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回家
    “嫂子,我想回盛京!”蓝欢欢凝视着柳叶眉的李宝君,一本正经地对李宝君说道。

    “蓝姑娘,现在你身子还没好,再说关外刀光剑影的,皇太极又以为你去世了,所以你暂时不能回盛京!”李宝君和颜悦色地劝说道。

    盛京,巍峨的崇政殿,因为松锦决战的胜利,皇太极在大殿宣布,重新册封睿郡王多尔衮为睿亲王,肃郡王豪格为肃亲王,豫郡王多铎为豫亲王。

    “多尔衮劳苦功高,虽然上次锦州之战,因为一些小事被贬黜,但是多尔衮洗心革面,尽忠报国,在松锦又立军功,是朕的左膀右臂,朕今日下旨,重新册封多尔衮为睿亲王!”皇太极精神抖擞,笑容可掬地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凝视着多尔衮,大声对群臣宣布道。

    “皇上万岁!”群臣欣喜若狂,叩首万岁。

    “臣弟多谢皇上!日后一定为大清力挽狂澜!”多尔衮跪在皇太极的脚下,一脸大义凛然。

    突然皇太极和多尔衮,异口同声地想到了弱眼横波的蓝欢欢。

    “兄弟同舟,其利断金!十四弟,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日后,我们兄弟,仍然同仇敌忾!”皇太极扶起了噙着热泪的多尔衮。

    “兰儿所言甚善,这话,当年兰儿看三国志时······”皇太极步下玉阶,突然眼前浮现出古灵精怪的蓝欢欢抿嘴一笑。

    “豪格和多尔衮同时被恢复亲王,臣以为,皇上暂时不会立大阿哥肃亲王豪格为太子,而是消灭朝中的朋党!”内务府大臣索尼对皇后哲哲禀报道。

    “皇上重新重用多尔衮,豪格不会被立为太子了!”哲哲嗟叹道。

    “但是娘娘,若是肃亲王权力被多尔衮分掉,日后如果皇后娘娘立肃亲王为太子,肃亲王就是娘娘的傀儡!”索尼故意劝说道。

    “豪格若是没有兵权,他若想当太子,只有联合本宫这个正宫皇后!”哲哲奸笑道。

    “睿亲王福晋告诉你,哲哲企图控制本王为傀儡?而且本王的杀母仇人就是哲哲?”豪格回到府邸,吉特福晋立刻向豪格说了上午小玉儿和她说的话,豪格顿时十分震惊。

    “多尔衮也知道这件密事!”豪格目视着吉特福晋,突然回想起了当年赫舍里淑妃在死前,拼命告诉他的话:“当年,乌拉福晋是被哲哲毒死的!”

    “额娘!当年,你才是皇阿玛的正妻,哲哲那个毒妇,竟然心狠手辣,冒充额娘的闺蜜,暗中下了慢毒,害额娘小产,最后才让赫舍里淑妃趁火打劫,抢了儿臣!”豪格眼睛瞪得通红。

    盛京郊外,皇太极因为日夜思恋蓝欢欢,驾驭着大白,带着荣儿和马瞻超去郊外打猎,没有想到的是,大白长啸一声,驰骋到了一座墓碑前。

    皇太极定睛一瞧,顿时心如刀绞!

    这个墓碑,就是敏惠恭和元妃,宸妃海兰珠,也就是蓝欢欢的!

    暮春,满天花雨,春红太匆匆,皇太极泪流满面,拍着大白,跳下了大白,悲痛欲绝地跪在墓碑前,黯然大哭!

