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护花
    “多尔衮,我蓝欢欢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英雄,一个正气凛然的摄政王,但是,我蓝欢欢现在恍然大悟,我只是一个幼稚的女人,你心机太深,狡诈毒辣,为了你的野心,你不惜用全部无辜的人当牺牲品,所有的人都是你手上控制的棋子,你是一个魔鬼!今天,你能为了野心,斩草除根,杀害了太子朱慈炯去,明天,你也能牺牲无辜的长平公主,翌日,可能我蓝欢欢也会被你牺牲!”蓝欢欢冷若冰霜,弱眼横波,瞥着一脸悲恸的多尔衮,冲动地说道。

    “兰儿,我多尔衮就算牺牲大清,也不会牺牲你,虽然我比不了皇兄,但是,我会保护你下半辈子!”多尔衮目光如炬,心如刀绞地凝视着蓝欢欢,激动地大声说道。

    “那多尔衮,你放了长平公主,当初,是你派兵保护公主,让公主与驸马大婚,现在,你竟然要背信弃义,心狠手辣地杀害她,你岂不是丑态毕露?”蓝欢欢杏眼圆睁,大声对多尔衮说道。

    “兰儿,你不知道,长平公主已经有喜,肚子里怀了周世显的孩子,若是这个孩子生下来,他就是崇祯的外孙,定然会为前明报仇,养虎遗患,所以我多尔衮就算背着背信弃义的臭名,也要为大清斩草除根!”多尔衮失控地对蓝欢欢说道。

    “哈哈哈!多尔衮,你的确是腹黑王爷,而且心狠手辣,心机太深,你在战场上一身是胆,现在竟然怕一个还没有出生的孩子,我蓝欢欢竟然以为你是英雄?”蓝欢欢轻蔑地瞪着多尔衮,愤慨回首而去。

    “兰儿!”多尔衮心如刀绞。

    “多尔衮!”半晌,突然蓝欢欢回到了冷宫,怒视着多尔衮。

    “兰儿,你醒悟了?”多尔衮忽然欣然一笑,凝视着蓝欢欢的眸子道。

    “多尔衮,小玉儿因为你,被奸贼害死,但是你却不为她报仇,而是忘了这个案子,难道,小玉儿也只是你权力棋局中的一颗棋子,棋子没了,你也忘了?”蓝欢欢鄙夷地一笑,大声质问多尔衮道。

    “太后娘娘,蓝欢欢又潜入皇宫,并且冒充长平公主,听说她在冷宫和摄政王狠狠地吵了一架!”监视冷宫的喜花,迅速来到慈宁宫,禀报哲哲道。

    “蓝欢欢真是无法无天,但是她果然为了长平公主,这么漂亮的自投罗网,我们的计谋真是轻轻松松就成了,喜花,明日怂恿几位郡王亲王,在武英殿上奏,杀蓝欢欢和长平公主!”哲哲自鸣得意地仰面诡笑道。

    武英殿,景阳钟声响,小皇帝福临,上了玉阶,坐在了龙椅上,气宇轩扬,不可一世的摄政王多尔衮,一身朝服,站在小皇帝的身边,那杀气腾腾的眸子,俯视群臣,吓得文武百官不寒而栗。

    “启禀摄政王,臣已经调查明白,京城中,冒充先帝宸妃的妖女蓝欢欢,和前明长平公主,沆瀣一气,暗中勾结,企图造反,长平公主,阴险歹毒,不但派人冒充前明太子,还与前明余孽狼狈为奸,派蓝欢欢冒充先帝妃嫔,装神弄鬼,肆无忌惮,臣进谏,请摄政王将蓝欢欢和长平公主明正典刑!”御史冯铨,装作一脸大义,向多尔衮禀奏道。

    “一派胡言!谁冒充先帝宸妃?这是小人反咬一口,贼喊捉贼,几个反贼散布流言蜚语,竟然敢逼本王斩前明公主?”多尔衮突然火冒三丈,目光如炬,大声叱骂冯铨道。

    “传本王之旨,先帝宸妃,没有去世,现在已经驾回皇宫,本王已经命令后宫妃嫔,迎接宸太妃!”多尔衮眼睛的的通红,大声宣布道。

    “多尔衮!竟然为了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又如疯似狂了!”哲哲听说宸太妃回宫顿时气得一蹦三尺高,大声咆哮道。

