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二章 一文不值
    昭山地宫,如狼似虎的那达理,拉开弓,命人将绑架的几十名女孩子和蓝欢欢紫鹊,放风出大殿,然后把她们当猎物一样狩猎玩。

    弩箭齐射,顿时大殿内,惨叫声呜咽声,震耳欲聋!

    “那达理,你这个灭绝人性的狗贼!”蓝欢欢柳眉倒竖,抓住一支侍卫射来的箭矢,握在手中,一脸鲜血,突然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向志得意满,如疯似狂的那达理!

    “你这个丧尽天良的纨绔,你和哲哲真是狼狈为奸!”蓝欢欢余勇可贾,凌波飞来,如风驰电掣一般,把手中流血的箭矢,戳在那达理那张狗脸上!

    “啊!造反了,杀了她!”那达理像杀猪一样惨叫一声,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你们的主子在我手中,滚!”蓝欢欢持着宝剑,架在那达理的颈上。

    那些如狼似虎的侍卫,见贝勒爷被蓝欢欢挟持,吓得两腿乱抖,不寒而栗地握着刀,撤了下来。

    “那达理,让这些女孩走!”蓝欢欢柳眉倒竖,秋波愤慨,大声道。

    “左右,把这些小蹄子都放了!”那达理被蓝欢欢紧紧挟持,虽然恼羞成怒,但是还是战栗地命令侍卫将这些女孩放了。

    “格格!”紫鹊凝视着蓝欢欢的颦眉,心急如焚道。

    蓝欢欢向紫鹊努了努嘴,紫鹊迅速和那些女孩出了地宫。

    “宸妃娘娘,你的那些小姐妹都走了,你是自愿见义勇为,你就留在地宫吧!”这时,舒尔冬端着大刀,架在了蓝欢欢的玉颈上。

    “舒尔冬,那些丫头跑了,若是出去说了这个地宫,我们就前功尽弃了!”这时那达理,怒火万丈地目视着舒尔冬,愤懑地喊道。

    “来人,把蓝欢欢换到别的地下室!”舒尔冬奸笑道。

    再说蓝欢欢,被舒尔冬和那达理的人,蒙着面,押到一个非常隐蔽的地下室,蓝欢欢眼前的布被掀开,气急败坏的那达理,恼羞成怒,对着蓝欢欢的杏脸就是一个耳光。

    “小贱人,还想反抗,死心吧,谁都知道你淫荡卑劣了,皇后娘娘的心腹,已经四处传播谣言,我们是先入为主,没有人知道,没有人相信你!”一脸狰狞的那达理,执住蓝欢欢的香腮,疯狂地嚎叫道。

    “那达理,你不配,你这个禽兽不如的东西,本宫是宸妃,你把你这只爪子拿下!”蓝欢欢明眸嗔怒,怒视着厚颜无耻的那达理反击道。

    “小贱人,你这香腮玉颈,含情惯得人饶,若是乖乖的,我们就不折磨你,你这个身子,都是大清的,大清是爷的!”那达理一脸小恶魔地目视着一身是胆的蓝欢欢。

    “你只是奸贼的一条狗!”蓝欢欢倔强地怒视着那达理。

    “贱人,敬酒不吃吃罚酒!用烟熏这贱人的秋波,用烙铁烙这贱人的香腮!”面目扭曲,歇斯底里的那达理,狰狞地咆哮道。

    丧尽天良的侍卫,用烙铁,没有人性地虐待蓝欢欢,害得蓝欢欢七窍流血。

    “舒尔冬,每天恐吓她,她怕什么,咱们就用什么虐待她!”一脸穷凶极恶的那达理,目视着舒尔冬,睚眦地奸笑道。

    地下室,传来悲惨的声音。

    “兰儿!”多尔衮在傍晚,舍生忘死地冲到了昭山的地宫,但是,地宫早就一片静谧!

