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三章 可爱
    蓝欢欢在李闯王农民军中,暂时躲避,和李岩红娘子夫妻变成朋友,大家精神振奋,神采奕奕地与十几万农民起义军,南下到了荆州和襄阳。

    闯王李自成,蓝欢欢与李岩昔日见过,他十分朴素,不喜女色,闯王军南下势如破竹,李自成自称新顺王,在襄阳立根据地,建立了六政府,封了二十二个将军,而蓝欢欢,因为李自成的礼贤下士,也被擢升为将军,与李岩同舟共济。

    “蓝姑娘,虽然你女扮男装,自称侠女,但是李某人认为,你一定不是平常人,这些日子,我们并肩作战,虽然我已经怀疑你了,但是,我却没有在闯王面前报告!”今日,李岩进入蓝欢欢的大帐,让红娘子和紫鹊出去遛弯,自己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说道。

    “李岩大哥,你既然怀疑我不是常人,为何不在主公面前揭露我?”蓝欢欢弱眼横波,一脸毅然地笑问道。

    “因为李某人知道,姑娘也是一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巾帼英雄,你与那些凡人不同,你心中有爱国爱民的责任!”李岩一脸情真地拱手道。

    “谢谢李大哥,小妹的确不是常人,小妹猜李大哥已经猜到小妹是谁了。”蓝欢欢一脸沉着,目视着李岩,悠然一笑。

    “姑娘是北面的人!而且,还是皇亲国戚!因为李某人发现,姑娘的武功虽然是中原的,但是也有北朝的秘籍,而且紫鹊有时吞吞吐吐地说格格,姑娘莫非就是当年脍炙人口的关外皇帝皇太极的宠妃,海兰珠?”李岩凝视着蓝欢欢,一本正道。

    “是,小妹就是清朝皇帝的宠妃,既叫海兰珠,又叫蓝欢欢!”蓝欢欢抿嘴一笑,拱手道。

    “关于姑娘的谣言,李某人在关内也晓得一点,因为姑娘出淤泥而不染,所以有人暗中陷害,传播谣言,污蔑虐害姑娘,我听说大清的宸妃已经去世了,没想到会跑到中原!”李岩潇洒道。

    “李大哥,我是被人绑架来中原的!”蓝欢欢凄然道。

    “姑娘既然是北朝的宠妃,为何会被绑架,你们来中原,有何阴谋?”李岩请蓝欢欢进入大帐,真挚地询问道。

    “李大哥,大清的皇后哲哲,是我的敌人,一直秘密陷害监视我,后来我回到皇宫,又被哲哲绑架,哲哲妄想让皇太极死心,就暗中派走狗把我绑架到了中原,企图把我卖了!”蓝欢欢仔细告诉了李岩。

    “原来姑娘也是百折千磨,竟有如此让人伤痛的遭遇!”李岩不由得淌泪道。

    “李大哥,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身份,我就不能留在闯营里了,感谢你的帮助,我要带着紫鹊,回到大清,回去和我的丈夫皇太极重聚!”蓝欢欢双眉紧蹙,斩钉截铁地说道。

    “蓝姑娘,我派人,秘密送你走,现在中原刀光剑影,你回到关外,才平安!”李岩点头道。

    蓝欢欢兴高采烈地出大帐,突然回眸,目视着李岩,回来郑重地对李岩说道:“李大哥,现在中原鹿死谁手尚未可知,大清是要入关统一天下的,皇太极也昔日想与你们联合,但是小妹郑重建议李大哥,闯王的军队,一定要建立根据地,稳固后方,向攻下江南,再北上京城,如此闯王可以救国救民!”

