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三章 正气救人
    蓝欢欢,紫鹊,邹甄,李宝君,岳月,几名侍卫,西行西安,一路上,亲眼看见中原百姓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一些本来门庭若市的县城,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从京畿,到保定,百姓饿殍遍野。

    “格格,李自成的大顺军和吴三桂的军队刚刚血战过,听说吴三桂和李自成的军队,清军,都在中原屠城!”紫鹊噙着热泪,来到蓝欢欢和邹甄李宝君的眼前。

    蓝欢欢弱眼横波,驾驭着小白,和邹甄等人,来到了定县,只见县城已经是残垣断壁,尸横遍野,完全不知道是哪支军队屠城,大家看到的,触目惊心!

    县城的尸体中,还有许多**的女性。

    “这些兵,都是强盗,杀人抢掠,奸淫掳掠!”紫鹊义愤填膺,咬牙切齿道。

    “哥哥,送点吃的吧!”这时,已经一片火海的城内,突然出来了许多褴褛的孩子。

    “紫鹊,把马上的干粮,都分给这些孩子!”蓝欢欢痛心疾首,立即嘱咐紫鹊道。

    “孩子们,一个一个!”紫鹊拿着馒头,一个一个给那些饿得眼睛红的小孩子们。

    “姑娘,前几日,定县的县官老爷,听说吴总兵向清兵借兵,就反叛了大顺军,大顺军气急败坏,前日来了几万大顺军,攻陷县城,宣布屠城三日,后来,官军又来到县城,要逮捕帮助大顺军的奸细,又奸淫掳掠了一日,现在,城里的男人,基本都被杀,或抓了壮丁!”这是一名拄着拐杖的老人,悲痛地对蓝欢欢说道。

    “这些枭雄,为了争夺天下,手下的士兵都是刽子手,杀人奸淫,作恶多端,今天我蓝欢欢恍然大悟了,确实是兴也百姓苦,亡也百姓苦!”蓝欢欢杏眼圆睁,仰面嗟叹道。

    “姐姐,我母亲被一群强盗抓去了,那些坏蛋,还抓了许多女孩子,我妹妹也被抓去了,姐姐,你有武功,能救我母亲和妹妹吗?”这时,一名大眼睛的小男孩,抓着蓝欢欢的衣袂,很可怜地求道。

    “那些官兵,把城里的妇女都掳去当妓女了,邹大哥,路见不平就当拔刀相助,你可以与我一起去救人吗?”蓝欢欢颦眉凝视着邹甄,义正辞严地问道。

    “蓝姑娘,你真是巾帼英雄,我邹甄与你并肩奋战!”邹甄精神抖擞,上了战马,带着岳月和几名侍卫,与蓝欢欢一起去赶那些掳掠妇女的官兵!