    “皇上!”皇太极身后的侍卫,都跪在皇太极的周围。

    “皇上请保重身体,请节哀!”马瞻超打千劝说道。

    “马瞻超,命令侍卫驻跸在昭山!”皇太极肝肠寸断,命令马瞻超道。

    “嗻!”马瞻超打千道。

    昭山,曾经是皇太极和蓝欢欢执子之手,比翼双飞,游春玩闹的地方,江山美丽,美人却如花落,皇太极今晚想一梦蓝欢欢,与蓝欢欢在梦中执手。

    子夜,渗人的昭山,凛冽大风,皇太极的御帐驻跸在蓝欢欢的墓前。

    夜,十年生死两茫茫,而蓝欢欢已经半年了,皇太极心如刀绞,驾驭着大白,在广袤的原上驰骋,自己已经是茕茕孑立!

    “兰儿!朕知道,你没有死,你出来,朕要疯了,没有你,朕要这江山有何意义?”皇太极环视四周,耳边听着回音,却没有蓝欢欢的倩影。

    “我们要跟着她!跟着她,日夜的破坏,谋害!”蓝欢欢颦眉驾驭着小白,在一个十分毛骨悚然的地方乱转,但是,却没有大路。

    “莫非我碰到了鬼打墙?”蓝欢欢吓得战栗。

    这时,装神弄鬼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冷嘲热讽,蓝欢欢崩溃了!

    “皇太极,我怎么回家?”蓝欢欢大喊一声,睁开眼睛,竟然是一场梦。

    “格格!”这时,坐在蓝欢欢身边的紫鹊,大惊失色道。

    “紫鹊!”蓝欢欢仔细端详,不由得眉开眼笑。

    “格格,上次你想骗走奴婢,不想让奴婢悲伤,但是这次,奴婢一定不离开格格了!”紫鹊噙着热泪,突然倏然一笑。

    “紫鹊,等仗打完后,我们就回盛京!”蓝欢欢凝视着紫鹊,喜上眉梢道。

    盛京后宫,哲哲在后宫里找不到皇太极,顿时十分焦急,立即叫来了御前太监英莲。

    “启禀皇后娘娘,皇上去昭山了!”英莲打千禀报道。

    “那个贱人都死了,皇上竟然还每天去她的墓前陪着!英莲,派人掘了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的墓,本宫要把她挫骨扬灰!”哲哲火冒三丈,大声嚎叫道。

    “皇后娘娘,麟趾宫的贵妃,就要临盆了!”这时,监视麟趾宫的宫人,进入寝宫,向哲哲欠身道。

    “皇后娘娘,我们应该先发制人,趁皇上不在皇宫,派人让那个贱人堕胎!”喜花迅速劝说哲哲道。

    “喜花,派接生婆,去麟趾宫,让那个贱人堕胎!”哲哲丧心病狂地命令道。

    喜花立即带着几个接生嬷嬷,迅速去了麟趾宫。

    “喜花姑姑,皇上有旨,麟趾宫贵妃的产房,谁都不许进!”喜花来到麟趾宫门前,几名侍卫立刻挡住喜花,对喜花拱手道。

    “我们是皇后娘娘派来的,闪开!”喜花一脸狰狞道。

    “喜花姑姑,皇上圣旨,麟趾宫主子临盆前后,不许别人进麟趾宫,就算是清宁宫的人,也不许越雷池一步!”这时,一脸镇定的马瞻超,来到喜花的面前,对喜花说道。

    听到产房内,痛不欲生的惨叫,喜花狼狈回了清宁宫。

    “皇上大喜,贵妃娘娘诞下十一阿哥!”皇太极坐在书房,欣喜若狂的丁太医,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叩首道。

    “恭贺皇上!”崇政殿,眉开眼笑的文武百官,向皇太极叩首,山呼万岁,大声祝贺。

    “娜木钟,这个贱人,竟然渔翁得利,趁着本宫整蓝欢欢,又诞下了皇子!”清宁宫哲哲大为光火拍案大怒道。

    “皇后娘娘,虽然麟趾宫贵妃诞下了十一阿哥,但是十一阿哥才诞生,而永福宫的九阿哥,已经有几岁了!”喜花劝慰哲哲道。、

    “我们满人有一祖训,就是幼子继位,娜木钟是贵妃,比永福宫尊贵,现在皇上还是盛年,若是十一阿哥和九阿哥都长大后,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哲哲忧道。

