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山海关
    16年,决定中国日后三百年历史命运的一年,大清摄政王多尔衮,率领十几万八旗军,兵临山海关城下,而这时,因为推翻明朝,顺利攻克北京而志得意满的大顺农民起义军,正在总攻山海关,准备消灭反叛的明朝总兵吴三桂!

    山海关战场,十分惨烈,双方死伤惨重,吴三桂的罗城被大顺军攻下,情况千钧一发!

    “多尔衮真是神机妙算,猜到我们挡不住李自成,现在要想活,只有剃发投降清朝!”吴三桂三角眼注视着方云龙,一声嗟叹道。

    欢喜岭,多尔衮英姿勃发,气宇轩昂,驾驭着战马,和范文程洪承畴眺望山海关,听见山海关的炮声,惊天动地。

    “摄政王,那吴三桂已经危若累卵,现在只有投降我军!”洪承畴和颜悦色地笑道。

    “洪先生曾经是吴三桂的老师,请洪先生写一封信,劝吴三桂归顺,本王一定对他论功行赏!”多尔衮目视着洪承畴,拱手道。

    “嗻,摄政王!”

    次日辰时,拂晓前,吴三桂和方云龙驾驭着战马,从山海关突围,秘密跑到了欢喜岭,亲自剃发,向多尔衮投降。

    多尔衮和颜悦色,对吴三桂一团和气,并迅速代表大清皇帝,册封吴三桂为平西王!

    “多谢王爷!”吴三桂欣喜若狂。

    “吴将军,我大清这次入关,是替天行道,为你国崇祯皇帝报仇,并救百姓于水深火热中!所以我军进关不夺百姓一草一木,不拿百姓一粮一线!”多尔衮高瞻远瞩,一本正经地对吴三桂说道。

    “王爷圣明!”吴三桂拱手颂扬道。

    蓝欢欢这时,屹立在欢喜岭上,双眉紧蹙,弱眼横波,和紫鹊眺望着吴三桂和多尔衮,心中汹涌:“吴三桂这个汉奸,他引清军入关,后来又追杀南明皇帝于缅甸,这个人只是一个政客,但是因为他,中国开始了清朝罪恶的统治!”

    八旗兵士气昂扬,在多尔衮的指挥下,秘密进入了山海关的罗城,

    多尔衮有勇有谋,命令吴三桂为先锋,在拂晓后,先与大顺军决战,吸引大顺军主力,然后命清军排成一字长蛇阵,隐蔽在吴军阵后,袭击大顺军!

    就要拂晓了,山海关内外,决定中国三百年命运的决战,就要联袂开始!

    东方露出鱼肚白,蓝欢欢下了小白,在山海关阵后小憩,这时,蓝欢欢心中感慨万千,从自己最纯的梦想,是让清军入关,统一中国,而她又十分忧心李岩和红娘子,还有李自成,难道历史不能改变,农民军起义的胜利果实,又要被几个枭雄夺去吗?

    辰时,决战在觱篥声中拉开了帷幕,大顺军斗志昂扬,将士们奋勇冲杀,人喊马嘶,排山倒海一样,向吴三桂的关宁铁骑冲锋,吴三桂亲自带兵,单枪匹马,冲进大顺军阵中,须臾被围在垓心。

    方云龙等人吓得不寒而栗,率兵救援吴三桂,最后方云龙的骑兵,也被大顺军包围,大顺军并肩血战,勠力同心,打得吴三桂军人仰马翻,血流成河,而吴三桂的关宁铁骑,也是明军中最精锐的骑兵,这些骑兵,端着三眼铳,向大顺军齐射,大顺军人喊马嘶,战马啸啸,血肉横飞,一个一个倒下,但是大顺军却同仇敌忾,英勇冲杀,关宁铁骑也如羊狠狼贪,双方杀得昏天黑地,棋逢对手。

    就在双方两败俱伤之时,突然,山海关外的石河,瞬间刮起了凶猛的大风,这大风长啸,云飞扬,风沙飒飒,天昏地暗,大顺军和关宁铁骑,瞬间都睁不开眼睛。

    “机不可失,多铎,苏克,这是我军袭击敌军的机会,全军奇袭,冲击大顺军的长蛇阵,铁骑分割兜抄,箭在弦上,消灭敌人!”多尔衮在阵后眺望,顿时大喜过望,他神机妙算,立刻命令八旗全军总攻!

    在大风的隐蔽下,八旗铁骑如神兵天降,杀声震天动地,势如破竹,冲向战场,战场上,吴三桂和李自成的大将刘宗敏李双喜李过等人,正打得难解难分,突然看见风沙中,凶猛的八旗兵冲锋掩杀,顿时大惊失色!

