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回盛京
    皇后哲哲,心狠手辣,在刀光剑影的宫斗中,老奸巨猾,传播谣言,先发制人,然后理直气壮的整人害人,当年皇太极的原配乌拉福晋,就是被口蜜腹剑的哲哲害死,现在,皇太极最爱的人,海兰珠,也被哲哲虐待得奄奄一息!

    关雎宫,悲恸琴声,三日不绝,墨竹倒映的寝宫,呜咽和沉吟声,黯然神伤!

    蓝欢欢躺在病榻上,凝视着吊着的摇篮,回忆着八阿哥幼稚的笑声,心如刀绞。

    “皇太极,我为了保护我们最后的骨肉,只有让麝月保护他出宫了!孩子,额娘之所以现在还没死,就是为了保护你,你一定要安安全全地活着!”蓝欢欢泪如雨下,眸子噙着泪珠,痛心疾首。

    “主子!”这时,小五来到蓝欢欢的面前,掀开了帷幕,扶蓝欢欢喝药。

    窗外,凛冽的凤,凄美的花雨!

    锦州御营,邹甄和曹变蛟视死如归,总攻皇太极的大营,企图斩首皇太极,转败为胜,御帐中,刀光剑影,战斗如火如荼,双方打得难解难分,侍卫们拼死挡在皇太极的面前,一个又一个血肉模糊,倒在地上,皇太极仰面大喝,目光如炬,他勇猛无敌,手执宝刀,向冲上来的明军大砍大杀,一把宝刀上下翻飞,神出鬼没,明军头断腿横,一个又一个被皇太极砍死。

    “皇太极!”这时,眼睛瞪得通红的邹甄,和曹变蛟手端大刀,拼死向皇太极冲锋,皇太极手执宝刀,余勇可贾,如万人敌,与邹甄曹变蛟决战,双方大刀盘旋,棋逢对手,杀得天昏地暗。

    “皇太极,我邹甄今天要是牺牲了,你回去一定要一生保护蓝姑娘,一生爱她,一生宠她!”邹甄凝视着皇太极,悲壮地喃喃道。

    “邹甄,朕凯旋后,一定一生照顾兰儿!你的家眷,朕也会照顾!”皇太极一言九鼎道!

    “皇太极,我们各为其主!”

    “邹甄,若是朕驾崩了,你也要发誓,保护兰儿进关内,一生照顾她!”皇太极凝视着邹甄,英姿勃发又十分悲恸道。

    两个男人,在月黑风高的锦州之夜,决斗!

    “邹甄,我多尔衮,也与你决战!”双方正血战,这时,多尔衮手持大刀,大喝一声,也杀进垓心,双方捉对儿厮杀,战斗进入了白热化!

    两个男人的决斗,变成三个男人的决斗!

    刀光剑影,双方大战一百回合,曹变蛟被多尔衮弓箭射中右臂,邹甄见自己的关宁铁骑,尸横遍地,一声大喝,命令出水!

    明军撤回松山!

    关雎宫,瓜尔佳福晋和囊囊贵妃又歇斯底里地干扰破坏,冷嘲热讽了一夜,蓝欢欢睁着噙着泪花的眸子,又心如刀绞了一夜。

    “不要脸,你的寝宫已经被咱们控制了,你就是个傀儡,没有人害你,就是你讨厌,我们就要搞死你!再回嘴呀,就是要你讲不出话,你现在已经名声狼藉了,人人皆知,臭名昭著,还揭露?你说的,都是我们的!我们早先入为主,把黑材料传出去了,没有人相信你!”关雎宫外,恬不知耻的瓜尔佳福晋,丧心病狂,狰狞地大叫大骂。

    看着瓜尔佳福晋撕心裂肺地躲在关雎宫外上蹿下跳,哲哲志得意满。

    “喜花,蓝欢欢重病半个月,本宫算她已经奄奄一息了,你去关雎宫,在这个贱人还没精神崩溃前,告诉她,让她沉冤昭雪,几十年来,都是本宫害她的,本宫控制着她的全部,一个不要脸的贱人,装得楚楚可怜,便妄想抢本宫的皇上,抢大清的太子之位?作茧自缚,她再垂死挣扎?本宫已经夺了她的一切,她的诗文,都是偷的,都是本宫的,她对皇上的爱,也都是本宫的,她美丽的一生,也都是本宫的,她,海兰珠,这个名字就是偷来的一生!贱人,本宫要你生不如死,死无葬身之地!”哲哲像一个妖怪一样,撕心裂肺丧心病狂又狰狞地大声咆哮。

    关雎宫,瓜尔佳福晋等跳梁小丑的闹剧,也演绎到了白热化,异口同声的辱骂,蓝欢欢似乎听到了外面的指桑骂槐,和歧视嘲笑毒辣的声音!

