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章 临盆
    关雎宫,湘妃竹墨影倒映在墙壁上,凄美的琴声,萦绕在寝宫。

    后宫的斗争,因为皇权的鸡争鸭夺,灭绝人性,关雎宫外,隐蔽着哲哲的奸细,对关雎宫日夜监视,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土门淑妃,狼狈为奸,对蓝欢欢进行丧心病狂的辱骂围攻。

    蓝欢欢,慈祥地凝视着自己的肚子,突然想起了从前的八阿哥,八阿哥那可爱幼稚的笑,让蓝欢欢对自己肚中的孩子,心如刀绞。

    “孩子!”蓝欢欢泪如雨下。

    关雎宫的寝宫,吊着的摇篮,还有炕上的几只老虎玩具,让蓝欢欢痛不欲生。

    “宸妃娘娘,您已经有九个月月身孕了,再过几日,就要临盆了!”眉开眼笑的钱太医,跪在蓝欢欢的脚下,喜不自胜道。

    “钱太医,请您一定要保护小阿哥,一帆风顺地生下来!”蓝欢欢满面春风道。

    再说前线,大清皇帝皇太极的几万援军,已经安全来到高桥,皇太极胸有成竹,神机妙算,立刻命令大营在塔山和杏山驻跸,迅速截断十三万明军的退路。

    “皇上,您亲自率兵截断明军退路,防守塔山,万一明军困兽犹斗,向塔山进攻,臣等害怕皇上有难!”杜度,阿巴泰等贝勒和大学士范文程劝说皇太极道。

    “多尔衮现在被明军包围,我们立刻长驱高桥,迂回明军主力背后!”皇太极有勇有谋,雄才大略,镇定地命令道。

    此时,小凌河,多尔衮与多铎豪格,硕托苏克等人,正率兵与从锦州冲出反攻的邹甄血战,邹甄忠勇双全,一支长矛舞得如同秋风扫落叶,率兵掩杀,清军三条壕沟皆被明军攻占,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多尔衮率兵增援,瞬间,双方刀光剑影,多尔衮与邹甄血战几十回合,两人杀得难解难分!

    就在同时,关雎宫,蓝欢欢从噩梦中惊醒!

    “格格,难道又做噩梦了?”惊讶的紫鹊,飞到蓝欢欢的病榻前。

    蓝欢欢只觉得一头冷汗,自己恍恍惚惚,朦朦胧胧,耳边听到窗外秋虫的凄然声。

    “格格,小阿哥就要诞生了,奴婢问过太医了,孕妇在临盆前,都会做噩梦!”紫鹊娇憨一笑,安慰蓝欢欢道。

    窗外,芙蓉花雨,满天满地,秋窗风雨夕,凄然悲壮!

    “紫鹊,皇上现在应该安全到锦州了吧?”蓝欢欢颦眉凝视着紫鹊,怔怔地问道。

    “格格,皇上高瞻远瞩,英姿勃发,现在一定安全到了高桥,增援十四爷!”紫鹊嘟着嘴笑道。

    “紫鹊,皇上和多尔衮这次兄弟同仇敌忾,并肩血战,他们兄弟一定能和好!”蓝欢欢抿嘴一笑,轻启丹唇道。

    这时,从窗外,又毛骨悚然传来丧心病狂的破坏干扰声!

    “皇后娘娘,昨晚我们的人监视关雎宫,暗中辱骂了一夜,查到宸妃怀了龙种!”次日拂晓,焦急的瓜尔佳福晋跑到哲哲的寝宫,禀报哲哲道。

    “蓝欢欢真的又怀了龙子?”哲哲十分惊诧地问道。

    “皇后娘娘,我们中计了,蓝欢欢这几个月都是装病,奴婢监视关雎宫,暗中调查到,那个钱太医曾经多次进入关雎宫,蓝欢欢病入膏肓的消息,是掩护她腹中的孩子!”这时,灰头土脸的喜花,向哲哲欠身道。