    多尔衮突然在一个旮旯,发现了蓝色的帕子,他痛不欲生,拿起帕子,帕子上,斑斑血泪,似乎还有那孤傲的香。

    “王爷,紫鹊姑娘指挥我们挖了这个地方,但是地宫里没有一个人!”苏克向多尔衮禀告道。

    “无耻的凶手,真是老奸巨猾,一定把人质转移了,继续挖!”多尔衮斩钉截铁道。

    苏克命令士兵,拼命挖掘,就在这时,皇太极带着荣儿和马瞻超,亲自来到了昭山。

    “皇上!”多尔衮向皇太极打千道。

    “十四弟,找到地宫了吗?兰儿平安吗?”皇太极急不可耐地询问多尔衮道。

    “皇上,虽然挖开了地宫,但是狡狯的凶手,把宸妃娘娘转移了!”多尔衮如心中愤懑道。

    “挖,就算把昭山翻过来,也要找到兰儿!”皇太极怒不可遏道。

    再说舒尔冬,把蓝欢欢熏晕,秘密转移到了昭山山麓。

    “舒尔冬,皇后娘娘懿旨,把这个不要脸的贱人,送出昭山,送到关内挟持,要皇上永远死心!”这时,地道口外,舒尔冬的眼前,呈现出喜花那张脸。

    昭山山麓,一辆马车,秘密下山,向关内驰骋去。

    当蓝欢欢从噩梦中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蓝欢欢,你这个贱人,真是丑态毕出,已经名声狼藉,还死猪不怕开水烫,皮厚赖在盛京,现在你死心了,这里是关内,是在大明,皇太极再也想不到,我们把你这个贱人卖到了这里!”蓝欢欢的眼前,现出舒尔冬那张又瘦又勾的狗脸!

    “你们这群畜生!”蓝欢欢杏眼圆睁,怒视着得意洋洋的舒尔冬。

    “你们怎么让这小贱人醒了?继续让她糊里糊涂,恍恍惚惚!”舒尔冬面目扭曲,怒视着几个小厮,凶残地咆哮道。

    几名诡笑着的侍卫,用一种毒烟,熏晕了蓝欢欢。

    蓝欢欢突然觉得,眼前浮现出了幻影!

    回家了!

    蓝欢欢再次醒来,突然又惊又喜,自己竟然回到了21世纪那个真正的家!

    这次不是噩梦,蓝欢欢环视四周,欣喜若狂!

    四周,都是现代的家具,手机,电脑,微波炉!

    蓝欢欢喜上眉梢地步到镜子前,突然看到,自己身上穿着的,是她最爱的夏裙,漆黑的乌发上,戴着漂亮的草帽!

    “回来了,原来只是南柯一梦,从沈阳旅游回来了!”蓝欢欢嫣然一笑,得瑟地凝视着自己的花容月貌。

    突然,蓝欢欢似乎发现,镜子的后方,似乎站着一个很恐怖的人,这个人穿着清朝的旗袍,就那样伫立在自己的身后。

    “什么人?”蓝欢欢心中毛骨悚然,眸然回首,却没有一人,环视四周,一片静谧,她顿时吓得战战兢兢,再回首,仔细地凝视着镜子,那个影子,却仍然站在身后,一双眼睛,毛骨悚然地盯着镜子。

    “你是什么人?”蓝欢欢几乎要吓昏了,再回首,却仍然没有一个人。

    此时,她的耳边传来真实的脚步声,端详镜子,那个冷冷看着自己的人,已经走到自己的面前。

    “蓝欢欢!”那张苍白的脸,突然回首,差点把蓝欢欢吓疯。

    “哪里都有我,奇丑无比!”苍白的脸,在蓝欢欢的眸子里,越来越清楚!

    “哲哲!”蓝欢欢十分恐怖地大喊一声,突然感到,自己的身子很痛。

    睁开眼睛,一张张面目扭曲,穷凶极恶的脸,目视着自己,露出卑鄙的奸笑。

    “蓝欢欢,刚刚你做了一个噩梦,似乎说出了你的一些秘密!”一脸阴险的舒尔冬,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秘密?秘密就是,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我是三百多年后的人!但是,我的前世,就在这个世界,已经去世了!”蓝欢欢抿嘴一笑,刀子嘴精明地回答了舒尔冬。

    “你果然是一个冒充的格格,你的真名叫蓝欢欢!”舒尔冬残暴地诡笑道。

    “我叫蓝欢欢,前世叫海兰珠!”蓝欢欢一脸倔强,轻蔑地目视着舒尔冬。

    “你就是海兰珠,无论是未来,还是现在,你现在之所以这么悲剧,都是因为你活该!你爱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来到一个不该来的世上!”舒尔冬一脸恐怖地狰狞笑道。

    “不管是下辈子,还是这辈子,我都对皇太极情有独钟,我们俩心心相印,心有灵犀,比翼双飞,我们是夫妻!”蓝欢欢斩钉截铁,郑重地说道。

    “蓝欢欢,告诉你,在下是萨满法师!”舒尔冬目视着蓝欢欢,小声说道。

    “舒尔冬,你的主子是哲哲?”蓝欢欢鄙夷地问道。

    “是,老夫的主子是皇后娘娘,当年,那个不祥之女的谶言,也是老夫卜出的,但是,老夫没有想到,你竟然真的是红颜祸水,改变了皇后主子的一生!”舒尔冬苦口婆心地说道。

    “我改变了哲哲一生?”蓝欢欢目视着舒尔冬,十分奇怪道。

    “你不但改变了皇后的一生,也改变了你亲妹妹布木布泰的一生,本来,这个世上没有你的诞生,哲哲就是大清唯一的皇后,皇太极最爱的皇后,而布木布泰,会和多尔衮一声藕断丝连,越恨越爱,但是海兰珠,因为你回来了,改变了她们,所以,你是不祥之女,是祸乱!你是一个讨厌的女人,将被人歧视,排挤,一辈子被围攻!”舒尔冬仰面大笑道。

