后,母后突然发现,赫舍里淑妃诞下的大阿哥,竟然和当年你母妃长得很像,母后就暗中调查,才知道,当年你母妃去世前,拼死生下了你,那时,只有赫舍里淑妃和你母妃在产房里,赫舍里淑妃竟然生了坏心,暗中把你抢回毓庆宫,装成了她的孩子!后来,母后还知道,你母妃之所有夭折难产,竟然是赫舍里淑妃暗中下慢毒害得,当年,虽然有人劝母后把真相告诉你父皇,但是,因为你太小,赫舍里淑妃又带你如自己亲生孩子一样,所以母后就没忍心把此事讲出来!”哲哲语重心长,苦口婆心地对豪格说道。

    “原来是真的,豪格的杀母仇人,真的是赫舍里淑妃!”豪格顿时痛心疾首,痛不欲生地大哭。

    “豪格,虽然母后把真相告诉了你,但是为了太子之位,你还要忍!”哲哲故意装模作样地劝慰豪格道。

    “不,母后,豪格已经长大了,父皇就是因为儿臣是淑妃所生,以为儿臣是庶出,才不立儿臣为太子,现在儿臣理直气壮,为母妃报仇,揭露真相,杀了赫舍里淑妃这个毒妇,儿臣才能子以母贵,册封太子,也让九泉之下的母妃喜悦!”豪格激动地大声道。

    “豪格!”哲哲见豪格十分冲动,心中暗喜,却依然装作忧心忡忡,大喊豪格。

    再说豪格,痛心疾首,如疯似狂地骑着战马,在野外驰骋。

    二十多年,他一直以为赫舍里淑妃就是她的亲生母妃,但是现在,他竟然发现,赫舍里淑妃不但不是自己的亲母,还是杀母仇人,他几乎要疯了!

    “母妃!”豪格悲痛欲绝,跪在草原上。

    “王爷,你不能相信皇后的甜言蜜语呀,虽然母妃不是你的亲生母妃,但是这么多年,母妃对你是真挚亲切,臣妾认为王爷的亲母妃,一定不是母妃害的!”回到肃亲王府,豪格将清宁宫的事对博尔济吉特福晋说道。

    吉特福晋顿时心中狐疑,劝说豪格道。

    “是,哲哲这个女人,虽然装得贤惠,但是却阴险歹毒,吉特,我要进宫,问问赫舍里淑妃!”豪格心中怀疑,凝视着福晋,斩钉截铁道。

    再说豪格,心急如焚地去了毓庆宫,这时,毓庆宫的宫女叶桃,见是肃亲王,立即向肃亲王欠身道了万福。

    “叶桃,母妃呢?”豪格询问叶桃道。

    “主子去关雎宫了!”叶桃禀报道。

    “母妃?母妃为了本王,去关雎宫,拼死和宸妃那个贱人明争暗斗,她真的会害本王的亲母妃吗?”豪格心中狐疑,心中不安地来到了关雎宫。

    这时,月黑风高,豪格和何洛会去了关雎宫,却没有发现赫舍里淑妃。

    “啊!不好了,有人死了!”就在这时,突然关雎宫的池塘边,有人大声尖叫!

    “关雎宫有人死了?”豪格顿时十分震惊,立即和何洛会赶到了池塘边。

    呈现在豪格眼前的,竟然是面色憔悴,奄奄一息的赫舍里淑妃!

    “母妃!”如五雷轰顶的豪格,悲痛欲绝,拼命地冲到了赫舍里淑妃的面前。

    “母妃,你一定要活着,回答儿子,儿子的亲生母妃是谁害死的?”豪格歇斯底里地大声喊道。

    “豪格!”只见赫舍里淑妃,惊讶地睁着眼睛,和蔼地目视着豪格。

    “豪格,纸包不知火,你终于也知道了,对,你的亲生母妃,是当年皇上的原配,乌拉福晋,当年,你亲生,母妃,拼死生下了你,最后,产房里,只有本宫和你母妃,本宫当时,当时抱着你,回了宫,抢了你母妃的孩子”赫舍里淑妃凄然笑道。