    “蓝欢欢,真是不要脸,竟然用苦肉计,若是这个贱人真的再诞下皇子,皇上一定立他为太子,我们就毁于一旦了!”哲哲凤目圆睁,心急如焚道。

    “皇后娘娘,机不可失,立刻派人刺杀这个贱人吧!”喜花一脸忧虑道。

    “喜花,命本宫的心腹,准备拼死刺杀关雎宫!”哲哲下了狠心,咬牙切齿道。

    月黑风高,关雎宫,白日的冷嘲热讽,和阴险的挑衅已经谢幕,关雎宫内外,鸦雀无声。

    这时,一群如狼似虎的黑衣人,恐怖地潜入了关雎宫外。

    关雎宫内,此时一片静谧。

    刺客杀进寝宫,突然,寝宫灯火通明!

    “狗贼,竟敢刺杀宸妃娘娘!”这时,埋伏在流苏帘子后的巴牙喇护军,在荣儿和马瞻超的率领下,突然杀出,马瞻超怒发冲冠,举着宝剑,神出鬼没,左砍右杀,那些刺客都是哲哲幕府武功最高的武士,所以不但不怕,还杀气腾腾地围攻马瞻超和护军。

    瞬间,关雎宫内外,刀剑铿锵,刀光剑影,杀声动地!

    这时,荣儿看见马瞻超身上受了几处伤,顿时义愤填膺,一声大喝,手中的宝剑左右盘旋,横掠敌人,黑衣人被杀几名,但是却越来越多,奋勇保护关雎宫的护军,也死伤惨重

    “荣儿,这些刺客越来越多,皇后是倾巢出动,一定要杀宸妃娘娘了!”马瞻超一边拼命抵挡黑衣人,一边对荣儿大喊。

    “马大人,你先保护宸妃娘娘出去,我带兵在这掩护你们!”荣儿余勇可贾,大声对马瞻超喊道。

    “荣儿,你保护宸妃小主走,我掩护你们!”马瞻超视死如归道。

    再说蓝欢欢,早就在紫鹊和麝月的保护下,出了关雎宫,荣儿这时带着几名护军,保护蓝欢欢,向别的宫撤退。

    “开门,有刺客刺杀,让宸妃娘娘进去!”荣儿来到一座宫门前,全力敲门,但是宫门却一片静谧。

    荣儿忧心忡忡,又保护着蓝欢欢敲了几座宫门,但是不但没有人开门,还听到几句穷凶极恶的冷嘲热讽声。

    这时,凶猛的黑衣人,跟踪着荣儿和蓝欢欢等人,趁势掩杀,荣儿杏眼圆睁,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上下翻飞,拼死保护蓝欢欢等人,杀开一条血路,逃到了永福宫门前。

    “宸妃娘娘,庒妃主子是您的亲妹妹,他一定开门!”荣儿凝视着蓝欢欢,迅速敲门。

    宫内,九阿哥被震耳欲聋的敲门声吓哭了,苏沫儿迅速跑到宫门前,窥视门外,眼睛竟然浮现出疲于奔命的荣儿和蓝欢欢等人,她立刻就要开门。

    “苏沫儿,不准开门!”就在这时,布木布泰急匆匆地跑到寝宫外,大声命令苏沫儿道。

    “格格,宸妃娘娘是您的亲姐姐呀!”苏沫儿痛哭地跪在布木布泰的脚下。

    “苏沫儿,本宫知道宸妃是本宫的发小亲姐姐,但是为了我们的九阿哥,本宫不能开门!”布木布泰泪流满面,咬着牙,断然道。

    “格格!”苏沫儿痛心疾首。

    “宸妃娘娘,庒妃不会开门了,我们去麟趾宫!”愤慨的荣儿,黯然凝视着双眉紧蹙的蓝欢欢,保护着蓝欢欢,向麟趾宫跑去。

    麟趾宫,紫鹊敲了宫门,半晌,一脸镇定的娜木钟亲自带着不花,打开了宫门!

    “姐姐,兰儿多谢你了!”蓝欢欢噙着热泪,激动地向娜木钟欠身道。

    娜木钟凝视着蓝欢欢隆起的肚子,立刻命紫鹊和不花扶着蓝欢欢,进寝宫隐蔽!

