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情侣
    哲哲发现蓝欢欢回到了京城,恼羞成怒,命令心腹在京城到处调查,包围睿亲王府。

    危险突然便到,蓝欢欢心中忧虑,暗中叮嘱紫鹊,在夜里悄悄逃出睿亲王府!

    次日拂晓,多尔衮来到蓝欢欢的闺房,但是闺房里已经没人!

    “桃叶,蓝格格和紫鹊今早失踪了?”多尔衮质问丫头桃叶道。

    “王爷,奴婢昨晚还看到闺房灯火通明!”桃叶不寒而栗地欠身道。

    “兰儿,你为了不牵连我,竟然趁夜出府了,但是你知不知道,你出府,就又进入危险了!”多尔衮心急如焚,心如刀绞。

    大街上,蓝欢欢和紫鹊背着包袱,紧急地小心翼翼逃跑。

    “紫鹊,小白现在应该在马厩,不知道我、吹一声觱篥,它能不能知道!”蓝欢欢弱眼横波,凝视着紫鹊,毅然用小觱篥逼在丹唇上,天籁一样地吹了一声。

    过了半晌,突然,一声长啸,雪白的战马小白,驰骋而来,眸子里噙着热泪。

    “小白,你真是一个大义凛然的马!”蓝欢欢悠然一笑,跳上了小白。

    紫鹊和蓝欢欢,说时迟那时快,冲出了城门。

    崇政殿,景阳钟响,眸子血红,痛心疾首又愁肠百结的皇太极,穿着九衮龙袍,威风八面地步上丹墀,正襟危坐,他凝视着站在自己脚下的睿亲王多尔衮,心中温暖。

    “皇上,对不起,因为怕打草惊蛇,兰儿又逃出京城了!”多尔衮双眉紧锁,心中思忖道。

    “十四弟,你说兰儿还活着,她今晨逃出了盛京城?”下朝后,皇太极执着多尔衮的肩膀,龙颜大悦,大喜过望。

    “皇上,是的,宸妃在臣弟南征时,与臣弟一起并肩作战,凯旋后,又回京!”多尔衮拱手道。

    “马瞻超,马!”皇太极欣喜若狂,立刻命令身边的马瞻超,把大白驭来,自己跳上大白,心急如焚地飞出了皇宫。

    盛京城,皇太极迫不及待,驾驭着马蓿纷徘懊娴挠白印?br />

    “皇后娘娘,皇上好像也知道蓝欢欢活着了,听说昨晚蓝欢欢化妆逃跑,今晨早朝后,皇上驾驭着战马,飞速去追蓝欢欢了!”清宁宫,心急如焚的喜花,喘着气跑到哲哲的面前,大声禀告道。

    “皇上为了这个贱人,昔日死去活来,现在这个贱人又回来狐媚了!”哲哲气得青筋直爆。

    “皇后娘娘,机不可失,现在皇上急不可耐去追蓝欢欢了,皇后娘娘不如趁机控制崇政殿,册封九阿哥为太子监国!”瓜尔佳福晋眼睛一转,劝说哲哲道。

    “不行,现在皇上为了那个贱人,连脸都不要了,若是皇上和那个贱人私奔,不要了大清朝,朝中一定刀光剑影,肃亲王和礼亲王,郑亲王睿亲王这些人,会暗中政变,祸起萧墙,本宫就算拥立九阿哥监国,也控制不了那些邪头!”哲哲凤目紧皱道。

    “皇后娘娘,现在大清怎么办?”喜花忧虑道。

    “喜花,掩盖皇上出宫的消息,暗中派护军,和九门八旗兵,寻找皇上!”哲哲斩钉截铁道。

    “豫亲王,皇上一个人驾驭着战马出盛京了,这是我们帮助十四爷抢回皇位的最好机会,我们不如一不做二不休,现在就政变!”硕托跑到多铎的面前,劝说多铎道。

    “好,硕托,集中正红旗镶白旗的兵马,包围崇政殿!”多铎喜不自胜道。

    崇政殿,刀光剑影,阿巴泰和杜度等人,见两白旗包围大殿了,吓得战战兢兢,跑到礼亲王代善的眼前禀报道:“二哥,大事不好了,睿亲王多尔衮和豫亲王多铎要造反了!”