    “原来是真的,母妃,那本王亲生母妃是不是你害死的?”豪格撕心裂肺地质问道。

    “不,害死你母妃的,是,是哲!”赫舍里淑妃拼死说出了几个字后,便呜呼去世了。

    “哲哲?”豪格顿时心中震撼。

    “那母妃,是不是哲哲杀人灭口,害死了你?”豪格痛心疾首,大声质问着赫舍里淑妃道。

    但是赫舍里淑妃,却已经睁不开眼睛。

    “皇后娘娘,不好了,宸妃杀害了赫舍里淑妃!”这时,慌里慌张的宫人,乱七八糟地跑到清宁宫,战战兢兢地禀报哲哲道。

    哲哲装作手忙脚乱,带着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失魂落魄地跑到了关雎宫的池塘边。

    “妹妹!”哲哲看见了赫舍里淑妃的尸体,顿时大声哭喊,悲痛欲绝地冲到赫舍里淑妃尸体的面前,如疯似狂。

    而豪格,目视着装妖作怪的哲哲,却暗暗的切齿痛恨。

    “谁,是谁这么丧尽天良,灭绝人性,杀害了淑妃?”哲哲哭得昏天黑地,突然眼睛瞪得通红,质问瓜尔佳福晋和几名庶妃道。

    “是宸妃,我们都看见了,是赫舍里淑妃故意嘲讽宸妃娘娘,宸妃气急败坏,竟然从宫内冲出来,把赫舍里淑妃杀死了!”几名不寒而栗的宫人,争先恐后,举报蓝欢欢道。

    哲哲立刻命人调查池塘边。

    “皇后娘娘,赫舍里淑妃是被人推进池塘,然后又从池塘里架出来,用宝剑杀死的!”护军从池塘边,找到了一把有血的宝剑,呈给哲哲。

    “这是蓝欢欢的宝剑,现在后宫人人歧视她,人人见着她就冷嘲热讽,宸妃自从八阿哥薨了后,就嫉妒有阿哥的妃嫔,一定是赫舍里姐姐用肃亲王讥笑了她,她就发狂,冲出来用宝剑杀了赫舍里姐姐!”众人异口同声禀告道。

    “禽兽不如,丧尽天良,真的,这个女人真是歹毒,神经,疯子!”顿时,哲哲的身边,骂声震耳欲聋。

    “禀报娘娘,在池塘里,还发现了被水淹昏厥的麝月!”这时,几个护军,从池塘里驮出一名脸色苍白的丫鬟,放在地上,禀报哲哲道。

    “是麝月,蓝欢欢这个贱人,真是人面兽心,不是人,竟然还杀人灭口!”瓜尔佳福晋故意大声嚎叫,哭哭啼啼道。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还反击说我们畜生不如,什么灭绝人性,颠倒黑白,现在竟然连自己的丫鬟都杀!”宫人们七嘴八舌。

    “放了我们格格,我们格格还生病!”几名宫人,押着一脸憔悴的蓝欢欢跪在哲哲的脚下,义愤填膺,心如刀绞的紫鹊,拼死挣扎道。

    “蓝欢欢,因为赫舍里淑妃得罪了你,你竟然这样歹毒,虐杀了淑妃,你真是个毒妇,竟然这么残酷地杀了赫舍里淑妃后,还把自己的丫头杀人灭口!”哲哲装作理直气壮,义正言辞地训斥黯然神伤的蓝欢欢道。

