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六章 清宫
    皇太极突然驾崩,顿时朝廷大乱,豪格与多尔衮哲哲三足鼎立,为了争夺皇位而剑拔弩张,大政殿上,皇位斗争波云诡谲。

    “本王命令,两黄旗一定要先入为主,要说的比他们快,先发制人!”阿巴泰在哲哲的命令下,心狠手辣地对着两黄旗统领,大声叮嘱!

    清宁宫,蓝欢欢弱眼横波,柳眉倒竖,明眸宛如宝剑,目光如炬地瞥着惊慌失措的哲哲,芊芊玉指执着凛冽的宝剑,指向哲哲的雍容!

    “哲哲,你这个鲜廉寡耻的蛇蝎妇人,竟然连皇太极也敢毒害,害本宫连皇太极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你这个丧心病狂的恶魔,这么多年,我为了皇太极,韬光养晦,忍着你,你却更加疯狂,有恃无恐,派人传播谣言,到处挑拨离间,企图污蔑我的名声,让我身败名裂,现在,我已经名声狼藉了,但是你这个毒辣的毒妇,竟然还不放我,竟然越近一步,对我蓝欢欢和皇太极的身体,也进行毒害,皇太极是一位明君,又与你几十年的夫妻,你竟然这么心狠手辣,下毒害死他,还派人对我的身体进行毒害,弄得我现在痛不欲生,你这个畜生,今天,我蓝欢欢要为被你害死的人和皇太极报仇!”蓝欢欢义愤填膺,柳眉倒竖,她这几年忍着的恨,在瞬间,蓝欢欢的宝剑,浩然正气地逼近了哲哲。

    “兰儿,请你冷静,皇上不是本宫毒害的!”哲哲吓得魂飞天外,狡猾地目视着蓝欢欢哭笑不得道。

    “休要辩口,畜生,你作恶多端,今天是玩火,今天我代天下人,审判你这个杀人凶手,多行不义必自毙!”蓝欢欢明眸嗔怒,大义凛然地怒视哲哲,柔荑中的宝剑,向哲哲的咽喉搠来。

    “兰儿,且慢动手!”哲哲突然窘笑道。

    “哲哲,你还想耍无赖吗?”蓝欢欢柳眉倒竖,正气凛然地怒视着哲哲。

    “兰儿,现在若是你杀了本宫,大清一定大乱,皇太极呕心沥血建立的江山,就毁于一旦,所以,请你且慢动手!”哲哲吓得不寒而栗道。

    “哲哲,现在大清无君,完全不能立一个孩子登基!”蓝欢欢郑重道。

    “姐姐,我们只能拥立九阿哥福临,你刚从外回来,应该也知道,为了皇位,肃亲王和睿亲王刀光剑影,剑拔弩张,若是立他们之中的一个,大清一定火并,两败俱伤,那时,敌人趁火打劫,先帝的江山就毁于一旦了,姐姐,你和先帝情深意笃,心心相印,你能亲眼看着先帝亲自马上建立的江山前功尽弃吗?若是大清灭亡,亿兆百姓,将再次进入水深火热,安居乐业的人民,将再次进入乱世!”布木布泰一本正经,一身是胆地步到蓝欢欢的面前,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蓝欢欢目视着噙着热泪的布木布泰,不由得悲痛欲绝。

    “姐姐,十四爷已经答应,拥立九阿哥为新帝,虽然福临只有六岁,但是我们只要册封十四爷和郑亲王为辅政王,大清就像先帝还在一样!”布木布泰义正言辞地劝说蓝欢欢道。

    “好,我可以暂时不杀哲哲,但是布木布泰,你要与哲哲并为两宫太后,让权力平均!”蓝欢欢三思后,点头对布木布泰说道。

    “好,姐姐说话一言九鼎!”布木布泰欣然笑道。

    大政殿,八旗猎猎,文武百官,排班立在殿外,睿亲王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驾驭着战马,来到了大殿外。