    “小五,本宫要去书房!”蓝欢欢蹙眉睁开眼睛,忽然轻启丹唇,对小五说道。

    小五是紫鹊的徒弟,是一个很小很瘦,又幼稚可怜的女孩,鸭蛋脸,调皮的大眼睛,古灵精怪。

    蓝欢欢双眉紧蹙,弱眼横波,凝视着小五,倩然一笑。

    小五扶着蓝欢欢进了书房,蓝欢欢拿着毛笔,一本正经地写信。

    她既悲壮,又愤慨,既孤傲,又勇敢,她要把哲哲虐待自己的心狠手辣昭告天下。

    “贱人,还要脸,不要再垂死挣扎了,我们不会让真相大白的,皇上永远不会知道!皇上回来,皇后娘娘禀报你病死了!”窗棂外,传来了阴险毒辣的冷嘲热讽声。

    “皇后娘娘,那个贱人还在顽抗!”清宁宫,焦头烂额的喜花,连滚带爬地禀报哲哲道。

    “喜花,这个贱人只是回光返照,本宫有暹罗的虫毒妙计,你派人,用声音命令毒蚊,去关雎宫叮蓝欢欢,这个贱人被蚊子叮死,没有人知道是我们!”哲哲丧尽天良地睚眦奸笑道。

    关雎宫,突然飞来许多蚊子,像疯子一样,叮向病恹恹的蓝欢欢。

    小五眼睁睁看着蚊子被人指挥,杀气腾腾的叮蓝欢欢,她眼睛一转,拿着艾草点火,用烟烧蚊子,须臾,那些穷凶极恶的蚊子都死在地上,尸横遍地!

    “皇后娘娘,我们又败了,毒蚊被关雎宫的人烧死!”喜花焦头烂额地又回到寝宫。

    “喜花,派刺客刺杀蓝欢欢!”哲哲凤目圆睁。

    几名刺客,战栗地逼近关雎宫,突然发现荣儿和马瞻超,带着护军坚守在宫门,这些人吓得魂飞天外,连滚带爬逃跑了。

    “皇后娘娘,这个贱人已经奄奄一息,我们就等着她死吧!”喜花劝说哲哲道。

    “命令太医,用毒药毒死这个贱人,本宫要刑讯这个贱人,要她全身都疼,要她七窍流血!”面目扭曲的哲哲,歇斯底里一蹦三尺高,如疯似狂地咆哮道。

    关雎宫外,冷嘲热讽声,变成了恍恍惚惚的,蓝欢欢在病榻上,被瓜尔佳福晋这些毒妇残暴地用假消息打击!

    次日拂晓,后宫的宫人,都从关雎宫外逃走了,关雎宫毛骨悚然的静谧,虽然关雎宫的宫女太监不是死就是逃了,但是对蓝欢欢忠心耿耿的小五,仍然沉着地防守在蓝欢欢的病榻前!

    “走了,都走了,唉,这个贱人,一生就是一个悲剧,最后是家破人亡,众叛亲离,八阿哥夭折了,十阿哥也死了!”外面,传来泼妇的讥笑声。

    小五顿时义愤填膺,愤慨地抓住床榻边的砚台,对着窗外的嘲笑声,就爽快地砸去,顿时一声鬼哭狼嚎!

    “小丫头打人!”过了半晌,杀气腾腾的瓜尔佳福晋,带着黑鸢和几个走狗,理直气壮地冲进了寝宫。

    “瓜尔佳福晋,我们主子是皇贵妃,而你,只是一个庶妃!”小五一脸义正言辞,仰着面,瞪着像一个小丑的瓜尔佳福晋,话像刀子一样。

    “小丫头,你是紫鹊的徒弟,这么凶,骂人像刀子一样!”瓜尔佳福晋瞪着眼睛,质问小五道。

    “瓜尔佳福晋,下人见到我们主子,已经叩首!”小五背着手,像爆炭一样地喊道。

    “小贱人!”瓜尔佳福晋气急败坏,举起手就要打小五耳光。

    就在这时,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瓜尔佳福晋的手被芊芊玉指抓住。

    “蓝欢欢,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还有本领打本宫!”瓜尔佳福晋火冒三丈,定睛一瞧,只见蓝欢欢杏眼圆睁,柳眉倒竖,秋波怒视着自己,顿时大声撒泼道。

