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一章 痛
    关雎宫,寝宫,蓝欢欢痛不欲生,一个新的生命就要诞生了,但是,在他诞生前,是痛苦和悲壮!

    战场上,皇太极和多尔衮多铎等人同仇敌忾,并肩作战,在刀光剑影中,一身是胆,血流成河!

    如狼似虎的敌人,冲到皇太极的面前,围攻皇太极,突然皇太极的耳边传来一声悲痛欲绝的声音。

    “杀!”皇太极奋勇砍杀,逼近的敌人,人仰马翻。

    “哇!”一声洪亮的哭声,在产房响起,紫鹊和麝月都乐不可支。

    “禀报大人,娘娘和小阿哥,万福!”眉飞色舞的嬷嬷和太医,来到马瞻超的面前,欣喜若狂地拱手道。

    “大清有皇嗣了!”荣儿和马瞻超欣喜若狂地祝贺道。

    战场上,皇太极身先士卒,在刀枪盘旋中,率领八旗铁骑,反攻明军,明军车营被八旗铁骑冲溃,八旗兵手中的马刀上下翻飞,大刀阔斧,明军一个又一个的中了弓箭倒下,尸横遍地,这时,邹甄挺身而出,手持宝剑,命令将士们死守锦州阵地,鏖战杀得血肉横飞,残阳如血,清军大败明军洪承畴悻悻然率领大军,撤回松山城外的大营。

    盛京,关雎宫,蓝欢欢和皇太极的皇子诞生了,后宫张灯结彩,大家都眉目欣喜,但清宁宫,却是恼羞成怒!

    “那个贱人,竟然又生下一个野种!”哲哲凤目圆睁,拍案震怒。

    “皇后娘娘,有人已经禀报了前线的十四爷,听说皇上已经喜出望外!”喜花欠身禀告哲哲道。

    “皇上不知道蓝欢欢又生下了小阿哥,喜花,你,立刻派人隐蔽消息,不许让京城的皇亲国戚知道!”哲哲狰狞地命令道。

    “皇后娘娘恐怕此事已经人人皆知!”喜花怏怏道。

    “喜花,立刻派人,传播谣言,说蓝欢欢生下的阿哥已经夭折,我们一定要在皇上凯旋前,杀了这个贱人!”哲哲阴险毒辣地咬牙切齿道。

    如疯似狂的谣言,立刻传得人人自危,后宫内穷凶极恶的一群哲哲心腹,不许有人庆祝小阿哥诞生,哲哲暗中威吓敬事房和史官,不许在起居注上记载这个诞生的皇子!

    “贱人,还要脸,就算是真的,我们也要说是假的!”哲哲鲜廉寡耻地诡笑道。

    后宫,顿时沸沸扬扬,太医们在关雎宫,惊慌失措,次日,哲哲下了懿旨,宣布宸妃得了重病,整天恍恍惚惚,宸妃诞生阿哥是幻觉!

    “那个贱人真的是精神崩溃了?竟然说自己生了阿哥?”

    “神经兮兮的,那个不要脸的贱人,每天被人辱骂,最后发疯,眼前浮现了幻觉!”后宫的妃嫔们,看到关雎宫的人,就窃窃私语,七嘴八舌。

    “格格,哲哲是不会让小阿哥诞生的消息传给皇上的,奴婢建议,派人保护小阿哥暂时出宫!”紫鹊回到关雎宫,一脸忠心地跪在蓝欢欢的面前。

    蓝欢欢双眉紧蹙,虽然心如刀绞,但是仍然扶起紫鹊道:“紫鹊,小阿哥是我身上的肉,我断然不能让小阿哥像他哥哥八阿哥一样,再被哲哲害死!”

    “格格,我们给小阿哥起个名字,在小阿哥身上挂一个信物!”紫鹊凝视着蓝欢欢,呜咽道。

    “紫鹊!”蓝欢欢噙着热泪,弱眼横波,从项上拿下了熠熠生辉的玉佩!

    “这个玉佩,是当年皇太极送给我的,现在我把这玉佩挂在小阿哥的脖子上,虽然哲哲心狠手辣,但是必然有一日,我们会带着小阿哥,见他的亲生阿玛!”蓝欢欢如梨花带雨。

    “格格!”麝月抱着哭泣的小阿哥,郑重地跪在蓝欢欢的面前。

    “麝月,保护着小阿哥,一定要安安全全!”蓝欢欢悲恸地跪在麝月的面前,麝月也是泪如雨下。

    “杀!”关雎宫灯火通明,突然,外面杀声震天,穷凶极恶的黑衣刺客,手持长刀,如狼似虎地冲进了关雎宫!

