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妄自尊大
    “清人?”蓝欢欢十分震惊,迅速来到李岩的面前,端着这把长刀仔细瞧。

    “紫鹊,的确是我们大清的长刀,这个刺客,是从盛京来的!”蓝欢欢斩钉截铁地对紫鹊说道。

    “谁派刺客进关追杀格格?莫非是?”紫鹊也十分惊诧。

    “蓝姑娘,难道是你在盛京的仇人?”李岩目视着蓝欢欢问道。

    “李大哥,我曾经是大清的宸妃,我名叫海兰珠,又叫蓝欢欢!”蓝欢欢郑重地对李岩说道。

    “蓝妹妹,你真的是盛京的人!”红娘子也大吃一惊。

    “是的,大哥大嫂,我的相公就是威风八面的皇太极!为了救我的结义兄弟邹甄,所以我从关外进入了关内,也为了逃避仇人哲哲的追杀,我才逃进中原!”蓝欢欢一本正经地对李岩和红娘子说道。

    “蓝妹妹,如果你真是清朝的妃子,那就有危难了,立刻和我们逃出北京,牛金星和宋献策那些人既然知道你的真实身份,一定和你在关外的仇人暗中勾结!”红娘子一脸真挚地劝蓝欢欢道。

    “多谢红姐姐,我们日后再见!”蓝欢欢向李岩和红娘子拱手道。

    “格格,我们回关外吗?”紫鹊小声询问蓝欢欢道。

    “紫鹊,哲哲那个丧尽天良的蛇蝎妇人,一定要把我们整死才休,这些日子,她的心腹一定从关外跟踪我们进关内,我们在京城,也被这些哲哲的狗奴才追杀,紫鹊,我们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哲哲企图继续追杀,我们就索性回盛京!”蓝欢欢柳眉倒竖,镇定地对紫鹊说道。

    从北京启程,到了长城,再从长城回到盛京,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战马,驰骋在平原上。

    话说顺治元年,公元16年四月,听说李自成攻占北京,崇祯在煤山自尽,大清摄政王多尔衮觉得机不可失,立刻命令群臣在辰时上朝,商议出兵入关的计划!

    辰时,崇政殿,小皇帝福临,穿着小龙袍,正襟危坐在龙椅上,景阳钟萦绕在皇宫苍穹,大殿内,御香缥缈,八旗亲贵,文武百官,排班进入大殿,向皇上和摄政王叩首。

    虽然郑亲王济尔哈朗和多尔衮同为辅政王,但是多尔衮却不可一世,威风赫赫,他穿着蟒袍,在朝廷上独断专行,控制了政权,今日,大殿上,气宇轩昂的大清摄政王多尔衮,神采奕奕,步上了玉阶,站在小皇帝福临的身边,让福临如坐针毡!

    “群臣给皇上请安,给摄政王行礼!”何洛会站在大殿前,向文武百官大声昭告道。

    “诸位八旗亲贵,文武百官,昨日,本王接到一封八百里加急军报,说大顺军李自成,已经在三月十九日,攻克北京,崇祯在煤山自尽,大明已经国破家亡了!”

    一时间,大殿上的文武百官,沸沸扬扬,议论纷纷。

    “现在是我大清进入山海关,统一天下,攻占中原区的最好良机,本王已经禀告两宫皇太后,决定由皇上下旨,册封本王为大将军王,率领八旗主力南征中原,统一天下,这是当年太祖太宗朝思暮想的机会,先帝在生前,就已经谋划了统一天下的战略,现在,先帝的梦想,就要由我们为先帝成真!”多尔衮英姿勃发浩然正气地对群臣说道。

    “摄政王,臣建议,请摄政王在南征中原前,饶了肃亲王豪格!”这时,内务府大臣索尼,跪在多尔衮的面前。

    “摄政王,肃亲王豪格虽然作恶多端,有恃无恐,妄想谋反,但是大战之前,若杀大将,一定让全军恐怖,请摄政王惩治肃亲王时,能饶他性命!”这时德高望重的礼亲王代善,也一本正经地向多尔衮拱手道。