    “瓜尔佳,本宫没有重病,皇上就要凯旋回京了,如果皇上回来,一定专宠本宫,处置那些与本宫势不两立的小人,哲哲是用你借刀杀人,你三思!”蓝欢欢蹙眉怒视着瓜尔佳福晋,精明地威吓道。

    “蓝欢欢,你没病?难道你又装病?”瓜尔佳福晋吓得呆若木鸡,怔怔地目视着蓝欢欢。

    蓝欢欢抿嘴一笑,放开瓜尔佳福晋,瓜尔佳福晋的皓腕已经肿了!

    “蓝欢欢,你有武功!真是装病!本宫今天就走!”瓜尔佳福晋战战兢兢地目视着弱眼横波的蓝欢欢,连滚带爬地逃走了。

    “格格!”这时,蓝欢欢捂着胸口,突然凄然一声,吐出了大口鲜血!

    “格格!”小五吓得失魂落魄,立即命小丫头扶着蓝欢欢躺在病榻上。

    关雎宫外,又开始了联袂献丑,张牙舞爪,大声讥笑,哄堂大笑,瓜尔佳福晋和那些哲哲的心腹们,有恃无恐地大声嘲笑,凶狠地打击蓝欢欢。

    “这个宸妃,就会装可怜,其实是个小人,对,小性儿,心机婊!当年,她连自己的妹妹和姑姑都害,是个红颜祸水!”

    “扫把星!我们那么圣明的皇上,也被这个装得楚楚可怜的女人狐媚欺骗,她嫁进皇宫都二十六岁了,嫁过几个丈夫,一个残花败柳,还徐娘半老,皇上竟然宠爱她一个人!真是一个狐媚子!伤风败俗,叔嫂勾结,还和明朝总兵私奔!”

    “淫荡,骚情浪态!”在哲哲手下的挑拨离间和传播谣言下,京城的人不但不同情蓝欢欢,还侮辱蓝欢欢的人品,铺天盖地的谣言,让蓝欢欢名声狼藉!

    “哪边都有这个妖女!脏死了!看个戏都有她!”一群七嘴八舌的八旗子弟,从酒楼摇摇地走出来,大声地嘲笑道。

    “荣儿,这个世上,好人不长命,坏害千年!宸妃娘娘这么好的一个人,竟然被谣言害得名声狼藉,真是颠倒黑白,这个世界,就是反过来的,明摆是鬼要装人,是人却被诋毁成鬼!”酒楼,马瞻超喝得恍恍惚惚,怒气填膺,大叫大骂。

    荣儿悲伤地来到马瞻超的面前,劝慰马瞻超道:“马大哥,多行不义必自毙,好人会有好报,而恶人就算再奸诈,再鲜廉寡耻,贼喊捉贼,反咬一口,最后还是玩火!”

    关雎宫,蓝欢欢已经病得糊里糊涂了,小五心急如焚命宫女去找太医。

    到了晚上,宫人们回来,一个个都泪流满面。

    “小五,太医院没有人敢来我们关雎宫!”一个小丫头凄然哭道。

    “紫鹊姐姐,你立即去关内找紫鹊姐姐,让紫鹊姐姐回来,格格病入膏肓了!”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小五,叮嘱小丫头道。

    关雎宫,半夜醒来,朱唇中,还有又甜又腥的味,蓝欢欢吐了一口鲜血,额头全是汗,耳边听见那凄然的蛩声,好像秋虫也在哭!

    “格格已经是回光返照了,小五,快给格格洗洗脸!”这时,小丫头鸢儿劝说小五道。

    蓝欢欢已经恍恍惚惚了!

    她的眼前,浮现出了皇太极英姿勃发,面如满月的脸。

    战场上,杀声震天,人喊马嘶,皇太极一马当先,驾驭着大白,有万夫不当之勇,杀入敌阵,一把大刀上下翻飞,杀得敌人尸横遍地,鬼哭狼嚎。

    “兰儿!”在乱军中,皇太极眼睛一朦胧,好像看见了蓝欢欢的弱眼横波和那弱柳扶风的倩影!