    李岩凝视着浩然正气的蓝欢欢,拱手谢道。

    子夜,蓝欢欢和紫鹊,在女兵统领慧小小的保护下,坐着马车,秘密出了闯营。

    “蓝姑娘,听说北方很冷,北方下雪吗?北方美丽吗?”笑靥如花的慧小小,好奇地问蓝欢欢道。

    “是的,关外下大雪,而且很冷,但是那里的百姓也是十分的朴素和颜悦色!”蓝欢欢柳眉一笑道。

    “呔!”就在这时,突然小径上,杀声震天,乱箭齐发,从刺斜里,杀出一队强盗,如狼似虎地杀向保护蓝欢欢马车的士兵。

    慧小小柳眉倒竖,率领义军和这群强盗交战,双方短兵相接,蓝欢欢定睛一瞧,亲眼看见,这群强盗的首领,竟然是舒尔冬!

    此时,强盗越来越多,保护马车的义军,伤亡惨重。

    慧小小虽然武功高强,但是敌人太多,她也受了轻伤。

    “舒尔冬,我就是蓝欢欢,你们绑架我吧,让这些女兵走!”蓝欢欢挺身而出,跳下马车,一脸镇定地来到了舒尔冬的马前。

    “宸妃娘娘,我们是来保护你的,弟兄们,放这些义军走!”舒尔冬仰面大笑道。

    马队挟持着蓝欢欢和紫鹊的马车,向北方走去。

    “大人,皇后娘娘懿旨,要我们把蓝欢欢挟持隐蔽在中原,现在,我们不如半路杀了她,这样,我们就立功了!”包衣突颉,向舒尔冬打千道。

    “不,皇后娘娘懿旨,只挟持蓝欢欢,没有命我们杀了她!”舒尔冬嘱咐道。

    傍晚,这队人马,来到安阳村驻跸,舒尔冬把蓝欢欢和紫鹊,禁锢在村里的地下室。

    “杀!”子夜,村外杀声动地,战马长啸,人喊马嘶,密密麻麻的强盗,包围了安阳村,冲进村子,乱砍乱杀,杀得舒尔冬的人马落花流水,丢盔弃甲!

    “大人,有人妄想黑吃黑!”吓得战栗的突颉,连滚带爬地进了屋子。

    “混蛋,这中原兵荒马乱,群雄逐鹿,各路流贼车载斗量,我们就不该把人隐蔽在这里!”舒尔冬火冒三丈,命令突颉率兵挟持蓝欢欢和紫鹊,突围出村子。

    “狗贼,把女人和马车留下!”这时,从刺斜冲出一队骑兵,为首的如狼似虎,瘦脸三角眼。

    “格格,这人不是多罗特贝勒借赛吗?”紫鹊震惊地眺望,不由得十分惊愕,对蓝欢欢说道。

    “借赛?那厮?”蓝欢欢不由得幽默一笑道。

    只见这借赛,手端大刀,一脸凶狠,端的是一个流贼!

    “呔,你这强盗,我们是大清的人,你敢抢我们的女人,要你全军覆没!”突颉怒视着借赛,大声恐吓道。

    “哈哈哈小子,你家大爷是蒙古贝勒,来中原抢掠的,老子喜欢的女人,就抢!”借赛唱了个大喏,手执大刀,命令左右来杀。

    舒尔冬单枪匹马,被这些强盗进攻,打得落花流水,那借赛,手持大刀向着突颉的额头砍下,霎时间大刀从头砍到尾,突颉砍成两片,舒尔冬吓得驾驭战马,割须弃袍逃跑了。

    “蓝格格!”那借赛,仰面大笑,鲁莽地来到蓝欢欢和紫鹊的面前。

    “借赛,你又想抢我们家格格?”紫鹊勇敢地拦在蓝欢欢的面前。

    “蓝格格,我借赛当你是爷的朋友,所以不会抢你了,但是,你要告诉爷,你为什么被这些畜生挟持?”借赛大笑道。

    蓝欢欢见借赛欣喜若狂,就把自己被绑架控制的事,叙述给了借赛。

    “她娘的,哲哲这个毒妇,真是蛇蝎心肠,竟然传播谣言,害你名声狼藉,臭名远扬,让你在这个世上被歧视孤立,再绑架虐待你,这老娘们,真是可恶,要是给爷见到了,也一大刀从头劈到尾!”借赛怒发冲冠道。

