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仁
    公元16年,崇祯十七年三月十九日,大顺军攻进北京,大明朝灭亡,疯狂的崇祯见大明气数已尽,拔出宝剑,逼周皇后悬梁自尽,又亲自用剑搠死了昭仁公主,已经丧心病狂的崇祯,砍杀宫中的妃嫔宫女,冲进景仁宫,最后要杀死自己的女儿长平公主,在危若累卵的关键时刻,蓝欢欢拔刀相助,她大义凛然,救了差点被砍断胳膊的长平公主。

    后宫是一片火海,一脸悲恸的蓝欢欢,将可怜的长平公主紧紧搂在怀里,一身是胆地冲出火海,保护着长平公主,和紫鹊邹甄,突围出了皇宫!

    “蓝姐姐,我要去救父皇!”长平公主秋波红肿,冲动地对蓝欢欢呜咽道。

    “公主,你父皇就是希望我们保护你,安全地活下去!”蓝欢欢泪如雨下,凝视着悲痛欲绝的长平公主劝道。

    紫禁城,宫女太监,到处逃跑,皇宫已经崩溃,三大殿,已经走了水,一片硝烟。

    北京承天门,意气风发的闯王李自成,一身简朴,驾驭着战马,戴着草笠帽,英姿勃发地来到了城门前,左右的大顺军将士,也是士气勃发。

    “大顺皇帝,万岁万万岁!”城门内,喜气洋洋的百姓,在案上端着大顺皇帝的牌位,喜上眉梢地欢迎起义军!

    “多谢闯王,推翻了贪官污吏!”百姓们兴高采烈。

    李自成在李岩牛金星和刘宗敏的簇拥下,威风赫赫地进了承天门,今日,李自成大喜过望,十几年的浴血奋战,终于推翻了明王朝,中原将改朝换代,自己将继位成为新的皇帝!

    将士们斗志昂扬,保护着李自成进了午门,李双喜禀报:“启禀皇上,崇祯在宫内屠杀自己的妃嫔和女儿,现在已经在景山失踪!”

    “命令士兵搜索景山,若是崇祯还活着,押他来乾清宫!”李自成一脸沉着道。

    这时,紫禁城已经是一片火海,从金水桥到三大殿,再到后宫,李自成亲眼看见许多宫女淹死在河里,或玉体横陈,死在玉阶上下,他立即命令李岩道:“李先生,命令全军秋毫无犯,不许奸淫宫女!”

    “是,闯王!”李岩拱手道。

    “李岩,听说熹宗的张皇后是个贤良淑德的女子,你去慈宁宫,一定要保护她!”李自成突然想起昨日李岩的奏折,询问李岩道。

    “闯王,张皇后已经由臣的侍卫保护回到了张府!”李岩拱手欣然道。

    “我是公主,你们如果要侮辱本宫,本宫就自尽!”这时,突然在乾清宫的井旁,传来了吵架的声音。

    “公主?难道我们抓到长平公主了?”李自成心中惊喜,和李岩来到了井旁,只见士兵从井里救出一名花容月貌,贤淑端庄的女子,这名女子一本正经,杏眼圆睁,身上穿着湿的襦裙。

    “曹化淳,她是公主吗?”李自成回首,询问投降的太监曹化淳道。

    “皇上,她,她不是公主!”曹化淳吓得战栗,打千禀告道。

    这时,李岩呆若木鸡地凝视着这名端庄美丽,闭月羞花的女子,不由得心中如同小鹿乱撞。

    “这女子一定是宫里的主子,臣看她弱眼横波,端庄郑重,可能是崇祯的妃子!”李自成身边的刘宗敏拱手道。

    “胆大包天,竟敢冒充公主!说,真的公主在哪?”李自成身边的大将李过质问道。

    “我就是公主!”这名女子浩然正气道。

    “启禀皇上,我们在景仁宫,又抓到一名自称公主的女子!”这时,大将李虎,带着几个士兵,押着一名穿着公主袄裙的漂亮女子,跪在李自成的眼前。

    “皇上,奴才认识她,她是公主的宫女费珍娥!”曹化淳恍然大悟,立刻谄媚地禀告李自成道。

    “都是大义之女,为了掩护公主,视死如归,传旨,不要杀她们,李虎,听说你还没有娶亲,朕就赏你,娶这名义女费珍娥吧!”李自成捋须大笑道。

    李岩目瞪口呆地目视着那名冒充公主,双眉紧蹙的女子,立刻拉着她的素手,蹑手蹑脚地下了玉阶。

    “蓝姑娘?你怎么在宫中?怎么冒充长平公主?”李岩将那蹙眉女孩拉进一个旮旯,震惊地质问道。

    原来,这位冒充长平公主的女子,正是蓝欢欢!

