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丈夫
    墨山,明清两军刀光剑影,浴血奋战,邹甄率兵伏击清军主帅阿巴泰,杀得清军丢盔弃甲,吴三桂和白广恩唐通等人作壁上观,见邹甄杀得清军大败亏输,迅速率兵增援,阿巴泰和杜度的军队被明军围在垓心。

    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明军阵后,一声大喝,万马奔腾,吴三桂定睛一瞧,只见清军旗正飘飘,从刺斜里杀出一员白袍大将,正是睿亲王多尔衮!

    “兄弟们,杀!”多尔衮英姿勃发,端起大刀,一指明军,多铎和苏克等将领斗志昂扬,杀声震天,八旗骑兵英勇冲锋,打得吴三桂惊慌失措。

    “紫鹊,我们去多尔衮的大纛那里!”蓝欢欢乐不可支,对紫鹊说道。

    战场上,人仰马翻,刀光剑影,蓝欢欢和紫鹊来到了墨山下。

    残阳若血,尸横遍地,明军已经撤兵,多尔衮救出了阿巴泰和杜度,八旗骑兵在战场上,多尔衮忽然看见一名茕茕孑立的女子,弱眼横波,若弱柳扶风!

    “你!你是?”多尔衮又惊又喜,立刻驾驭着战马来到了蓝欢欢和紫鹊的眼前。

    “多尔衮,是我,我蓝欢欢回来了!”蓝欢欢满面春风,莞尔一笑道。

    “是,兰儿,是兰儿!”多尔衮凝视着笑靥如花的蓝欢欢,顿时欣喜若狂。

    “多尔衮,我们回盛京吧!”蓝欢欢舒然一笑道。

    “兰儿,现在你不能和我回去,因为我多尔衮还要率兵南下,而盛京,都以为宸妃娘娘已经薨逝了,再说哲哲那个女人,阴险恶毒,你若是一个人回去?”多尔衮沉吟道。

    “多尔衮,那我就再当一次巾帼英雄,与你勠力同心!”蓝欢欢淘气一笑道。

    “好,蓝格格,我们就再并肩作战!”多尔衮欣然大笑。

    清军从永平撤兵,继续向京畿进攻,蓝欢欢和紫鹊在军中,劝说多尔衮,命令大军秋毫无犯,军纪严明,清军斗志昂扬,气势磅礴,从京畿向山东进攻,势如破竹,蓝欢欢和紫鹊在攻克的府县,继续建立粥棚,赈济难民。

    这场战争,从崇德六年到崇德七年,多尔衮和阿巴泰,杜度在河北,与吴三桂和白广恩的几万大军决战。

    两军大炮齐发,战场上一片火海,震天动地,炮弹在阵地上飞炸,两军人仰马翻,尸横遍地。

    “杀!”多尔衮身先士卒,率领苏克多铎等铁骑视死如归地冲锋,吴三桂和白广恩也率军冲锋,双方马颈相交杀得昏天黑地。

    这时,蓝欢欢率领一队江湖侠士,袭击吴三桂的大营,吴三桂惨败,狼狈逃跑,吴三桂的军队被清军追杀,杀得大败亏输!

    这时,白广恩和多尔衮血战,双方棋逢对手,就在这关键之时,多铎趁机率铁骑掩杀,杀得明军血流成河,大败亏输。

    吴三桂被袭击,也是被打得落花流水。

    战场上,八旗将士欣喜若狂,大喊万岁。

    崇德七年春,公元1643年,清军第五次入关伐明,大胜明军,崇祯恼羞成怒,命令内阁首辅周延儒,亲自带兵去山东指挥。

    月黑风高,耳边萦绕着小鸟的哭声,蓝欢欢和士兵们在平原驻跸,她心中,想着皇太极,脑海里,也浮现出皇太极意气风发面如满月的脸!

    盛京,关雎宫,皇太极一个人坐在蓝欢欢昔日的病榻上,愁肠百结,心如刀绞!

    二十年的爱,如同风刀霜剑,心心相印,又缠绵徘恻,人琴俱亡,又一往情深,执子之手,又入木三分!