    “皇后娘娘,若是担心十一阿哥,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拥立豪格为太子,汉人是长子继位,皇上现在什么都学汉人,我们不如劝说皇上!”喜花进计道。

    “皇后娘娘,不可拥立肃亲王豪格!”这时,瓜尔佳福晋,来到了哲哲的面前。

    几日后,明朝使者来到盛京,想与大清和谈,皇太极命多尔衮和豪格,济尔哈朗,与明朝使者谈判,朝中百官见睿亲王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郑亲王济尔哈朗,三足鼎立,被皇上任用,大家议论纷纷。

    “现在我大清的中流砥柱,只有睿亲王肃亲王郑亲王三人,礼亲王虽然德高望重,但是年老,现在这三位王爷,就是皇上的心腹!”瓜尔佳福晋对哲哲说道。

    “瓜尔佳,你说多尔衮的福晋小玉儿,暗中对肃亲王福晋说当年乌拉福晋难产而死,其实是中了小人的慢毒,这件事她告诉豪格了?”哲哲双眉紧锁,目视着瓜尔佳福晋问道。

    “是,皇后娘娘,我们的奸细暗中斥候到的,若是多尔衮暗中让小玉儿挑拨肃亲王与皇后娘娘,皇后娘娘暂时不能拥立豪格为太子!”瓜尔佳劝说道。

    “当年?你是说当年豪格的生母乌拉福晋被毒死,豪格知道了?凶手不是赫舍里淑妃吗?当年,本宫还嫁祸蓝欢欢,为了豪格报了仇!”哲哲狰狞一笑道。

    “但是皇后娘娘,小玉儿暗中告诉肃亲王福晋,当年毒杀乌拉福晋的真正凶手,是皇后娘娘!”瓜尔佳战栗地小声说道。

    “多尔衮!他真是厉害,竟然暗中挑拨本宫和豪格!”哲哲吓得一身冷汗。

    “=皇后娘娘,您说多尔衮已经知道昔日毒死乌拉福晋的真相,暗中告诉了豪格的福晋?”清宁宫,喜花听了哲哲的话后,大惊失色。

    “多尔衮就算不知道真相,看他那聪明,也暗中猜到了!”哲哲忧心忡忡道。

    “皇后娘娘,那多尔衮就算猜到一点,但是我们已经杀人灭口,二十多年前的事,没有证据,就算他告诉豪格,豪格又怎么可能为了捕风捉影的事,丢掉与皇后娘娘正宫联合的机会呢?”喜花劝说哲哲道。

    “但是本宫似乎猜到,当年那赫舍里淑妃临死前,似乎垂死挣扎,告诉了豪格什么?这几年,虽然豪格表面上对本宫尊敬,但是暗中,似乎对本宫有些夹生,莫非,赫舍里那贱人真的在死前告诉了豪格真相?万一豪格是韬光养晦,忍着当了太子,日后找本宫报仇,本宫岂不是作茧自缚?”哲哲忧虑道。

    “皇后娘娘,那奴婢就去暗中试试肃亲王!”喜花欠身道。

    凤凰楼,在与明朝使者谈判后,在楼里大宴,皇宫张灯结彩,琴瑟萦绕,喜花眉飞色舞地来到肃亲王豪格的面前,故意呈上了皇后哲哲赏赐给豪格的酒菜。

    “王爷,皇后娘娘当您是嫡子,若是王爷认娘娘为嫡母,日后岂不是荣华富贵,子以母贵?”喜花故意喜不自胜地劝说豪格道。

    “皇后娘娘统摄六宫,儿臣和几个弟弟,都是母后的儿子,日后儿臣当了太子,皇后娘娘当然也是母仪天下!”豪格笑道。

    “那日后王爷当了皇上呢?”喜花故意莺声燕语地问道。

    “若是儿臣继位,皇后娘娘当然是太后娘娘!”豪格一言九鼎道。

    “请王爷再饮几杯!”喜花满面春色,又给豪格加了一杯酒。

    豪格欣喜若狂,举起酒杯就喝完,然后凝视着喜花,小声说道:“你这个小女子,若是日后在清宁宫与本王里应外合,本王可能登基后,册封你个主子!”

