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二章 奇异
    高杰在睢州被许定国伏杀,清军南下,轻松攻陷睢州和徐州等地,总兵刘良佐投降,四镇崩溃,而史可法斩钉截铁,拼死防守扬州,南明江山,已经是存亡之秋!

    邹甄和蓝欢欢回到南京,去了秦淮的媚香楼找李香君时,却震惊的听说,李香君被阮大铖马士英绑架进了皇宫!

    “李姑娘为了贞洁,自尽流血,没想到仍然没有逃过马士英阮大铖这两个狗贼的追杀!”蓝欢欢上了媚香楼,凝视着静谧的屋子,和一层灰的古琴,不禁嗟叹道。

    “马阮二贼,在我大明江山危若累卵之时,还厚颜无耻,怂恿皇上花天酒地!他们挟持李姑娘入宫,就是想用美人计,拍马皇上!”邹甄义愤填膺道。

    “邹大哥,我们定要入宫,救出李姑娘!”蓝欢欢柳眉倒竖道。

    再说南京,南明故宫,是昔日明太祖朱元璋开国建立的皇宫,两百七十多年后,这里的一些宫殿已经成了残垣断壁,福王朱由崧,在文武百官的簇拥下,在武英殿登基。

    话说这南明故宫,永乐年间,因为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而变成大明的陪都,两百多年,无人驻跸,已经是行将就木,昔日金碧辉煌,红墙金瓦,现在已经一片破落。

    这朱由崧,自打登基后,改年号弘光,此人登基后,就依靠兵部尚书史可法,后来史可法被马士英阮大铖陷害,被逼去前线,马士英造谣,说南京复社有东林党余孽,曾反对福王登基,朱由崧气急败坏,命令缉捕东林党,搞得京城鸡犬不宁,而朱由崧,在皇宫中,每日花天酒地纸醉金迷,并且下旨,在民间大选美女!

    秦淮河边,“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尤唱后庭花!”趾高气昂,目视着在眼前腰肢袅娜,花容月貌的女子,朱由崧不由得乐不可支。

    “启禀皇上,午门外有一名自称福王妃的女子!”御前太监方化淳,向眉飞色舞的朱由崧禀报道。

    “福王妃?胡说八道!本王的王妃在洛阳被闯贼杀了,哪来一个福王妃?”朱由大动肝火道。

    锦衣卫将那名女子缉捕刑讯,那个女人自称姓童,坐着轿子,一路上到处欺骗,瞬间,南京城内外,谣言满城风雨,三人成虎,人们七嘴八舌,传说当今皇帝是冒充的福王,因为真童妃南下认人这个假福王心虚,才杀人灭口!

    “一派胡言,那个女人,一脸村妇样,怎么可能是福王妃?再说朕做福王时,哪有个童妃?”武英殿,听说谣言后,朱由崧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咆哮道。

    “王爷,谣言我们都去南直隶传播了,我们派去的那个童妃,化妆的很真,福王那些丑事,现在已经是脍炙人口,南京小朝廷,一定惨不忍睹!”北京,武英殿暖阁,一脸得意的何洛会,来到多尔衮的面前,精神抖擞地禀报道。

    “好,本王这三人成虎之计,不战而屈人之兵,何洛会,命令多铎,南下总攻扬州,那个朱由崧,现在正灰头土脸,他不会派兵增援史可法的!”多尔衮捋须道。

    南京,故宫,今日,马士英和方化淳勾结,在宫里,送了一群天生丽质的歌女,朱由崧一看这些身材娉婷,花容月貌的襦裙女子,不由得喜不自胜。

    “马爱卿,你真是朕的第一忠臣,这些小妮子,一个比一个漂亮,真让朕饥渴难耐!”一脸登徒子的朱由崧,乐不可支,目视着一脸马屁的马士英,大声赞扬道。

    “皇上,这些丫头,只是抛砖引玉,下面,臣还有沉鱼落雁的美人!”马士英一脸谄媚,向着方化淳拍了拍手,这时,几名宫女,盈盈地步来,在宫女的细腰映寸下,一名丽质佳人,在众人的面前,龙飞凤舞!