    “好,本王可以饶了豪格,但是,豪格暗中造反,罪恶滔天,本王贬黜豪格为贝勒,在盛京禁足!”多尔衮宣布道。

    崇政殿,多尔衮终于最后胜利,扳倒了豪格,并且让豪格丑态毕露,永福宫,多尔衮来到圣母皇太后的寝宫,向布木布泰请安。

    “皇太后,本王已经饶了豪格,虽然不杀豪格,但是豪格的死党已经被我全部斩杀,此人已经外强中干!”多尔衮凝视着布木布泰的秋波,郑重禀报道。

    “摄政王,多谢你对皇上忠心耿耿!”布木布泰凝视着英姿勃发的多尔衮,噙着热泪。

    “皇太后,多尔衮愿为太后和皇上鞠躬尽瘁,太后,派去中原的人,有宸妃的消息吗?”多尔衮凝视着布木布泰突然急不可耐地问道。

    听多尔衮心急如焚地问蓝欢欢的消息,布木布泰的心中,忐忑不安,又十分嫉怒。

    “摄政王,姐姐虽然在中原,但是她文韬武略,一定一帆风顺,没有危险!”布木布泰窘笑道。

    “皇太后,你一定也很想你姐姐,但是请太后不用忧虑,臣这次南征,定能找到宸妃!”多尔衮胸有成竹道。

    目视着多尔衮的背影,布木布泰十分悻悻然,身边的苏沫儿,询问布木布泰道:“太后娘娘,从中原回来的斥候,有人禀告,在北京找到了宸妃娘娘!”

    “找到了?”布木布泰虽然面上眉目欣喜,心中却十分愤怒。

    “舒尔冬,本宫派你们潜入北京,一直跟踪监视那个不要脸的贱人,你们为什么没有刺杀了她?”寝宫,布木布泰恼羞成怒凤目圆睁,怒视着不寒而栗的舒尔冬质问道。

    “启禀太后娘娘,蓝欢欢那个贱人,十分聪明,而且,她在北京还有李岩和红娘子保护,我们的人根本杀不了她!”舒尔冬打千禀告道。

    “混账!蓝欢欢,一个弱柳扶风的女子,你们这些本宫养的宫中第一高手,竟然杀不了她?这个贱人不死,本宫鲁难未已!”布木布泰气得青筋直爆,气急败坏道。

    “太后娘娘,我们的人跟踪那个贱人,发现那个贱人已经发觉刺客的真实身份,奴才的斥候秘密监视,发现那个贱人已经从北京回了盛京!”舒尔冬打千道。

    “贱人,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是请君入瓮,自己回来了,舒尔冬,派人一路跟踪蓝欢欢,若是这个贱人回来了,要先入为主,在盛京内外,倾巢出击,到处传播谣言,传说那个红颜祸水,不祥之女又回关外拖累人了!”哲哲欣喜若狂,凤目怒视着舒尔冬,疯狂地命令道。

    “嗻!”舒尔冬打千道。

    “王爷,宸妃娘娘回来了!”晚上,眉飞色舞的苏克,来到多尔衮的屋子,向多尔衮大喜过望地禀告道。

    “兰儿平安回来了?”多尔衮顿时欣喜若狂,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飞到屋外,这时,乐不可支的小玉儿,正执着蓝欢欢的柔荑,与弱眼横波的蓝欢欢,莺声燕语。

    “兰儿,你安安全全的,我多尔衮总算对得住九泉之下的八哥了!”多尔衮大喜过望地来到蓝欢欢面前,喜不自胜道。

    “十四爷,听说你要带兵南征了,你快南下吧,李自成在北京纸醉金迷,百姓仍然在水深火热中,大顺军抢掠百姓,已经气数已尽,失去人心,大清军进入北京后,一定要秋毫无犯,学习岳家军,冻死不掳掠,饿死不拆屋,军纪严明,必能统一中原!”蓝欢欢一脸郑重,慷慨激昂地对多尔衮说道。

    “兰儿,英雄所见略同,我早就这样计划了,还有范大学士,洪承畴,都建议本王军纪严明!”多尔衮眉开眼笑道。

    “多尔衮,我去中原这些日子,你没有欺负我小玉儿妹妹吧?”蓝欢欢突然古灵精怪地注视着多尔衮,小声质问道。

    “蓝姐姐,你去中原这些日子,王爷总欺负我!”小玉儿故意嗔怒道。

    次日,蓝欢欢和紫鹊,乐不可支,得瑟地在大街上逛,突然,迎面来了几个人,对着蓝欢欢就是几个大白眼,蓝欢欢回头,好像那些人还在暗中辱骂。

    “不要脸,当年狐媚先帝,假死害得先帝悲痛欲绝而驾崩,现在又不要脸的回来装好人了,残花败柳,装可怜,装幼稚,水性杨花的女人!”这时一群人,围着蓝欢欢指指点点,大声冷嘲热讽,蓝欢欢到哪里,就有一些人站在那里,故意议论纷纷七嘴八舌,好像在指桑骂槐!