    “多谢王爷,但是奴婢是王爷的女人后,皇后娘娘?”喜花故意皱眉道。

    “日后,尚未可知!”豪格突然一脸睚眦。

    “皇后娘娘,今晚奴婢故意斥候了肃亲王,并诱他喝醉,他最后一句话,十分古怪!”清宁宫,小心翼翼的喜花回到寝宫后,立刻向哲哲禀报了凤凰楼的事。

    “豪格这个小子,竟然想笼络本宫身边的人,监视本宫,而且,还说尚未可知,本宫思忖,与本宫猜测很对,赫舍里淑妃这个贱人,在奄奄一息前,还告诉了豪格当年的真相,企图临死再咬本宫一口!豪格早就知道他生母难产的真相,只是不说,暗中韬光养晦,若是日后本宫拥立他当了太子,甚至继位为皇帝,他就要找本宫报仇了!”哲哲顿时凤目圆睁,大为光火道。

    “皇后娘娘,现在只有斩草除根,暗中拥立九阿哥,扳倒这个肃亲王!”喜花劝说哲哲道。

    “喜花,皇上之所以把兵权分给多尔衮和豪格济尔哈朗三人,就是怀疑豪格的本事,豪格现在虽然立了大功,但是日后皇上还要派兵伐明,我们暗中计划,怂恿皇上派别的将领,让这个豪格,坐冷板凳!”哲哲一脸狰狞道。

    “多尔衮,当年乌拉福晋难产的事,臣妾已经暗中告诉豪格的福晋吉特妹妹了!”睿亲王府,小玉儿柔声对多尔衮说道。

    “好,小玉儿,豪格知道此事后,一定对哲哲怀疑,只要他和哲哲尔虞我诈,他们就不能联合,我们就有机会,夺得大清的全部兵权!”多尔衮执着小玉儿的皓腕,大喜过望道。

    “多尔衮,臣妾也是宸妃姐姐的妹妹,自打宸妃去世后,你一直没有在臣妾的房中,我们是不是以后正常的过自己的生活?”小玉儿凝视着多尔衮,沉吟道。

    “小玉儿,大丈夫当志在四方,等我大清一统天下后,我一定和贤妻琴瑟和鸣,相濡以沫!”多尔衮凝视着楚楚可怜的小玉儿,劝慰了几句后,便出了寝房。

    “多尔衮!”小玉儿悲痛欲绝!

    几日后,崇政殿,御香缥缈,景阳钟声萦绕,戴着东珠朝冠,身穿九衮龙袍,意气风发,英雄气概的皇太极,步上丹墀,正襟危坐。

    “皇上万岁,大清万岁!”文武百官叩首山呼。

    皇太极一脸不可一世,对众人宣布道:“明朝那个皇帝崇祯,既想与我们和谈,又要面子,虽然派人谈判,但是却得过且过,看了我们的谈判几条后,一直举棋不定,最近听说,因为明朝的兵部尚书陈新甲,泄露了谈判消息,被明朝大臣弹劾,崇祯为了自己的面子,竟然杀了陈新甲,妄想嫁祸,唉,崇祯这个昏君,真是作法自毙!”