    “舒尔冬,但是,我半生的灾难,都是你这个魔鬼害得,你装神弄鬼,把我的前世,像游戏一样的玩乐取乐,你才是恶魔!”蓝欢欢突然恍然大悟,目光如炬,怒视着一脸睚眦的舒尔冬。

    “蓝欢欢,你的前世,百折千磨,最后香消玉殒,最后还是没有和皇太极比翼双飞,如胶似漆,你为什么还要回来?挡住了别人平步青云的路!”舒尔冬一脸狰狞质问蓝欢欢道。

    “不要再骗我了,这些年,都是你这个恶魔助纣为虐,在背后棒打鸳鸯!”蓝欢欢怒不可遏,杏眼圆睁,怒视着如疯似狂的舒尔冬。

    “蓝欢欢,你这个贱人,你即便回来,本宫也不会让你和皇太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你这个红颜祸水,要不是你,皇太极最爱的是本宫,大清也是本宫的,你真是不得好死!”丧尽天良的哲哲,猖狂地对着关雎宫,大声嚎叫道。

    “皇后娘娘,舒尔冬的信!蓝欢欢已经被挟持到关内了!”喜花得意忘形地向哲哲欠身道。

    “皇太极,你死心吧,你永远也找不到这个贱人!”哲哲疯狂地大笑道。

    再说尚书胡同,邹甄率领岳月和独孤珍等人,去沈阳援救蓝欢欢,但是却没有找到人,而这几日,李宝君在尚书胡同,却暗中发现一些人鬼头鬼脑,似乎在一个秘密之地,绑架了一个十分重要的人。

    “夫人,我们已经几天跟着这些十分古怪的人,这些人,从胡同一个地下室内,挟持了一个女子,似乎南下去了!”岳宽对李宝君禀告道。

    “这些人绑架的,就是蓝姑娘!”李宝君思忖,突然恍然大悟。

    中原,蓝欢欢在恍恍惚惚中,被舒尔冬的一群心腹,和江湖上的走狗,挟持到了潼关这个很恐怖的地方。

    明朝末年,贪官污吏,剥削百姓,地主阶级为富不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中,蓝欢欢虽然被舒尔冬的走狗绑架了,但是这次,她却亲眼看到了中原广袤的土地上,饿殍遍野的真实场面!

    “真实百闻不如一见,中原,整个中原,已经水深火热!民不聊生!”蓝欢欢亲眼看到,天灾后的陕西,朝廷不开仓放粮赈济百姓,种地种粮食劳动的农民,在灾年,却没有粮食,惨不忍睹地饿死,而那些州县,商人囤积居奇,地主家的粮仓,粮食都烂了,也不赈济百姓!