    “阿巴泰,你不要传播谣言,十四弟精忠报国,怎么会造反?”代善目光如炬,大声斥责道。

    这时,文武百官在大殿上,议论纷纷七嘴八舌,沸沸扬扬。

    “诸位,皇上出城打猎,今日就会回城,诸位不要相信有些谋反小人的捕风捉影,大家都镇定自若,那些装神弄鬼,就丑态毕露!”代善站在玉阶上,德高望重地沉着说道。

    这时,多尔衮驾驭着战马,追到了崇政殿,见多铎在大殿外,立即跑到多铎的面前,一本正经地抓住多铎的肩膀:“多铎,命令你的兵,迅速撤!”

    “哥,皇太极已经要美人不要江山了,这是你夺回皇位的最好机会!”多铎目视着多尔衮,失控地大声道。

    “多铎,我们若是打草惊蛇,便会变成反贼,给哲哲陷害我们一个好机会!”多尔衮郑重劝多铎道。

    “撤军!”多铎长叹一声,命令硕托和心腹撤兵。

    崇政殿,代善看到两白旗撤兵了,怒视肃亲王豪格道:“豪格,两白旗已经撤了,你要率领两黄旗继续在大殿,你就是反贼!”

    “是,二伯!”豪格嗟叹一声,率领何洛会鳌拜等人撤了。

    “皇后娘娘,有一群刺客,趁着崇政殿乱,潜入我清宁宫来了!”清宁宫,喜花吓得连滚带爬,来到哲哲面前禀报道。

    “豪格,是豪格想趁机报杀母之仇,喜花,命令护军,一定要把这几个刺客缉捕!”哲哲气急败坏,撕心裂肺地嚎叫道。

    清宁宫外,杀声动地,一群黑衣刺客,与护军短兵相接杀得昏天黑地,喜花趁势率领侍卫掩杀,这些刺客被包围,全军覆没,喜花想抓个活的,但是这二十名刺客,活着的全部自杀!

    “豪格这小子,一定是赫舍里淑妃那个贱人,在死前,还咬了本宫一口!”哲哲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皇后娘娘,现在崇政殿闹得乱七八糟,有人已经知道宸妃蓝欢欢没死了!我们怎么做?”喜花忧心忡忡地询问哲哲道。

    “贱人,就算没死,本宫也不会让你回来的,本宫要你生不如死!”哲哲灭绝人性地咆哮道。

    “皇后娘娘,若是皇上追回了蓝欢欢,重新宠爱她,她又诞下皇子,怎么办?”喜花吓得不寒而栗。

    “贱人,还要脸,这次,本宫要她说不出话,生不出孩子,丢人现眼!”丧心病狂,龌蹉无耻的哲哲,露出了睚眦的奸笑。

    再说皇太极,痛心疾首,驾驭着大白,驰骋在满天的花雨中,郊外,悲壮,凄美,缠绵徘恻。

    皇太极终于看见了弱柳扶风的倩影。

    “兰儿!”皇太极驾驭着大白,欣喜若狂地来到了那个倩影的面前。

    弱眼横波,抿嘴一笑,蓝欢欢花容月貌孤傲窈窕。

    “兰儿,你真的没死!”皇太极凝视着蓝欢欢,泪如雨下,跳下战马。

    “不,皇太极,宸妃已经死了,海兰珠已经死了,我不是你的兰儿了!”蓝欢欢痛不欲生!

    “即便到了下一世,我也认识你,兰儿,我们下辈子,仍然是夫妻!”情深入木三分的皇太极,肝肠寸断,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紧紧地执着蓝欢欢芊芊玉指,将蓝欢欢搂进自己的怀里。

    “皇太极!你为什么要自己折磨自己,为什么要为了我这个草木之人死去活来!”蓝欢欢心如刀绞,柔肠百结,藏进皇太极的怀里,哭得如雨带梨花。

    皇太极驾驭着大白,和蓝欢欢回皇宫了,但是让蓝欢欢没有想到的是,盛京城内已经有流言蜚语,铺天盖地,满城风雨!

    “竟然有人冒充去世了宸妃,不要脸!”