    宫人欠身,一名柳叶眉,美目盼兮,穿着夏荷袄裙的窈窕女子,芊芊玉指,娉婷弹琴!

    “此人是何人?”朱由崧凝视着这名女子,不由得十分奇怪,询问马士英道。

    “启禀皇上,这位娘子,就是秦淮河大名鼎鼎的香扇坠,李香君姑娘!”马士英谄媚地笑道。

    “原来是李香君,朕听说,她为了为那个复社公子侯方域守节,竟然倔强地拒婚,撞柱自尽,虽然没有香消玉殒,但是也重伤休息,后来那个大学士杨文骢,还在淌着她血迹的扇子上,画了桃花树,人们传说是桃花扇!”朱由崧眼睛一转,不由得眉飞色舞道。

    “李娘子,皇上赞赏你的倔强贞洁,快给皇上叩首!”马士英目视着一脸倔强的李香君,大声说道。

    只见李香君,云鬓香腮,盈盈来到朱由崧的面前,婉约欠身请安,云鬓上的流苏,萦绕着天籁声。

    “小女李香君,叩见皇上!”

    朱由崧见李香君轻启丹唇,不由得喜不自胜,眉开眼笑地问道:“李娘子,听说你为侯方域守节,视死如归撞柱自尽,鲜血溅在折扇上,杨学士竟然在扇上画了一幅桃花,人称桃花扇,你能把这桃花扇给朕一看吗?”

    “皇上,这折扇是侯公子给妾的定情之物!”李香君一脸毅然,跪下呈上了折扇,朱由崧小心翼翼打开折扇,只见这美人鲜血画成的桃花,确实繁华美丽,桃之夭夭灼灼其华!

    “李姑娘,你和那侯方域的爱情,确实让朕感动,现在朕已经赦免了侯方域的罪,你就留在皇宫为朕弹琴吧!”朱由崧和颜悦色道。

    “皇上,请皇上恕罪,臣妾不能留在皇宫!”李香君叩首道。

    “大胆李香君,竟然敢抗旨!”马士英一脸狰狞大声训斥道。

    “马大人,既然皇上赞扬妾的贞洁,若是妾仍然留在皇宫,岂不是玷污了皇上的英明!”李香君斩钉截铁道。

    “哈哈哈,李姑娘真是佳人,朕已经下旨,李姑娘留在皇宫,只为朕弹琴!”朱由崧大笑道。

    “皇上,既然皇上赞扬妾的贞洁,说明皇上圣明,妾进谏皇上,若是朝中的文武百官,也能为皇上守节的话,我大明岂能不中兴!”李香君铿锵道。

    “大胆!”马士英气得脸色苍白,恼羞成怒道。

    “方化淳,送李姑娘去后宫!”朱由崧喜上眉梢道。

    “马大人,若是这个李香君,得到皇上的宠爱,反击我们,我们岂不不得好死?”出了皇宫,一脸担忧的方化淳,小声对马士英说道。

    “方公公,李香君只是皇上一个玩物,她一个小贱人,岂敢反击我们,再说,若是她在后宫继续守身如玉,皇上一定龙颜大怒,那时,我们就轻松地整她虐待她吧!”马士英穷凶极恶哦地奸笑道。

    武英殿,昨晚在妃嫔宫里花天酒地的朱由崧,一脸疲惫地上了朝,刑部尚书田高,向朱由崧禀报假童妃的案子,在民间不翼而飞,人们七嘴八舌,议论纷纷,闹得京城鸡犬不宁!

    “传旨,把那个女人杖毙!”朱由崧暴跳如雷道。

    南京的街上,一个鬼头鬼脑的人,来到一个小巷,向一个蒙面人禀报道:“那个童妃已经被朱由崧杖毙了,现在,京城的百姓,更加怀疑朱由崧了!”

    “好,摄政王对你们的妙计十分赞扬,你们这几日,再派一个叫王之明的人,冒充明朝太子朱慈炯,在京城到处散布谣言!”蒙面人喜不自胜道。

    再说皇宫,自打杀了假童妃后,后宫一到晚上就让人毛骨悚然,夜里后宫连续怪叫,还暗暗地听到有女人在呜咽的哭,朱由崧吓得魂飞魄散,他本来想宠幸李香君,但是听见宫里有女鬼的哭声,疑心生暗鬼,竟然当起了柳下惠。

    次日早朝,朱由崧命令御前太监方化淳,去民间贴告示,请能够抓鬼的民间方士,进宫抓鬼!

