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五章 萧墙祸起
    蓝欢欢柔肠百结,在梦中,亲眼看见了眉眼弯弯,面如满月的皇太极。

    “皇太极,你假死,你来昭陵,和我一起逃出去,隐居在我们的家里!”蓝欢欢弱眼横波,嫣然一笑。

    大政殿,次日辰时,礼亲王代善和郑亲王等人商定,今日在大政殿进行八旗各王拥立大会,拥立新皇帝登基。

    拂晓,大政殿前,一片雾霾,正黄旗和正白旗剑拔弩张,双方刀光剑影,几乎有一触即发之势。

    大政殿内外,让人毛骨悚然,穿着白衣白甲的护军,严密守卫,宫禁森严。

    日上三竿,德高望重的礼亲王代善,因为是爱新觉罗家族的族长,所以在众人的拥护下,威风凛凛地来到了皇太极的灵位前。

    这时,肃亲王豪格,睿亲王多尔衮,郑亲王济尔哈朗,豫亲王多铎,英亲王阿济格,安平贝勒杜度,郡王阿巴泰,内务府大臣索尼,将军鳌拜,还有大学士范文程,学士洪承畴内院尚书等文武百官,密密麻麻地来到了大政殿。

    大政殿内,形势十分恐怖。

    礼亲王代善,一脸严肃地站在众人的中央,朗声说道:“诸位亲贵大臣,大行皇帝突然驾崩,驾崩前没有宣布遗召,所以按照祖制,大清皇位的储君,由众位亲贵共同举荐!”

    “昔日大行皇帝的皇位,也是亲王贝勒们共同推荐的!”众人都十分信服。

    “礼亲王爷,肃亲王是大行皇帝的长子,并且劳苦功高,大行皇帝的皇位,应该由长子继位,再说肃亲王母以子贵,子以母贵,现在肃亲王已经认皇后娘娘为嫡母,我等认为,应该立肃亲王继位!”索尼先入为主,向代善拱手道。

    “我们举荐肃亲王!”这时,殿外防守的两黄旗,山呼万岁。

    “先帝对我们有养育之恩,若是不立先帝皇子,我们断然不从!”两黄旗的鳌拜图海,图赖,遏必隆等人异口同声,群情激奋。

    “不不不,我豪格德小福薄!”豪格见众人都拥护自己,心中大喜,故意谦虚道。

    “豪格,你小子还算知道自己德小福薄!我多铎推荐礼亲王!礼亲王德高望重,是我们的二哥!”这时,一脸鄙夷的多铎,轻蔑地瞥着豪格,故意拱手道。

    “不不不,十五弟,我老了,不能天降大任了!”代善苦笑着摇手道。

    “既然礼亲王不愿意继位,那就立我多铎吧,当年太祖皇帝的遗召,也有我多铎的名字!”多铎见代善摇手,吊儿郎当地笑道。

    “十五弟,虽然太祖遗召有你的名字,但是,大家能拥立你吗?”阿巴泰仰面笑道。

    “既然太祖遗召上,我们都有名字,那就不一定立大行皇帝的皇子,若说天降大任,大家信服,只有睿亲王多尔衮!”多铎因势利导,朗声拱手道。

    “睿亲王,睿亲王,睿亲王!”此时,大殿内外,喊声震天动地。

    “睿亲王人人拥戴,义正辞严,我等叩请睿亲王继位登基!”阿济格,硕托,苏克等人,争先恐后,跪在睿亲王多尔衮的脚下。

    “王爷,多尔衮的军队已经包围了大政殿内外,他是早有阴谋,若是我们不拥立他,多尔衮可能要率兵杀人!”何洛会小声对豪格说道。

    “何洛会,挟持哲哲和布木布泰,娜木钟等嫔妃来到大政殿,我们要逼哲哲亲自下懿旨,传位本王!”豪格眼睛一转,命令何洛会道。

    半个时辰后,喜花搀扶着皇后哲哲,还有庒妃布木布泰,麟趾宫贵妃娜木钟,来到了大政殿。

    “皇后娘娘,若是肃亲王继位,你就是皇太后,日后荣华富贵,若是多尔衮继位,你就不得好死!”何洛会小声对哲哲说道。

    “何洛会,本宫是大清皇后,你家主子竟然敢威胁本宫,用刀架在本宫脖子上,企图逼本宫下懿旨,你家主子真是鲜廉寡耻!”哲哲凤目圆睁道。

    “慢!”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大政殿外,冲进来几个人,众人定睛一看,都十分惊愕。

    浮现在众人面前的,正是皇太极生前的宠妃海兰!