    “借赛,若是你当本宫是朋友的话,请你送我回盛京!”蓝欢欢倩然一笑,凝视着借赛,笑容可掬道。

    “蓝姑娘,我借赛者半生,没佩服几个英雄,虽然你还是个女人,但是爷佩服你,爷这次也当护花使者,护送姑娘回盛京,爷在中原也流浪累了,准备带这些兄弟去投靠皇太极!”借赛真挚地大笑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在借赛的保护下,驰骋向北准备回家,而同时,盛京,皇太极为了蓝欢欢,日夜想念,愁肠百结,几乎死去活来。

    “皇后娘娘,皇上还没有死心!”清宁宫,喜花灰头土脸地向哲哲欠身道。

    “那个贱人,永远回不来了,她已经在本宫的控制下,想打她哪里,就打她哪里,要她生不如死,痛不欲生,喜花,派人命令舒尔冬每天打这个贱人,用重刑,打她那明眸皓齿!”丧心病狂,残暴卑劣的哲哲,歇斯底里地嚎叫奸笑道。

    “皇后娘娘,现在盛京内外,人人都相信,蓝欢欢已经身败名裂了,而且有人每天围着她骂,蓝欢欢是自己精神崩溃离家出走的,皇上不会怀疑她是被我们绑架了!”喜花得意忘形地笑道。

    “贱人,本宫要好好玩玩她,还要脸?天下皆知的妖女!”哲哲灭绝人性地仰面狂笑道。

    “皇后娘娘,虽然蓝欢欢被我们卖到中原了,但是对于皇上,我们一定要犁庭扫穴,釜底抽薪,那麟趾宫的娜木钟,还在妄想装作蓝欢欢的闺蜜,在皇上面前卖可怜,再说她膝下还有十一阿哥!”喜花小声对哲哲说道。

    “喜花,皇上虽然对那个贱人一往情深,但是,本宫若是送给皇上一个又漂亮,又楚楚可怜的女子,而且这个女子的眉眼又有点像那个贱人,是不是就真的让蓝欢欢没有了?”狡诈的哲哲,自作聪明地奸笑道。

    “皇后娘娘圣明!”喜花谄媚地欠身道。

    关雎宫,皇太极对蓝欢欢的失踪,心如刀绞,肝肠寸断,今日下朝,他凄然来到关雎宫,突然听到附近又哭泣声和打骂声。

    皇太极背着手,来到了打骂的地方。

    只见一名弱眼横波的女子,被几个穷凶极恶的太监乱打,大声惨叫。

    “岂有此理,你们为何打她?”皇太极龙颜大怒,质问这些吓得战战兢兢的太监道。

    “启禀皇上,这女子是衍庆宫宫女,竟然胆大包天,打坏了主子的梳妆步摇,主子命奴才们,送这女子进辛者库,痛打八十大板!”小太监叩首颤抖道。

    “不就是打坏一个步摇吗?你们衍庆宫主子就要打人!”皇太极同情地目视着这个处处可怜跪在地上的女子,怒骂几个太监道。

    “朕的口谕,这个宫女不要在衍庆宫了,来朕的崇政殿暖阁!”皇太极目视着这些吓得不寒而栗的太监,断然下旨道。

    贝勒府,一脸得意,气焰嚣张的那达理贝勒,和几名贝勒,在大厅吃吃喝喝,拥着美姬美人,花天酒地。

    “贝勒爷,我们在中原伐明,又大胜明军,兄弟们杀得爽,抢的好,安平贝勒,就抢了几百名小美人,郡王爷掳掠了几万奴隶!”一脸桀骜的多苏,举着酒杯,趾高气昂地向那达理和杜度谄媚道。