    战马驰骋在中原的焦土上,待蓝欢欢和邹甄紫鹊赶上那些官兵时,已经月黑风高。

    蓝欢欢隐蔽在官兵驻跸的村子外,耳边听见那群官兵卑劣的大笑声,和一些妇女弱小的哭声。

    “邹大哥,这些畜生暂时驻跸在这些草屋里,我们等下半夜,夜袭救出这些女孩!”蓝欢欢熠熠生辉的眸子,凝视着邹甄道。

    大家都镇定地隐蔽在草屋外,等待着草屋没有了哄堂大笑。

    蓝欢欢执着宝剑,轻功凌波,飞上草屋,邹甄和岳月,趁机冲进了挟持妇女的屋子内,将守卫搠死,如风驰电掣一般,砍断妇女们手上的绳子。

    “姐妹们,趁着那些官兵还没有醒,快逃!”蓝欢欢凝视着怔怔的大家,大声说道。

    那些妇女,一个个不寒而栗,怯生生地逃出了草屋。

    拂晓,岳月的侍卫,把惊醒的官兵杀死,岳月抓到一个军官,跪在蓝欢欢和邹甄的面前。

    “小子,你是哪支军队的?”蓝欢欢拔出宝剑,架在这个军官的脖子上,大声质问道。

    “姑娘,我们是吴大人的铁骑,追杀流贼的!”那个军官吓得颤抖,向蓝欢欢叩首道。

    “吴三桂的铁骑?你们追杀流贼,流贼打败了吗?”蓝欢欢一本正经地问道。

    “流贼惨败,一名姓谷的大将战死,现在已经逃到西方去了,听说流贼在定县时内讧,那个叫李岩的军师被抓起来了!”军官禀报道。

    “李大哥被牛金星和宋献策陷害了?”蓝欢欢大吃一惊。

    “蓝姑娘,李自成怀疑李岩造反,一定是听了牛金星的挑拨,我们要迅速追上大顺军,救出李岩夫妇!”邹甄郑重道。

    再说李岩,在河南时,被牛金星造谣,传说一个童谣,十八子主神器,四处传播谣言,欺骗百姓说李岩将当皇帝了,李自成听到这个童谣后,龙颜大怒,命令牛金星,骗李岩进了大营,然后突然缉捕,因为红娘子率领老营,还没有到河南,李双喜李过,以及高皇后都为李岩平反,所以李自成暂时没有杀李岩,而将李岩押在大营内,准备引红娘子带兵进入埋伏,然后抢回兵权,将李岩和红娘子一起斩杀!

    蓝欢欢紫鹊和邹甄等人,焦急地追大顺军,却在路上,遇见了红娘子的老营。

    “蓝妹妹,我在定县听说有人赈济百姓,趁夜袭击官兵,救出了定县被掳掠的女孩,我一猜,就是你这个喜欢见义勇为的!”红娘子笑靥如花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眉目欣喜地说道。

    “红姐姐,这个乱世,只有大义凛然,和一颗仁心,才能救百姓,救自己!”蓝欢欢眉尖似蹙,向红娘子拱手道。

    “蓝妹妹,你们准备去哪?”红娘子好奇地问道。

    “红姐姐,你这是准备去大营见闯王吗?”蓝欢欢焦急地问道。

    “是呀,你李大哥派慧儿送信,说闯王命我带老营去河南会师,我就带着兄弟们来了!”红娘子柳叶眉一弯道。

    “红娘子,你中了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个奸贼的计了,李大哥的这封信是假的!”蓝欢欢双眉紧蹙,对红娘子说道。

    “假的?”红娘子十分惊愕,拿出书信,给蓝欢欢看,蓝欢欢打开仔细端详,斩钉截铁地对红娘子说道:“红姐姐,这封信是有人模仿李大哥的笔迹,他们的阴谋是骗你请君入瓮!”

    红娘子突然恍然大悟,仔细一看,不禁柳眉倒竖:“宋献策和牛金星两个小人,传播谣言,挑拨我们与闯王的关系,蓝妹妹,我去大营,和这两个小人拼了!”

    “红姐姐,奸贼企图陷害李大哥,早就布下了天罗地网,若是你现在去,就进了他们的网了,所以红姐姐,我劝你,命部将带着老营隐蔽在河南城外,然后带一些侍卫进城,当面向闯王解释,揭露奸贼陷害忠臣的诡计,若是闯王不听,兵权在我们手中,那时候我们再逼闯王放了李大哥!”蓝欢欢冰雪聪明地对红娘子说道。

    “妹妹说的对,好,我们就去河南!”红娘子点头道。

    再说蓝欢欢紫鹊和邹甄,李宝君,岳月,红娘子,高一功,慧儿等人,带着老营,去了河南的许城。

    “启禀皇上,红娘子带着军队,来到许城觐见!”行宫,侍卫跪下禀报李自成道。

    “红娘子真的来了,说明她不是反贼!”李自成纠结道。

    “皇上,红娘子带兵回来,是来逼皇上放李岩的,臣建议,命令红娘子只带几人,进入行宫,若是她想谋反,我们就趁机缉捕她!”牛金星奸诈地拱手道。

    过了半晌,柳眉倒竖英姿飒爽,穿着红披风的红娘子带着由蓝欢欢和邹甄紫鹊化妆的侍卫,一身是胆,进了行宫,觐见李自成。

    “臣红娘子,叩见皇上!”红娘子一身红色战袍,云鬓如漆,柳叶眉,明眸皓齿,李自成找就对美丽的红娘子饥渴难耐,所以眉开眼笑,免了红娘子的罪。

    “皇上,臣的相公李岩,对皇上忠心耿耿,臣女听说,因为有些小人在暗中散布谣言,诬陷忠良,所以李岩被软禁了,皇上若是相信臣女和李岩的忠心,请皇上放了李岩!”红娘子一脸断然,跪下向李自成道。

