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六章 如何是好
    科尔沁大妃兖那,气焰嚣张来到盛京,与皇后哲哲勾结,企图害死蓝欢欢,但是,兖那的话,皇太极皆不相信。

    “皇后娘娘,大妃一来盛京,现在一些本来不相信的人,也相信蓝欢欢是个野种了!”一脸得意洋洋的喜花向哲哲禀报道。

    “蓝欢欢,这个贱人现在是四面楚歌,我们传播的谣言,让她名声狼藉,现在大家再知道她众叛亲离,一定是生不如死!”蛇蝎歹毒的哲哲,得意忘形地奸笑道。

    再说关雎宫,科尔沁大妃兖那,突然来到了寝宫。

    蓝欢欢十分惊愕,怔怔地凝视着一脸悲恸的兖那!

    “海兰珠!”兖那来到蓝欢欢的面前,突然问道:“我的外孙呢?他真的被立为太子吗?”

    “额娘,八阿哥被皇上立为太子,但是却去世了!”蓝欢欢心如刀绞道。

    “海兰珠,虽然当年本宫生你时,怀疑你是个妖女,但是,你也是本宫的孩子,虽然当年雪崩,本宫昏厥后,你就来到了这个世上,但是本宫一直怀疑你,以为你是不祥之女,今天,你喊我一声额娘吧!”兖那悲痛欲绝,泪如雨下,呜咽地凝视着蓝欢欢。

    蓝欢欢黯然神伤,虽然她晓得,她的母亲,在未来的21世纪,但是,在清朝这个世上,兖那虽然讨厌过自己,但也是自己在清朝唯一的额娘!

    让蓝欢欢没有想到的是,兖那这次回到盛京,不是与哲哲狼狈为奸,而是希望她病愈!

    关雎宫,凄美的故事,绿肥红瘦,在一片花香中,蓝欢欢哭得如梨花带雨!

    十几年,一直怀疑自己的兖那额娘,竟然认自己了,十几年,蓝欢欢众叛亲离,在与皇太极的爱情中,痛心疾首。

    今日,园子里,蔷薇花也花雨满天!

    “皇后娘娘,不好了!我们也没有想到,兖那大妃突然为蓝欢欢证明,蓝欢欢就是科尔沁大格格海兰珠,而且证明蓝欢欢就是自己亲生的孩子!”清宁宫,手忙脚乱的喜花,跑到哲哲的面前,心急如焚地禀报道。

    “兖那大妃?这才几天,她竟然完全变了!”哲哲顿时十分震惊。

    崇政殿,十分感动的皇太极,册封兖那为科尔沁贤妃,三十年后,当年讨厌海兰珠的科尔沁大妃兖那,终于与蓝欢欢重新相认!

    这个凄美的故事,让大家都泪流满面!

    “皇上,这么多年,本宫这个当额娘的,都没有好好爱过自己的女儿,本宫希望皇上,可以一直宠爱兰儿,一直保护着她!”兖那大妃,心如刀绞地对皇太极说道。

    “大妃,朕一定永远照顾好兰儿!”皇太极情深意笃道。

    三十年,今晚,蓝欢欢十分感动地回忆着科尔沁,当年,布木布泰拼死帮她逃婚,而当年的兖那大妃,因为她的不祥传说,讨厌了自己三十年!

    “兖那,这次来盛京,竟然是来保护她的掌上明珠的,三十年了,今天,竟然恍然大悟,变成了一个好额娘!”一脸狰狞的哲哲,狡黠地奸笑道。

    兖那大妃回到了科尔沁,盛京的谣言,被兖那和蓝欢欢突然的母慈女孝,感动得毁于一旦,哲哲恼羞成怒,大动肝火!

    “皇后娘娘,就在这关键之际,兖那那个老糊涂,竟然保护自己的宝贝女儿了,现在是箭在弦上,我们一定要逼死蓝欢欢,否则,我们就前功尽弃!”瓜尔佳福晋煽动哲哲道。

    “就算这个贱人不是野种,她也是臭名远扬,一个格格,竟然干那些事,真是厚颜无耻!我们传播的谣言是人人皆知的,贱人只是苟延残喘,我们再继续威吓和打击,贱人一定不得好死!”哲哲一脸狰狞道。

    “皇后娘娘,我们已经四处散布谣言,说蓝欢欢不要脸,而且是个野种,现在若是让那些中毒太深的人怀疑了,我们可能毁于一旦!”喜花担心道。

    “现在我们是骑虎难下,那些人都已经相信谣言了,没有人会想到这些都是假象,我们只有死皮赖脸,继续贼喊捉贼,把事情反过来解释,反咬一口,人人都不会相信蓝欢欢,大家一起围攻,嘲笑排挤,这个贱人还是死无葬身之地!”狼子野心的哲哲,更加丧尽天良地嚎叫道。

    再说关雎宫外,哲哲的奸细,继续日夜监视,而且干扰破坏关雎宫,丧心病狂的瓜尔佳福晋,还故意派人演绎假象,派人冒充骚扰关雎宫,昙花宫与关雎宫相邻,瓜尔佳福晋趁机日夜锣鼓喧天,大声骚扰,让关雎宫一刻不得安宁!