    “真是鲜廉寡耻,伤风败俗,要她永远写不了故事,永远说不出话!”

    “永远生不出孩子!”

    丑恶的谣言,丧尽天良地辱骂和嘲笑。

    哲哲已经先入为主,派了心腹在盛京里外造谣,谣言传得家喻户晓,脍炙人口!

    皇太极和蓝欢欢的爱情,又要进入百折千磨!

    “皇后娘娘,那个贱人真的没死,皇上抱着那个贱人回宫了!”焦头烂额的喜花,站在哲哲的面前怏怏禀报道。

    “贱人,死死死!”丧心病狂,如疯似狂的哲哲,凤目圆睁,狰狞着嚎叫道。

    “皇后娘娘,奴婢立即派人去关雎宫下毒,要那个贱人肚子疼,生不了孩子!”喜花欠身道。

    “不,本宫要那个男人再也生不出孩子,再也不能宠幸女人!”穷凶极恶,一脸狰狞,厚颜无耻的哲哲,瞪着血红的眼睛,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娘娘,您疯了,您要下毒杀皇上?”喜花吓得不寒而栗,坐在地上。

    “那个无耻的男人,本宫为了他登基,呕心沥血,他却为了那个女人,悲痛欲绝,死去活来!本宫要杀了他,要他死!要他生不如死!”哲哲丧心病狂,像妖怪一样,大声咆哮道。

    关雎宫,皇太极情深意笃,和蓝欢欢如胶似漆,蓝欢欢在皇太极的怀里,噙着泪珠。

    “兰儿,虽然外面流言蜚语,那个妖婆已经是丧心病狂,但是,只有你是朕唯一的妻子,过几日,朕把这些后宫的贱人都赶走,只立你为皇后!”皇太极黯然神伤地凝视着蓝欢欢的罥烟眉,温暖地说道。

    “皇太极,你不要当皇上,我们去一个桃花源隐居,搂着我们的孩子!”蓝欢欢弱眼横波,忽然莞尔一笑,凝视着皇太极。

    “我们已经就隐居,比翼双飞,连理并蒂,去一个园子,过我们的生活!”皇太极泪如雨下,慷慨激昂道。

    “皇上!”就在这时,皇太极痛不欲生地捂着肚子。

    紫鹊和荣儿吓得脸色苍白。

    “兰儿,朕中毒了,有人竟然暗害朕!”皇太极突然吐出一口鲜血,目视着蓝欢欢,欣然一笑。

    “皇太极,那个疯女人疯了,她现在灭绝人性,连你也毒害!”蓝欢欢痛心疾首地扶着皇太极道。

    “兰儿,若是朕驾崩了,你要把我们的孩子保护到桃花源,过自由的生活!”皇太极眉眼弯弯,凝视着悲痛欲绝的蓝欢欢。

    御膳房,悲愤愤怒的马瞻超,带着护军,冲进了厢房。

    “畜生!竟敢敢毒害皇上!”马瞻超怒发冲冠,眼睛瞪得通红,护军们愤慨地搜查御膳房,终于从答嬷嬷的厢房里,查出了慢毒!

    “皇太极,你不得好死,你这个魔鬼,道貌岸然的禽兽,斯文败类!”答嬷嬷穷凶极恶,一脸歹毒,对着马瞻超歇斯底里地大声辱骂,撕心裂肺地咆哮。

    “你这老货,为什么要毒害皇上?”马瞻超,愤慨冲动感,抓住疯狂的答嬷嬷,大声质问道。

    “老娘是莽古济公主的奶娘,你那个道貌岸然的畜生,连自己亲妹妹都凌迟!”答嬷嬷一脸狰狞。

    “宸妃娘娘,臣抓到了人证,此人是被哲哲收买,暗中下慢毒,毒害皇上的凶手!”对答嬷嬷切齿痛恨的马瞻超,抓着答嬷嬷,跪在蓝欢欢的脚下。

    此时,被蓝欢欢请来的除哲哲和瓜尔佳福晋以外的各宫妃嫔,集中在了关雎宫内。

    蓝欢欢一脸浩然正气,镇定地对大家说道:“各位姐妹,这个答嬷嬷,是御膳房的人,曾经是反贼莽古济公主的奶娘,这几日,她一边为了报仇,一边被宫中的凶手收买,暗中下毒,毒害皇上!现在本宫请马大人抓住了这个人证,让她在大家面前,说出那个毒害皇上的凶手!”