    “兰儿,朕的身边没有你,朕怎么活下去!”皇太极痛不欲生。

    “主子,皇太极这几天,晚上都在关雎宫!”麟趾宫,不花来到娜木钟的面前,向娜木钟欠身禀报道。

    “关雎宫里没有人,皇上竟然每天晚上都在那?”娜木钟不禁有些毛骨悚然道。

    “皇上太爱宸妃娘娘了,虽然主子诞下十一阿哥,但是皇上却?”不花吞吞吐吐道。

    “当初皇上之所以宠幸本宫,是因为本宫当初在宸妃妹妹弥留之时,和宸妃妹妹是好闺蜜,现在本宫诞下十一阿哥,皇上觉得亏欠本宫的都还了,所以就一个人夜宿在关雎宫与宸妃的鬼魂心心相印!”娜木钟嗟叹道。

    “主子,皇后知道您诞下十一阿哥后,对我们切齿痛恨,主子若是在宫中没有皇上的宠幸,恐怕便要有危险了!”不花担忧道。

    “不花,你去禀报皇上,说宸妃在去世前,曾叮嘱过本宫许多话!”娜木钟眸子一转叮嘱不花道。

    关雎宫,拂晓,皇太极凄然出了寝宫,突然听见有人在弹琴,那琴声,好像就是当年蓝欢欢的琴声,他顿时十分惊愕,背着手,步到了弹琴的地方。

    皇太极定睛一瞧,看到永福宫的后花园,一名弱柳扶风的女子,正在凌波舞蹈!

    “兰儿!”皇太极欣喜若狂,恍恍惚惚地冲进永福宫,跑到了那名女子的面前。

    “臣妾给皇上请安!”那名弱眼横波的女子回眸一笑,一本正经地向皇太极欠身道了万福。

    “布木布泰?”皇太极凝视着庒妃布木布泰,十分震惊。

    “皇上,臣妾是宸妃姐姐的亲妹妹,所以皇上觉得,臣妾有些像姐姐!”布木布泰轻启丹唇道。

    “布木布泰,兰儿只有你一个亲妹妹,你的眉眼,确实长得有点像你姐姐!”皇太极端详着布木布泰,黯然神伤道。

    “苏沫儿,扶皇上进宫小憩!”布木布泰命令身边的苏沫儿道。

    皇太极在宫人的簇拥下,进了永福宫的寝宫,这时,寝宫内传来婴儿的哭声。

    “是九阿哥福临吗?”皇太极忽然欣然一笑。

    “皇上,是九阿哥!”布木布泰乐不可支地抱着小福临,来到了皇太极的面前。

    皇太极和颜悦色,抱着幼稚的九阿哥,端详着九阿哥的面貌,不由得喜不自胜。

    “布木布泰,他像八阿哥,长得面如满月!”

    “皇上万岁!”布木布泰欠身道。

    “布木布泰,听说九阿哥诞生前后,红光永福宫,九阿哥一定是天子呀!”皇太极凝视着布木布泰,龙颜大悦。

    “岂有此理,布木布泰装神弄鬼,传播谣言,竟然说九阿哥诞生时u,红光笼罩寝宫,竟然还骗了皇上!”麟趾宫,监视永福宫的宫人禀报娜木钟,娜木钟大动肝火。

    “主子,庒妃是宸妃的亲妹妹,现在也在千变万化地狐媚皇上,妄想骗皇上册封九阿哥为太子!”不花忧心忡忡道。

    “庒妃也想平步青云!”娜木钟一脸狰狞道。

    “皇后娘娘,皇上今日去了永福宫,抱了九阿哥!”喜花喜气洋洋地来到清宁宫,向哲哲禀告道。

    崇德八年,九阿哥福临六岁了,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也已经两岁。

    春意盎然,睿亲王多尔衮和安平贝勒杜度,郡王阿巴泰,率领十万大军,从中原凯旋回京,盛京城九门擂鼓,张灯结彩,京城的百姓们欢呼雀跃,人人喜气洋洋。

    “睿亲王真是大英雄,巴图鲁!”百姓们门庭若市,围着威风八面骑着战马的睿亲王多尔衮,大声赞扬!