    “哲哲,你一派胡言,虽然赫舍里淑妃和瓜尔佳福晋两个小人,在关雎宫故意干扰破坏,大声辱骂,但是我蓝欢欢从来都忍着,没有与她们打架!”蓝欢欢一脸正气道。

    “蓝欢欢,你的丫鬟麝月都被你灭口了!”这时,瓜尔佳福晋大声对蓝欢欢嚎叫道。

    “什么?麝月,你们把麝月怎么了?”蓝欢欢一听麝月,顿时十分惊愕,焦急地质问哲哲道。

    “宸妃,你的那个麝月当然没被你害死,否则怎么叫铁证如山!”瓜尔佳福晋坏笑着,命令宫人把已经清醒的麝月押到众人眼前。

    “麝月,你怎么会掉进池塘里?”瓜尔佳福晋阴险地质问麝月道。

    “奴婢是因为昏厥,但是怎么掉进池塘,奴婢不知道!”麝月一脸正气道。

    “麝月,你是蓝欢欢的死党,但是你为什么昏厥,我们已经查出了,是因为有人给你用了迷药,然后杀人灭口,把你扔进了池塘!这个迷药,就是关雎宫的!”瓜尔佳福晋一脸桀骜地嚎叫道。

    “我们格格没有杀赫舍里淑妃!”麝月一脸大义道。

    “哈哈哈,麝月,你真是忠心,连你主子要杀你灭口,你还为她辩护,来人,把关雎宫中的香炉打开!”瓜尔佳福晋,一脸杀气腾腾地命令道。

    须臾,宫人打开了香炉,拿出香,哲哲命令太医调查,太医禀报道:“娘娘,这种香,和麝月身上的迷香是一样的!”

    “蓝欢欢,你杀了赫舍里淑妃后,竟然还企图杀人灭口!”哲哲顿时凤目圆睁,命令宫人,把蓝欢欢押进慎刑司。

    慎刑司,蓝欢欢心如刀绞,弱眼横波。

    “那个宸妃,不但丢人,竟然还杀人了!”这时,慎刑司外,传来七嘴八舌的冷嘲热讽声。

    “兰儿!”这时,突然蓝欢欢听到了温暖的声音。

    “皇太极!”蓝欢欢蹦蹦跳跳地跑到了窗前。

    “来人,打开慎刑司的门!”皇太极怒火万丈,命令太监道。

    门打开了,皇太极立刻冲进了房中,将蓝欢欢抱进怀里。

    “混账,竟敢污蔑宸妃,把宸妃送回关雎宫!”怒气填膺的皇太极大声命令太监,自己凝视着弱眼横波,可怜兮兮的蓝欢欢,把蓝欢欢抱在怀里,不可一世地出了慎刑司。

    “皇后娘娘,皇上亲自去慎刑司,把宸妃抱回关雎宫了!”清宁宫,惊愕的喜花,向哲哲禀告道。

    “喜花,我们去崇政殿!”哲哲不由得恼羞成怒,和喜花,怒火万丈地去了皇太极的大殿1。

    “皇上,宸妃杀害赫舍里淑妃,铁证如山,您竟然这样就把她送回关雎宫了,您可是一直依法治国的呀。”哲哲装作一脸贤良淑德,步到皇太极的面前道。

    “哲哲,你竟然还说铁证如山,朕已经调查出真相了,杀害赫舍里淑妃的凶手,根本不是宸妃!”皇太极眼睛瞪得通红,怒视着哲哲道。

    “皇上怎么调查出宸妃不是凶手?”哲哲质问道。

    “哲哲,宸妃这几日生病,病恹恹的躺在床上,赫舍里淑妃骂她,她怎么有本事起来,用剑杀她?”皇太极质问道。

    “皇上,宸妃有武功,她虽然生病,但是也能杀害赫舍里淑妃!”哲哲大声道。

    “就算宸妃有武功,若是她冲出来,为什么用宝剑杀人?关雎宫的宝剑在寝宫架着,宸妃要追杀赫舍里淑妃,竟然还能慢慢地从架上拔出宝剑,赫舍里淑妃为什么不跑?”皇太极问道。

    “皇上,但是宸妃追杀赫舍里淑妃,现场只有麝月一人,后来宸妃妄想杀麝月灭口,迷麝月的迷药是关雎宫中的!”哲哲一脸理直气壮道。

    “哲哲,迷香在宫里各宫都有,你说现场只有麝月,是谁从宫里拿迷香,迷晕麝月的?再说池塘在寝宫后面,赫舍里淑妃逃跑,不从大门跑回宫,为什么还跑到关雎宫的花园?”皇太极龙颜大怒道。

    蓝欢欢蹙眉。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