    “兰儿,你怎么来前线了,敌人太多了,上马!”这时,皇太极惊诧地看见穷凶极恶的敌军,向悠然一笑的蓝欢欢杀来,他顿时一声何满子,手执大刀,不怕死地驾驭着大白,冲了过去,右手搂住蓝欢欢的腰,将蓝欢欢风流倜傥地抱上了马鞍!

    “皇太极,听说前线打得太激烈了,我担心你,所以就暗中离家出走来了前线!”蓝欢欢柳眉春山,笑靥如花地凝视着皇太极,抿嘴一笑道。

    “你这个蠢女人,又离家出走,这战场上,你要在,朕都吓死了!”皇太极紧紧地将蓝欢欢抱进怀里,眉眼弯弯,爽朗一笑。

    “杀!”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左右突然冲出如狼似虎的明军,手执长矛和鸟铳,杀声动地,密密麻麻地向皇太极冲来,把皇太极的大白围在垓心!

    “皇太极,我们今日并肩作战!”蓝欢欢柳眉倒竖,拔出宝剑,上下翻飞,千变万化,与皇太极双剑合璧,驾驭着长啸着的大白,与冲上来的敌兵浴血奋战!

    “是敌酋皇太极,抓住皇太极,赏金万两!”这时,明军一声大喝,争先恐后地向皇太极胯下的大白冲来!

    “皇太极,我们被包围了!”蓝欢欢蹙眉震惊道。

    “兰儿,我们同舟共济,今天,我们和敌人拼死一战!”皇太极抱着蓝欢欢,意气风发,一身是胆,向着冲上来的明军英勇砍杀。

    “杀!”就在这时,吴三桂率领骑兵杀来,皇太极怒视吴三桂,执着宝剑,向吴三桂的战马搠去,吴三桂的战马战死,跳下战马,危若累卵之际,阵后锣鼓喧天,杀声惊天动地,白袍小将多尔衮,驾驭着战马,带领主力,救援冲来。

    “杀!”皇太极神采奕奕,抱着蓝欢欢,驾驭着长啸的大白,向明军冲锋!

    “兰儿!”霎时间,皇太极怀中的蓝欢欢,像一阵风,消失了!

    “兰儿!”皇太极一声大叫,睁开眼睛,原来是南柯一梦。

    “皇上!”这时,帐外的将领,都惊讶地进了大帐,跪在皇太极脚下。

    “皇上,您做噩梦了!”索尼向皇太极打千道。

    “宸妃呢?宸妃不是来前线了吗?”皇太极惊愕地目视着大家。

    “皇上,宸妃娘娘病重,臣从盛京赶来,禀报皇上!”这时,一脸悲壮的马瞻超,跑进了大帐,跪在皇太极的眼前。

    “宸妃病重?朕的宸妃病重?”皇太极顿时十分震惊,眼睛瞪着凄然的马瞻超,如同五雷轰顶。

    噗!突然,皇太极吐出了一口鲜血!

    “皇上!”刹那间,文武百官大乱。

    再说盛京,蓝欢欢病入膏肓,小五拼命跑出关雎宫,向马瞻超禀报,呜咽着请求马瞻超去前线禀报皇上。

    “马大人,要是皇上再不回京,宸妃娘娘就要被坏人害死了!”小五心如刀绞道。

    “宸妃娘娘,我马瞻超,一定不让你被那些狗贼害死!”马瞻超痛不欲生,在子夜,驾驭着战马,视死如归地冲出盛京,向前线驰骋去。

    “皇后娘娘,蓝欢欢是真病,她已经病入膏肓了!”清宁宫一脸邀功的瓜尔佳福晋,自鸣得意地来到哲哲的面前。

    “瓜尔佳,听说大阿哥豪格在前线立了大功,若是本宫拥立豪格为太子,日后,他可被本宫控制吗?”哲哲凤目圆睁,狰狞地瞥着瓜尔佳福晋。

    “皇后娘娘,豪格现在是您的义子,再说当初,也是皇后娘娘帮他杀了赫舍里淑妃,帮他报了杀母之仇,再说,豪格要想当上太子,只有听娘娘的!”瓜尔佳福晋奸笑道。

    “喜花,豪格真的认为赫舍里淑妃就是他的杀母仇人吗?”哲哲一脸阴险地问喜花道。

    “虽然肃亲王表面上相信,并认娘娘为嫡母,但是娘娘奴婢好像发觉,肃亲王豪格,似乎已经晓得了真相!”喜花小声道。

    “豪格他晓得真相?却装傻,韬光养晦,故意忍着?”哲哲忧心忡忡道。

    “皇后娘娘,拥立一个可以控制的皇帝,还是小孩好!”喜花建议哲哲道。

    再说关雎宫,后宫妃嫔的辱骂,已经越来越肆无忌惮,关雎宫已经变成了鬼屋,蓝欢欢睁着眼睛,似乎有些死不瞑目,皇太极,十阿哥!