    “听说这明故宫,已经修筑三百年了,多少人死在宫里,能没有鬼魂?”

    “那个皇帝朱由崧,听说他是冒充的!”

    “所以他疑心生暗鬼!”

    南京的城门,皇榜前门庭若市,看热闹的人,七嘴八舌,沸沸扬扬。

    “蓝姑娘,我们的计谋成功了,朱由崧那小子,真的以为皇宫有鬼!”邹甄在人群中看到皇榜,不由得欣喜若狂道。

    “哈哈哈,南京的明故宫,在21世纪早就坍塌了,现在正好一边进宫,救人,一边去明故宫,看看真实镜头!”蓝欢欢古灵精怪,撅着小嘴,喃喃说道。

    再说蓝欢欢,在邹甄的推荐下,和紫鹊,化妆成算卦的,进了皇宫!

    十七世纪的明故宫,虽然已经破落了,但是蓝欢欢还是十分高兴,百闻不如一见,走在千步廊上,蓝欢欢才相信,南京的故宫和北京的故宫,确实一样!

    到了午门,这时的午朝门,还有两阙,上面有五凤楼,进了城门,步在五龙桥上,蓝欢欢眺望着正在重修的奉天门,眉飞色舞,乐不可支。

    “朱由崧,你小子装神弄鬼,你以为我会信?看我这化妆的,等会子,你又诬陷本姑娘是被外星人绑架了,解释狗!”蓝欢欢得瑟道。

    进入了皇宫,蓝欢欢的眸子中,金碧辉煌,红墙金瓦,雕梁画栋,飞阁流丹,蓝欢欢进宫后,不但不急着见朱由崧,救李香君,还在皇宫里专心致志地研究起来。

    “这三大殿,这武英殿,文华殿,确实比21世纪的明故宫遗址公园,就是两个地方!这真的是南京?三大殿这么大,虽然有些宫殿坍塌了,但是这螭首,玉阶,几百年后怎么会变成中山路?”蓝欢欢双眉紧蹙,黯然神伤道。

    “仙姑,请!”这时一个满脸堆笑的太监,来到了蓝欢欢和紫鹊的面前。

    “请!”蓝欢欢一脸尴尬地笑道。

    后宫乾清宫,蓝欢欢看到了,那个传说中的虾蟆天子朱由崧,此人长得像个纨绔公子,瘦脸高个,长胡子,因为每天花天酒地,淫逸喝酒,所以一脸疲于奔命。

    “仙姑,朕的后宫里,每天都能听到鬼哭,而且,朕还亲眼看到几个幻影,吓得朕几天不敢上朝了,再这样,朕就不能励精图治了!”朱由崧一脸严肃道。

    “你这小子,还励精图治,要是我皇太极在这,把你小子吓尿了!”蓝欢欢捂着嘴,暗暗笑道。

    “仙姑,你能帮朕抓鬼吗?”朱由崧心急如焚地问道。

    “皇上,本仙姑能抓鬼,但是,皇上,这皇宫也三百年了,听说昔日太祖时,许多后宫妃嫔为太祖殉葬,死得太惨了,所以,会有一些女鬼冤鬼什么的!”蓝欢欢一本正经地说道。

    “仙姑,那你怎么抓鬼?”朱由崧焦急地问道。

    “嗯,皇上,您把宫里的几十名不是妃嫔的女子放了,后宫女人少了,女鬼也就附不了身了!”蓝欢欢欠身道。

    “仙姑所言甚善!传旨,放宫女!”朱由崧恍然大悟道。

    次日,后宫果然放出了许多舞女歌女和宫女,蓝欢欢和紫鹊在宫门外等着,李香君果然穿着宫衣出来了。

    “李姑娘!”蓝欢欢满面春风地来到了李香君的面前。

    “蓝姑娘!”李香君顿时兴高采烈!