    “哲哲更加疯狂了,真是没有想到!”关雎宫紫鹊义愤填膺,嘟着小嘴喃喃道。

    “紫鹊,哲哲是丧心病狂,她是不会放弃我们关雎宫的!”蓝欢欢弱眼横波小声叹道。

    因为昙花宫的故意噪音,蓝欢欢身子越来越差,皇太极回宫后,蓝欢欢一脸憔悴,如弱柳扶风。

    “哲哲,朕没有废黜你的皇后之位,你不但不悔悟,还更加疯狂,为了争夺权力,你竟然无所不用其极!”皇太极痛心疾首,怒不可遏。

    “皇太极,哲哲是辅佐你登上皇位的人,也是你的左膀右臂,虽然她把我害得惨不忍睹,但是你不能废了她!”蓝欢欢双眉紧蹙,真挚地劝皇太极道。

    “兰儿,你真是深明大义,其实朕早就怀疑,暗中整你的凶手就是哲哲,但是因为想到哲哲这二十年辅佐朕的功劳,朕都不忍把她废了,但是,她却更加有恃无恐!”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的蹙眉,一脸悲恸道。

    “皇太极!”蓝欢欢凝视着皇太极,噙着热泪。

    “哥,你一直拼了命保护的女人,最后却和我们势不两立,听说,宸妃竟然劝说皇太极,立豪格为太子,还劝皇太极要防着你!”睿郡王府,大为光火的多铎,来到多尔衮的府邸,怒气填膺地对多尔衮大喊道。

    “多铎,这是谣言!”多尔衮目视着多铎,断然道。

    “宸妃毕竟是皇太极的女人,哥,就算是谣言,但是她只会保护她的丈夫皇太极,恐怕以后他们夫妻还可能想杀掉我们兄弟,上次退兵三十里,就是!”多铎咬牙切齿道。

    “多铎,就算为宸妃死,我多尔衮也趋之若鹜!”多尔衮毅然道。

    “哥,难道你也被那个女人迷住了,难道那些传说是真的,宸妃真是红颜祸水?”多铎愤慨道。

    “多铎,你不许污蔑宸妃!”多尔衮目光如炬地目视着多铎。

    再说崇政殿,传来战报,说肃亲王豪格带兵增援义州,与明军大战,两军棋逢对手,但是豪格的军队,已经被明军反冲锋打败!

    “范文程,拟旨,命睿郡王多尔衮为主帅,率领多铎阿济格硕托等人增援义州!”皇太极一言九鼎,断然下旨道。

    盛京郊外,蓝欢欢驾驭着小白,下了马,拉着马蓿滠滏萘16诓莸厣稀?br />

    “兰儿!”多尔衮大喜过望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喜上眉梢。

    “多尔衮,听说街上有谣言,说我建议皇上除掉你,难道我们聪睿的睿郡王,也相信谣言了?”蓝欢欢笑靥如花,故意诙谐地问道。

    “宸妃娘娘,你的十四弟怎么会相信谣言呢,这次多谢你了!因为宸妃娘娘的金玉良言,皇上才最终重新命我多尔衮为元帅!”多尔衮幽默地作揖道。

    “多尔衮,我是皇上的女人,虽然我蓝欢欢希望你和皇上,永远兄弟共济,但是若是十四爷日后要夺回皇位,我蓝欢欢也会斩钉截铁地像谣言里说的一样,劝皇上除掉你!”蓝欢欢柳眉若刀。

    “哈哈哈,这就是我多尔衮喜爱的女人!深明大义,英姿飒爽,又有情有义!”多尔衮舒然大笑,凝视着古灵精怪的蓝欢欢。

    盛京城的德胜门,威风八面的多尔衮,驾驭着战马,白甲兜鍪,率领两白旗,和多铎阿济格,苏克等英勇将士,从盛京启程,士气勃发地向义州出发!

    这时,蓝欢欢和布木布泰,驾驭着小白和郁葱,在昭山山麓,眺望着多尔衮的背影!

    “姐姐!”布木布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俏皮一笑。

    蓝欢欢一脸和颜悦色,凝视着布木布泰,轻启丹唇道:“妹妹,虽然这十几年过去了,但是当年妹妹拼死帮姐姐逃婚的情,姐姐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虽然二十年来,我们这对深情的姐妹,因为权力,爱情,曾经反目过,尔虞我诈过,但是,我们是亲姐妹,我们是一家人,亲姐妹就要同仇敌忾,相亲相爱!”