    “格格!”紫鹊保护着蓝欢欢,逃到了后花园,刺客们在寝宫内疯狂砍杀,终于在一个摇篮里,发现了一个婴儿。

    这些人砍向婴儿,寝宫内血流成河!

    “皇后娘娘,我们胜利了,刺客在关雎宫乱刀砍死了那个小阿哥,紫鹊和蓝欢欢逃跑了!”清宁宫欣喜若狂的喜花,跑到哲哲面前,自鸣得意地禀告道。

    “蓝欢欢会丢弃自己的孩子,自己逃跑?”哲哲眼睛一转,狐疑道。

    “皇后娘娘,听说蓝欢欢在后花园假山被找到,已经昏厥!”喜花小声对哲哲笑道。

    “现在这个贱人没了小阿哥,大清的皇嗣,就是本宫控制!喜花,竟然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已经病入膏肓,我们就送她一些毒药吧!”哲哲凤目狰狞地奸笑道。

    关雎宫,像是鬼屋一样,鸦雀无声,喜花暗中命令丁太医,在关雎宫的补药中,暗中下了慢毒,这种毒,是暹罗国的水果毒,无色无味,补药送进了关雎宫,虽然紫鹊在蓝欢欢喝药前,先喝了一些,但是,毒药仍然被蓝欢欢喝在了嘴里。

    几日后,蓝欢欢一脸憔悴,十分疲惫地躺在了床榻上。

    “格格,我们中计了,这是慢毒!”紫鹊恍然大悟,但是现在已经没有解药帮蓝欢欢解毒了!

    “贱人死吧!骂死你,你已经死心了,最后还是丑态毕露,大家都相信,就是不相信你,你再回嘴,再讲什么真相?”就在这时,一群趁火打劫,落井下石的后宫妃嫔,心狠手毒地在关雎宫的窗棂外大声辱骂,冷嘲热讽,有恃无恐!

    “不要脸,贱人,你已经是脍炙人口了,竟然做这种事?偷来的一生!”丧心病狂的瓜尔佳福晋,用卑劣的泼声,重重地打击蓝欢欢的精神。

    “噗!”蓝欢欢突然捂着胸口,吐出一口鲜血!

    “格格!”紫鹊痛不欲生,吓得魂飞魄散,立即让小丫头端着水盆,自己给蓝欢欢擦了朱唇。

    “紫鹊,哲哲这种毒,无色无味,丧尽天良,但是我有解药!”蓝欢欢毅然凝视着紫鹊,小声道。

    “格格,您有解药?紫鹊立刻给您服下!”紫鹊抹了抹眸子,悲喜地凝视着蓝欢欢。

    “紫鹊,这种解药,只有一个办法,就是死!”蓝欢欢凝视着紫鹊,柳眉倒竖道。

    “格格?”紫鹊奇怪地目视着蓝欢欢。

    “紫鹊,只有我死了,哲哲的奸计才会真相大白,小阿哥才能活下来!”蓝欢欢斩钉截铁地说道。

    “格格,您要是去世了,皇上会发狂的,您就是皇上的魂,您知不知道,皇上有多爱你,若是格格你去了,皇上一定会自杀殉情的!”紫鹊哭得眸子血红,劝说蓝欢欢道。

    “傻丫头,骗你的,邹甄大哥曾经告诉我,这种暹罗的水果毒,虽然是十分厉害的慢毒,但是只有关内的山海关,才有这种解毒的人参,紫鹊,你一个人出宫,去山海关挖这种人参!”蓝欢欢忽然抿嘴一笑道。

    “格格,紫鹊就是拼死,也要给格格解毒,好,紫鹊马上就去山海关!”紫鹊一脸镇定道。

    次日,紫鹊在马瞻超的保护下,化妆成侍卫,潜出了皇宫,蓝欢欢眺望着紫鹊的倩影,黯然神伤,痛心疾首。

    “傻紫鹊,这个世上,根本没有解暹罗毒的解药,我是骗你的,为了让你不伤心,日后和我的小阿哥活下去,只有让你去关内了,紫鹊,不要恨我!”蓝欢欢突然泪如雨下。

    歇斯底里,丧尽天良的哲哲手下,开始了丧心病狂的围攻辱骂,关雎宫你,传来蓝欢欢痛楚的咳嗽声,窗棂外,墨竹倒映,湘妃竹似乎在流泪,那泪珠,就像是血一样!

    “贱人,最后终于众叛亲离,生不如死!当年多狂,多得意,三千宠爱在一身,宸妃娘娘,皇上的元妃!还敢揭露我们?想死!”瓜尔佳福晋认为蓝欢欢已经精神崩溃了,顿时大喜过望,炫舞扬威地在关雎宫外大声冷嘲热讽!