    紫禁城,金碧辉煌,红墙金瓦,蓝欢欢的銮驾,进了紫禁城的大门,凝视着雕梁画栋,巍峨广袤的皇宫,蓝欢欢不由得柔肠百结,肝肠寸断。

    哲哲,布木布泰,两宫皇太后在慈宁宫,凤目瞥着蓝欢欢的銮驾,不由得心有余悸。

    蓝欢欢弱眼横波,明眸凝视着慈宁宫,巧合地与哲哲和布木布泰的目光对峙。

    “姐姐回宫了?”布木布泰眉开眼笑,雍容华服地盈盈步到蓝欢欢的面前,和颜悦色。

    “臣妾给两宫皇太后请安!”蓝欢欢下了銮轿,郑重向哲哲和布木布泰欠身请安。

    哲哲装模作样,笑容可掬,朱唇奸笑道:“妹妹竟然没有去世,而是安安全全的回宫,真是有些可怜呀,先帝再也看不到妹妹了!”

    蓝欢欢美目盼兮,怒视着一脸装模作样的哲哲,最后终于忍住心中的愤怒,向哲哲欠身道了万福。

    “贱人,多尔衮竟然为了你,赦了长平公主之罪,还把你请回后宫,但是你既然自投罗网,就是自己想死,哀家会让你生不如死的!”哲哲面目扭曲,凤目瞥着蓝欢欢,心中愤懑道。

    “太后娘娘,蓝欢欢已经为了长平公主,中了我们的计,我们是否一不做二不休,派人刺杀她?”喜花搀扶着哲哲回到慈宁宫,询问哲哲道。

    “喜花,贱人既然不知羞耻,敢回皇宫,我们就轻轻松松任意地整她,她已经是奄奄一息了,只有被我们宰,你命宫中全部的奸细,监视跟踪蓝欢欢,并煽动那些太妃,给这个不要脸的贱人一个大红包!”哲哲一脸狰狞,像恶魔一样奸笑道。

    “不要脸,不知廉耻,竟然还回宫,先帝都去世了,她那么爱先帝,为什么不殉葬?装死欺骗先帝,厚颜无耻,一定要把这个贱人皮扒了!”蓝欢欢暂时住在景仁宫,歇斯底里,丧心病狂的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带着一帮狗奴才,躲在景仁宫外,有恃无恐地大声辱骂,歹毒疯狂,并且指桑骂槐的冷嘲热讽,故意骚扰蓝欢欢,疯狂的声音,让人恐怖!

    “贱人,还要脸,天下人都知道了,真是伤风败俗,不要脸!你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去了中原,和姘夫邹甄私通,竟然还敢回来,人人都晓得你的那些脏事!”景仁宫外,骂声越来越疯狂。

    “王爷,宸妃在先帝驾崩前,就已歿了,现在,竟然一个妇人冒充先帝妃嫔,而且这个妇人还与前明余孽勾结,臣的斥候日夜跟踪监视,发现这个假宸妃进京时,身边还有几个仿佛是前明余孽的男子,臣怀疑,这个妇女是前明余孽,妄想潜入京城,勾结长平公主,暗中造反!”武英殿,遏必隆来到多尔衮的书房,严肃地向多尔衮禀报道。

    “遏必隆,那些都是一派胡言,你再敢怀疑太妃,本王斩了你!”多尔衮火冒三丈,怒视着遏必隆,大声叱骂道。

    “王爷,我们真的要放了长平公主和驸马周世显吗?”遏必隆走后,一脸奇怪的苏克拱手询问多尔衮道。

    “苏克,本王的斥候在京城,一直监视跟踪周世显,既然发现,京城中隐藏着一个与前明勾结的奸细!”多尔衮目视着苏克,小声说道。

    “奸细?王爷,此奸细是谁?”苏克惊愕道。

    “此人就是前朝兵部尚书李建泰,他是邹甄的岳父,此人归顺我大清是诈降,其实他的确暗中与南方的南明联系,为何邹甄会那么快知道京城的事,就是这个李建泰,暗中送信!”多尔衮一本正经道。