    这时,多尔衮突然看见了蓝欢欢的倩影。

    “兰儿!”多尔衮心如刀绞,黯然落泪。

    “多尔衮!”蓝欢欢穿着缟素氅衣,梳着小两把头,云鬓上插着小百花,又悲又欣地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兰儿,我不是做梦吧,你没有死,你又安安全全地回到盛京了!”多尔衮欣喜若狂,乐不可支,兴高采烈地跑到蓝欢欢的秀面前。

    “多尔衮,皇太极去世了,我一生最爱的男人,驾崩了!”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突然悲恸大哭,潸然泪下。

    “兰儿,你别伤心,虽然皇兄去世了,但是我多尔衮起誓,会代替皇兄照顾你下半辈子的!”多尔衮一往情深地凝视着眸子通红的蓝欢欢,心如刀绞地说道。

    “不,多尔衮,你还有小玉儿!”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道。

    “兰儿,小玉儿也是你的姐妹,再说,世上人们晓得的敏惠恭和宸妃,已经去世了!”多尔衮情深义重地凝视着蓝欢欢。

    “多尔衮,我这一生,只爱一个男人,他就是皇太极,我不会再盛下另外一个男人了!”蓝欢欢毅然凝视着多尔衮。

    “兰儿,你别误会,我不是要,我只是要下辈子照顾你!”多尔衮尴尬道。

    “多尔衮,若是你要照顾我,你就力挽狂澜,鞠躬尽瘁地辅佐九阿哥福临,继承你的皇兄,统一天下,让百姓安居乐业!”蓝欢欢郑重地目视着多尔衮。

    “兰儿,我多尔衮必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多尔衮断然说道。

    “多尔衮,在拥立新帝前,请你带我,我们一起去皇太极的灵柩前祭奠!”蓝欢欢颦眉凝视着多尔衮,黯然神伤道。

    “兰儿,我和小玉儿陪你一起去皇兄的灵柩!”多尔衮欣然道。

    崇政殿,晚秋冬雨,悲惨黯然,这时,蓝欢欢和多尔衮,小玉儿的身边,下着铺天盖地的秋叶。

    春光灿烂,蓝欢欢突然有回想起花雨满天的那一个初夏!

    皇太极和自己驾驭着大白小白,比翼双飞,心有灵犀。

    大政殿,次日拂晓,缟素如林,爱新觉罗皇族的族长,礼亲王代善,恭敬地请两宫太后,凤驾大政殿,在悲壮的景阳钟声中,被敬称为母后皇太后的哲哲,和敬称为圣母皇太后的布木布泰,穿着大氅,在宫人的簇拥下,端庄地步上了丹墀,正襟危坐在软榻上,大殿上,鸦雀无声,文武百官,和八旗亲贵,这时排班来到了殿内,向两宫皇太后行礼。

    “诸位亲贵王爷,先帝突然驾崩,已经半个月了,但是大清现在仍然无君,我大清江山,是先帝呕心沥血,在马上打下来的,所以本宫断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天下毁于一旦,所以今日,本宫要和诸位王爷大臣商议,拥立新君!”哲哲一本正经地宣布道。

    “两宫太后,我们建议,定立先帝皇子!”索尼向哲哲打千道。

    “是,臣也建议,立皇子!”范文程胸有成竹,向两宫太后打千道。

    “那我们是立大阿哥呢,还是九阿哥福临,或是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遏必隆问道。

    “我多尔衮建议,拥立九阿哥福临,母以子贵,子以母贵,皇后是九阿哥嫡母,九阿哥的姨母,是先帝最爱的敏惠恭和元妃!生母是敏惠恭和元妃的妹妹庒妃,可谓天下尊敬,天之骄子,再说今年,先帝曾经在狩猎时,赞扬九阿哥,从小就文武双全!”多尔衮站在大家面前,斩钉截铁道。