    “大阿哥,这次伐明,多尔衮又立了大功,现在他是劳苦功高炫舞扬威,而我们却留在京城,这次皇上论功行赏,若是册封多尔衮为皇太弟,我们就毁于一旦了!”肃亲王府,索尼,鳌拜,何洛会,与豪格喝酒,索尼忧心忡忡地对豪格说道。

    “父皇不会册封多尔衮为皇太弟的!因为当年,多尔衮的汗位,是父皇夺取的!”豪格胸有成竹道。

    “当年大妃殉葬,也是现在的皇后娘娘哲哲暗中害的!”何洛会仰面长叹道。

    “哲哲是不会让父皇传位给多尔衮了,因为当年多尔衮的心上人宸妃,也是哲哲害死的!”豪格愤怒道。

    “王爷,皇上诸子,只有王爷文武双全,而九阿哥和十一阿哥,都是孩子,皇上百年后,只有传位王爷,大清才能一统江山!”鳌拜向豪格拱手道。

    “所以本王现在才韬光养晦,去谄媚哲哲,这个当年亲手害死本王母妃的毒妇!”豪格愤慨道。

    “豪格妄想趁多尔衮凯旋,暗中打击多尔衮,逼皇上册封他为太子!”清宁宫监视肃亲王府的宫人,向哲哲禀告道。

    “豪格,你妄想!既然你要为你额娘报仇,本宫就要你不得好死!”哲哲一脸狰狞,歇斯底里道。

    崇政殿,内务府大臣索尼,暗中禀报皇太极,说多尔衮如凯旋时,百姓们大声称赞,睿亲王府车水马龙,门庭若市。

    “皇上,睿亲王虽然智勇双全,但是却功高震主,臣建议皇上,养虎遗患,不如贬黜睿亲王!”索尼对皇太极禀告道。

    “多尔衮确实功劳太大,朕明日,就在大殿下旨,让多尔衮交出兵权和帅印”皇太极捋须道。

    “哥,听说皇太极已经暗中指挥索尼等人,要收回我们的兵权,明天就要在崇政殿动手!”睿亲王府,多铎孟浪地冲到多尔衮的书房,对多尔衮如说道。

    “皇上真的要明日在崇政殿动手?”多尔衮震惊道。

    “哥,自古以来,功高震主,都没有好下场,现在皇太极既然要动手,我们也一不做二不休,趁机在明日政变,废黜皇太极,让他把皇位还给哥你!”多铎眼睛瞪得通红。

    “多铎!不要造次!皇太极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就在明天动手!”多尔衮思忖道。

    “哥,皇太极心狠手辣,当年额娘是怎么被他逼死,你忘了吗?”多铎目光如炬,目视着多尔衮。

    “王爷,不如我们找蓝格格商量商量,说不定让蓝格格去与皇上重逢,这次政变会?”苏克来到多尔衮和多铎面前,对两人说道。

    “不,苏克,不准告诉蓝格格!”多尔衮一脸郑重,命令苏克道。

    次日拂晓,崇政殿,景阳钟响,御香缥缈,皇太极戴着东珠朝冠,身穿九衮龙袍,不可一世,英姿勃发地步上了丹墀,正襟危坐,百官山呼万岁!

    崇政殿内,文武百官,跪在皇太极的眼前。

    皇太极目视着马瞻超和郑亲王济尔哈朗,笑容可掬:“诸位爱卿,此次第五次伐明,我军大胜,郡王阿巴泰,睿亲王多尔衮,劳苦功高,朕十分欣赏!”

    这时,戴着暖帽文韬武略,一脸英姿的睿亲王多尔衮,和豫亲王多铎,郡王阿巴泰,跪在皇太极的面前。

    “朕要论功行赏!”皇太极和颜悦色:“加封多尔衮为理政亲王,户部尚书!多尔衮原来的兵部尚书之职,由郑亲王代之!”