    “这个女人,在大行皇帝生前,狐媚皇上,现在竟敢来这里!”顿时大殿上议论纷纷。

    “诸位亲贵王爷,皇上生前遗召,大阿哥豪格,有勇无谋,而且不孝,当年暗害生母赫舍里淑妃,还逼皇后娘娘认她为嫡子!”海兰大声说道。

    “你这个小贱人,一派胡言,本王的生母,是当年父皇的正室乌拉福晋,当年皇后哲哲,暗中毒害本王生母,篡夺皇后之位,现在,她又妄想收买这个曾经冒充蓝欢欢那个不要脸的贱人的小蹄子,诋毁本王!”豪格见情况竟变,恼羞成怒,干脆站在众人中央,慷慨激昂地把哲哲的罪恶昭告天下。

    “豪格,你果然是不孝之子,大行皇帝尸骨未寒,你竟然这样灭绝人性地诋毁嫡母,真是天打雷劈!”哲哲见豪格把真相都说出来了,顿时惊慌失措,立刻站在众人面前,装作浩然正气,端庄贤良,对着豪格大声耍赖道。

    “哲哲,你这个蛇蝎妇人,今日竟然反咬一口,真是丧心病狂!”豪格气急败坏,对着哲哲愤怒地大喝道。

    “大阿哥要弑母了!”哲哲趁机装得楚楚可怜,在光天化日,群臣面前撒泼,泣不成声!

    “肃亲王也太过分了,大行皇帝尸骨未寒,怎么能造谣陷害皇后娘娘?”顿时大殿上的文武百官七嘴八舌,一个个都为哲哲打抱不平。

    “哲哲,你这个毒蛇!来人,今日要造反的,就是哲哲,一个月前,哲哲曾命她的心腹喜花,秘密禀报本王,说父皇一个月后将猝死,本王怀疑,父皇驾崩,就是哲哲这个心狠手辣的毒妇弑的!”豪格果然目光如炬,激动起来,对着众人大声说道。

    “豪格,你真是禽兽不如,竟然光天化日,亲贵面前,如此鲁莽,传播谣言,辱骂嫡母,如此皇子,其能继承大统?”这时,郑亲王济尔哈朗站了出来,指着豪格义愤填膺。

    “豪格悖逆不孝,不能继承大位!”一时间,大殿上如水沸了一样,众人义愤填膺,群情激动,纷纷谴责豪格的孟浪。

    大政殿,下朝了。

    “皇后娘娘,幸亏豪格的心腹何洛会,是多尔衮的内奸,他按照娘娘的嘱咐暗中联系海兰那丫头,宣布了大行皇帝生前的话,豪格这小子,还敢挟持皇后娘娘,真是不得好死!”喜花眉开眼笑地扶着哲哲,小声对哲哲说道。

    “豪格这个小子,竟然今日在大殿如此悖逆,而且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一辈子都完了!他像他那个蠢额娘一样,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还想挟持本宫?呸!”哲哲凤目倒竖,轻蔑地吐了一口口水。

    “但是豪格说出了真相,会不会有人相信他?”喜花忧心忡忡地问道。

    “没有人相信他一个疯子,他说我们倒打一耙颠倒黑白,反咬一口,贼喊捉贼,他有证据吗?大家都知道,都是他自己妄想,每天疑神疑鬼的,一个神经病,这种人还想继承皇位,妄想!”哲哲睚眦地奸笑道。

    “那皇后娘娘,豪格完了,万一十四爷多尔衮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趁机顺手牵羊,继位做了皇上,皇后娘娘就做不成皇太后了!”喜花忧虑道。