    “哈哈哈,崇祯是既入青楼,又修贞节牌坊,真是自相矛盾,崇祯如此昏庸,大明是行将就木了!”范文程,多尔衮和济尔哈朗等人,冷冷大笑。

    “诸位亲贵,明朝现在是外强中干,垂死挣扎,既然他们不想和平,那我们就理直气壮地征伐明朝!”皇太极雄才大略道。

    “皇阿玛,儿臣愿意率兵讨伐明朝!”这时肃亲王豪格挺身而出,向皇太极打千道。

    “皇上,臣弟多尔衮也愿意套房明朝!”多尔衮也毛遂自荐,向皇太极拱手道。

    “豪格,多尔衮,你们劳苦功高,也很疲惫,朕这次就不派你们了,安平贝勒杜度,郡王阿巴泰,朕命你们为帅,率领大军入关讨伐破坏和谈,出尔反尔的明朝!”皇太极龙颜大悦,凝视着杜度和阿巴泰,镇定地命令道。

    “嗻!”阿巴泰和杜度都十分感动,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叩首。

    “皇后娘娘,索尼真是足智多谋,他劝说皇上,皇上果然没有让豪格率兵征伐!”清宁宫,得意忘形的喜花,向哲哲禀告道。

    “豪格,你这小子,还想为你母妃报仇?”哲哲阴险地诡笑道。

    再说北京邹甄府邸,听说清军又要南下入关侵略,崇祯命在宁远防守的邹甄回北京。

    平台上,邹甄穿着补子朝服,高举朝笏,跪在崇祯皇帝的面前。

    “爱卿在前线鞠躬尽瘁,朕十分赞赏,现在清军又要南侵,朕命你为京畿总兵,保卫京城!”崇祯龙颜大悦道。

    这次入京觐见,虽然邹甄因为没有投降清军,被崇祯所赞赏,并且擢升,但是邹甄在朝廷上,又见到一个仇人,他就是内阁首辅周延儒。

    “邹甄这个小子,谄媚皇上,在前线惨败,皇上竟然都没抓他!”下朝后,一张老脸气得青筋直爆的周延儒,暴跳如雷,对同僚魏淳装妖作怪道。

    “首辅,邹甄这个小子,被我们铺天盖地的谣言,整的丢人现眼,没想到,他从关外冲了出来,还平步青云了!”魏淳也十分嫉怒道。

    “这小子,真是想死,不要脸的东西,在前线惨败,竟然还敢回京城,欺骗皇上,魏大人,这种奸臣,我们就是要整他,害死他,你立刻派人,四处传播这个小子淫荡龌蹉的谣言,老夫要这个小子,有兵权也打不了仗!”阴险毒辣的老贼周延儒,鲜廉寡耻地奸笑道。

    邹甄府邸,这几日竟然被冷嘲热讽包围了,因为先前京城传说蓟辽总督洪承畴在盛京牺牲成仁,崇祯皇帝十分悲恸,竟然亲自追封祭奠洪承畴,但是没有想到的是,几月后,从前线传来真相,洪承畴竟然投降了,顿时京城千夫所指,群情激奋,前线的关宁铁骑,被骂得丑态毕露,吴三桂和邹甄这些突围回来的人,也是身败名裂,现在,听说邹甄回京城,还升了官,顿时流言蜚语,满城风雨,人人大骂邹甄是第二个洪承畴。

    “夫人,这几日,府里的人出去,在路上就被人白眼,奴婢在街上,竟然被一些小人包围嘲讽!”李宝君的丫鬟桃叶气呼呼地禀报了李宝君。

    “相公精忠报国,没想到却被污蔑!”李宝君痛心疾首道。

    今日,蓝欢欢陪着李宝君出府春游,在街上,李宝君的丫鬟桃叶突然发现,有些鸡鸣狗盗的奸细,暗中跟踪他们,立刻愤慨地告诉李宝君。

    “桃叶,光天化日,大义凛然,驾驭着马车,走!”李宝君,杏眼圆睁道。

    走到府邸,突然,几个人瞥着马车,冷嘲热讽!

    盛京,皇太极不可一世,英姿勃发地驾驭着大白,来到了德胜门前,凝视着就要启程出征的八旗士兵们。

    厢房,蓝欢欢嫣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