    囊囊贵妃和土门淑妃,几个庶妃,吓得脸色苍白,娜木钟却朱唇浮出笑,而布木布泰,却两腿颤抖。

    “老贼,说谁收买你毒害皇上?”目光如炬的马瞻超,拔出宝剑,架在答嬷嬷的脖子上。

    “老贼,竟敢毒害皇上,真是畜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突然布木布泰拔出宝剑,对着答嬷嬷的胸口,凶猛地戳了一剑。

    “庒妃主子,你!”答嬷嬷瞪着血红的眼睛,怒视着布木布泰,死在地上。

    “庒妃,为什么要杀了她?”娜木钟质问布木布泰道。

    “贵妃姐姐,这种禽兽,本宫一定要杀了她!”布木布泰柳眉倒竖道。

    “哲哲!哲哲竟然指挥庒妃,杀人灭口!”众人走后,马瞻超恍然大悟,对蓝欢欢拱手道。

    “马大人,去太医院,令太医给皇上诊脉!”蓝欢欢注视着马瞻超,轻启丹唇道。

    再说皇太极,睡在关雎宫的床榻上,丁太医来到寝宫,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小心翼翼地诊脉,过了半晌,蓝欢欢询问丁太医,丁太医叩首道:“禀报宸妃娘娘,皇上中了暹罗慢毒,暂时不能宠幸后宫妃嫔,若是不喝药,日后恐怕不能诞生龙子龙女了!”

    “什么?”蓝欢欢又惊又怒,突然觉得眩晕。

    “哲哲这个女人,真是蛇蝎心肠,竟然连皇上都毒害!”马瞻超怒发冲冠道。

    “幸亏皇上还没有生命危险!”蓝欢欢心有余悸道。

    “宸妃娘娘,现在我们是不是派人包围清宁宫,逮捕哲哲?”马瞻超询问蓝欢欢道。

    “不行,答嬷嬷已经死了,我们没有证据!”蓝欢欢双眉紧蹙道。

    “那个冒充宸妃的贱人骂人!关雎宫现在每天在外面骂人,见着人就骂,伤风败俗,太脏了!”这时,哲哲听说答嬷嬷已经被布木布泰灭口,长叹一声,心有余悸地目视着喜花,命令喜花先发制人,迅速派奸细在宫外传播谣言,反咬一口,颠倒黑白,甚至贼喊捉贼,散布关雎宫的人,妄想报复,到处骂人,挑拨蓝欢欢与皇亲国戚的关系。

    “骂人,那个冒充宸妃的红颜祸水竟然骂人,还妄想报复我们,揍她!”张牙舞爪,气焰嚣张的清宁宫奸细,冲到大街小巷,大声传播谣言,闹得鸡犬不宁。

    “脏!竟然骂脏话!”倒打一耙的后宫奸细,躲到关雎宫外,颠倒黑白冷嘲热讽,装神弄鬼,对着关雎宫大骂。

    “死,本宫要那个男人死,喜花,派人骂,本宫要那个男人驾崩!然后本宫拥立本宫的九阿哥当大清的皇上!”哲哲丧心病狂,穷凶极恶地大声咆哮撕心裂肺。

    后宫的宫人,肆无忌惮,听说皇太极的病越来越重,这些人大喜过望,更加猖狂,对着关雎宫内,大声辱骂,有恃无恐,鲜廉寡耻的骂声,震耳欲聋,气得皇太极全身颤抖。

    “皇后娘娘,皇上在关雎宫病重,但是奴婢已经派人封锁这件事了,现在宫外的文武百官,都以为皇上去郊外狩猎,所以没有人晓得!”喜花蹑手蹑脚地来到哲哲面前,欠身禀报道。

    “喜花,不能让这个男人现在便死了,你派人,包围监视关雎宫,不要杀了皇上,要每天在他耳边干扰破坏,要他心如刀绞,精神崩溃,生不如死,等本宫杀了多尔衮和豪格后,本宫再宣布我们大清的崇德皇帝,日理万机,驾崩了!”哲哲丧心病狂地仰面诡笑道。