    “多尔衮,我朝祖制,幼子继承,十一阿哥博穆博果尔才两岁,是先帝最小的孩子,我建议,立博穆博果尔为帝!”这时,郑亲王济尔哈朗,突然大声说道。

    “我们建议立肃亲王为帝,肃亲王是先帝长子!”图赖鳌拜等人,趁机兴风作浪道。

    这时,一身白衣的麟趾宫贵妃娜木钟,抱着两岁的博穆博果尔,悲恸地来到了大殿上。

    “娜木钟姐姐?”隐蔽在帷幕后的蓝欢欢,双眉紧蹙,十分震惊。

    “娜木钟姐姐当年是我的好姐妹,还因为我拖累,堕胎被诋毁,现在若是立九阿哥为新帝,会不会?”蓝欢欢肝肠寸断道。

    文武百官退朝,因为拥立豪格的和支持博穆博果尔,辅佐九阿哥福临的人又三足鼎立,双方又在大殿对峙,蓝欢欢心中凄然,来到了娜木钟的面前。

    “娜木钟姐姐!”蓝欢欢凝视着抱着十一阿哥的娜木钟,心中有点抱歉。

    “兰儿,你竟然没有死,还安全回到了盛京,真是阿弥陀佛!”娜木钟突然见到蓝欢欢,不由得乐不可支,又喜又惊,执着蓝欢欢的素手,和蓝欢欢回到了关雎宫。

    “兰儿,你不要太悲伤,要节哀,先帝虽然突然驾崩了,但是你还有十阿哥,十阿哥和麝月还在民间失踪,所以,你一定要顽强地活下去!”娜木钟情深意笃地对蓝欢欢说道。

    “娜木钟姐姐,你决定为十一阿哥争皇位吗?”蓝欢欢凝视着娜木钟,小声询问道。

    “兰儿,我只有为自己的孩子争一次皇位,因为,哲哲和布木布泰,都是暗中歹毒,你万万不能被她们骗了!”娜木钟劝说蓝欢欢道。

    “娜木钟姐姐,但是,现在要想天下太平,只有平衡睿亲王多尔衮和肃亲王豪格的权力,若不是九阿哥继位,两宫太后就会继续和两王内讧,那时八旗崩溃,我们的大清就前功尽弃了!”蓝欢欢郑重地凝视着娜木钟道。

    “兰儿,现在我们不能相信别人,只能相信我们自己,为什么哲哲和布木布泰能做两宫太后,而我们不能,听我的,拥立十一阿哥为新帝,只要十一阿哥继位,我们就立为新的两宫太后,以后大清的权力,就在我们的手中!”娜木钟明眸妩媚,怂恿蓝欢欢道。

    “娜木钟,我们能立为两宫?”蓝欢欢不由得如同五雷轰顶,凝视着一脸狼子野心的娜木钟。

    “兰儿,多尔衮对你的话,就像天意一样,只要你劝说多尔衮,拥立十一阿哥,日后,本宫就册封多尔衮为唯一的摄政王!朝廷!”娜木钟煽动蓝欢欢道。

    “姐姐,我再想想吧!”蓝欢欢凝视着杏眼圆睁的娜木钟,忽然抿嘴一笑道。

    娜木钟走后,紫鹊凝视着娜木钟的背影,有些惊愕,小声对蓝欢欢说道:“格格,真是没有料到,麟趾宫贵妃原来有如此深的心机,而且刚刚看了她那张脸,狼子野心,阴险毒辣!”

    “紫鹊,娜木钟这个女人,当年我轻视了她,原来她也和哲哲是五十步笑百步,虽然装得大义又让人心爱,但是却是狼子野心,诡计多端!”蓝欢欢忧心忡忡道。

    “格格,从前娜木钟在皇上面前,装得和你像好姐妹一样,还几次帮你,几次被哲哲害得堕胎,又在皇上眼前装得楚楚可怜,原来都是诡计,我们不过是她手中的牌,欺骗皇上宠幸她的牌,所以后来,她生了十一阿哥,现在又挟持十一阿哥,抢夺皇位!”紫鹊恍然大悟道。