    “哲哲这个蛇蝎妇人,又旧病复发,在盛京装神弄鬼,阴谋假象了!”蓝欢欢捂着樱唇,不由得得瑟地一笑。

    “格格,哲哲那毒妇,派了刺客在中原刺杀不了格格,现在以为我们回来自投罗网,想搞个请君入瓮,铺天盖地,众叛亲离的!”紫鹊淘气地笑道。

    再说蓝欢欢和小玉儿,紫鹊,逛街回到摄政王府,窗外又十分巧地传来了咳嗽声和冷嘲热讽声。

    “宸妃娘娘,王妃娘娘外面有清宁宫母后皇太后的几条狗奴才在暗中窥视监视,请娘娘不要怕!”苏克一脸毅然地来到蓝欢欢和小玉儿的面前,拱手禀报道。

    “助纣为虐,还不打自招,哲哲,越害人越丑态毕露!”蓝欢欢俏皮幽默一笑。

    “太后娘娘,我们的人,已经秘密隐蔽在摄政王府四周,布下了天罗地网,蓝欢欢已经是逃不出去了,而且,我们的人在大街小巷,到处用官府的名气,传播谣言,已经传得人人皆知,京城的皇亲国戚,和那些平民,已经知道红颜祸水,昔日害死先帝的妖女蓝欢欢又回来了,大家都群情激奋,要重演昔日惩恶扬善的戏!”清宁宫一脸谄媚狡猾的舒尔冬和喜花,向哲哲禀报道。

    “好,本宫要这个贱人生不如死,天下都知道这个贱人的丑态,人人都在看着她,她还想咸鱼大翻身,妄想!”哲哲丧心病狂地奸笑道。

    再说盛京城,听说蓝欢欢又回来了,顿时如一石惊起千层浪,皇亲国戚,群情激奋,异口同声,围攻蓝欢欢。

    “这个贱人,竟然又回来了,当年先帝就是被她狐媚得死去活来,最后驾崩,先帝那么圣明,也被这个贱人害死,现在这个扫把星又来了!”

    “真淫荡,听说她在关雎宫养了几十个面首,还暗中不要脸地勾引摄政王,挑拨摄政王与太后的关系,竟然干这种事,太后娘娘还是她的亲妹妹,真是臭名昭著,脏!”次日,崇政殿,文武百官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闹得大殿上鸡犬不宁。

    这时,摄政王多尔衮如,不可一世地来到了玉阶上,一些八旗亲贵,一见多尔衮,就暗中大声咳嗽!

    “嗯!今日早朝,因为本王要亲自带兵南征,所以请辅政王济尔哈朗和礼亲王暂时监国!”多尔衮哼了一声,向众人宣布道。

    “禀告摄政王,臣听说那个妖女蓝姑娘,又从中原回到了盛京,现在大街小巷都在传说,那个蓝姑娘,就是害死先帝的凶手,而且冒充已经去世的宸妃,无法无天,母亲摄政王在出征之前,亲自惩处这个妖女!”安平贝勒杜度,拱手对多尔衮说道。

    “一派胡言,那些都是小人传播谣言,流言蜚语,甚至反咬一口,颠倒黑白,贼喊捉贼,现在正是大清入主中原的关键历史时机,谁敢胡说八道,捕风捉影,本王若是有铁证,立即斩杀!”多尔衮怒视杜度,一言九鼎地大声道。、

    顿时文武百官不寒而栗,噤若寒蝉,面面相觑。

    多尔衮在朝政上,一贯跋扈,独断专行,这些人回想起豪格的惨剧,一个个心中颤栗。

    清宁宫,哲哲正和几个太妃欢声笑语,这时,突然喜花连滚带爬地进了寝宫,须臾,多尔衮一脸愤怒,如狼似虎,冲进了寝宫。

    “多尔衮,虽然你是摄政王,但是我大清有祖制,有尊卑,你这样有恃无恐,冲进哀家的寝宫,想谋反吗?”哲哲顿时气急败坏凤目圆睁,大怒道。

    “母后皇太后,本王向你请安,还算尊重你的,你做的那些灭绝人性,丧心病狂的事,不但是本王,天下人都家喻户晓,本王警告你,若是兰儿在皇宫,断了一根头发,本王就不尊你这个母后皇太后了!”多尔衮眼睛瞪得通红,义正辞严,怒视着哲哲,大声说道。

    “多尔衮,你竟然这样桀骜跋扈,哀家告诉你,朝中都是忠臣,你再这样妄自尊大,朝中的亲贵也不会个个都像礼亲王一般噤若寒蝉的!”哲哲凤目圆睁,撕心裂肺地咆哮道。

    “好,母后皇太后,谁讨厌本王,你就让他来扳倒本王!”多尔衮一脸不可一世,瞥了哲哲一眼!