    “宸妃娘娘驾到!”但是,让瓜尔佳福晋没有想到的是,过了半晌,突然关雎宫内一声洪亮的喊声,几名宫女,搀扶着珠环翠绕,蹙眉窈窕的宸妃海兰珠,盈盈地步出了宫门。

    “宸妃没有病?贱人竟然又骗本宫!”惊得呆若木鸡的瓜尔佳福晋,吓得失魂落魄,吞吞吐吐地瞪着蓝欢欢道。

    “小五,扶本宫去凤凰楼!”蓝欢欢弱眼横波,婉约得瑟道。

    关雎宫,宫人们抬着蓝欢欢的肩舆,满面春风去了凤凰楼,就在这时,突然一名气势汹汹的宫人,步到蓝欢欢的肩舆前,窃窃私语道:“小阿哥都夭折了,还不要脸的出来春游,写诗写文,抄抄抄!”

    “噗!”突然肩舆内一声呻吟,蓝欢欢吐出了一口鲜血,这时,自己只觉得自己的朱唇中,又甜又酸!

    “宸妃娘娘!”吓得心惊肉跳的宫女,立刻抬着肩舆,保护蓝欢欢回了关雎宫。

    “装没事?真是丢人现眼!”趾高气昂的哲哲,雍容华服,在宫人的搀扶下,志得意满地露出了奸笑。

    关雎宫,蓝欢欢觉得身体越来越差,躺在病榻上,额头发热,恍恍惚惚的,就继续做起了噩梦!

    子夜,风刀霜剑,世态炎凉。

    锦州前线,也是让人睡不着的一夜,白日与皇太极的主力决战,明军蓟辽总督洪承畴指挥八总兵,十三万大军,几千门大炮,浴血奋战,但是仍然被皇太极打败,就在傍晚前,连滚带爬的斥候禀报:“启禀大帅,我军被包围了,清军正在挖掘壕沟,壕沟已经连绵百里,我十几万大军与松山外的道路,已经被壕沟截断!”

    “清军竟然挖掘了壕沟,来包围我军?”顿时大营内议论纷纷如五雷轰顶。

    “老师,皇太极秘密派兵,在松山和杏山,高桥,围着我们挖掘了三条壕沟,这些壕沟很深,我们已经被全部反包围!”这时,一脸悲痛的邹甄,也来到大营,向洪承畴拱手禀报道。

    “皇太极烧了我们的粮草,又秘密派兵挖掘壕沟,竟然反包围了我们?”洪承畴目瞪口呆。

    “大帅,都是那个书呆子张若麟,在皇上面前煽动,让皇上逼我们主力救援锦州,现在我们不但没有包围清军,反而被清军反包围了!”吴三桂怒气填膺道。

    “老师,现在我们只有斩钉截铁,与清军背水一战,明日辰时,八总兵,十三万大军,集中兵力,向皇太极总攻,只要杀死皇太极,我们就胜利了!”邹甄断然拱手道。

    “好,邹甄所言甚善,诸位,我们为了大明江山,只有视死如归,明日各位总兵,破釜沉舟,率领大军,拼死总攻皇太极,只要皇太极被我们消灭,我们就能援救锦州,大败清军!”洪承畴,一脸毅然,命令众人道。

    月黑风高,凛冽的秋风,在九月的辽西平原上萦绕,让毛骨悚然。洪承畴心急如焚,坐在案前,忧心忡忡,突然,一人掀开帷幕,来到了洪承畴的面前。

    “老师,大事不好,吴三桂和王朴唐通三总兵,暗中带着自己的兵,突围逃跑了!”洪承畴吓得大惊,定睛一瞧,只见双眉紧锁,急疯了的,竟是邹甄!

    “混账,吴三桂和王朴唐通,竟然擅自逃跑!”洪承畴气得又蹦又跳,立刻和邹甄出了大营,这时,但见大营外,骂声惊天动地,到处都是人喊马嘶,乱兵手忙脚乱。

    “邹甄,王朴唐通擅自逃跑,我们已经前功尽弃了,现在你立即去吴三桂的营中,命令他带兵回来!不,你不要去了,和老夫巩固大营,坚守松山!”洪承畴痛心疾首,苦口婆心地对邹甄说道。

    子夜,到处都是一片黑,惊慌失措的王朴和唐通几万大军,在秋夜里狼狈不堪地逃跑,突然,前面一阵惨叫,原来先锋的士兵,争先恐后掉进了清军挖掘的壕沟!

    “逐促那!”瞬间,四面八方,杀声震天,炮声如雷,王朴大惊,埋伏在壕沟的清军,如神兵天降,说时迟那时快,奋勇杀来。

    “呔,王朴狗贼,竟然逃跑,快快下马投降!”这时只听一声大喝,从斜刺里杀出一员白袍大将,正是苏克!