    两人重逢,说了半晌话,欣喜若狂地回到了秦淮,就在她们要与邹甄会和时,突然,前面来了一队士兵,拦住了蓝欢欢和李香君,紫鹊!

    “哈哈哈,老夫早就怀疑,你这个仙姑是假冒的,原来真的是进宫来救李香君这个贱人!”士兵簇拥着一个恬不知耻的老坏蛋,一脸气焰嚣张地站在蓝欢欢和李香君的面前。

    “马士英,你这个禽兽,皇上已经下旨放人了,你敢抗旨吗?”蓝欢欢杏眼圆睁,怒视着马士英道。

    “哈哈哈,皇上被你骗了,但是,本宫可以买了这个贱人,来人,给银子,把这两个贱人抓进府邸!”马士英一脸狂妄,大声嚎叫道。

    如狼似虎的士兵,围住了蓝欢欢和李香君。

    再说邹甄,和岳月在秦淮大成殿那,等蓝欢欢和李香君,正瞪得十分焦急,突然看见紫鹊手忙脚乱地跑到了面前。

    “邹大哥,不好了,格格和李姑娘被马士英那个狗贼绑架了!”紫鹊一脸急,大声对邹甄说道。

    再说马府,一脸气焰嚣张的马士英,和阮大铖,田高三个酒肉朋友,坐在案前,得意忘形地喝酒。

    “马大人,听说皇上赐你一名沉鱼落雁的歌姬,请马大人也给我们看看!”田高一脸诡笑道。

    “来人,把那两个贱人送上来!”马士英拍着手,过了半晌,几个侍卫,把倔强的蓝欢欢和李香君,押到了三人的面前。

    “这个小美人,不是李香君吗?听说她为了给侯方域守节,撞柱自尽,杨文骢在染上血的扇子上,画了一幅桃花图!”田高一脸淫笑道。

    “对,田大人,你喜欢这小贱人?”马士英鲜廉寡耻地奸笑道。

    “马大人肯赠美人?”田高一张长驴脸,大喜过望道。

    “只要田大人在田妃娘娘面前,请娘娘在皇上身边吹吹枕头风,这美人就是大人的了!”马士英大笑道。

    “好!”田高仰面大笑。

    “这个小美人是谁?蹙眉美丽,弱眼横波?”这时,一脸无耻的田高,又注视着柳眉倒竖的蓝欢欢问道。

    “这小贱人,是李香君的朋友!”马士英龌蹉地卑鄙笑道。

    “朋友,马大人,老夫再送几百两金子,买这个丫头当丫头!”田高奸笑道。

    “李香君,给大人们弹琴!”马士英目视着李香君,得意忘形地命令道。

    “我手指坏了!”李香君一脸轻蔑道。

    “这贱人!来人,杖毙!”田高气得一蹦三尺高,大声嚎叫道。

    马士英三角眼一转,狗脸卑鄙地一笑:“田大人,别生气,这贱人不能弹琴,就唱戏吧!”

    “李香君,给大人们唱牡丹亭,或者杨贵妃!”阮大铖一张马脸,大声奸笑道。

    “李香君,你若是唱的好听,免这一顿板子!”马士英卑鄙地奸笑道。

    “好,妾唱牡丹亭!”李香君见蓝欢欢柳眉倒竖,一脸愤慨,故意向蓝欢欢努了努嘴,一脸沉着地欠身道。

    众奸贼,得意洋洋,听着李香君婉约的歌声,突然,李香君的歌声一转,唱起了风波亭!

    “东窗事发,那王氏泼妇,蛇蝎心肠,劝说秦桧斩草除根!”

    “贱人,你骂谁?”马士英和阮大铖,听出了弦外之音,顿时暴跳如雷。

    “两位大人,那陷害岳飞的秦桧,现在又来陷害我大明忠臣!”李香君杏眼圆睁,仰面大笑道。

    “造反了,这贱人想造反,来人,痛打一百大板!”马士英和阮大铖气得吹胡子瞪眼,大声咆哮道。

    穷凶极恶的狗奴才,按倒李香君,举起板子就要毒打。

    “狗贼!”就在这时,义愤填膺的蓝欢欢,如风驰电掣一般,持住了板子!

