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九章 自由
    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躲在景仁宫外,歹毒地冷嘲热讽,攻击蓝欢欢,她们正气焰嚣张之时,突然一只大手,紧紧地掐住了囊囊太妃的脖子。

    “摄政王!”囊囊太妃吓得魂飞魄散,惊诧的确目视着掐住她的人,战栗地看着他目光如炬。

    “太妃,你们在后宫,就应该安安静静,现在,你们却在宫里传播谣言,兴风作浪,攻击宸太妃,本王再讲一句,你们若是再在宫里传播谣言,本王就让你们滚!”多尔衮怒视着吓得不寒而栗的的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大声道。

    “摄政王,我们回宫!”土门太妃吓得两腿战栗,和囊囊太妃一脸谄媚,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多尔衮!”蓝欢欢步出了寝宫,凝视着乐不可支的多尔衮。

    “兰儿,你就在宫里住吧!”多尔衮欣然一笑。

    “多尔衮,你同意放了长平公主吗?”蓝欢欢询问道。

    “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现在我已经昭告天下,长平公主因难产而死,天下都知道长平公主歿了!”多尔衮兴致勃勃道。

    “多尔衮,我就住在景仁宫!”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抿嘴一笑道。

    慈宁宫,哲哲一脸苍白,凤目瞥着喜花:“喜花,流言蜚语都传出去了吗?”

    “主子,我们已经传播谣言,传得人人皆知,现在大街小巷,都在议论摄政王与宸太妃藕断丝连,那个贱人,现在是奇丑无比,丢人现眼,多尔衮把她送回皇宫就是给自己身上插把刀,作茧自缚!”喜花得意洋洋地奸笑道。

    “多尔衮,你竟敢软禁哀家这母后皇太后,你在后宫淫荡龌蹉,有恃无恐,已经是人人皆知,等肃亲王豪格回来,哀家就联合杜度和尼堪父子,上奏拥哀家垂帘听政,那时,哀家要你生不如死!”哲哲阴险毒辣地奸笑道。

    再说蓝欢欢,在景仁宫里,虽然每日都有好酒好菜,并且有几名宫女伺候,但是蓝欢欢心里知道,多尔衮派来的人,不但是保护她的,也是暗中监视她的。

    “紫鹊,多尔衮不会放过邹大哥的,我们要想法子逃出这景仁宫,帮邹大哥逃出北京!”蓝欢欢凝视着紫鹊,严肃地说道。

    京城,武英殿,大清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拉着小皇帝福临的小手,威风赫赫地步上了丹墀,大清帝国虽然刚入关一年,但是却统一了中国半壁江山,群臣都向小皇帝山呼万岁,歌颂多尔衮的大功!

    “摄政王,南明的和谈使臣来了!”大学士洪承畴,向多尔衮拱手禀报道。

    “南明?”多尔衮一脸奇怪地问道。

    “摄政王,崇祯在煤山自尽后,明朝的陪都南京,文武百官拥立福王的儿子朱由崧继位做了皇帝,现在南明还有半壁江山,而且有军队一百万!”洪承畴郑重地向多尔衮禀报道。

    “明朝已经灭亡,南京的明超遗臣,不但不归顺我大清,还擅自拥立福王,真是肆无忌惮,出尔反尔,洪承畴,他们有什么脸派使者来和谈?”多尔衮愤怒道。

    “启禀摄政王,南明虽然只有半壁江山,但是明朝兵部尚书史可法,和马世英阮大铖,左良玉等人,控制了江北四镇,而且他们昭告天下,说福王是继崇祯之位,理直气壮呀!”洪承畴道。

    “洪承畴,护送南明使者来皇宫!”多尔衮捋须轻蔑笑道。

    武英殿,南明使者左光先和高苟,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呈上了南明的和谈奏折。

    “左光先,高苟,流贼攻陷北京,大明崇祯帝煤山自尽,大明遗臣吴三桂,向我大清借兵,我大清大义凛然,帮你们剿灭流贼,你们在南京的文武百官,应该对我们大清感恩戴德,我们帮你复君父之仇,而你们却在江南,不为先帝剿杀流贼,自己内讧,鸡争鸭夺皇位,你们这样不忠不义,凭什么来北京与我大清和谈?”多尔衮一脸杀气,怒视着左光先和不寒而栗的高苟,厉声质问道。