    “爱卿,朕怎么会杀军师呢?你们夫妻劳苦功高,朕这次让你回来,一是擢升你为女官,二是让老营回到朕的大营来!”李自成笑容可掬道。

    “皇上,臣女不想当什么女官,请皇上还是派臣女当女将,为大顺浴血奋战!”红娘子毅然道。

    李自成捋须大笑,来到红娘子的面前,端详着红娘子的香腮明眸,眉开眼笑道:“爱卿花容月貌,朕怎么舍得让你再在前线打仗?若是爱情愿意,朕可以册封爱卿为妃!”

    “闯王!您是救百姓于水火的英雄,怎么能说这种不尴不尬的话!红娘子既然是臣,也不想平步青云,请闯王放了臣女的相公!”红娘子柳眉倒竖,倔强地跪下拱手道。

    “红娘子,你已经出不了城了,你的丈夫李岩,企图谋反,已经被缉捕,朕是怜惜你,才免你大罪,册封你为妃!”李自成顿时大动肝火,对着红娘子大喝道。

    “闯王,是不是臣女不当闯王的妃子,闯王就要杀了李岩?”红娘子杏眼圆睁,目视着一脸登徒子的李自成道。

    “胡说八道,朕怎么会逼你?但是红娘子,李岩暗中妄想谋反,铁证如山,你现在进了城,也出不去了!”李自成一扔手中的茶杯,突然,从屏风后,杀出几十名侍卫,把红娘子围在垓心。

    “哈哈哈,闯王,当初我们投奔你,是因为你是一条为百姓打天下的好汉,没想到,你被牛金星宋献策这两个奸贼挑拨,竟然也如此昏庸!”红娘子仰面大笑,怒视着李自成嗟叹道。

    “大胆红娘子,竟敢辱骂皇上!”这时恼羞成怒的牛金星和宋献策,来到红娘子的面前,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闯王,红娘子可以当你的妃子,请你过来!”红娘子突然扔下宝剑,轻蔑一笑道。

    “爱卿真的愿意接受册封?”李自成顿时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来到红娘子的面前。

    突然,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红娘子从衣襟里拔出一柄匕首,架在了李自成的脖子上。

    “红娘子,你真敢造反?”吓得惊慌失措的牛金星和宋献策大惊道。

    “爱卿,你放下匕首,我们可以再议一议!”李自成吓得颤抖,战战兢兢地对红娘子说道。

    “闯王,你放了我的丈夫李岩,然后,让我继续率领老营,殿后与清兵血战!”红娘子杏眼圆睁道。

    “好,牛金星,派人拿着朕的圣旨,跟着红娘子去监狱放人!”李自成点头道。

    “皇上,这对夫妻无法无天,她不敢伤您,请下旨将他们全部斩杀!”牛金星拱手道。

    “牛金星!”说时迟那时快,蓝欢欢手中的宝剑,架在了牛金星的脖子上,紫鹊和邹甄岳月,也拔出宝剑,挟持了那些侍卫。

    “朕口谕,带着红娘子去监狱放人!”李自成大声道。

    再说红娘子,挟持着李自成,和牛金星宋献策,去了监狱,监狱内,只见一脸悲恸的李岩,坐在监狱内,心如刀绞。

    看着氅衣褴褛的李岩,红娘子泪如雨下。

    “红娘子?”李岩听见呜咽声立即冲到了监狱的门前,焦急地目视着监狱外的人,只见红娘子眼睛哭红,手中的匕首,挟持着闯王李自成。

    “红娘子,你不能挟持皇上,放了皇上!”李岩惊愕地目视着红娘子和李自成,大声道。

    “李岩,你为这个人,力挽狂澜,但是他却出尔反尔,要杀你,他已经不是昔日的闯王了!”红娘子愤慨道。

    “红娘子,当年我们归顺闯王,也不是为了闯王当皇帝,而是为被明朝横征暴敛,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百姓,现在,清兵入关,民族将亡,在这国破家亡之时,我们不能自相残杀,而是要同仇敌忾,还我山河,所以红娘子,放了闯王,我李岩可以死,但是我李岩,两袖清风,大义凛然,闯王,我李岩是冤枉的!”李岩激动地大声道。