    “皇上,臣弟要举报睿亲王!”这时,杜度突然从百官班中挺身而出,向皇太极打千道。

    “杜度,你要举报?”皇太极双眉紧锁道。

    “皇上,在中原伐明时,睿亲王多尔衮违旨,率兵在山东掳掠,还与明军主帅邹甄勾结!”杜度说的有鼻子有眼道。、

    “多尔衮,此事是真?”皇太极面色阴霾,质问多尔衮道。

    “启禀皇上,杜度一派胡言!”多尔衮目光如炬地怒视着杜度。

    “皇上,杜度反咬一口,在中原带兵烧杀抢掠的是他,他却倒打一耙!”苏克跪下叩首道。

    “皇上,睿亲王控制兵权,功高震主,飞扬跋扈,臣建议,贬黜睿亲王!”这时,阿巴泰也拱手道。

    大殿上,一片渗人,剑拔弩张!

    “哥,崇政殿屏风后面,似乎有伏兵!”多铎环视大殿,小声提醒多尔衮道。

    龙椅上,皇太极目光如炬,满目杀气,丹墀下,多尔衮威风凛凛,小心翼翼。

    “启禀皇上,奴才可以证明,在中原抗旨烧杀的凶手不是睿亲王,而是阿巴泰和杜度!”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大殿下一声喝,一名穿着白甲的护军统领,大义凛然地步到了群臣和皇太极的面前。

    皇太极定睛一瞧那统领,突然端详见他的弱眼横波,和蹙眉,顿时心中大惊,呆若木鸡!

    “你,你是?”皇太极心中激昂,肝肠寸断。

    “奴才是两白旗统领,与睿亲王浴血奋战,这是奴才在中原收到的百姓告状信笺!”清俊统领跪在皇太极的眼前,呈着几张告状信。

    “荣儿,把信给朕!”皇太极命令身边的荣儿道。

    荣儿立刻来到统领的面前,从统领的芊芊玉指上,接过信笺,呈给了心中磅礴的皇太极。

    皇太极打开信笺,信中的字,就像血迹斑斑一样,让皇太极心如刀绞。

    “阿巴泰杜度,你们真是狗胆包天,竟然诋毁睿亲王,传旨,把这两人押下,仍然册封睿亲王为兵部尚书!”皇太极一言九鼎道。

    群臣下朝,心中喜悦的皇太极,目视着荣儿,跑到玉阶下,那名统领,却已经失踪!

    “荣儿,那是个女子,她是谁?难道,她是兰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的皇太极,冲动地抓住荣儿的衣袂。

    “皇上,奴婢也发现,那名侍卫的眉眼,是有些像宸妃娘娘!”荣儿禀告道。

    睿亲王府,多铎带着护军,来到多尔衮面前,多尔衮心有余悸。

    “哥,今日若不是那个统领,我们就要和皇太极刀光剑影了,哥,那个统领是个女子,她是不是蓝格格?”多铎目视着多尔衮,大声问道。

    “多铎,宸妃已经去世了,那个统领怎么会是宸妃?”多尔衮大喝一声道。

    回到府邸,蓝欢欢拿下兜鍪,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兰儿,今日若不是你在关键之时出来,可能我多尔衮就要被抓了!”多尔衮目视着抿嘴一笑的蓝欢欢,嗟叹道。

    “多尔衮,真是没有料到,战场上刀光剑影,都没有让我们有危险,而回到盛京,竟然差点被抓!”蓝欢欢冷冷地凝视着多尔衮。

    “兰儿,就算你回到后宫,说你是宸妃,他们也不会相信的,而且哲哲蛇蝎心肠,她听说你没死,会杀你的!”多尔衮凝视着蓝欢欢,郑重地说道。

    “多尔衮,但是今日,我已经重见皇太极了!”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

    “兰儿,你以后就在我多尔衮的府邸吧!”多尔衮对蓝欢欢说道。

    “不,多尔衮,这次我跟着你回京,就是要重见皇太极!多尔衮兄弟同心,其利断金,我不希望你们兄弟在胜利后,祸起萧墙,两败俱伤!”蓝欢欢一本正经地凝视着多尔衮,严肃地说道。

    “启禀王爷,皇上驾到!”就在这时,突然包衣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向多尔衮打千道。