    “紫鹊,娜木钟一定会再去骗豪格和多尔衮!我们立刻去睿亲王府!”蓝欢欢斩钉截铁道。

    睿亲王府,已经夜里了,小玉儿听说蓝欢欢焦急地来到府邸,立刻带人开门,让蓝欢欢进了屋子。

    “兰儿,王爷今晚去宫里了!”小玉儿对蓝欢欢笑容可掬地说道。

    “多尔衮去宫里了?”蓝欢欢大吃一惊。

    次日拂晓,大政殿,多尔衮不可一世,抱着怔怔的九阿哥福临,威风八面地步上了玉阶,来到了大殿上。

    “臣,睿亲王多尔衮,拥立九阿哥福临为新帝!”多尔衮如亲自把福临放在龙椅上,然后一本正经地来到丹墀下,向福临行礼。

    “睿亲王?”众人顿时十分惊愕。

    “九阿哥福临在诞生时,红光笼罩永福宫,是天之骄子,我代善,也拥立九阿哥为新帝!”礼亲王代善也向福临行礼。

    “诸位,九阿哥众望所归,是我大清的储君,请诸位亲贵,朝见新帝!”多尔衮伫立在福临的身边大声宣布道。

    “多尔衮,你!”肃亲王豪格气得青筋直爆,索尼和鳌拜,图赖,郑亲王济尔哈朗等人也是十分震惊。

    “诸位亲贵王爷,睿亲王的建议,我们两宫太后也同意!”正襟危坐的软榻上的哲哲和布木布泰,也轻启丹唇道。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范文程挺身而出,向福临叩见,群臣争先恐后也叩首行礼,山呼万岁!

    “主子!”隐蔽在殿外的麟趾宫贵妃娜木钟见情况突然变化,惊得战栗,突然感到眼前眩晕,不花立即扶住几乎昏晕的娜木钟喊道。

    “多尔衮!”众人兴高采烈地下了朝,这时,蓝欢欢心急如焚地跑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多尔衮,那个娜木钟是不是昨晚找了你?她是不是骗你怂恿你立十一阿哥为新君?”蓝欢欢迫不及待地询问多尔衮道。

    “兰儿,没有事了,我已经拥立九阿哥福临为新君!”多尔衮凝视着惊愕的蓝欢欢,从嘴角浮出舒然一笑。

    “多尔衮,你为什么这么决定?”蓝欢欢吃了一惊,奇怪地凝视着多尔衮。

    “因为我发现,你那个好姐姐娜木钟,藏匿着很深的心机,她其实是狼子野心,利用你欺骗皇上的宠幸!她想害你,我多尔衮发誓要照顾你下半辈子,所以,娜木钟想害你,我就立九阿哥福临,让你平安!”多尔衮一往情深地凝视着蓝欢欢说道。

    “苏克,虽然我让哲哲和布木布泰都做了两宫太后,但是她们没有统摄六宫的大权,宫中都唯宸妃马首是瞻!”多尔衮回首目视着苏克,毅然命令道。

    “嗻!”苏克打千道。

    再说清宁宫,当哲哲和布木布泰回到寝宫后,清宁宫就被两白旗的护军包围了。

    “这个多尔衮竟然妄想囚禁本宫!”哲哲气得恼羞成怒。

    “格格,朝中唯多尔衮马首是瞻,大清已经被多尔衮控制,我们现在也是多尔衮的傀儡,只有与多尔衮联合了!”布木布泰劝哲哲道。

    “布木布泰,郑亲王曾经推荐十一阿哥为新君,他和多尔衮一定有些仇,喜花,你派人化妆出去,煽动阿巴泰杜度等人,和豪格联合,拥立郑亲王济尔哈朗也为辅政王,两人权力平分,那多尔衮,也得瑟不了!”哲哲眼睛一转,奸滑地命令喜花道。

    “多尔衮掌握兵权,竟然这样飞扬跋扈,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肃亲王府,鳌拜索尼等人,群情激奋,大声对豪格说道。

    “决不能废长立幼,多尔衮勾结永福宫庒妃,掌握朝廷,有恃无恐,肃亲王,我们拥立你为皇上!”鳌拜拱手道。

    “不,现在多尔衮已经勾结了两宫太后,我们不但不能夺位,还要逼多尔衮的手下兴风作浪,劝说多尔衮夺位!”豪格狰狞地笑道。

    “肃亲王,你要离间多尔衮和两宫太后?”索尼惊讶道。

    “多尔衮刚刚拥立九阿哥福临,企图挟持六岁孩子,掌握大清,我们就挑拨他手下几个孟浪的人,拥立他夺位当皇帝!这样,多尔衮一片胡言,竟然自己出尔反尔,我们就昭告天下,共讨这个奸臣!”豪格趾高气昂地仰面大笑道。