    “多尔衮?爱江山更爱美人,英雄难过美人关,本宫还有一个棋子!”哲哲狡猾地诡笑道。

    “难道皇后娘娘不杀蓝欢欢了?”喜花奇怪道。

    “蓝欢欢那个贱人,本宫定要斩草除根,派去的刺客,就算不能保护本宫也要杀死那个贱人,本宫说的是布木布泰,她是蓝欢欢的妹妹,什么叫爱屋及乌?多尔衮为了蓝欢欢可以死去活来,若是帮了她的妹妹,日后蓝欢欢一定对他刮目相看!”哲哲老奸巨猾地笑道。

    皇太极的灵柩前,豪格痛不欲生,鳌拜和遏必隆索尼等人,跪在豪格的面前拱手劝慰道:“王爷,您今日太造次了,虽然我们知道了皇后作恶多端,有恃无恐的真相,但是在今日这众目睽睽之中,你说了这些话,还那么恼羞成怒,没有人相信你的,八旗亲贵只会相信哲哲的谣言,以为王爷得了怔忡之症,神经兮兮!”

    “哲哲这个蛇蝎妇人,真是狡诈!她不但没有被我们挟持,和我们联合,还在众人面前装可怜,倒打一耙,诋毁本王不孝,哲哲的妄想是,拥立六岁的九弟为皇上,因为九弟小,他的生母又是哲哲的侄女,可以轻松控制,哲哲这个阴险毒辣的女人,真是老奸巨猾呀!”豪格心有余悸道。

    “王爷,现在哲哲妄想拥立幼主控制大清,挟天子以令诸侯,但是八旗亲贵,绝对不可能轻易同意拥立一个小孩,现在真是群雄逐鹿,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的危若累卵之际,若是大清立一个幼主,安能与明朝的崇祯和李自成张献忠争夺天下?王爷,我们应联合睿亲王多尔衮,共同扳倒哲哲!”索尼郑重建议道。

    “索尼大人所言甚善!”豪格终于欣然一笑。

    “肃亲王!”就在豪格笑的时候,一名妖艳妩媚的女人,穿着素白旗袍,梳着小两把头,袅娜地来到了豪格的面前。

    “麟趾宫贵妃?”豪格大惊失色。

    “肃亲王,虽然哲哲那个老谋深算的女人,不与你联合,但是本宫可以与王爷联合!”娜木钟笑靥如花道。

    “贵妃娘娘愿拥立本王?”豪格又惊又喜道。

    “肃亲王,我朝祖制,幼子继承家产,本宫的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虽然才两岁,但是是大行皇帝最小的皇子,那哲哲有九阿哥,王爷拥立十一阿哥,哲哲就骑虎难下了!”娜木钟狡黠地说道。

    “贵妃娘娘所言甚善,你是要借我这把刀,帮你的儿子继承皇位?”豪格仰面冷笑道。

    “肃亲王,十一阿哥只有两岁,继位后,定然不能亲自处理朝政,那时再传位肃亲王,岂不是天意?”娜木钟说道天花乱坠,终于把豪格说的喜不自胜。

    傍晚,多尔衮心中凄然,背着手,在崇政殿遛弯,十几年了,风刀霜剑,明枪暗箭,困难危险,自己由当年那个十五岁,痛不欲生,欲哭无泪的少年,长成了现在不可一世,权震朝野的睿亲王,一位让天下人尊敬的巴图鲁战神,但是十几年中,他除了有取而代之皇太极的梦想,还有搂进蓝欢欢入木三分的深情。

    但是,现在,蓝欢欢已经失踪,而皇位,也在豪格和哲哲的内讧中,花非花雾非雾!

    “多尔衮!”就在这时,多尔衮的身后,传来了一声熟悉的呼唤声。

    “兰儿!”多尔衮忽然眉飞色舞,又惊又喜地回过头,凝视着眼前的丽人!