    “皇上今日在早朝见到你了,所以他竟然来我的府邸!”多尔衮目视着蓝欢欢,十分惊愕道。

    “多尔衮,我现在不想见皇上!”蓝欢欢立刻躲进了屏风后面。

    “臣弟叩见皇上!”这时,皇太极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多尔衮打千行礼道。

    “十四弟,辰时早朝,有人竟然陷害你,朕已经调查明白,杜度是想嫁祸于人,以后,朕和你,我们兄弟,仍然是并肩作战!”皇太极凝视着多尔衮,龙颜大悦道。

    “谢皇上!”多尔衮叩首道。

    “多尔衮,辰时你的那个青年统领,挺身而出,为你平反,他叫什么名字,你让他出来,朕要擢升他!”皇太极凝视着多尔衮,突然笑容可掬道。

    “皇上,那个小兵,只是目不识丁的小厮,臣弟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多尔衮吞吞吐吐向皇太极打千道。

    “喔,朕一向是礼贤下士,多尔衮,你派人找,找到他后,让他进宫觐见!”皇太极灿灿地笑道。

    “兰儿!朕没有看错,你就是兰儿!我们如胶似漆,缠绵徘恻了二十年,朕知道你的颦眉,知道你的浩然正气,知道你的弱眼横波!”皇太极悻悻然出了睿亲王府,凝视着。

    “紫鹊,当年,邹夫人救我去北京时,我的十阿哥被麝月保护着,藏在了盛京城内,现在,麝月和我的十阿哥,能找到吗?”府邸内,蓝欢欢噙着热泪,凝视着紫鹊,小声问道。

    “格格,一定能找到的!”紫鹊笑靥如花。

    再说清宁宫,喜花战栗地进了寝宫,毛骨悚然地向哲哲禀报道:“皇后娘娘,大事不好了,外面传说,今日辰时,那个为睿亲王证明的统领是宸妃蓝欢欢化妆了,蓝欢欢没有死,而是逃进了关内,和多尔衮一起凯旋回来了!”

    “什么!”哲哲顿时如五雷轰顶!

    “那个贱人没有死,这怎么可能?那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又和多尔衮暗中?”哲哲凤目圆睁,恼羞成怒。

    “皇后娘娘,刚刚我们监视睿亲王府的人,看见皇上去睿亲王府找那个贱人了!”喜花心急如焚道。

    “贱人,竟然用苦肉计!喜花,立刻派人传播谣言,说有人冒充去世的宸妃,妄想狐媚皇上,装神弄鬼,你们再去散布那个贱人的黑材料,斩钉截铁地说,那个宸妃是假的!”哲哲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是!”喜花立即跑出了关雎宫。

    顿时,有人冒充蓝欢欢的谣言三人成虎,不翼而飞,人人议论纷纷,窃窃私语,说那个不要脸的妖女又东山再起了。

    睿亲王府邸,小玉儿这几日带着桃叶出府,那些别的府的八旗命妇,看到小玉儿,就指桑骂槐,暗中嘲笑,在大街上,一些古怪的人,故意围着小玉儿的马车,议论有人冒充宸妃的事,睿亲王的人在大街上,也是被人白眼,暗中嘲笑。

    小玉儿回到府邸,听到有人躲在窗外,冷嘲热讽,装神弄鬼,又在颠倒黑白。

    “多尔衮,皇后娘娘好像是知道蓝欢欢的事了,她真是歹毒,已经派人监视我们睿亲王府,还派人在大街小巷,到处传播谣言,说小人冒充去世的宸妃,企图狐媚皇上!”小玉儿立刻心急如焚地对多尔衮说道。

    “哲哲真是阴险毒辣,小玉儿,派人守着府邸!”多尔衮怒不可遏道。

    “格格,好像清宁宫的哲哲,又察觉了什么,清宁宫的人,已经在京城四处传播谣言,说有人冒充格格,还派人四处传播那些昔日的黑材料!”紫鹊焦急地来到蓝欢欢的闺房,禀告蓝欢欢道。

    “紫鹊,多尔衮的府邸我们不能住了,今晚我们就逃出去!”蓝欢欢颦眉道。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