    “王爷,既然我们已然知道奸细是何人,是不是迅速将这些人缉捕?”苏克询问多尔衮道。

    “苏克,你不是暗中调查到,邹甄也来到京城了吗?我们要钓上这条大鱼,请君入瓮,将反清势力全部消灭!”多尔衮聪明地目视着苏克道。

    景仁宫,蓝欢欢和紫鹊暂时住在寝宫后,邹甄就立刻送了信笺,告诉蓝欢欢自己已经被京城的斥候跟踪,而且多尔衮暗中仍然监视了公主府,准备杀害长平公主与驸马!

    “格格,十四爷竟然是骗我们的,他仍然想杀长平公主!”紫鹊看了信后,十分震惊。

    “紫鹊,多尔衮控制着我们,做他的棋子,他的这盘权力之棋,已经下了几十年,从大妃殉葬,皇太极继位那年开始,他就已经开始在下这盘棋了,先帝在时,他用他的忠心耿耿,来掩护他的狼子野心,然后暗中控制了大清的兵权,并且暗中联合布木布泰,拥立小皇帝,控制了全部的大清,现在的多尔衮,狼子野心,肆无忌惮,权势熏天,他想先统一天下,立下最大功劳后,逼小皇帝禅位给他,他就理直气壮地当了大清的皇帝,所以他不会因为我的几句话,而放过长平公主的,他的心中,全部的隐患,他都要全部消灭,紫鹊,我们要救公主,只有暗中救她!”蓝欢欢双眉紧蹙,对紫鹊说道。

    “主子,我们是不是可以趁机借长平公主和宸妃回宫的事,重重的打击多尔衮,煽动八旗亲贵群情激奋,启奏建议主子垂帘听政?”慈宁宫,听说京城中,苏克正在暗中缉捕前明余孽,狡诈的喜花,小声建议哲哲道。

    “多尔衮这厮,心机太深,而且诡计多端,他现在用豫亲王多铎和英亲王阿济格两个亲兄弟控制了大清的全部兵权,京城大街小巷,都是他多尔衮的斥候,我们要借此事扳倒多尔衮,在豪格还没有凯旋回京之前,不简单!”哲哲凤目一皱,对喜花说道。

    “主子,听说英亲王阿济格,攻陷西安,追杀李自成,立了大功,他也想进京夺权,和多尔衮同为辅政王,所以在外掌握兵权,甚至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主子,我们是不是挑拨这个阿济格,让他和多尔衮内讧?”喜花灵机一动,劝说哲哲道。

    “喜花,你派人去江南,传播谣言,说多尔衮要篡位当皇帝,并且在京城散布流言蜚语,说阿济格想在江南造反,暗中拉小山头,逼多尔衮封他辅政王!”哲哲嘴角浮出狰狞的笑。

    “摄政王,英亲王爷在湖北禀报,闯贼李自成已在九宫山被毙,闯军全军覆没,而且英亲王没有禀奏,就率兵凯旋,准备回京!”武英殿,何洛会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向多尔衮禀奏道。

    “阿济格擅自率兵凯旋?”多尔衮一脸雾霾。

    “王爷,最近京城有人传播谣言,大街小巷沸沸扬扬三人成虎,传说英亲王要率兵回京逼摄政王封他辅政王!”何洛会郑重地对多尔衮拱手道。

    “何洛会,你认为英亲王是真的想谋反吗?”多尔衮目视着何洛会眸子里噙着杀气。

    “王爷,虽然英亲王可能的确有取代郑亲王,被封辅政王的妄想,但是京城竟然会这么巧合,有人传播谣言,奴才怀疑,是有人暗中挑拨想把水搅浑!”何洛会拱手严肃地对多尔衮说道。