    高苟吓得颤抖,而左光先却一脸镇定,浩然正气,沉着地向多尔衮拱手道:“摄政王,我大明先帝驾崩,国不可一日无君,福王是大明嫡亲,继承先帝皇位,理直气壮,怎么能说是无父无君,鸡争鸭夺,再说大清大义凛然,率义兵为我大明复君父之仇,剿灭流贼,我大明兵部尚书史可法大人,已经回信感谢赞扬了大清和摄政王,并且禀报摄政王,愿割地感谢,怎么能说背信弃义,再说南京是我大明陪都,昔日太祖在南京建国,成祖北迁,南京也有六部,现在派使者北上和谈,名正言顺,怎能说没有资格?”

    多尔衮凝视着一脸从容,谈笑自若的左光先,不由得捋须一笑:“左大人果然是前明忠臣,几句话就跃然纸上,但是中原逐鹿,我大清的江山是得自流贼,并非得自明朝,我大清义兵,军纪严明,入关以后,百姓箪食壶浆,你前明遗臣应该良禽择木而息,归顺大清,岂能再立君王?我大清的天下,是替天行道,此乃天命!”

    左光先镇定一笑,拱手道:“摄政王既然是义兵,替天行道,为我大明报君父之仇,现在既然流贼已灭,就应该还我大明江山,若是摄政王趁火打劫,恐怕有渔翁得利之嫌!”

    “左大人,你是个人才,但是我大清一统天下,乃是天意,明朝已灭,本王还是希望左大人,能良禽择木而息,忠心我大清,这也是感激我大清义兵之情!”多尔衮爽然笑道。

    “摄政王,我左光先,精忠报国,决然不会卖国求荣,若是摄政王不同意议和,那臣只有在北京住下!”左光先一脸果毅道。

    “来人,请左大人回驿小憩!”多尔衮仰面大笑道。

    “紫鹊,你说南明的使者到了北京?”景仁宫,蓝欢欢听了紫鹊的禀报和,眼睛一转,不由得灵机一动。

    “格格,左大人北上,说福王朱由崧已经在南京继位皇帝,复辟大明,这次来北京,就是与大清和谈的,而且还建议与大清联合,共同剿灭李自成!”紫鹊郑重地说道。

    “紫鹊,我们可以帮邹大哥化妆潜入使团,然后与使团一起,南下回到南京!”蓝欢欢明眸炯炯,对紫鹊说道。

    “格格真是冰雪聪明,但是,我们怎么和左大人联系呢?”紫鹊皱眉道。

    “多尔衮,我不想在宫里了,我要出去,在京城玩!”景仁宫,蓝欢欢凝视着面前的多尔衮,嘟着嘴,倔强地说道。

    “兰儿,现在京城外面,四处都有奸细和前明余孽,还有哲哲的心腹,你如果出宫,我害怕你有危险!”多尔衮劝说蓝欢欢道。

    “多尔衮,我蓝欢欢也几十岁了,难道还是小孩子吗?只是出去玩,难道还会被拐走不成?”蓝欢欢娇憨道。

    “兰儿,你不能出去,若是觉得无聊,你可以在宫中的后花园遛弯!”多尔衮双眉紧锁道。

    “多尔衮,你是不是又怕我离家出走呀?若是你担心,我就带几名武功高的侍卫出去,让他们保护我,不就成了?”蓝欢欢凝视着多尔衮,柳眉一弯道。

    “好,来人,保护宸太妃娘娘!”多尔衮点头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出了景仁宫,在京城的大街上遛弯,虽然京城刚刚一年前在水深火热中,但是现在却十分繁华,大栅栏,蓝欢欢女扮男装,戴着瓜皮小帽,穿着马褂,颦眉弱眼横波,和紫鹊兴高采烈,蹦蹦跳跳地在大街上逛街。