    但见战场上,多铎一马当先,单枪匹马,如入无人之境,大刀横掠,敌军人仰马翻,血肉模糊,鳌拜苏克和阿济格等人,也率兵掩杀,杀得大顺军大败亏输,一败涂地,多尔衮大刀阔斧,身先士卒,亲自带兵砍杀敌军,二十万大顺军,和十几万八旗军,几万关宁铁骑,在石河决战!

    双方杀得尸横遍地,血肉模糊,多铎一柄大刀,上下盘旋,如秋风扫落叶,多尔衮手执大刀,神出鬼没,上下翻飞,刘宗敏和李过等人,也是士气盎然,刀削剑剁。

    “杀!”就在双方血战之际,突然,李自成阵后,锣鼓喧天,杀声惊天动地,一身是胆的荣儿和马瞻超,率领骑兵,向大顺军阵后冲锋,大顺军一败涂地,血流成河。

    多尔衮一柄大刀,出神入化,横掠砍杀,若砍瓜切菜,大顺军惨败,撤回北京。

    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战马,精神振奋地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兰儿,在千钧一发之时,幸亏你派荣儿和马瞻超带兵进攻大顺军阵后,我们才能大败敌人!”多尔衮凝视着蓝欢欢,和颜悦色。

    “多尔衮,先帝命令大军入关,定要严明军纪,约法三章,秋毫无犯,我蓝欢欢,还有那么多百姓,我们的眼睛都在看着你,若是大军能军纪严明,百姓一定箪食壶浆!”蓝欢欢郑重地对多尔衮说道。

    再说八旗兵,浩浩荡荡,从永平逼近北京,五月初,李自成在紫禁城武英殿登基称帝后,在宫里放火,然后带着大军撤退,五月初二多尔衮率领八旗大军,军纪严明地进了北京,北京的百姓以为吴三桂向清军借兵,拥太子回京,所以都在城外。

    清军进京后,不住民房,大军在城外驻跸,多尔衮进入武英殿后,和范文程洪承畴等人会议,约法三章,贴了告示,命令官来归者复其官,民来归者复其业,一日间,京城大街小巷,百姓安居乐业。

    蓝欢欢和紫鹊,兴高采烈在大街上逛街,战争后,因为多尔衮的告示,京城仍然十分喧闹,车水马龙。

    “大清兵进京,竟然不掳掠杀人,还在城外驻跸,听说还废除了大明的赋税,老百姓的日子,不难过了!”

    “大清那个摄政王,听说还贴告示让逃出城的百姓回城,摆摊子的摆摊子,工作的工作,真是英明!”街上,听到百姓们七嘴八舌的议论,蓝欢欢心中十分喜悦。

    “格格!”这时,紫鹊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向大街努了努嘴,蓝欢欢凝视着大街,忽然看见几个看热闹的人向自己指指点点。

    “真是受不了,那个女人不是红颜祸水吗?”

    “哲哲传播的谣言,在京城的街上都?”紫鹊愤愤地撅着小嘴道。

    几日后,多尔衮命令平西王吴三桂和豫亲王多铎等人,追击李自成,蓝欢欢黯然神伤,带着紫鹊在街上遛弯,突然走到一个小巷时,紫鹊突然发现身后有几个人跟踪。

    这些穷凶极恶的人,把蓝欢欢和紫鹊逼到了胡同里,然后围攻辱骂。

    “就是她,那个不祥之女,红颜祸水,又跟着鞑子回来了,卖国贼!”胡同外,骂声震耳欲聋,就在紫鹊义愤填膺,手持一柄竹子要和那些人拼命时,突然从大门内,伸出一支皓手,抓住蓝欢欢的衣袂,把蓝欢欢和紫鹊,拉进了大门内。

    蓝欢欢大吃一惊,定睛一瞧,但见眼前是一位亭亭玉立,端庄漂亮的女孩,正是长平公主朱徽妮!