    “闯王,你放了李岩,我就放了你!”红娘子对李自成说道。

    “来人,开监狱门,放了李岩!”李自成命令道。

    侍卫打开监狱大门,扶着李岩出了监狱,蓝欢欢和邹甄把牛金星和宋献策两个小人押在李自成的脚下。

    红娘子把匕首从李自成的脖子上收回,拱手对李自成说道:“皇上,臣女也是迫不得已,但是请皇上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放了我们!”

    “大胆红娘子,带着奸细,妄想挟持皇上造反,今天,你们逃不出许城!”就在这时,刘可望气焰嚣张,带着大队士兵,包围了监狱,来到了李自成的面前。

    “闯王,我李岩对大顺忠心耿耿若是闯王不相信我李岩,我李岩可以自尽,请闯王放了这些兄弟!”李岩郑重地跪在李自成脚下,正气凛然道。

    “李岩,你和你的妻子红娘子沆瀣一气,竟敢挟持朕,就这罪,朕就可以灭你十族!”李自成大怒道。

    “李自成,你竟然背信弃义,放我们出城,否则,隐蔽在许城外的老营,就会兵临城下!”蓝欢欢柳眉倒竖,怒视着李自成道。

    “李岩,朕可以放了红娘子和你的这些兄弟,但是你不能和他们一起出城,十八子主神器,当年,一语成谶,朕当了皇帝,现在,这个童谣又预言你要篡位当皇帝,李岩,当年你建议朕均田免粮,但是现在,你却狼子野心,企图谋反,你认为是谁背信弃义?”李自成怒视李岩质问道。

    “闯王,若你不相信李岩的忠心,李岩可以用死来表明自己的清白!”李岩一脸断然,拔出红娘子的宝剑,对准脖子。

    “李岩!”红娘子大吃一惊。

    “李大哥!”蓝欢欢和邹甄也十分震惊,悲痛欲绝地扶住了血流成河,倒在地上的李岩。

    “李岩,你为什么要自杀?”李自成也如同五雷轰顶,跪在李岩的眼前。

    “闯王,现在你相信李岩的忠心了?闯王,自打进了北京后,你就志得意满,一些将领也是居高自傲,所以被清兵趁火打劫,日后,闯王一定要礼贤下士,东山再起!”李岩凝视着李自成,欣然一笑。

    “李岩,朕相信你了,你是朕的好兄弟!”李自成痛不欲生道。

    “请闯王放了臣的妻子和这些兄弟!”奄奄一息的李岩,眼睛睁的很大,目视着痛心疾首的李自成。

    “好,朕放了他们!”李自成同意道。

    李岩突然眉开眼笑,闭上了眼睛!

    “李岩!李大哥!”顿时,痛不欲生的红娘子和蓝欢欢邹甄,都心如刀绞,嚎啕大哭。

    “皇上,反贼李岩已死,请皇上下旨,杀了这些反贼!”刘可望向李自成拱手道。

    “刘可望,命令放了这些兄弟!”李自成眼睛瞪得通红,大声命令道!

    蓝欢欢和红娘子,邹甄,紫鹊,背着李岩的尸体,悲痛地出了许城,城郊,一片缟素,红娘子将李岩埋葬在了城外。

    “红姐姐,请您节哀,李大哥已经去世了!”蓝欢欢见红娘子心如刀绞,悲痛欲绝,哭得肝胆俱裂,来到红娘子的面前劝道。

    “蓝妹妹,日后,我不会再为李自成打江山了,但是我会带着兄弟们,继续为穷人打江山!”红娘子凝视着蹙眉的蓝欢欢,忽然从嘴角浮出一笑。

    “邹大哥,我要回京城了,你还是要南下吗?”蓝欢欢回首凝视着邹甄,一本正经地问道。

    “蓝姑娘,我和红娘子一样,也要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浴血奋战,我要去南京,帮助大明王朝东山再起!”邹甄斗志昂扬道。