    “把水搅浑?这暗中派人传播谣言的,必是慈宁宫那个蛇蝎妇人!”多尔衮愤怒道。

    “摄政王,现在怎么拟旨?”何洛会询问多尔衮道。

    “拟旨训斥英亲王,擅自撤兵,而且假报战功,李自成是不是真的被击毙,现在没有尸体证明,皇上十分怀疑,贬黜英亲王为郡王!”多尔衮一脸愤慨,命令何洛会道。

    “主子,多尔衮派大学士拟旨,训斥贬黜英亲王阿济格,他们兄弟真的内讧了!”自鸣得意的喜花,眉飞色舞地来到寝宫禀报哲哲。

    哲哲不由得喜不自胜:“舒尔冬,等英亲王凯旋回京后,暗中去说英亲王,告诉他,只要他支持哀家垂帘听政,哀家就册封他为新的摄政王!”

    “嗻!”舒尔冬打千道。

    却说舒尔冬,得意洋洋地出了慈宁宫,突然,一群护军挡住了舒尔冬,仰面大笑的苏克,来到了舒尔冬的眼前:“舒尔冬,你的那个太后主子,心机真的太深,竟然暗中挑拨摄政王与英亲王兄弟内讧,还企图煽动英亲王帮她!”

    苏克眼睛一撇,身后的护军将舒尔冬围在垓心,将舒尔冬押进了慎刑司。

    “太后娘娘,摄政王驾到!”哲哲正在得意忘形,突然一名宫女,连滚带爬地进了寝宫向哲哲禀报道。

    “多尔衮?”哲哲大吃一惊。

    这时,多尔衮已经威风八面,英姿勃发地冲进了寝宫,来到了哲哲的面前。

    “母后皇太后,你这几日真是为了大清疲于奔命,本王请太后,保重身子,休息休息!”多尔衮一脸轻蔑的笑,向哲哲拱手道。

    “多尔衮,哀家是母后皇太后,是皇上的嫡母,你敢软禁哀家?”哲哲恐怖地目视着一脸睚眦的多尔衮,歇斯底里地喊道。

    “皇上的嫡母,竟然暗中兴风作浪,煽动亲王谋反,太后,你还是休息吧!”多尔衮杀气腾腾,怒视着哲哲,冷冷一笑,愤慨地回首走了。

    “多尔衮,你独断专行,挟持皇上,哀家要你生不如死!”气得青筋直爆的哲哲,大声嚎叫道。

    钟粹宫,布木布泰在苏沫儿的搀扶下,长袖衣袂,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摄政王,哀家之所以帮助你扳倒哀家的亲姑姑,既是为了大清,也是了为了福临,摄政王,现在正是大清统一天下的关键之时,哀家劝摄政王,一定要心狠手辣!”布木布泰雍容华服,凤目一弯,凝视着多尔衮轻启丹唇道。

    “圣母皇太后,今日,本王才明白,这宫中,心机最深的人,是你!”多尔衮笑道。

    公主府,邹甄蒙着脸,率领岳月等人,隐蔽来到了府内,趁夜准备救长平公主和驸马周世显逃出北京。

    “公主,多尔衮想杀你和驸马,斩草除根,今晚,你与臣一起出京城,南下去南京!”邹甄一脸浩然正气,跪在柳叶眉瓜子脸天真的长平公主面前,一本正经地禀道。

    “邹大人,父皇那么多的文武百官,只有你是忠臣,本宫腹中已经有了父皇的外孙,那多尔衮出尔反尔,残暴杀害了我的弟弟朱慈炯,现在又因为我腹中怀了父皇的外孙企图斩草除根,邹大人请你一定要让我将腹中的孩子生下来,并保护他去南方!”长平公主哭得如雨带梨花,叮嘱邹甄道。

    “公主,我邹甄一定拼命保护公主南下!”邹甄斩钉截铁,泪如雨下道。

    “抓反贼!”就在这危若累卵之际,突然,公主府外杀声震天,火把炯炯!