    “看,那个小子,像不像妖女蓝欢欢,不要脸,就是她,竟敢光天化日在大街上逛,真是不知羞耻,她的那些淫荡丑事,伤风败俗,丢人现眼,人人皆知,还敢在大街上,打死她!”突然几名看热闹的人,指着蓝欢欢和紫鹊,如狼似虎地大声辱骂道。

    一石激起千层浪,须臾,大堆看热闹的人,争先恐后拦住了蓝欢欢,指着蓝欢欢穷凶极恶地辱骂。

    “滚!”这时,几名保护蓝欢欢的侍卫,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厉声恐吓人群。

    “打死她!”就在这时,突然从酒楼上,飞下几名黑衣刺客,手执长刀,向蓝欢欢刺来。

    “有刺客!”侍卫们大惊,立刻拔出宝剑,保护蓝欢欢。

    那些刺客,穷凶极恶,向侍卫们乱砍乱杀,就在着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个人拉住了蓝欢欢的手,将蓝欢欢和紫鹊拉进了一个胡同的旮旯内。

    “邹大哥!”蓝欢欢定睛一瞧,不由得乐不可支。

    “邹大人,我们格格真是足智多谋,早就料到只要格格有危险,邹大人一定会如神兵天降,来救格格的!”紫鹊得瑟一笑道。

    “蓝姑娘,为什么光天化日来到大街上,哲哲的心腹,就埋伏在大街小巷,虽然多尔衮软禁了她,但是还有一人,也想害你!”邹甄一本正经地对蓝黄昏说道。

    “谁?”蓝欢欢奇怪道。

    “布木布泰,虽然是你的亲妹妹,但是对你切齿痛恨,这些刺客就是她派的!”邹甄严肃地对蓝欢欢说道。

    “邹大哥,我故意出宫逛街,就是想找你,我有一个计划,就是让你冒充保护我的侍卫,我们隐蔽在南明使者的驿馆里,和南明使者一起回南京!”蓝欢欢神机妙算地对邹甄说道。

    “我们现在就去驿馆!”邹甄点头道。

    “摄政王,大事不好,宸太妃在街上逛街,突然街上跳下十几名刺客刺杀宸太妃,后来,大街上一脸溃乱,宸太妃失踪了!”苏克连滚带爬地跪在多尔衮的面前,向多尔衮禀报道。

    “岂有此理,苏克,立刻派人在京城寻找宸太妃,就算把京城都焦土了,也要找到宸太妃!”多尔衮火冒三丈,怒火万丈道。

    京城一时间闹得鸡犬不宁,侍卫把京城都掀了,仍然没有寻到蓝欢欢的影子,侍卫立即禀报多尔衮,多尔衮痛心疾首,心急如焚,他暗暗思忖,突然想到了明朝使者驿馆。

    “苏克,跟我去驿馆!”多尔衮命令道。

    再说驿馆,左光先被软禁在屋内,正忧心忡忡,突然一名侍卫,带着两个美少年,眉开眼笑地进了驿馆,来到了他的眼前。

    “左大人!”邹甄来到左光先的面前,拱手笑道。

    “邹甄,你竟然还在京城?”左光先仔细一瞧,不由得欣喜若狂。

    “左大人,我知道你对大明忠心耿耿,多尔衮狼子野心,此人心机太深,不会同意承认南京的南明政权的,他之所以对你这么和颜悦色,是赞扬你是个人才,想让你归顺,所以你应该立刻逃出京城,回到南京!”邹甄郑重地左光先说道。

    “邹大人所言甚善,我们今晚就走!”左光先点头道。

    “摄政王到!”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驿馆外,传来了一声吆喝。

    过了半晌,多尔衮威风凛凛地来到了驿馆内,左光先一脸从容,向多尔衮拱手行礼道:“摄政王,这么晚还来驿馆,定是有大事!”