    “姐姐,当年妹妹因为爱情和嫉妒,竟然听了哲哲的挑拨,用了调包计,取代了姐姐,嫁给了皇上,否则,若是皇上当年就娶了姐姐,可能姐姐就不会吃这么多苦乐!”布木布泰有些悲伤道。

    “过去的事,都过去了,妹妹,我们是亲姐妹,以后,我们还要同舟共济!但是妹妹,姐姐有件事想求妹妹!”蓝欢欢柳眉春山道。

    “姐姐说吧,姐姐的事,妹妹一定赴汤蹈火!”布木布泰悠然一笑道。

    “妹妹,若是日后姐姐有什么事,不在了,妹妹一定要代姐姐,照顾多尔衮!”蓝欢欢郑重地凝视着布木布泰。

    京城,哲哲听说布木布泰也与蓝欢欢和好,顿时恼羞成怒。

    “皇后娘娘,庒妃和宸妃,本来就是亲姐妹,现在兖那大妃也认了海兰珠这个女儿,庒妃当然与宸妃和好,但是,没有皇后娘娘这座靠山,庒妃和九阿哥,日后都不能平步青云,奴婢思忖,庒妃日后还会忠于皇后娘娘!”喜花劝慰哲哲道。

    “本宫这个侄女和蓝欢欢这个贱人和好了,那个狡猾的娜木钟,还在借着和蓝欢欢友好,狐媚皇上,装作一脸好人的样子,喜花,这些人敢有恃无恐,都是蓝欢欢怂恿的,万军中斩上将首级,喜花,只有害死蓝欢欢,本宫才能彻底控制整个大清!”哲哲咬牙切齿,一脸狰狞道。

    再说前线,多尔衮率领大军,来到松山,与邹甄的援军遭遇,双方士气勃发,两军对峙,邹甄驾驭着战马,率领吴三桂和岳月等人,来到了阵前。

    “多尔衮!你们清军,侵略我大明,进攻锦州一年多,却没能攻下,邹甄与你也是朋友,蓝姑娘曾是本将的救命恩人,所以邹甄思忖,大家既然是朋友,为什么要自相残杀,所以我邹甄建议,两国和谈,让天下太平!”邹甄驾凝视着多尔衮,语重心长地说道。

    多尔衮感慨地凝视着邹甄,大声回答道:“邹甄,当初你被昏君奸贼陷害,宸妃大义凛然,带人劫法场,救了你一家,你现在却见利忘义,与我们反目,帮助崇祯那个狗皇帝打你的救命恩人,你是不是有些出尔反尔了?”

    邹甄一脸大义地目视着多尔衮,大笑道:“多尔衮,虽然你们曾经救过我,但是我邹甄,为了民族大义和国家百姓,只有大义灭亲,多尔衮,虽然我邹甄敬佩你,但是在战场上,我们各为其主,所以在战场上,我不会放过你的!”

    “邹甄,你是一条好汉,只是你被崇祯那个狗皇帝骗了,崇祯是晓得大明外强中干,没有良将,才勉强笼络你,收买你为他拼死,若是你打胜了,崇祯会鸟尽弓藏兔死狗烹,将你害死,良禽择木而息,民为贵君为轻,邹甄,不要为朱家王朝卖命了,若是你归顺我大清,天下一统,会有百年的天下太平!”多尔衮语重心长,劝说邹甄道。

    “吴三桂,命令开炮!”邹甄断然目视着总兵吴三桂,吴三桂立即命令打旗语,让大明炮兵推着红夷大炮炮车,在很远的杏山列炮。

    瞬间,炮声如雷,惊天动地,铁弹石子说时迟那时快,如冰雹一般,向清军阵地飞炸,顿时清军血肉横飞。

    “哥,明军的炮兵隐藏在山丘,我们看不到,消灭不了他们!”焦急的多铎对多尔衮报告道。

    “命令弟兄们躲在壕沟内,架起鹿砦!”多尔衮镇定地命令道。

    再说明军炮兵,向清军阵地猛烈轰击,炸得清军阵地尸横遍地,但是须臾,清军都隐蔽在壕沟里,明军的大炮炸不到士兵,邹甄命令吴三桂和杨国柱,率领关宁铁骑,向多尔衮阵地冲锋!