    “格格,关雎宫被包围,听说荣儿姐姐和马大人也被逮捕了,哲哲派人封锁了关雎宫皇上病重的消息!”战栗的紫鹊,来到皇太极的病榻前,向蓝欢欢欠身道。

    “皇上会病愈的,紫鹊,你冒充我在关雎宫,我化妆去睿亲王府!”蓝欢欢凝视着紫鹊,精明地披上了昭君斗篷,化妆成太医院的太医。

    “你是太医院的太医?”几个护军,怒视着化妆成太医的蓝欢欢,暗中发现她弱眼横波,大声质问道。

    “在下是太医院的太医!”蓝欢欢抿嘴一笑道。

    “你,带着这个太医出关雎宫!”护军统领命令道。

    这名护军,带着蓝欢欢,出了关雎宫,突然蓝欢欢柳眉倒竖,执着凛冽的宝剑,架在了这名护军的项上。

    “小子,送我出去,不然,杀了你!”

    “大人!”那护军吓得跪在蓝欢欢脚下,带蓝欢欢出了皇宫。

    睿亲王府,多尔衮正忧心忡忡,突然,小玉儿拉着一名戴着昭君斗篷的人,笑靥如花地站在多尔衮的面前。

    “王爷,你看!”小玉儿凝视着掀开斗篷的人,多尔衮顿时欣喜若狂。

    “兰儿,你怎么到我的府邸了?”多尔衮眉飞色舞道。

    “多尔衮,哲哲已经疯狂了,她派人毒害皇上,害皇上病重在关雎宫,还封锁了消息,准备杀害你和豪格两位亲王,拥立九阿哥福临为傀儡皇帝,控制大清!大清已经是存亡之秋!”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一脸郑重道。

    “兰儿吗,皇兄竟然被哲哲那个毒妇害了,你不要害怕,我立刻集中军队,进宫救驾!”多尔衮凝视着蓝欢欢,劝慰蓝欢欢道。

    “多尔衮,我知道,这也是你夺位杀皇太极,报杀母之仇的机会,但是多尔衮,你相信我,现在不是机会,若是你这么孟浪,会毁于一旦的!”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秋波严肃道。

    “兰儿,我多尔衮不会谋反的,我们一起,进宫救驾!”多尔衮爽然一笑,凝视着蓝欢欢道。

    再说关雎宫,几名如狼似虎的嬷嬷,押着紫鹊,冲进寝宫,狰狞地目视着全身颤抖的皇太极,用被子向皇太极的脸上捂去!

    “狗贼,竟敢弑君!”皇太极大声喝道。

    “皇上,你就在老身的手中驾崩吧!”一脸睚眦的嬷嬷,阴险地目视着皇太极,捂住了皇太极!

    “皇太极!”就在这千钧一发之时,一柄宝剑如风驰电掣,飞进寝宫,将那个嬷嬷从后背戳倒前胸。

    皇太极拼命掀开被子,定睛一瞧,但见蓝欢欢英姿飒爽,和马瞻超,多尔衮等人,杀进寝宫。

    “皇兄,外面那些反贼已经被臣弟杀了!”多尔衮向皇太极打千道。

    “皇太极,药!”蓝欢欢拿着解药,逼进了皇太极的嘴唇,皇太极吃了解药后,觉得肚子不疼了。

    “哲哲这个毒妇,竟然连朕都想毒死!”皇太极龙颜大怒,从病榻上站起来,怒视着那个呜呼哀哉的嬷嬷,从那人的胸口拔出鲜血宝剑,端着宝剑,带着蓝欢欢和多尔衮荣儿马瞻超等人,怒气填膺地去了清宁宫。

    “皇上,瓜尔佳福晋妄想弑君,派奸细毒害皇上,并勾结反贼莽哈,包围后宫,臣妾已经先发制人,命肃亲王豪格率兵救驾,斩杀反贼莽哈,并缉捕了瓜尔佳福晋这个人证!”这时,清宁宫外,焦头烂额的哲哲,带着喜花,跪在皇太极的面前。

    蓝欢欢嫣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