    “布木布泰?”多尔衮大惊失色。

    “多尔衮,听说姐姐被挟持到中原,后来在借赛的保护中,已经向盛京回来!”布木布泰婉约一笑道。

    “布木布泰,你姐姐真的要回盛京了吗?”多尔衮顿时大喜过望,抓住了布木布泰的芊芊玉指。

    “是的,多尔衮,但是姐姐现在不能进宫!”布木布泰忽然蹙眉道。

    “为何?虽然皇兄不在了,但是我还在,我会好好的保护兰儿下半辈子的!”多尔衮胸中波涛汹涌,情深意笃地说道。

    “多尔衮,但是现在,宫中刀光剑影,为了皇位剑拔弩张,肃亲王和你,明争暗夺,宫中防守森严,姐姐要是进宫,我姑姑一定会再次派人干扰破坏,暗中害姐姐!若是豪格做了皇帝,他会为母报仇,灭掉博尔济吉特氏全族,杀了姐姐,若是你继位,姐姐是大行皇帝的已歿贵妃,那些人会逼她殉葬的!”布木布泰哭得如梨花带雨,明眸琴声地对多尔衮郑重说道。

    “对,兰儿现在不能进宫,那布木布泰,谁当皇上,兰儿会安全?”多尔衮目视着布木布泰,郑重地询问道。

    “多尔衮,现在只有九阿哥是姐姐的亲外甥,你若是把九阿哥从哲哲手中救出来,拥立九阿哥为皇上,九阿哥一定请姐姐这位亲姨母进宫,我们都安全了!”布木布泰义正言辞地劝说道。

    “所言甚善,布木布泰,本王就拥立九阿哥福临!”多尔衮恍然大悟,大喜过望。

    次日,日上三竿,大政殿内外,守卫森严,杀气腾腾的两黄旗和两白旗将士,仍然是紧张对峙,双方剑拔弩张。

    大清皇后哲哲,一身缟素,雍容华贵,贤良淑德地在喜花的搀扶下,威风赫赫地来到大政殿,庒妃布木布泰和麟趾宫贵妃娜木钟,也簇拥着哲哲,盈盈到了大政殿的灵位前。

    “大伯,大行皇帝突然驾崩,已经十几日了,但是大位仍然未能拥立,本宫怕大清上下忧心忡忡,先帝在地下,也痛不欲生!”哲哲凤目热泪,呜咽道。

    “请皇后娘娘保护凤体!”代善向哲哲拱手劝慰道。

    这时,肃亲王豪格,和睿亲王多尔衮,携手来到了大殿,哲哲见多尔衮和豪格突然打成一片,心中不由得忐忑不安。

    “各位亲贵王爷,睿亲王多尔衮,劳苦功高,智勇双全,德高望重,天下共服,我等推举睿亲王为皇太弟,继承皇位!”多铎,阿济格,硕托,阿达你,苏克等人异口同声,同舟共济,向多尔衮庄严叩首。

    “且慢,我等文武百官,都是先帝养育,先帝给我们荣华富贵,若不是皇子继位,我等断然不同意!”这时,索尼鳌拜,图海图赖等人,同心同德,怂恿两黄旗,在大殿内外大声呼喊,惊天动地。

    “立皇子?所言甚善!”多尔衮忽然舒然一笑。

    “王爷,你也同意立皇子?”众人十分惊愕,目视着镇定自若的多尔衮。

    “本王拥立九阿哥福临为太子,继承皇位!”多尔衮突然斩钉截铁,一言惊愕大殿!

    “九阿哥?”瞬间,大殿上,议论纷纷。

    “睿亲王,我大清祖制,母以子贵,子以母贵,九阿哥福临的生母庒妃,在后宫妃位比麟趾宫贵妃低,臣建议,拥立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这时,索尼拱手,胸有成竹地对多尔衮说道。