    瞬间,觱篥声惊天动地,明军人喊马嘶,万马奔腾,耀武扬威的骑兵,向清军大营如排山倒海一样猛烈冲锋,在靠近清军阵地后,精神振奋的关宁铁骑,举着三眼铳,向着清军大营齐射,顿时火铳声震耳欲聋,明军的三眼铳,连续齐射三次,但见清军阵地,已经没有守军,吴三桂欣喜若狂命令冲进大营。

    就在这时,明军的铁骑倒握着三眼铳,向清军阵地上的人乱打,突然,一阵长啸,明军铁骑人仰马翻!

    吴三桂大惊,仔细一瞧,只见清军壕沟前,架了隐蔽的鹿砦,明军的战马撞上鹿砦,被鹿砦上的荆棘戳伤,顿时长啸,人仰马翻。

    “命令,全军齐射弓箭!”多铎见机不可失,顿时大喜,精神抖擞,一身是胆地站了起来,命令全军拉弓满月,对着蓝天,勇猛齐射。

    刹那间,清军的箭矢如疾风骤雨一般,向明军关宁铁骑射来,顿时明军人喊马嘶,哭爹叫娘。

    “元帅,清军这次不但没有进攻,和我们野战,还狡猾地躲在壕沟内防守,我军骑兵中计,死伤惨重!”焦头烂额的杨国柱,来到邹甄的面前,向邹甄禀报道。

    “多尔衮果然是足智多谋,命令炮兵,对多尔衮大营轰击,日夜骚扰!”邹甄举起千里镜,端详清军阵地,成竹在胸地命令道。

    几日后,听说邹甄在松山与多尔衮血战,双方棋逢对手,在决战中打平,北京的崇祯皇帝迅速命令蓟辽总督洪承畴,率领八总兵,几万大军,继续增援,和邹甄联合,消灭多尔衮!

    “大哥,我们又有援兵了,援兵的主帅就是您的老师,洪承畴,洪督师!”邹甄大营,大喜过望的岳月,来到邹甄面前,喜不自胜地向邹甄禀报道。

    “好,洪大人率领主力增援,我们一定能打败清军,解锦州之围,然后回中原,镇压李自成张献忠等流寇,救我大明!”邹甄眉飞色舞道。

    再说多尔衮,命令豪格包围锦州,多铎率兵守乳峰山,自己带领骑兵,去松山巡查,在松山城外,多尔衮的骑兵,与洪承畴的大军遭遇!

    顿时,战场上,杀声动地,炮声如雷。

    明清战场最大的战场,在松山演绎,双方万炮齐发,万马奔腾,多尔衮勇敢无敌,一马当先,率领鳌拜多铎等大将,向明军冲锋。

    战场上,清军骑兵大刀阔斧,杀进明军大阵,大砍大杀,多尔衮身先士卒,万军中,如入无人之境,而吴三桂和唐通等人,也十分勇猛,率兵反攻,双方短兵相接,杀得人仰马翻,战斗从开始就进入白热化。

    盛京,崇政殿,大学士范文程,乐不可支,向皇太极禀报道:“启禀皇上,睿郡王和肃郡王,在松山和杏山,与明军大战,洪承畴撤兵!”

    “多尔衮果然智勇双全,他带兵上前线,前线就大胜了!”皇太极龙颜大悦。

    “皇后娘娘,大事不好,十四爷带兵在前线,又立下战功,大败明军!”清宁宫,连滚带爬的喜花,战栗地向哲哲禀报道。

    “多尔衮在前线打了大胜仗,蓝欢欢那个贱人又要气焰嚣张了,喜花,派人传播谣言,要传给每个人,说多尔衮和邹甄在前线与蓝欢欢勾结,故意上演闹剧,打了一场假仗!”火冒三丈的哲哲气急败坏地咆哮道。

    在哲哲等解释狗的天花乱坠中,真相再次被反过来解释,瓜尔佳福晋等人反咬一口,说蓝欢欢与明军勾结!

    顿时,朝廷上又是三人成虎,议论纷纷。

    “蓝欢欢卖国,不要脸的贱人,还要脸?”群情激奋的后宫妃嫔,在哲哲的煽动下,有恃无恐地来到关雎宫外,大声嚎叫,大声咳嗽,冷嘲热讽,上蹿下跳。

    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像跳梁小丑一样,到处散布谣言,欺骗不明真相的人,污蔑蓝欢欢与多尔衮狼狈为奸。

    “是谁编造的流言?完全是颠倒黑白呀!”内院,刚林,宁完我等人,议论纷纷,大家看了战报后,都说前线是真打了大胜仗!

    “一派胡言!战报都是蓝欢欢改的!”鲜廉寡耻的瓜尔佳福晋,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真是不要脸!宸妃干预朝政,他们叔嫂勾结!”八旗命妇,在后花园,七嘴八舌。

    崇政殿,皇太极拍案大喜,命令为前线的将士论功行赏,关雎宫,蓝欢欢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