    “公主,我们中计了,杀出府邸!”邹甄大惊,他一身是胆,拔出宝剑,拱手劝长平公主道。

    “摄政王,和前明将领暗中联系的人,是我驸马周世显,而不是公主,请你放了公主和公主腹中的孩子!”这时,几十名如狼似虎的侍卫,簇拥着威风凛凛的摄政王多尔衮,来到了府邸内,周世显视死如归,挡在长平公主和邹甄的面前,拱手对多尔衮说道。

    “周世显,你真的很爱长平公主呀,本王其实早就知道,你们暗中勾结前明余孽,但是却一直忍着,就是想钓出你们这些大鱼,今天,邹甄和他的手下,真的请君入瓮,本王就把你们全部消灭!”多尔衮仰面大笑。

    “驸马,我们同仇敌忾,一起保护公主,杀出公主府!”邹甄义愤填膺,拔出宝剑,大声对周世显喊道。

    “慢!”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蓝欢欢驾驭着小白,心急如焚地来到了公主府。

    “蓝姐姐!”长平公主喜不自胜地凝视着柳眉倒竖的蓝欢欢,大声喊道。

    “兰儿,我早就告诉你,长平公主和驸马周世显,真的暗中勾结前明余孽谋反,你被他们骗了,难道现在你还要为他们求情?”多尔衮凝视着悲痛欲绝的蓝欢欢,大声说道。

    “多尔衮,邹大哥和我一起来的京城,我们就是要进城救出公主,邹大哥他不是勾结公主谋反!”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斩钉截铁道。

    “兰儿,邹甄也只是挟持你,邹甄的岳父李建泰,隐蔽在京城,故意归顺我大清,却暗中和邹甄和南明小朝廷秘密联系,所以这个邹甄才能在京畿有恃无恐,你也是邹甄的一颗棋子!”多尔衮一本正经地对蓝欢欢说道。

    “多尔衮,我只求你,今日放了公主和邹大哥!”蓝欢欢步到多尔衮的面前,杏眼圆睁,向多尔衮拱手道。

    “兰儿,我如果放了邹甄和长平公主,那就是养虎遗患,日后,这些人反攻京城,他们一样会心狠手辣!”多尔衮目视着蓝欢欢。

    “多尔衮,公主不知道邹大哥来京城,虽然京城确实有前明的奸细,但是公主不知道,公主是无辜的,我求你,放了公主!”蓝欢欢一脸视死如归,逼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兰儿,我可以放了长平公主,但是,现在天下都知道,长平公主谋反,若是我放了他,朝廷的亲贵百官也不可能放了她!”多尔衮注视着蓝欢欢,痛心疾首地说道。

    “多尔衮,你下旨,大明公主长平因为难产,于今日在公主府去世,驸马周世显痛不欲生,也自杀殉葬!”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断然说道。

    “苏克,拟旨,长平公主难产去世,驸马殉葬!”多尔衮目视着身后的苏克,大声嘱咐道。

    邹甄和岳月,保护着长平公主和驸马,出了包围。

    “邹甄,你的岳父李建泰,暗中勾结前明余孽,梦想谋反,已经明正典刑!”多尔衮怒视着邹甄,大声喝道。

    “多尔衮,我邹甄与你势不两立!”邹甄怒视着多尔衮,上了战马,让岳月保护着公主与驸马上了马车,出了北京城。

    “宸太妃,无法无天,竟然暗中放了反贼,真是有恃无恐!”次日,武英殿,文武百官议论纷纷,沸沸扬扬。

    京城,人们七嘴八舌,传说着谣言,说蓝欢欢是不祥之女,与反贼勾结。

    “真是恬不知耻,听说,这个宸太妃和摄政王私通,煽动摄政王独断专行,软禁了母后皇太后,听说她要下嫁摄政王了!”后宫,景仁宫外,丧心病狂的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吹得有鼻子有眼,大声讥讽,冷嘲热讽蓝欢欢。

    “滚!”就在这几个毒妇气焰嚣张之时,突然,大手抓住了囊囊太妃的脖子。

    景仁宫,蓝欢欢嫣然一笑。

    152708636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