    “多尔衮!”哲哲气得青筋直爆。

    “太后娘娘,摄政王如此庇护蓝欢欢,我们是不是暂停陷害蓝欢欢?”喜花小声询问气得面目扭曲的哲哲道。

    “喜花,继续虐待蓝欢欢,哀家一定要把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整死!”哲哲气得脸色发黑道。

    “圣母皇太后,自从蓝欢欢回到盛京后,摄政王就没有来过永福宫!”宫人英莲见布木布泰忧心忡忡,向布木布泰欠身道。

    “真是没有料到,哀家这个姐姐,在先帝生前,让先帝为了她死去活来,甚至离经叛道,现在先帝驾崩了,她还这么恬不知耻,继续狐媚摄政王!真是红颜祸水呀!”布木布泰嗟叹道。

    “太后娘娘,原来蓝欢欢没有回来时,摄政王已经被太后娘娘完全笼络了,而且对太后娘娘精忠,而蓝欢欢回来后,摄政王连看太后娘娘的眼神都变了,太后娘娘养虎遗患,趁现在京城群情激奋,我们是不是先发制人,杀了她?”英莲劝说布木布泰道。

    “哀家这个姐姐,也是红颜倾国,她不像那些人,总要闹得沸沸扬扬,英莲,虽然哀家和姐姐是亲姐妹,但是哀家有一点不像她,就是权力第一,爱情第二,哀家不会像她妇人之仁,现在还是让她活着吧,等到她身败名裂,人人围攻那一天,再杀吧!”布木布泰心狠手辣地奸笑道。

    再说蓝欢欢,听说多尔衮明日要率领十万大军,南下入关,她便毛遂自荐,要和多尔衮一起南征!

    “多尔衮,昔日,我和先帝一起出征,在战场上同仇敌忾,所以先帝的雄才大略,我也知道一点,你带着我吧,可能我会是你的左膀右臂!”蓝欢欢满面春风,披着战袍,英姿飒爽地向多尔衮说道。

    “兰儿,我们在战场上并肩奋战,那我们一定大胜!”多尔衮和颜悦色地笑道。

    盛京郊外,八旗兵士气盎然,气势磅礴,多尔衮英姿勃发,威风八面,穿着铠甲,戴着兜鍪,而蓝欢欢和紫鹊也穿着铠甲,英姿飒爽,范文程和洪承畴等人,驾驭着战马也在多尔衮的身边。

    “弟兄们,大清国以后的历史,就看我们这次亲手创造了,若是我们能胜利入主中原,统一天下,亲手创建盛世,日后我们就是英雄!”多尔衮目视着士气昂扬的八旗将士,慷慨激昂地大声道。

    顿时将士们大声欢呼,大炮震耳欲聋,八旗兵启程了,大军浩浩荡荡,在平原上前进,一片静谧,范文程建议多尔衮,在进军时,要严明军纪,约法三章,命令官兵,不许掳掠,不许奸淫,不许动百姓一草一米!

    大军行进到喜峰口,苏克驾驭着战马来禀告,说明朝山海关总兵吴三桂,因为爱妾陈圆圆被大顺军大将刘宗敏抢掠,怒发冲冠,竟然与李自成反目,回到山海关,为崇祯服丧,昭告天下剿灭闯贼!

    “王爷,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吴三桂的山海关,是我们入主中原的关键,我们一定要抢在李自成二十万大军之前,赶到山海关,逼吴三桂投降!”范文程和洪承畴劝说多尔衮道。

    “启禀摄政王,吴三桂的游击将领方云龙,来到我军大营,送上了吴三桂的请援信!”这时,马瞻超来到多尔衮面前,打千禀报道。

    “吴三桂来投降了?”多尔衮大喜,立刻阅读吴三桂的求援信,只见信中,吴三桂代表明朝,请求向大清借兵剿灭李自成,而且成功后,割地报酬!

    “王爷,吴三桂在这千钧一发之时,还这么要面子!”洪承畴仰面大笑道。

    “王爷,吴三桂建议王爷从喜峰口入关,和他前后夹击李自成!”范文程看了信后,捋须笑道。

    “命令全军,进行军去山海关!”多尔衮一脸斩钉截铁,毅然命令道。

    蓝欢欢凝视着一脸霸气,英姿勃发的多尔衮,心中突然十分战栗。

    再说山海关,李自成听说吴三桂背信弃义,率兵回到山海关,顿时怒火万丈,率领二十万大军,亲征进攻山海关,在多尔衮的十几万大军赶到山海关之前,李自成的大军已经开始总攻山海关,大军浩浩荡荡,渡过石河,架着云梯,奋勇进攻,吴三桂的广宁铁骑,和大顺军血战一日,双方两败俱伤,吴三桂的小罗城,已经被攻克,城上的明军投降。

    “伯爷,多尔衮的大军已经抵达欢喜岭!”方云龙来到吴三桂的面前,拱手禀报。

    “这个多尔衮,真是精明,而且有勇有谋,竟然断然带领大军,来到山海关!”吴三桂大吃一惊道。

    欢喜岭,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嫣然一笑。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阅读最新章节请关注微信号: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