    而朝廷昭告天下的告示,却颠倒黑白,一派胡言,说朝廷赈济了多少粮食。

    “真是天亡明朝呀!”蓝欢欢痛心疾首地目视着这些让人义愤填膺的场面,不由得悲痛欲绝。

    “舒尔冬大人,我们不能再向西了!”车队走到南边,舒尔冬的心腹突丁,向舒尔冬打千道。

    “为何?”舒尔冬质问道。

    “听说李闯王的起义军,正在与明军在潼关大战!”突丁对舒尔冬说道。

    “中原流贼?”舒尔冬大惊。

    “大人,我们不如把蓝欢欢卖给流贼,这些流寇,罪恶滔天,喜欢抢女人,把蓝欢欢卖了,皇上就永远找不到她了!”突丁建议舒尔冬道。

    “突丁,带人去流贼那里,告诉他们,我们这有女人,还有粮食!”舒尔冬诡笑道。

    再说蓝欢欢,被突丁的心腹,挟持着,关在马车内,秘密运到了潼关外。

    “呔,你们是什么人?”这时从斜刺你冲出一队骑兵,挡在了车队前。

    “在下是商人!”这时笑容可掬的突丁,下了车,眉开眼笑地来到了骑兵面前。

    “你是商人?你卖什么?”骑在马上一名眉眼清秀的将领,质问突丁道。

    “这大灾年,卖人!”突丁谄媚地笑道。

    “什么人?”将领质问道。

    “女人,都是花容月貌!”突丁谄媚地打开了帷幕,露出蓝欢欢的芙蓉面。

    “女人?我们是义军,这位先生,你来!”清秀的将领,轻蔑一笑,让突丁跟在自己,来到大营。

    这时,突然冲出来几十名士兵,说时迟那时快,把控制马车的小厮侍卫,统统绑架,命令这些人放下刀剑。

    “姑娘,出来吧!”清俊将领打开帷幕,笑容可掬地目视着蓝欢欢。

    “兄弟,借把刀!”蓝欢欢笑靥如花,轻启丹唇道。

    一名士兵,送来一把匕首,蓝欢欢用嘴咬住,瞬间把身上绑着的绳子,全部斫断,跳下马车,手中执着匕首,架在了清俊将领的脖子上。

    “你,我们将军救你,你却?”吓得呆若木鸡的士兵,端着长矛,围住了蓝欢欢。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我在哪里,你们是什么军队?”蓝欢欢柳眉飒爽,倔强地瞥着清俊将领,一团和气地问道。

    “在下李岩,我们是闯王的军队,是义军,杀贪官,均田免粮的!”清俊将领笑道。

    “李岩,你是李闯王李自成的谋士?”蓝欢欢喜不自胜,立刻拿下匕首,向李岩拱手答谢道。

    “看姑娘武艺高强,莫非也是江湖女侠?”李岩和颜悦色地端详着蓝欢欢拱手询问道。

    “是,小女是江湖侠士,却在辽东被这些狗贼绑架,多谢大人救我!”蓝欢欢抿嘴一笑,拱手谢道。

    “姑娘确实不是一般的平民女子,这些狗贼竟然敢绑架姑娘,一定也不是一般的贼!”李岩笑道。

    “李大人真是精明,这些家伙,是辽东的江湖败类,被清廷贼人收买,绑架好人!”蓝欢欢眼睛一转,乐不可支道。

    “既然是贼人,我就命人,把他们全部杀了!”李岩向蓝欢欢拱手道。

    “大人,那几个贼人,刚刚趁机逃跑了!”这时,一名士兵来到李岩的面前禀报道。

    “这群家伙,早晚是作茧自缚,李大人,小女能见到你,也是天意,听说李闯王,在陕西揭竿而起,对百姓秋毫无犯,军纪严明,还昭告百姓均田免粮,百闻不如一见,小女子想亲眼瞧瞧!”蓝欢欢满面春风,向李岩拱手道。

    “好,姑娘真是巾帼英雄,来人,请女侠进帐!”李岩欣喜若狂道。

    蓝欢欢心中十分开心,从前在书上看过中原农民起义,起义军灭亡明朝的故事,她也在盛京听过李自成的义军被叫做流贼,曾经烧杀抢掠,十分凶暴,所以现在很巧被舒尔冬那装神弄鬼的狗贼绑架到远离盛京的地方,正巧亲眼调查调查,这支传说中的起义军!

    “相公,这位是!”这时,一名云鬓上扎着红巾,英姿飒爽,柳叶眉,丹凤眼的女子,带着几名亭亭玉立的女兵,风流熠熠地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李岩凝视着这名喊他相公的女子,向蓝欢欢拱手道:“她就是河南大名鼎鼎的红娘子!”

    “久闻大名,今日一见真人,真是巾帼英雄!”蓝欢欢弱眼横波,柳眉倩然,拱手行礼道。

    “相公这位小妹是?”红娘子凝视着一脸飒爽的蓝欢欢,果然喜爱。

    “小妹姓蓝,名欢欢,女侠就喊我蓝姑娘吧!”蓝欢欢眉目欣喜道。

    大家十分开心,在大营大宴,蓝欢欢亲自看了起义军的军营,不由得眉目欣喜。

    “李岩大哥,闯王的大军要北上进攻京城,一定要一步一个脚印,现在明廷的总督孙传庭,率领主力,进入河南,就是要与义军决战,所以我建议,先南下,进攻荆州襄阳,驻跸根据地后,再慢慢的北上!”蓝欢欢一本正经地说道。

    “英雄所见略同,蓝姑娘,我家相公也是这样进谏的!”红娘子欣然笑道。

    话说李自成的起义军,自打礼贤下士,擢升了李岩等谋士后,军纪严明,一路消灭地主,均田免粮,这时,张献忠的义军,在荆襄打败明军左良玉后,烧杀抢掠,西征四川,李自成自称奉天倡义大元帅,在李岩和蓝欢欢的进谏下,南下攻下荆州和襄阳,占领根据地后,改义军为大顺军,在秋天,又北上,进攻河南。

    蓝欢欢莞尔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