    多尔衮欣然一笑道:“左大人,你是一位人才,又对大明忠心,本王只是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多尔衮一边眉目欣喜地和左光先说话,一边向身边的苏克瞥了瞥眼睛,苏克立刻带兵,搜查了驿馆,过了半晌,却什么也没查到。

    “摄政王这是何事?莫非怀疑我左光先?”左光先冷笑道。

    “左大人,明日我们再聊!”多尔衮笑容可掬,带着苏克出了驿馆。

    再说左光先,趁夜和南明的全部使臣,出了驿馆,来到正阳门前,与蓝欢欢和邹甄会师。

    “蓝姑娘,你真是精明,多尔衮果然是怀疑你们躲在了驿馆,亲自带人来驿馆搜查!”左光先眉目欣喜,向蓝欢欢拱手道。

    “邹大哥,我们立刻化妆侍卫,出正阳门!”蓝欢欢柳眉春风道。

    次日辰时,苏克禀报多尔衮,说左光先趁夜逃出了正阳门!

    “苏克,本王中计了,这个古灵精怪的丫头,一定是和左光先一起逃出了京城!”多尔衮恍然大悟!

    话说蓝欢欢紫鹊和左光先,邹甄,岳月等人,迅速逃出京城,南下向南京逃去,大家在中原走了一个多月,这一日,来到了扬州,但见这扬州城外,尸横遍地,一片残垣断壁!

    “格格,这些尸体都是老百姓,好像是有一支军队,在这里屠杀!”紫鹊来到蓝欢欢的面前,义愤填膺地说道。

    “这里是淮北四镇?难道,是南明的总兵高全,带兵与其他各镇的总兵内讧?”蓝欢欢蹙眉道。

    “这些王八蛋敌人就要兵临城下,他们却仍在明争暗斗,屠杀百姓!”邹甄痛心疾首道。

    “军爷,不能拿走呀,我们只有这些粮食了,你要是都拿走当军粮,我们一家就全饿死了!”突然蓝欢欢听到一个村子里,传来撕心裂肺的声音。

    “狗贼,竟然抢掠百姓!”蓝欢欢目光如炬,杏眼圆睁,拔出宝剑,飞上小白,就来到了那个村子里。

    眼前,几名如狼似虎的南明官兵,正在疯狂地抢掠一家百姓的粮食。

    “一群禽兽不如的东西,不保护百姓,还抢掠,这群王八蛋!今天我蓝欢欢真的知道,何为苛政猛于虎!”蓝欢欢义愤填膺柳眉倒竖,飞下战马,来到那几个士兵的面前,素手端着宝剑,架在了那个士兵的脖子上。

    “小子,把粮食放下,滚!”蓝欢欢柳眉倒竖道。

    那个士兵吓得魂飞天外。

    “小贱人,竟然敢挟持官兵!”这时,几名如狼似虎的士兵,端着长矛,将蓝欢欢围在了垓心!

    “狗贼!”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支箭矢,如风驰电掣一般,飞向官兵,一箭,就射飞了官兵头上的斗笠。

    这些士兵吓得战战兢兢,手忙脚乱。

    这时,邹甄和岳月左光先等人,驾驭着战马,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你们这些畜生,这位是大明户部尚书左光先大人,你们不但不保卫大明江山,还欺负百姓,肆无忌惮,你们这些狗东西,打敌人十个打不了一个,打老百姓,一个打十个!”邹甄目光如炬,怒气填膺,大声叱骂道。

    “大人,不怪我们,上司几个月不发粮饷咱们弟兄,每天都吃不饱,就算是上前线,也要吃饱再死吧!”几名士兵一脸苦地说道。

    “你们先回大营,我们会禀报户部,给你们发粮饷的!”邹甄断然说道。

    蓝欢欢和大家,都一脸怏怏,走在路上。

    “邹大哥,你也没有想到,现实和我们的想象,根本是天上和地下,原来以为江南繁华,有一百万大军,一定能巩固江山,恢复大明,但是,现实却是一塌糊涂!”蓝欢欢凝视着邹甄黯然道。

    “蓝姑娘,虽然是一塌糊涂,但是只要我们勠力同心,同仇敌忾,就一定能还我山河!”邹甄一脸沉着道。

    众人来到了扬州城外,让他们惊愕的是,高全的四镇士兵,比官兵的纪律更差,这些士兵,在郊外烧杀抢掠,还和官兵内讧,比敌人还要穷凶极恶!