    “这个贱人有武功!”马士英不由得大惊失色,阮大铖和田高,也吓得两腿战栗。

    “你们三个奸佞,当着高官,控制了大明的政权,却无法无天,肆无忌惮,陷害忠良,传播谣言,甚至虐待百姓,你们这群畜生不如的狗东西,喝着大明百姓的水,吃着从大明百姓剥削来的粮食,却不保卫国家,你们真是不得好死!”蓝欢欢柳眉倒竖,怒发冲冠,大声叱骂三个奸贼道。

    “大胆,这个反朝廷,天灵盖张长反的小贱人,真是反了,来人,杀了她!”马士英眼睛瞪得像禽兽一样,大吃一惊地鬼叫道。

    “马大人,李香君愿意挨打,请你们放了这位姑娘!”这时李香君毅然挡在蓝欢欢的面前,跪在马士英的面前。

    “来人,把这个贱人先押下去,你们,重打李香君三十大板,本官要杀鸡给猴看,让这个贱人看看!”马士英大声咆哮道。

    马府,碧血桃花,毒打后,地上染红了鲜血。

    “来人,把这个贱人押到外面雪地里,跪在那里冻着!”马士英仍然没有消气,又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再说李香君,带伤跪在雪地里,而蓝欢欢,也被软禁在屋子里。

    “马士英和阮大铖田高这三个畜生,明日一定会疯狂地虐待我和李姑娘,为什么这个世上,坏人总是能欺负好人!”蓝欢欢心如刀绞。

    子夜,屋内的蜡烛突然被吹灭了,从窗外飞进来一个蒙面男子,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小心翼翼地抱着蓝欢欢,飞出了窗子。

    “你,你是谁?竟敢抱本宸妃娘娘!”蓝欢欢睡得恍恍惚惚突然睁开眼睛,看见一名蒙面男子,正抱着她飞出屋子,顿时吓得战栗,便挣扎起来。

    “蠢女人,别动!”那蒙面男子目视着一脸娇憨的蓝欢欢,一脸认真地说道。

    蓝欢欢拼死用拳头打这个蒙面男,没有料到,她一用劲,头向着蒙面男的脸上一靠,朱唇正巧,亲在了蒙面男的嘴上!

    “啊!本娘娘的初吻,皇太极!她应该是皇太极的!”蓝欢欢囧的嗔怒道。

    “蠢女人,你又不是第一次亲朕了!”蒙面男眉眼弯弯。

    蓝欢欢突然觉得,这双眼睛那么熟悉!

    “面如满月,声音特别疼爱女性,她,皇太极?”蓝欢欢弱眼横波,突然恍然大悟,惊愕地目视着蒙面男!

    次日辰时,蓝欢欢睁开眼睛,自己已经睡在邹甄的府邸里!

    “邹大哥,我怎么到你家了?”蓝欢欢捂着头,奇怪地凝视着和颜悦色的邹甄。

    “蓝姑娘,昨晚我和岳月,紫鹊,夜入马府,救了你!”邹甄喜上眉梢道。

    “邹大哥,那李姑娘呢?”蓝欢欢忽然想到李香君,心急如焚地问道。

    “放心,李姑娘已经被马阮田三个狗贼送进了皇宫!”邹甄说道。

    “邹大哥,李姑娘又被绑架进了皇宫?我们一定要进宫救她!”蓝欢欢一脸从容道。

    “格格,我们一起去!”紫鹊笑嘻嘻地来道蓝欢欢的面前。

    “皇上,那个仙姑,是反贼冒充的,她欺骗皇上,妄想救出那个叫李香君的歌姬!”武英殿,恼羞成怒的马士英高举朝笏,向朱由崧禀报道。

    “混账!那天朕就怀疑,那个仙姑莫名其妙的,原来真的是反贼!”朱由崧大为光火道。

    “皇上,那个仙姑是邹甄举荐的,臣请皇上,把那个邹甄逮捕!”马士英禀报道。

    邹甄府邸,杀气腾腾的锦衣卫,冲到了大门前,蓝欢欢嫣然一笑。

    1527432037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