    再说多尔衮拥立福临后,再过几天,新皇帝就要登基,硕托和阿达理心中十分愤慨,都对豪格和哲哲切齿痛恨。

    “我们王爷劳苦功高,浴血奋战,大清的大半江山都是他率领我们打下的,现在竟然要跪在一个六岁孩子面前,叩见他做皇上,岂有此理!”傍晚,硕托和朋友遏必隆喝着酒,一肚子愤懑。

    “就是,睿亲王文韬武略,当年汗位就是睿亲王的,现在,睿亲王夺回自己的皇位,理直气壮,再说,睿亲王劳苦功高,在八旗中,是人人尊重!”遏必隆故意挑拨怂恿道。

    “阿达理,你要是爷的儿子,今晚就去睿亲王府,让我们王爷黄袍加身,我们同心同德,拥立王爷为皇帝!”硕托一声大喝,执着儿子阿达理,摇摇晃晃地去了睿亲王府。

    “王爷,硕托和阿达理上当了,他们果然去睿亲王府,执着龙袍!”大喜过望的遏必隆回到肃亲王府,自鸣得意地禀告豪格道。

    “好,他多尔衮出尔反尔,竟然又妄想篡位,现在我们有铁证,明日早朝,就举报他多尔衮!”豪格欣喜若狂。

    “王爷!”子夜,突然一个蹑手蹑脚的人,敲了睿亲王府的门。

    “何洛会?”苏克打开大门,不由得十分惊诧。

    “王爷,不好了,硕托和阿达理给您披黄袍的事,是豪格的诡计,豪格的奸细遏必隆故意煽动硕托父子,劝说王爷夺位,遏必隆却控制了铁证,暗中给了豪格,他们阴谋,明日早朝,举报王爷”何洛会焦急地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向多尔衮禀报道。

    “豪格这个小子,竟然想陷害我多尔衮?”多尔衮顿时怒发冲冠。

    “哥,我们索性一不做二不休,既然这小子想诋毁你,我们不如明日就夺位,废了小皇帝,拥立你为皇上!”多铎一脸愤怒,大声喝道。

    “不,王爷,明日若是政变,豪格正好趁机诋毁王爷谋反!”何洛会劝道。

    “哥!”多铎怒气填膺道。

    “王爷,圣母皇太后懿旨,请王爷立刻去永福宫!”这时,苏克来到多尔衮的面前,禀报多尔衮道。

    永福宫,苏沫儿打了细帘子,布木布泰满面春风,凝视着多尔衮。

    “皇太后,你有何事?”多尔衮询问布木布泰道。

    “十四爷,硕托和阿达理暗中劝你夺位的是,已经传到本宫和母后皇太后那了,恐怕,郑亲王和礼亲王也知道了!”布木布泰凝视着多尔衮,郑重地说道。

    “有人传播谣言,妄想嫁祸!”多尔衮大声道。

    “十四爷,此事遏必隆有铁证,那件龙袍,就是豪格派人给硕托和阿达理的,明日若是豪格在大殿上命遏必隆举报硕托和阿达理,那天下就要重新变成乱世,豪格会挟持两宫,昭告天下讨你,你就变成董卓了!”布木布泰一脸真挚又端庄地对多尔衮说道。

    “布木布泰,是不是哲哲,是不是哲哲勾结豪格,暗中钓鱼,计划了这个阴谋?”多尔衮突然恍然大悟。

    “多尔衮,姑姑妄想挟天子以令诸侯,控制朝廷,现在你派兵包围清宁宫,她定勾结豪格,现在我们只有先发制人,杀了硕托和阿达理!”布木布泰胸有成竹道。

    “要我杀了自己的心腹?布木布泰,你真是蛇蝎妇人!”多尔衮震惊地目视着布木布泰,怒火万丈。

    “多尔衮,双方都十分紧张,若是明日豪格命遏必隆举报,朝中就要内讧,多尔衮,为了大清,你一定要凶狠!”布木布泰劝多尔衮道。

    “布木布泰!”多尔衮怒不可遏,心如刀绞。

    关雎宫,蓝欢欢悠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