    “李岩大哥,我对你就说真话吧,我在宫里救了真的长平公主,为了掩护她,所以冒充成公主,跳进了井里!”蓝欢欢弱眼横波,一脸真挚地对李岩说道。

    “蓝姑娘,现在公主逃了吗?你在宫里是冒险,你和我去我的府邸吧!”李岩劝说道。

    蓝欢欢凝视着李岩,抿嘴一笑。

    再说李岩,带着侍卫,从皇宫出去,还保护着一辆马车,守门的士兵,检查马车,发现马车内,是李岩。

    “军师!”士兵们立刻行礼道。

    “皇宫里有许多书籍,闯王命我送出皇宫!”李岩镇定地说道。

    “是,军师!”士兵们立刻开了鹿砦,李岩的马车就出了皇宫。

    “蓝妹妹,和公主出来吧!”到了李岩的临时府邸,满面春山的红娘子,掀开帷幕,笑靥如花地向马车内呼唤道。

    蓝欢欢和紫鹊,搀扶着楚楚可怜的长平公主,下了马车。

    “谢谢李大哥和嫂子!”蓝欢欢凝视着和颜悦色的李岩和红娘子,嫣然一笑道。

    “虽然明王朝让老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中,但是公主是无辜的,蓝姑娘,你送公主去周国舅家吧!”李岩目视着蓝欢欢道1。

    “紫鹊,你送公主去周国舅家!”蓝欢欢嘱咐紫鹊道。

    紫鹊走后,蓝欢欢来到李岩和红娘子面前,小声说道:“李大哥嫂子,对不起,送公主出皇宫时,妹妹我又多救了一个人!”

    “蓝妹妹,你这是什么话?”红娘子奇怪道。

    “红姐姐,出皇宫时,我让邹甄化妆成你的侍卫,一起出了皇宫!”蓝欢欢得瑟道。

    “蓝姑娘,你,你把邹甄救出去了?”李岩大惊。

    “对不起,虽然邹大哥是你们的敌人,但是他也是我的结拜大哥,为了大义,我要救他!”蓝欢欢弱眼横波,一脸窘道。

    “邹甄也是条汉子,他在明廷中,是个好官,如果他归顺我们大顺,也是美事,蓝姑娘,你不用抱歉!”李岩欣然一笑道。

    再说李自成,进入了皇宫,看见尸横遍地,袁妃的肩膀被砍伤倒在地上,他命令曹化淳,率领几个宫女,保护袁妃去太医院,这时,已经到了子夜,李自成来到乾清宫,打开殿门,里面一片阴暗,让人毛骨悚然,突然李自成看见了中央熠熠生辉的龙椅,不由得大喜过望,当他走上丹墀时,却突然听到了让人恐怖的鬼叫声!

    景山,李岩找到了吊在煤山歪脖子树上的崇祯尸体,和太监王承恩的尸体,李自成亲自上了景山,亲眼看见了自尽的崇祯尸体。

    “朕之尸体任贼分,不要杀害百姓!”崇祯的身上,李自成端详着衣袂上的大字,不由得仰面长叹。

    “皇上,崇祯这个狗皇帝,杀了我们多少兄弟,横征暴敛,剥削百姓,我们把他的尸体五马分尸吧!”刘宗敏和李虎等人群情激奋,拱手大叫道。

    “传旨,买两口漆棺,盛殓崇祯和周皇后,再让明朝的官员来祭奠!”李自成毅然命令道。

    紫禁城,一片缟素,但是来祭奠崇祯的明朝官员,却没有几个,这些鲜廉寡耻的文武百官,拼命地谄媚拍马,向李自成倒头如葱。

    “皇上,这些狗官已经全部归顺我大顺,是不是让他们重新做官?”宋献策问道。

    “这群贪官污吏,崇祯说他们是亡国之臣,这些禽兽不如的狗,安能当我大顺朝的官?”李自成突然怒火万丈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住在李岩的临时府邸,暂时也十分的太平,蓝欢欢百闻不如一见,亲眼看着大顺军进入北京,前几日的北京城,还十分平安,蓝欢欢突然想到了皇太极。

    “皇太极,若是你能活下去,可能第一个进北京的,是你!”

    回想起皇太极和自己缠绵徘恻,蓝欢欢就悲痛欲绝,柔肠百结,她恍恍惚惚地和紫鹊,睡在了床上!

    “弟兄们来看,这就是襄城伯李国祯的老婆!”次日拂晓,蓝欢欢睡得朦朦胧胧,突然耳边传来了嘲笑声,和震耳欲聋的尖叫声。

    “紫鹊,外面有人打架吗?”蓝欢欢恍恍惚惚地睁开眼睛,询问身边的紫鹊道。

    “格格?外面好像有战马长啸声,吓死人了,我又回忆关雎宫那时,哲哲那个蛇蝎妇人派奸细躲在宫外,冷嘲热讽的事,还以为我们又回到盛京了呢!”紫鹊揉着眼睛撅着小嘴道。

    蓝欢欢和紫鹊,来到府邸外,眺望大街,蓝欢欢不由得十分惊愕!