    “十一阿哥只有两岁,岂能继位?”多尔衮鄙夷地瞥了索尼一眼。

    “多尔衮,我大清祖制,你就算是亲王,也应当敬服!”索尼怒气填膺道。

    “索尼,你这种小官,安能参加亲王会议,滚!”多尔衮威风赫赫,不可一世,一脸飞扬跋扈地大喝道。

    “多尔衮,你挟持百官,妄自尊大!”索尼气得两腿颤抖。

    “众位亲贵,本宫也同意,拥立九阿哥为储君,君临天下,本朝家法,子以母贵,本宫是九阿哥福临嫡母,尊号比麟趾宫贵妃高!”哲哲见大局已定,顿时欣喜若狂,一脸义正言辞地走到多尔衮的面前,支援多尔衮道。

    “若是皇后同意立九阿哥为储君,本王还要三思!”多尔衮怒视趾高气昂的哲哲,突然改口。

    “对,皇后哲哲,暗中弑君,此事尚未查明,哲哲的懿旨,是胡说八道!”豪格见多尔衮突然改口,欣喜若狂,大声喊道。

    “皇后娘娘毒害先帝?”顿时,大殿上沸沸扬扬,一石激起千层浪,八旗亲贵人人自危。

    “岂有此理,多尔衮竟然在关键时候,又与豪格联合!”愤懑地回到清宁宫,哲哲凤目圆睁,怒气填膺。

    “皇后娘娘,那十四爷一定是晓得我们的人还在伏击蓝欢欢,若是娘娘命令刺客停止刺杀蓝欢欢,护送蓝欢欢回京,十四爷必定与我们联合,拥立九阿哥!”喜花劝说道。

    “蓝欢欢那个贱人,对,在外面,我们还整不死这个贱人,若是把她挟持回皇宫,本宫就彻底控制了她,可以轻松派人监视跟踪,散布流言蜚语,喜花,去,去盛京城外的昭山,命令刺客护送蓝欢欢回京!”哲哲咬碎银牙,扭曲着脸,朱唇浮出诡笑。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在借赛的保护下,在昭陵为皇太极祭奠。

    月黑风高,让人毛骨悚然,黑暗的世道,如疯似狂的辱骂和故意攻击,仿佛是恶魔鬼叫,让人怒火万丈。

    子夜,几十名黑衣刺客,执着长刀,在风中丧心病狂地逼近了昭陵驻跸的大营。

    夜中的叶雨,渗人地怪叫,一群让人恐惧的恶鬼,潜入了昭陵。

    “蓝格格,有刺客!”借赛听到了轻功的声音,迅速飞出大营,指挥士兵保护蓝欢欢。

    双方在夜里短兵相接,蓝欢欢柳眉倒竖,紫鹊也嗔怒地对蓝欢欢说道:“格格,一定是那个丧尽天良的蛇蝎妇人,竟然又趁夜派人刺杀我们,这群挑梁小丑,真是作法自毙!”

    蓝欢欢柳叶眉,萦绕着黯然和悲恸,手中的宝剑千变万化,她衣袂凌波,手执宝剑,在冷香和飒风中,飞龙在天,剑若流星,长剑上下翻飞,紫鹊也并肩血战,那借赛一声大喝,义愤填膺,手举大刀,勇猛乱砍刺客,端的是人人奋勇,血战一个晚上,哲哲派来的刺客全军覆没,几十人尸横遍地!

    “借赛,紫鹊,我们进皇宫,为皇太极报仇!”蓝欢欢杏眼圆睁,弱眼横波中,杀气腾腾。

    “皇后娘娘,蓝欢欢杀完了我们派来的刺客,带着借赛的几千骑兵杀进盛京城了!”清宁宫,喜花连滚带爬地跪在哲哲面前,叩首禀报道。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本宫派人先入为主,在盛京内外又传播了她的黑材料,四处散布谣言,现在这个贱人走在大街上都有人知道她,她竟敢带兵杀进皇宫?”哲哲顿时吓得肝胆俱裂。

    “哲哲,你这个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蛇蝎妇人,皇上是不是你毒害的!”就在这时,柳眉倒竖,颦眉嗔怒的蓝欢欢,目光如炬,眉似宝剑,执着剑,一身是胆地冲进了清宁宫。

    “哲哲,你企图传播谣言,害本宫身败名裂,人人冷嘲热讽?”蓝欢欢瞥着哲哲,莞尔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