    这时,关雎宫,杀得昏天黑地,马瞻超受了十几处伤,但是仍然浴血奋战,杀光了剩下的刺客。

    辰时,喜花不寒而栗地跑进清宁宫,禀报哲哲道:“皇后娘娘,刺杀失败了,因为麟趾宫贵妃娜木钟帮助蓝欢欢,将她隐蔽在寝宫,我们的人全军覆没!”

    “娜木钟,这个贱人,竟然在关键时刻,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哲哲气得青筋直爆,大声嚎叫道。

    “皇后娘娘现在我们是继续派人刺杀,还是用骚扰和排挤,逼死蓝欢欢?”喜花询问哲哲道。

    “喜花,刺客不派了,听说昨晚蓝欢欢被我们的人追杀,后宫十几名妃嫔,竟然没有一人敢开门救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只有娜木钟妄想雪中送炭,蓝欢欢在后宫已经众叛亲离,她在外也是身败名裂,喜花,我们准备了这么长时间,造谣挑拨,现在要最终丰收了,一定要重重地打击这个贱人的精神,让她精神崩溃,得病病死!”丧心病狂的哲哲,阴险毒辣地从嘴角浮出狰狞的奸笑。

    关雎宫,后宫的妃嫔,争先恐后,对着关雎宫大声嘲笑,歹毒讥讽,但是关雎宫仍然关紧大门,对那些小人的挑衅韬光养晦。

    哲哲气急败坏,命令瓜尔佳福晋,立刻去宫内外,四处散播蓝欢欢的黑材料。

    “看看,看看,这么多年了,这个不要脸的贱人,还是个扫把星,胡作非为,干预朝政,还要脸?真是丑态毕露,竟然干这种事!”盛京城中,丑剧再次演绎,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等人联袂献丑,有恃无恐地传播着谣言。

    “皇后娘娘,现在皇上决然不会回京,这是我们杀死蓝欢欢的最好机会,娘娘,机不可失呀,现在我们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臣妾请皇后娘娘,一鼓作气!”

    “娘娘,您是骑虎难下,若是皇上凯旋,知道我们派刺客刺杀关雎宫,我们就前功尽弃了!”瓜尔佳福晋和土门淑妃,劝说哲哲道。

    “命令各宫,都派人去关雎宫大骂,大家倾巢而出,只要蓝欢欢去哪里,我们就跟到哪里骂,一定要她堕胎!”哲哲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关雎宫,如疯似狂的各宫妃嫔,像发狂一般,异口同声地大骂关雎宫,宫人们在关雎宫外大声讥讽,肆无忌惮。

    晚上,月黑风高,穷凶极恶的刺客,再次冲进关雎宫,荣儿和马瞻超派人防守寝宫,一发现刺客,立刻带兵斩杀,双方又是血战一夜!

    “骂死她,派人日夜干扰辱骂,所有宫里的人,都要指桑骂槐,大骂那个贱人!”哲哲已经丧心病狂,睚眦地对着喜花等人,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娘娘,我们每天都闹得鸡犬不宁,锣鼓喧天,那个贱人肚里的野种,一定堕胎!”一脸谄媚的喜花,向哲哲邀功道。

    关雎宫,那些被收买的宫人,气焰嚣张地来到关雎宫的外面,见着关雎宫的人,就七嘴八舌,故意讥讽。

    “布木布泰,本宫的侄女,竟然在那日,没有保护蓝欢欢!”哲哲听了喜花的禀报,突然狰狞一笑。

    就在宫中明争暗斗的同时,锦州城外的小凌河,多尔衮正与精忠报国的邹甄,在小凌河血战,明军排山倒海,越来越多,而多尔衮一身是胆,根本不怕,他和多铎,手执大刀,同仇敌忾,万军之中,如入无人之境,邹甄率领关宁铁骑的弟兄们,驾驭着长啸的战马,向清军最后的阵地冲锋,这时,乳峰山洪承畴的明军主力,也杀声震天,向多尔衮的殿后阵地进攻。