    “公主!多谢你救我们!”蓝欢欢抿嘴一笑。

    “姐姐曾经也拼死救过我!我这是结草衔环!”长平公主笑靥如花道。

    “公主,清军进入北京了,你带着你的弟弟,太子,立刻逃跑吧!”蓝欢欢一脸心疼地凝视着长平公主,一本正经地劝道。

    “蓝姐姐,你们摄政王多尔衮不是命令严明军纪吗?而且还祭奠礼葬了我父皇,前日,弟弟还看见告示,要我和驸马周世显大婚,他应该不会杀我和我弟弟吧?”长平公主天真地凝视着蓝欢欢,秋波生辉道。

    “公主,你太幼稚善良了,多尔衮那是收买民心,巩固大清在北京的统治,多尔衮表面上英明,但是他是一个如狼似虎的人物,当初,他在盛京,为了自己的权力,连自己的心腹都杀了,他宣布旨意,恐怕是引你和太子出来,然后再杀了你们,斩草除根!”蓝欢欢心急如焚地劝说道。

    “蓝姐姐,但是我们已经逃不出京城了!”长平公主心中忧虑道。

    过了几日,周国舅出卖了太子,把太子送到了紫禁城,这时,在多尔衮的阴谋下,宫中的明朝宫人,异口同声证明这个太子是假的,多尔衮下令,将这个假太子斩首菜市口!

    “多尔衮,你为什么要诋毁崇祯太子是假的,还要杀了他?”听说此事后,蓝欢欢十分惊愕,义愤填膺地带着紫鹊,来到武英殿,质问多尔衮道、。

    “兰儿,这个太子就是假的,连现在还活着的袁妃,都说他是假的!”多尔衮凝视着蓝欢欢,对蓝欢欢叙述道。

    “多尔衮,你骗我,太子是真的,袁妃只是一个胆小的妇女,她在你的威胁下,当然只能做假证,你不是要帮助长平公主和驸马大婚吗?你让长平公主认一认太子!”蓝欢欢杏眼圆睁,气呼呼道。

    “兰儿,长平公主也只是一个小女孩,大乱后,她安能认出她的弟弟?”多尔衮窘笑道。

    “多尔衮,我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你想斩草除根,陷害太子是假的,再理直气壮地杀了他,而你要帮长平公主大婚,只是收买人心?是不是?多尔衮,你真是心狠手辣!”蓝欢欢嗔怒地怒视着多尔衮。

    “兰儿,我心狠手辣?难道我的皇兄就不心狠手辣,这个世上,就是成王败寇,当年,皇兄继位时,还不是逼死我的亲额娘?我多尔衮,难道比皇兄还要心狠手辣吗?”多尔衮心如刀绞,眼睛瞪得通红,凝视着蓝欢欢。

    “多尔衮,皇太极他虽然比你更足智多谋,比你更心狠手辣,但是,他有统一天下,满汉一体的雄才大略,而你,却背信弃义,一边礼葬崇祯,一边杀他的儿子!”蓝欢欢目光如炬,十分激动激昂地怒视着多尔衮。

    “兰儿,若是皇兄还在他也一定杀了太子,斩草除根,大清要想巩固江山,统一天下,就一定要消灭明朝,不然,那些前明的余孽会挟持太子,继续和大清势不两立,那时,战争将继续,百姓将永远水深火热!”多尔衮语重心长地劝蓝欢欢道、。

    “多尔衮,你不如皇太极,你是个恶魔!即便你杀了太子,他只是一个孩子,如果你继续对百姓进行剥削,即便大明没有了太子,中原百姓也会与大清不共戴天,拼死血战!”蓝欢欢悲痛欲绝,柳眉倒竖,怒视着多尔衮,泪流满面,愤怒地跑出了武英殿。

    “兰儿!”多尔衮痛心疾首。

    再说蓝欢欢,心中十分愤怒,她对多尔衮的残忍,十分的悲痛,此时心中忐忑不安,驾驭着小白,走在夜的北京街上。

    突然,从胡同的墙上,飞下十几名穷凶极恶的黑衣人,手执长刀,向蓝欢欢恶毒地杀来,蓝欢欢迅速拔出宝剑,与刺客刀光剑影,刺客们围攻蓝欢欢,如狼似虎,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一声大喝,一柄大刀飞向了逼近蓝欢欢的刺客后背,现场将此刺客搠死!

    “兰儿!”月黑风高的胡同内,一名英姿勃发的男子,手执长刀,怒火万丈地杀向这些刺客,过了半晌就把这些刺客全部杀死,尸横遍地。

    “兰儿,没有受伤吧!”那人关心地冲到蓝欢欢的面前,急不可耐地询问道。

    “多尔衮!你走吧!”蓝欢欢凝视着此人,见他是多尔衮,不由得怏怏不乐。

    “兰儿,晚上不要在街上走,哲哲那个毒妇,日夜派人监视你,这些刺客,一定是哲哲派的!”多尔衮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说道。

    “多尔衮,你就不能放过一个孩子吗?”蓝欢欢噙着热泪凝视着多尔衮。

    “兰儿,这是大清的朝政,你不要说了”多尔衮当然道。

    “多尔衮,你滚!”蓝欢欢双眉紧蹙,愤愤地骑着小白走了。

    几日后,多尔衮派人去了周国舅家,接长平公主入宫,并且找来了驸马周世显,要与长平公主大婚,蓝欢欢来到景仁宫,一脸关切地询问长平公主道:“公主,多尔衮有没有欺负你,他真的要杀你弟弟吗?”