    “冲出去!”王朴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举着宝剑,命令全军突围,这时,壕沟外突然站起来千万八旗士兵,箭在弦上,瞬间万箭齐发,劈天盖地的箭矢,像大雨倾盆,射向惊慌失措的明军,明军顿时人仰马翻,哭爹喊娘。

    那唐通也吓得狼狈不堪,驾驭着战马,命令全军逃跑,瞬间,明军像是决了堤的洪水一样,丢盔弃甲,向没有灯光的地方乱跑,这时,一支骑兵又从刺斜里冲出,一员气势蓬勃的黄甲大将,手持大刀,大喝一声:“呔,这厮快快受死!”

    唐通定睛一瞧,此人正是肃亲王豪格。

    正在唐通吓得不寒而栗之际,突然背后一阵大喊,杀声动地,唐通仔细眺望,只见大旗上绣着吴字!

    “唐通休慌,吴三桂来也!”但见吴三桂,手执大刀,率领勇猛的关宁铁骑,来与唐通会师,唐通趁势率兵掩杀,吴三桂唐通并肩作战,竟然冲过了清军三条壕沟,大家还心有余悸,突然,漆黑的秋夜,传来一声号炮,吴三桂和唐通大吃一惊,但见前面杀声震天,驾驭着战马的白袍小将,正是多铎!

    “中计了,众人只有拼死杀条血路!”吴三桂吓得魂飞天外,命令拼死冲击,但是漆黑中,关宁铁骑全部掉入壕沟,死伤惨重,埋伏在壕沟外的清军,士气昂扬,大刀阔斧,乱砍乱杀,杀得明军尸横遍地血流成河,到了次日拂晓,清军挖掘的三条壕沟内外,堆着像山丘一样的明军尸体。

    再说洪承畴,和邹甄,在松山大营,拼死坚守,这时,松山外炮声如雷,邹甄眺望战场,思忖清军主力都在伏击王朴和唐通,立刻建议洪承畴道:“老师,现在我们不如趁清军大营无人,袭击皇太极御营,打蛇打七寸,只要我们斩首敌酋,我们就胜利了!”

    洪承畴凝视着一脸忠心耿耿的邹甄,不由得十分的感动:“邹甄,你是大明的忠臣!”

    再说皇太极,此时正雄才大略,神机妙算地在高桥指挥清军伏击明军主力,白日与明军血战,趁机烧毁明军粮草,并且派兵挖掘壕沟,对明军主力进行反包围,皇太极猜到明军趁夜定然有人逃跑突围,所以在三条壕沟内外,指挥八旗士兵十面埋伏,没想到,子夜明军真的暗中逃跑,中了清军的埋伏。

    “皇上,明军主力几万人擅自突围,中了我们的埋伏,几乎全军覆没!”多尔衮大喜过望,进入御帐,向皇太极欣喜若狂地禀告道。

    “多尔衮,我们终于打赢了!”皇太极不由得喜上眉梢。

    就在这时,突然御帐外杀声震天,一片溃乱。

    “皇上,明军趁虚来袭营了!”震惊的索尼,进帐禀报道。

    “邹甄果然足智多谋,他猜到我军主力伏击,妄想趁机夜袭朕的大营,多尔衮,坚守御帐!”皇太极一脸镇定自若,欣然一笑道。

    再说邹甄,带兵在黑夜中,小心翼翼地逼近到了清军大营,只见清军大营,一片静谧,邹甄余勇可贾,挺身而出,命令曹变蛟等大将,打开鹿砦,冲进大营,刺杀皇太极!

    “皇太极!”邹甄和曹变蛟,冲进敌营,如入无人之境,杀得清军死伤惨重,这时,突然清军的壕沟内,突然冲出士兵,齐射弓箭,顿时明军人仰马翻。

    “邹大人,清军有埋伏!”曹变蛟大惊道。

    “曹将军,打蛇打七寸,刺杀皇太极!”邹甄视死如归,奋勇无惧,驾驭着战马,和曹变蛟,冒着清军的箭矢,拼死冲入御帐,御帐内,几十名忠心耿耿的清军侍卫,挡在皇太极的面前,拼命抵挡,邹甄一把宝剑,神出鬼没,上下翻飞,砍得清军侍卫腿断膀搠,曹变蛟也是大刀戳斫,双方杀昏天黑地,清军侍卫尸横遍地。

    “邹甄!我们也是朋友,但是今日,我们是敌人!”皇太极带着多尔衮和鳌拜等人,驾驭着战马,来到了邹甄和曹变蛟的面前。

    关雎宫,蓝欢欢莞尔。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