    “多苏贝勒,你在中原抢了多少奴隶?”杜度一脸镇定,质问多苏道。

    “我在中原,抢了几万奴婢,还有几万牲畜,几千名女子,在朝鲜,也抢了几万女人,但是这中原和朝鲜的女子,一个个都想立贞洁牌坊,太倔强!所以我的府邸,虽然有几个妾,但是都不美!”多苏仰面狂笑道。

    “多苏,若是你没有美女,本贝勒可以送你几个,来人,让美人换上襦裙,呈上佳肴!”志得意满的杜度捋须诡笑道。

    须臾,几名天生丽质,窈窕美丽皮肤白皙的女子,穿着彩衣,怯生生地端着佳肴,来到几名贝勒的面前。

    “安平贝勒真是艳遇不浅,府中藏龙卧虎呀!”喜不自胜,一脸狰狞的多苏,欣喜若狂,向杜度拱手道。

    “来人,把衣服都去了!”杜度一脸龌蹉地目视着这些女子,狰狞地命令道。

    “贝勒爷,你这是要?”多苏大吃一惊。

    “哈哈哈,安平贝勒在这府邸练女人,就像练兵一样!”那达理厚颜无耻地奸笑道。

    这些吓得花枝乱颤的女子,听杜度发怒,顿时吓得乱抖,战战兢兢地脱衣裙。

    “诸位,我们玩个游戏,大家击鼓赌博,这鼓停下来,我们面前的美人就要去尽衣裙,若是谁没有去尽,杀美人!”鲜廉寡耻的杜度,魔鬼一样地诡笑道。

    “好,有趣,这玩的有趣!”那达理抚掌大笑。

    多苏目视着这些吓得哭泣的女人,心中有些恐惧,战战兢兢地敲鼓,女子们,争先恐后地脱着衣裙,这时,几名精神抖擞的贝勒车轮击鼓,那达理突然把鼓停了,众人目视着这些女子。

    其中一名鸭蛋脸的,因为害羞,没有脱了衣裙。

    “杀!”穷凶极恶的杜度,丧尽天良地咆哮道。

    杜度身边的侍卫,拔出腰刀,凶恶地砍向那名女子,一声惨叫,顿时血溅襦裙,那多苏吓得不寒而栗,惊愕地目视着如同小恶魔的杜度和那达理,几乎要吓出神经病了。

    “狗胆包天!”就在这时,府外传来了愤懑的脚步上,这些贝勒正在纸醉金迷,突然战栗地定睛一瞧,只见怒火万丈,几乎气死的皇太极,龙颜大怒,目光如炬,瞪着血红的眼睛,怒视着他们。

    “皇上万岁!”众人一个个吓得酒醒,跪在皇太极的脚下。

    “你们这群畜生不如的东西,竟然欺骗朕,隐藏掳掠妇女,并且肆无忌惮的侮辱屠杀,奸淫,真是畜生!若是当年宸妃在,你们这些人面兽心的东西,朕早便知道了!”皇太极怒发冲冠,大动肝火,怒斥这些贝勒道。

    “皇上,那个汉女,是红颜祸水,是奸细,我们大清是征服者,掳掠几个女人,亲贵们,劳苦功高,为什么不能赏给亲贵们,当年,臣的阿玛,也是被那个汉女害死的!”那达理一脸飞扬跋扈,大声禀告道。