    “蓝姐姐,你别担心,摄政王对我很好,而且,他让我去认那个太子,那个太子确实不是我弟弟朱慈炯!”长平公主柳叶眉一弯,像只小兔一样滋滋一笑道。

    “原来我误会了多尔衮!”蓝欢欢不由得凄然道。

    “蓝姐姐,摄政王让我祭奠父皇和母后,以后,我就在京城继续生活了,蓝姐姐,你要常常来我家玩哟!”长平公主娇憨一笑道。

    “长平,虽然这次太子确实是假的,但是多尔衮他不会放过真太子的,你在京城,一定要有备无患,若是有人欺负你,你就来找我!”蓝欢欢凝视着长平公主,郑重地说道。

    “兰儿,这次误会了我,你应该向我道歉!”武英殿,多尔衮幽默地凝视着蓝欢欢,故意诙谐地说道。

    “多尔衮,这次确实是我误会了你,但是,我希望你以后不要骄傲,要永远这样英明!”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捂嘴一笑道。

    回到府邸,紫鹊见蓝欢欢仍然颦眉忧虑,不禁询问道:“格格,现在确实是你误会了摄政王,已经知道了真相,格格为什么还忧心忡忡的?”

    蓝欢欢凝视着紫鹊,忧郁道:“紫鹊,多尔衮与皇太极,是一样的,这么多年,我对他们兄弟十分晓得,多尔衮的确是要斩草除根,虽然这次不是真太子,但是日后,他仍然会冷冷地杀了太子!”

    “格格,但是现在还是很平安呀!”紫鹊劝说蓝欢欢道。

    突然一名小厮小心翼翼地来到书房,送了一封信笺,然后很奇怪地走了,蓝欢欢打开信笺,不由得十分惊愕。

    “格格,又有什么大事了?”紫鹊见蓝欢欢一脸震惊,立刻询问道、。

    “紫鹊,李大哥和红姐姐在西安被奸佞陷害,李自成要杀他们!”蓝欢欢不寒而栗地说道。

    “李大哥对李自成忠心耿耿,李自成竟然相信谣言要杀他?”紫鹊也十分惊愕道。

    “紫鹊,我们暗中出北京,去西安一定要救李大哥和红姐姐!”蓝欢欢斩钉截铁道。

    次日辰时前,摄政王府的包衣,焦急地禀告多尔衮,说蓝欢欢和紫鹊失踪了!

    “兰儿,竟然在北京也离家出走!”多尔衮心急如焚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小白和郁葱,日夜赶向西安,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在路上,她重遇了邹甄和李宝君夫妻!

    “邹大哥!”蓝欢欢凝视着邹甄,不由得欣喜若狂。

    “蓝姑娘,上回谢谢你在皇宫中救我!”邹甄凝视着蓝欢欢,一脸真挚道。

    “蓝姑娘,李岩有危险的信笺,是我派人送给你的!”李宝君乐不可支,对蓝欢欢说道。

    “嫂子,你为什么要为李大哥送信给我?”蓝欢欢奇怪地问道。

    “蓝姑娘,上次李岩与你一起救了我后,李岩又暗中送我出城,并保护了我的一家,我和李岩,早就是朋友了,虽然是各为其主,但是李岩和我一样,都是有让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国富民强理想的人!”邹甄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说道。

    “邹大哥,我们都有一个理想,就是让天下重新太平,天下为公,百姓安居乐业!”蓝欢欢弱眼横波,颦眉大义道。

    “对,蓝姑娘,乱世中的人,都有这个梦想!”邹甄眉飞色舞道。

    “邹大哥,皇太极昔日说,治国之要莫先安民,百姓能安居乐业,自由的生活,才是国家的最根本,而要治国,就定要统一天下,让五族共和,李大哥是一个英雄,当年,他写了一首歌,开了大门迎闯王,闯王来时不纳粮,并且建议李自成均田免粮,但是现在他自己,却被奸佞陷害!”蓝欢欢双眉紧蹙道。

    “蓝姑娘,我们勠力同心,去西安救李岩!”邹甄向蓝欢欢拱手,浩然正气道。

    蓝欢欢莞尔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