    “贱人,真是不要脸,想死呀,不是我们害的,是你自己害你自己的,骂你的不是我们几个人,现在人人皆知你那些丑事,人人都在大骂你!”关雎宫外,又传来渗人的玩弄声。

    “我们不但要逼死蓝欢欢,还要燃起天下人都怀疑她的品德,要她千夫所指,身败名裂!”哲哲相信,蓝欢欢已经是奄奄一息,她不但没有命令围攻的人撤回,还丧心病狂,丧尽天良地命令瓜尔佳福晋等人,残暴地打击蓝欢欢,玩弄蓝欢欢,侮辱蓝欢欢!

    锦州,皇太极毅然命令多铎等人继续围攻松山,阿巴泰杜度等人围攻杏山和塔山,自己心急如焚,焦急地骑着大白,日夜向盛京赶去。

    皇太极完全疯了,而且是心如刀绞,悲痛欲绝,他疯狂地驾驭着大白,带领护军,奔驰了几天几夜。

    “兰儿!朕来救你了,你答应朕的,等朕凯旋回来,我们再心有灵犀,心心相印,比翼双飞,琴瑟和鸣!”皇太极又吐了一口鲜血!

    锦州大营,多尔衮来到多铎的面前,眼睛瞪得通红。

    “多铎,帮我守住松山!兰儿危险,我多尔衮一定要回去!”

    “哥,现在皇太极精神完全崩溃,机不可失,我们可以趁机夺位!”多铎大声对多尔衮说道。

    “皇位?没有兰儿,我多尔衮要什么皇位!”多尔衮忽然仰面大笑。

    “哥,皇太极已经为了这个女人,疯了,难道你也要为了这个女人?”多铎痛不欲生地木梳着失魂落魄的多尔衮!

    “多铎,哥一定要回去,这也是你立功的机会,一定要守住松山!”多尔衮一本正经地目视着多铎。

    “哥,你回去吧!”多铎忽然振奋地一笑。

    锦州前线,皇太极和多尔衮两名清军最高统帅都悲痛欲绝地驾驭着战马,向盛京回去,松山城现在已经变成一座被包围的孤城。

    这时,已经冬天了,彤云密布,北风凛冽!

    多铎和阿巴泰,杜度,还有阿济格,豪格等人,带兵继续包围锦州和松山杏山等城,邹甄并不晓得,皇太极已经赶回盛京!

    盛京关雎宫,蓝欢欢突然惊讶地睁开眼睛。

    “海兰珠格格,好人有好报,你还有无极的命,你会继续活着!”突然蓝欢欢的耳边,传来了一个声音。

    关雎宫,蓝欢欢病恹恹地睁着眼睛,身子不能动了。

    “格格!”

    “小五,皇上回来了吗?”蓝欢欢蹙眉,弱眼横波地问道。

    “格格,皇上要回来了,你不会死的!”小五呜咽着大哭道。

    这时,突然帷幕被掀开,蓝欢欢的眼前,珠环翠绕的麟趾宫贵妃娜木钟,来到了自己的面前。

    “娜木钟姐姐!”蓝欢欢柔肠百结。

    “妹妹!皇上几日内就要回来了,马大人已经拼命去了前线,妹妹一定要活着,只有活着,才能和皇上继续连理并蒂!哲哲和瓜尔佳囊囊那些毒妇,才能最后作法自毙!”娜木钟噙着眼泪,近了蓝欢欢,大声说道。

    “娜木钟姐姐,从前,都是我连累了你,让你被小人害得堕胎!”蓝欢欢心如刀绞道。

    “妹妹,哲哲阴险歹毒,她不可一世,妄想控制大清的朝廷,拥立一个傀儡当太子,我们后宫全部是她隐患的妃嫔,她都会杀害!妹妹,顽强地活下去,皇上来了,我们的孩子才能成大人!”娜木钟泪如雨下。

    蓝欢欢突然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