    呈现在眼前的,是一个十分淫荡的场面,一名满脸诡笑的大顺军将领,驾驭着战马,马上驮着一名被扒光衣服,玉体横陈的年轻女人,那名大顺军将领,耀武扬威地在看热闹的人群眼前,展览着这个女人的身体!

    “这个女人就是从前剥削我们老百姓的李国祯老婆,从前他们襄城伯家,飞扬跋扈,杀人害人,没有王法,现在也被扒光了,活该!”看热闹的人群,人人大骂那个的李国祯夫人,一时间,大街上沸沸扬扬。

    “紫鹊,李自成不是命令大顺军秋毫无犯,不许奸淫妇女吗?这才几天,竟然大街上就有这种事?”蓝欢欢十分惊诧地目视着呆呆的紫鹊。

    “李国祯那些狗官,从前在京城就是土皇帝,害人大人,侮辱百姓,抢男霸女,多行不义,现在大明灭亡了,这些大顺军和百姓报仇一下,不是什么事吧!”紫鹊怔怔地目视着蓝欢欢说道。

    “这也太甚了,将年轻妇女这样淫虐,这同从前的官兵有什么不一样?”蓝欢欢弱眼横波,蹙眉道。

    “格格,从前他们也是我们皇上的敌人,这些狗贼,平时欺负百姓,欺负了多少妇女,玷污了多少百姓的贞洁,现在他们是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们不要多管闲事了!”紫鹊杏眼一转,劝说蓝欢欢道。

    “紫鹊,我们到街上遛弯吧!”蓝欢欢虽然心中忧郁,但是仍然对着紫鹊倩然一笑。

    “好,格格,我们出去玩玩!”紫鹊眉飞色舞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蹦蹦跳跳地上了街,这时,蓝欢欢看见,一群如狼似虎的大顺军,把几名妇女绑架到了城墙的一个旮旯里,须臾,旮旯里传来惨不忍睹的惨叫声。

    “岂有此理,早上扒光李国祯夫人那事,我还不管闲事了,但是这些大顺军,竟然理直气壮地这样有恃无恐!”蓝欢欢柳眉倒竖,义愤填膺,一掀衣袂,和紫鹊立即冲到了那个旮旯里。

    映入蓝欢欢眼帘的,是一场伤风败俗的丑剧,一群小丑,将两名刚刚还兴高采烈遛弯的姐妹,挟持进旮旯,露出了狰狞的脸,大声恐吓,逼两名楚楚可怜的女孩脱衣服。

    “小美人,我们是大顺军,我们为了百姓打仗,你们要用贞洁犒军!”一脸登徒子,马脸鹰钩鼻,还有几个长脸胡子的士兵,逼着两名吓得不寒而栗的女孩,恬不知耻地威吓道。

    “狗贼,竟然敢在光天化日,奸淫妇女!”这时,蓝欢欢柳眉倒竖,一脸刀子,和紫鹊一身是胆地矗立在几个士兵的面前,一声何满子。

    “大哥,今天我们是占卜桃花了,又送来了两个小美人!”一脸无赖,瘦脸高个的几个士兵,执着刀枪,来到了蓝欢欢的紫鹊的眼前。

    “你们这这群色鬼,大顺军军纪严明,你们却奸淫妇女,不想活了!”蓝欢欢杏眼圆睁,浩然正气道。

    “小美人,我们为百姓浴血奋战,现在几个小美人来犒军我们一下!”一个小军官,卑劣地窥着弱眼横波的蓝欢欢,死皮赖脸道。

    “厚颜无耻,光天化日害人,还满嘴正义,理直气壮!”蓝欢欢怒发冲冠,柳叶眉如刀,怒视着几个士兵。

    “不要脸的小贱人,还敢骂人,杀死你!”气急败坏的几个士兵,大为光火,手持刀剑,向蓝欢欢和紫鹊杀了过来。

    “送死!”蓝欢欢柳眉飒飒,素手从剑鞘拔出宝剑,千百万华,上下翻飞,左右盘旋,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说时迟那时快,一名士兵的嘴巴,被蓝欢欢宝剑戳去。

    “小贱人,竟然这么歹毒!”恼羞成怒的兵痞子,又惊又怒,又向蓝欢欢穷凶极恶地围攻而来,蓝欢欢谈笑自若,紫鹊英姿飒爽,两人的宝剑,神出鬼没,如若凌波彩云,虽然这些兵痞子有十几个,但是却被蓝欢欢和紫鹊杀得落花流水。