    “邹大哥,你还要复辟明朝吗?”蓝欢欢凝视着邹甄问道。

    “蓝姑娘,现在清兵入关,中原已经是存亡之秋,只有大明东山再起,才能天下太平,大明中兴后,百姓才能安居乐业!”邹甄正气凛然地说道。

    “邹大哥,你南下吧,但是你要小心,南京的那些文武百官也是鸡争鸭夺,你不要进入他们的党争!”蓝欢欢郑重地劝说邹甄道。

    “蓝姑娘!我们日后再见!”邹甄一脸真挚,向蓝欢欢和紫鹊红娘子拱手道。

    子夜,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战马,到了一个村子,蓝欢欢和紫鹊在村里的草屋驻跸,下半夜,凛冽的风,让人十分恐怖。

    突然,紫鹊看见几十个黑影从村子的墙上飞下。、

    “格格,有刺客!”紫鹊立即大声对蓝欢欢喊道。

    “紫鹊,这些刺客定是哲哲的走狗,我们躲在草屋内!”蓝欢欢一脸镇定,对紫鹊小声说道。

    蓝欢欢十分的紧张,紫鹊也不寒而栗,耳边传来那些刺客的脚步声。

    “首领,虽然村子里没有蓝欢欢,但是我们火烧村子,必能烧死她!”蓝欢欢清楚地听见,一名刺客向首领禀报的声音。

    “烧村子!”刺客首领心狠手辣地嚎叫道。

    半晌,村子里一片火海,躲在村子里的村民,一片惨叫,让人毛骨悚然。

    “这些丧尽天良的狗贼!”蓝欢欢柳眉倒竖,拔出宝剑,凌波飞出草屋,箭在弦上,弓弩满月,瞄准刺客的首领,如风驰电掣的一箭。

    瞬间,那刺客一声鬼叫,血肉横飞,一命呜呼。

    “蓝欢欢出来了!”震惊的刺客,目视着蓝欢欢,欣喜若狂,执着长刀,向蓝欢欢和紫鹊如狼似虎地围攻。

    蓝欢欢目光如炬,手中的宝剑上下盘旋,神出鬼没,紫鹊也是怒发冲冠,上下翻飞的宝剑,杀得刺客惊慌失措。

    但是,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中爆炸了一个信号弹,过了半晌,从村外,又冲来了许多刺客。

    “格格,敌人越来越多,我们要突围了!”紫鹊杏眼圆睁,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突围!”蓝欢欢一身是胆,手中的宝剑上下翻飞,千变万化,砍杀敌人,敌人一个又一个倒下,但是死了一群,又来一群,蓝欢欢和紫鹊被敌人紧紧围攻。

    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村子外一声觱篥声,从刺斜里冲出一匹白马,马上一员白袍大将,面若满月,却戴着面具,面具中的眸子,熠熠生辉,气宇轩昂,端的是一员大将!

    蓝欢欢凝视着这戴着面具的人,突然心如刀绞,柳眉欣喜!

    “狗贼,竟然欺负这两位姑娘!”那白马上的大将,一声大喝,手执大刀,指挥手下的骑兵,向着刺客奋勇冲杀,骑兵们大砍大杀,大刀阔斧,杀得那些刺客血流成河,落花流水。

    蓝欢欢和紫鹊,趁机从村子里出去了!

    北京!大街小巷,百姓安居乐业,蓝欢欢和紫鹊在街上逛街,车水马龙,锣鼓喧天。

    “那个女人?是不是红颜祸水?”

    “不要脸,又回来了!”突然,在人群中,传来了让人恐怖的冷嘲热讽声。

    蓝欢欢和紫鹊,在街上又碰到了巧合的事情,一些人,穿着和自己一样的衣服,在自己的眼前走过,然后是嘲笑声和议论纷纷声。

    “兰儿,这些是哲哲装神弄鬼!”突然,满面春风的小玉儿,来到蓝欢欢的眼前,搂着蓝欢欢,小声说道。

    蓝欢欢嫣然一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