    “救命!”这时,从一个屋子内,传来了惨不忍睹的惨叫声。

    “有人在奸淫妇女?”蓝欢欢顿时义愤填膺,柳眉倒竖,立即冲进了那个屋子。

    呈现在眼前的,是几名如狼似虎,赤膊上阵的匪兵,奸淫一名二八少女的丑态!

    这名娇弱的女孩,衣裙已经被暴虐的匪兵脱去,玉体横陈在床上,几个畜生,大声淫笑,厚颜无耻。

    “畜生!”蓝欢欢柳眉倒竖,手中一柄宝剑,神出鬼没,说时迟那时快,横掠几剑,几名匪兵血肉横飞死在地上。

    “小妹妹!别怕,姐姐来救你!”蓝欢欢脱下身上的披风,盖在小女孩的身上,然后在屋子里找到衣裙,给小女孩穿上,然后背着小女孩,出了屋子。

    “蓝姑娘!”邹甄冲到屋子前,见蓝欢欢一脸愤慨,背着一名奄奄一息,全身伤紫的女孩,不由得呆若木鸡,紫鹊和左光先,岳月等人亲眼看到小女孩的惨状,也是悲痛欲绝。

    “小妹妹,你的父母呢?”蓝欢欢和蔼地问道。

    小女孩一脸悲恸,呜咽着对蓝欢欢说道:“姐姐,爹和娘都被那些坏人杀死了!”

    “小妹妹,你家里还有什么人?”蓝欢欢呜咽地问道。

    “姐姐,城郊王家村,我叔叔在!”小女孩凝视着蓝欢欢说道。

    “邹大哥,我们送这姑娘去王家村!”蓝欢欢断然道。

    众人愤慨地去了王家村,终于找到了姑娘的亲人,把女孩送进了村子。

    月黑风高,心如刀绞的蓝欢欢和紫鹊邹甄,左光先,岳月等人,痛心疾首地向南京走去。

    “大哥,就是他们,杀了我们几个兄弟!”这时,在路边,突然冲出十几名如狼似虎,气势汹汹的士兵,用大刀指着蓝欢欢,向一名军官报告道。

    “这妮子,竟敢杀害咱们高大人的兵,真是胆大包天!”那长脸三角眼的小军官,一脸凶暴,指着蓝欢欢大声嚎叫道。

    “狗贼,你们到处抢掠杀人,多行不义必自毙!”蓝欢欢怒视那军官,大声骂道。

    “想死,小的们,把这几个狗男女都杀了!”军官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十几名士兵,包围了蓝欢欢等人,残暴地围攻,蓝欢欢怒发冲冠杏眼圆睁,邹甄和岳月紫鹊等人也是义愤填膺,众人勠力同心,并肩作战,与这些匪兵大战。

    双方杀得难解难分,这时,蓝欢欢看见高字旗帜,不禁十分惊愕,对邹甄喊道:“邹大哥,突围!”

    邹甄驾驭着战马,和岳月紫鹊,左光先等人,手中的宝剑出神入化,杀一条血路,向南京的大路逃去。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邹甄等人,驾驭着战马,在大路上驰骋,让蓝欢欢没有料到的是,这些匪兵,丧心病狂地跟踪在自己身后,如疯似狂地追杀。

    “这些畜生,真是穷凶极恶,邹大哥,我们进城!”蓝欢欢回首眺望着那些匪兵,和高字旗帜,对邹甄说道。

    南京城,蓝欢欢和紫鹊邹甄等人,进了城后,在一家酒店休息,蓝欢欢悠然一笑。

    1527172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