    “邹甄,你是一台哦好汉,今天,本王就与你轰轰烈烈,决战一场!”多尔衮一脸英雄气概,仰面大笑,驾驭着战马,一马当先,命令炮兵开火,瞬间,两军阵地,一片火海,炮弹飞炸,明清两军,两阵对圆,开始了锦州决战最白热化的炮仗,酣战中,双方的红夷大炮,震天动地,士兵们被炸得血肉模糊,尸横遍地。

    “弟兄们,冲啊!”邹甄和洪承畴,同时命令大军冲锋,总攻清军总阵地,清军架起鹿砦,乱箭齐发,将士们瞄准冲上山峰的明军,狙击射击,如神兵天降的箭矢,射进明军的阵地,明军瞬间人仰马翻。

    “逐促那!”多尔衮见明军尸横遍地,趁势率领多铎等兄弟们掩杀,清军士气勃发,刀砍剑斫,奋勇冲杀,而邹甄的关宁铁骑,也拼死冲锋,双方短兵相接,战斗如火如荼。

    乱军中,多尔衮和多铎豪格等人,与明军捉对儿厮杀,双方杀得天昏地暗,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明军阵后,觱篥声震耳欲聋,八旗大纛猎猎,一声何满子,大清皇太极驾驭着大白,挺身而出,率领援兵,增援杀来。

    一瞬间,如排山倒海一样,杀声惊天动地,若地震海啸。

    “哥,皇太极来了!”多铎欣喜若狂!

    “弟兄们,皇上亲自增援我们了!杀!”多尔衮一声大喝,精神振奋,将士们士气磅礴,悲壮地大喝着,向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奋勇冲来。

    战场上,杀得人仰马翻,多尔衮目光如炬,杀得英姿勃发,手中的大刀,如同落叶秋风,杀得明军大败亏输,明军车营后,皇太极一马当先,手中的大刀,也是舞得千变万化,八旗骑兵,冲进明军大营,大刀阔斧,大砍大杀,双方都尸横遍野。

    “呔,吴三桂,本王就是多尔衮,上次与你打平,今日本王要你小命!”多尔衮一声大喝,来到吴三桂的面前。

    两人神采奕奕,手执大刀,瞬间杀得天昏地暗,洪承畴见清军援兵杀来,立即命令撤兵!

    残阳似血,秋夜,多尔衮和多铎豪格等人,来到皇太极大营,叩见皇太极。

    “多谢皇上亲率大军救援,否则,臣弟恐怕要全军覆没了!”多尔衮喜上眉梢,向皇太极打千道。

    “十四弟,还是喊朕八哥吧!”皇太极欣然笑道。

    “皇上,现在我军主力已经截断明军后路,臣弟忧心洪承畴会玩命,派主力进攻皇上的大营,所以臣弟请皇上驻跸高桥!”多尔衮一本正经地建议皇太极道。

    “多尔衮,你所言甚善,朕的十四弟有勇有谋,我军现在就移驻高桥!”皇太极捋须笑道。

    “皇上,明军虽然士气勃发,但是他们十三万大军,都聚焦在松山,臣建议皇上,派兵袭击明军在塔山和杏山的粮草地,烧毁明军粮草,明军没有粮食一定大乱!”范文程足智多谋,向皇太极拱手道。

    “多尔衮,你派多铎等人,趁夜袭击明军粮草,一定要完全烧毁,这一仗,是我大清能够统一天下的关键一战,明军蓟辽总督洪承畴,总兵邹甄,祖大寿,吴三桂,唐通,曹变蛟等人,都是明军中的名将中之名将,士兵也是精锐中之精锐,若是我们顺利消灭了明军的主力,明朝就行将就木了!”皇太极一脸高瞻远瞩的气概,斗志昂扬地对多尔衮和范文程等文武百官,慷慨激昂地说道。

    子夜,明军在杏山和塔山的粮草地,突然硝烟弥漫,一片火海,火借风势风助火威,明军在杏山的几十万包军粮,一夜之间,全部毁灭,拂晓,洪承畴,听了报告,顿时如同五雷轰顶!