    “狗贼,再骂本姑娘,要你狗脸变鬼脸!”蓝欢欢一剑割下小军官的耳朵,目光如炬。

    “大人,这两个小贱人打人,还反抗!”这时,一匹战马驰来,不可一世地来了一个将领,这些被打得狼狈不堪的士兵,争先恐后来到那将领的面前,向将领告状道。

    “胆大包天,你们两个小姑娘,竟敢殴打大顺官兵!”大动肝火的将领,驾驭着战马,来到蓝欢欢和紫鹊的眼前。

    “你小子,你的兵在城里奸淫妇女,抢掠百姓,还反咬一口,说我们多管闲事,本姑娘认识你们的军师,立即把两个姑娘放了,把这些败类抓起来!”蓝欢欢一脸跋扈,来到那将领的面前,大声喝道。

    “小丫头片子,想造反,来人,把她们都杀了!”那坐在马上的将领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嚎叫道。

    这时,从那将领的身后,杀出了几百名士兵,如狼似虎,把蓝欢欢和紫鹊围在垓心。

    这时,几个士兵押着两个怯生生,而且衣服几乎被扒的女孩,来到了将领的面前。

    “大人就是这两个小妮子,诋毁我们奸淫!”血耳朵的小军官,颠倒黑白地禀报道。

    “杀!”那将领大声命令道。

    “谁敢动手?”就在这时,说时迟那时快,如风驰电掣一般,蓝欢欢的宝剑挡住了砍向两姐妹身上的大刀,只见铿锵生辉,几名士兵手中的大刀断了。

    “大胆,这两个女子一定是奸细,把她们抓起来!”吓得不寒而栗的将领一声咆哮,几百名士兵,立即向蓝欢欢和紫鹊杀来。

    蓝欢欢和紫鹊一脸无畏,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双方杀得昏天黑地。

    “光天化日,竟然奸淫欺负百姓!”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空中飞来一阵红,红娘子如神兵天降,从马上飞到垓心,手中的宝剑上下翻飞,挡在了蓝欢欢和紫鹊的面前。

    “红娘子?”那骑在马上的将军大吃一惊。

    “刘可望,别以为你小子是刘宗敏的干儿子,就能有恃无恐!这两位姑娘是我的朋友,我刚刚亲眼看见,你的属下奸淫妇女,还装得理直气壮,倒打一耙!”红娘子英姿飒爽,一掀红披风,来到了刘可望的面前。

    “红娘子,这两个姑娘虽然是你的朋友,但是她们造反,杀伤大顺官兵!”刘可望一脸得意忘形道。

    “刘可望,就连你干爹刘宗敏在我面前,也要尊敬,你敢抓我的朋友?”红娘子跋扈地一瞥刘可望,命令女兵,搀扶着蓝欢欢和紫鹊,还有那对姐妹,须臾走了。

    “红娘子,是可忍孰不可忍!”刘可望气得青筋直爆!

    再说红娘子,和蓝欢欢紫鹊回到了李岩府邸,听了两姐妹的叙述后,红娘子义愤填膺,送了两姐妹一些影子,派女兵慧姑,保护她们回家。

    “这群进了京城就肆无忌惮,桀骜卑劣的家伙!”红娘子望着大街,不由得柳眉倒竖,拍案大怒。

    “红姐姐,今天早上,我就亲眼看见,有一些大顺军,在奸淫妇女,本来以为就是一些败类,但是在大街上,又看见这样的事!红姐姐,一些大顺军,进城后就了,他们奸淫掳掠,这样闯王要前功尽弃呀!”蓝欢欢一本正经地对红娘子说道。

    “蓝姑娘,不但是一些大顺军花天酒地,现在连闯王也有些骄傲了,今日早朝,听说闯王在后宫册封了一位窦妃!”这时,李岩一脸凄然地来到蓝欢欢和红娘子面前。

    “真是没有想到,大顺军还是进入京城,变得和官军一样!”蓝欢欢心如刀绞道。

    “蓝姑娘,可以马上打天下,但是不能马上治天下,现在闯王虽然有些骄傲,但是他还是听我的,明日,我就进宫进谏!”李岩胸有成竹道。

    “听说李岩这小子,和奸细勾结!”次日,李岩上朝,突然,遇到了一些文武百官,一边瞥着他,一边七嘴八舌,暗中窃窃私语。

    “李大人,现在闯王打下江山了,不要你了!”这时,一脸威风八面的丞相牛金星,来到了李岩的面前,故意了冷嘲热讽道。

    “格格,真是没有料到,李岩大人也被奸贼传播谣言了!”紫鹊凄然来到蓝欢欢面前。

    蓝欢欢蹙眉悠然。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