    “那达理,你阿玛就是反对新政,被朕斩首,你竟然不知错,还更加有恃无恐!”皇太极气得痛心疾首,捂着胸口,怒视着那达理,大声叱骂道。

    “皇上,你永远见不到那个汉女了,那个汉女,被我们绑架到中原卖了,恐怕,现在的她,比这些被我们玩的女人还惨不忍睹吧!”那达理丧尽天良地仰面狂笑。

    “鲜廉寡耻,作恶多端,那达理,你刚才说什么?你们把宸妃?”皇太极突然听了那达理的话,顿时大吃一惊,如同五雷轰顶,他激动地抓住那达理的衣领,疯狂地大声质问道。

    “皇上,那个汉女,就是那个红颜祸水,敏惠恭和元妃,我们已经绑架她,卖到中原了!天下人都晓得,她已经消香玉陨了!”那达理歇斯底里地大叫道。

    “你这个禽兽!来人,把贝勒府里全部女俘都放了,将杜度多苏等人押入慎刑司,这个那达理,朕亲自讯问!”皇太极一脸杀气,怒视着那达理,大声命令道。

    “毁于一旦,本宫的计谋毁于一旦!那达理这个蠢蛋!”清宁宫,听说那达理被皇太极亲自缉捕,哲哲顿时气得发疯,撕心裂肺道。

    “皇后娘娘,但是奴婢听说,自从从贝勒府回宫后,皇上就更宠爱那个宫女了!”喜花一脸喜不自胜地对哲哲禀报道。

    “那个宫女叫什么?”哲哲问道。

    “皇上赐名海兰!”喜花笑道。

    “蓝欢欢!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本宫要你失踪,你的全部都是别人的!”已经疯狂的哲哲,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再说皇太极,自从从贝勒府回来后,就感到疲于奔命,虽然凝视着弱眼横波的海兰,皇太极会欣然一笑,但是他突然发现,海兰并不是蓝欢欢,这时,他痛心疾首,对蓝欢欢十分思念。

    “荣儿,马瞻超,朕派你们去中原就是死,也要救回宸妃!”皇太极目视着荣儿和马瞻超,一言九鼎地命令道。

    “什么?海兰那个贱人被皇上封为庶妃了?那个贱人,就是眉眼像蓝欢欢,竟然也敢鸡犬升天,喜花,派人围攻,骂,见着那个贱人就骂!天下人都认识她,都知道,她丑态毕露!”哲哲已经面目扭曲,气急败坏。

    “皇后娘娘,若是我们把那海兰也杀了,娜木钟便会趁机?”喜花劝说哲哲道。

    “本宫有点走火入魔了,喜花,派人帮助那个海兰,一定要抢走皇上对娜木钟的宠爱!”哲哲突然有些悲恸,命令喜花道。

    麟趾宫,子夜,一群穷凶极恶的黑衣人,暗中冲进了宫内,娜木钟正抱着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

    “大胆,竟敢刺杀贵妃娘娘!”娜木钟十分狡猾,立刻出了寝宫,护军们来到寝宫,包围了这些黑衣人。

    “哲哲,后宫怎么会有刺客刺杀麟趾宫?”次日辰时,怒气填膺的皇太极,冲到哲哲的清宁宫,大声质问哲哲道。

    “皇上,这次臣妾真的冤啊!”哲哲跪在皇太极的脚下,叩首大哭道。

    “哲哲,若是朕找不回兰儿,你这皇后,就废黜吧!”皇太极怒视着哲哲,火冒三丈,龙颜大怒地走了。

    “喜花,我们的人,谁在这个时候,刺杀娜木钟?”皇太极走后,怒气填膺的哲哲,质问喜花道。

    “皇后娘娘,我们的人没有刺杀娜木钟和十一阿哥,难道,是有人嫁祸于人,企图嫁祸娘娘?”喜花战栗道。

    “喜花,这个妄想嫁祸本宫的人,是多尔衮,还是豪格?”哲哲一脸怀疑,质问喜花道。

    “难道是睿亲王多尔衮,若是现在皇上知道娜木钟被刺杀,一定对我们清宁宫切齿痛恨,皇后娘娘就不能和肃亲王豪格联合了!”喜花欠身道。

    “是豪格,这小子想嫁祸本宫为它生母乌拉福晋报仇!”哲哲凤目圆睁道。

    再说皇太极,来到麟趾宫,见娜木钟泪如雨下,一脸可怜,不由得心中十分凄然,命令护军保卫麟趾宫,关雎宫,皇太极来到寝宫,悲痛欲绝:“兰儿,你要安全地回来!朕只爱你!”

    中原的大路上,马车内的蓝欢欢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