    “大帅,皇太极足智多谋,竟然派人烧了我们十几万大军的粮草,我军现在箭在弦上,只有与清军破釜沉舟,敢死决战!”邹甄来到洪承畴的面前,一脸镇定地向洪承畴建议道。

    “邹甄呀,你也是老夫的学生,这次皇上命老夫率领主力十三万大军,增援你们锦州,就是与清兵决一死战,现在粮草被烧,我军只有几天的粮食,所以若要决战,我们只有着四五天的时间!”洪承畴捋须道。

    “老师,我们只有拼死决战,才能一战消灭清兵,保卫大明!”邹甄拼死劝说道。

    “好,老夫决定,与清军决战,今日我八总兵,与锦州的关宁铁骑,前后夹攻,一战消灭清军!”洪承畴拍案而起,斩钉截铁道。

    锦州松山前线,双方紧张对阵,旗正飘飘,锣鼓喧天觱篥震天动地。

    浩浩荡荡的明军十三万主力,逼近清军阵地,两阵对圆。

    “大帅,清军竖起了皇太极的大纛,皇太极身先士卒,亲自率兵来决战了!”这时,心惊肉跳的王朴,来到洪承畴的面前,禀报道。

    今日的这一仗,是一场决定中国日后四百年的一场大战,战场上,密密麻麻的士兵,士气勃发,阵地前,如狼似虎地架着炮车,车上是不可一世的西洋红夷大炮。

    “兰儿,今日,朕就要与洪承畴,祖大寿邹甄等人决一死战!你在关雎宫一定要安安全全,等朕凯旋回来!”皇太极一脸郑重地眺望着明军波涛汹涌的大阵,心中十分激动,又十分的凄然。

    多尔衮,驾驭着战马,威风赫赫地一马当先,率领先锋,他目视着明军大炮,心中也是十分激动!

    “蓝格格,我多尔衮,今天就要和那个邹甄决战了,你是大清的福星,我多尔衮相信,你一定能安全地生下小阿哥!”多尔衮喃喃地说道,目光如炬!

    明军阵地,站在车营前,手搭凉棚的邹甄这时也心中如排山倒海!

    “蓝姑娘,今日,我要为了大明的百姓和山河,与清兵决战,我会视死如归,保护大明的百姓!”

    “轰!”这时广袤的战场上,一声炮响,瞬间万炮齐发,硝烟弥漫,爆炸声惊天动地,如地震海啸!

    “开炮!”双方几千门红夷大炮,悲壮地进行了对轰,瞬间,血肉横飞,炮弹飞炸,士兵们勇敢地倒下。

    “杀!”皇太极目光如炬,一身是胆,意气风发,亲自手执宝刀,命令八旗大军,向明军车营进行冲锋!

    霎时间,排山倒海的清军铁骑,说时迟那时快,劈天盖地地射出万支箭矢,射向明军大军!

    就在皇太极奋勇血战的同时,关雎宫,传来痛不欲生的惨叫声!

    “嬷嬷,格格能成功吗?”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紫鹊,心急如焚地问接生的嬷嬷道。

    “姑娘,娘娘虽然病弱,但是仍能生下的!”嬷嬷一脸沉着道。

    这时,锦州战场,人喊马嘶,震耳欲聋,杀声动地,万马奔腾,明军车营,齐射火铳,清军骑兵,齐射弓箭,双方杀得昏天黑地,皇太极勇敢无敌,亲自驾驭着大白,率领代善多铎杜度,阿巴泰,多尔衮豪格苏克鳌拜等将领,向明军阵地冲锋,战场上,短兵相接,双方捉对儿厮杀,皇太极如万人敌,手中的宝刀,向争先恐后杀来的明军,奋勇砍杀!

    关雎宫,悲痛的惨叫声,让人不寒而栗。

    “格格,你一定能一帆风顺!”紫鹊守在蓝欢欢的身边,咬碎银牙。

    “皇太极!”蓝欢欢心如刀绞。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