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五章 皇宫情深
    “皇上,蓝欢欢是奸细,铁证如山,她确实是满清的宸太妃!”马士英一本正经说得有鼻子有眼去,骗你不得不信!

    “仙姑真的是宸太妃吗?朕似乎听说,这大清的宸太妃是草原第一美女。”朱由崧欣喜若狂道。

    在文武百官的弹劾下,蓝欢欢被押进了慎刑司,朱由崧绑架了大清的宸太妃,不禁自鸣得意。

    “马爱卿,派人给多尔衮送一封信,想要他的心上人活着,就从江南撤兵!”朱由崧狡黠地笑道。

    北京,多尔衮在大殿上朝,突然,多铎的心腹焦急地呈上了一封信笺!

    “兰儿被那个朱由崧绑架了?”多尔衮打开信笺一瞧,顿时如同五雷轰顶!

    “摄政王,我军已经成功过江,兵临南京城下,请摄政王下旨,攻下南京!”礼亲王代善,郑亲王济尔哈朗,郡王阿巴泰,大学士洪承畴,向多尔衮启奏道。

    “不,命令多铎,暂时包围南京,不要进攻!”多尔衮心如刀绞,大声命令道。

    “主子,蓝欢欢那不要脸的贱人,在南京被朱由崧抓了!”钟粹宫,兴高采烈的喜花,向哲哲禀报道。

    “贱人,真是想死,四处多管闲事,还敢到处反击回嘴,真是活该!”哲哲顿时大喜过望,一脸得意道。

    “主子,是我们是不是派人去南京,落井下石,暴露这个贱人的全部身份,然后借刀杀人,煽动朱由崧杀了这个贱人!”喜花灵机一动道。

    “太后娘娘,借朱由崧这把刀杀这贱人,最后,一点都不是我们的责任!”幸灾乐祸的囊囊太妃,也劝说哲哲道。

    “舒尔冬,哀家派你南下,煽动朱由崧杀了这个贱人!”哲哲怒视着舒尔冬命令道。

    再说南京城的慎刑司,蓝欢欢和紫鹊被关进了监狱,虽然蓝欢欢已经被绑架,但是朱由崧却命令侍卫给蓝欢欢和紫鹊移住在冷宫,每天都派人侍候,并且好吃好喝。

    南京城下,多铎的大军已经兵临城下,八旗兵旗正飘飘,叶臣建议多铎道:“王爷,攻城吧!”

    “不,叶臣,蓝欢欢还在朱由崧的手中!”多铎思忖了一会子,突然摇头道。

    “王爷,兵贵神速,现在我们进攻,就能兵不血刃攻下南京!”叶臣和尼堪都心急如焚地劝说道。

    “但是我哥就是这样,喜欢倒在美人的石榴裙下,蓝欢欢被绑架,我们若是进攻,蓝欢欢有危险,我哥一定不会原谅我!”多铎一脸窘道。

    “皇上,您真是圣明,我们将信送给了多尔衮,多铎真的不敢攻城了!”武英殿,喜不自胜的方化淳,跑到朱由崧的面前禀报道。

    “好,只要我们绑架了宸太妃蓝欢欢,清军就不敢攻城了!”朱由崧眉飞色舞道。

    南京城下,多铎一边命令士兵暂时驻跸,一边派人向城内大喊:“城内的百姓,朱由崧是冒充的,此人荒淫无道,奸淫幼女,每天都花天酒地,剥削百姓,只要开城,大军军纪严明,断不杀人!”

    过了一个时辰,南京城的大门大开,这时,天上下了雨,兵部尚书钱谦益和一些官员,来到城外,郑重向多铎投降!

    “皇上不好了,钱谦益等贼臣谋反投降了!”就在朱由崧志得意满之时,那太监方化淳,连滚带爬地爬在朱由崧的脚下,战战兢兢地禀报道。

    “什么?这些老东西都叛国了!”朱由崧勃然大怒,气得吹胡子瞪眼。

    “皇上,现在只有杀了那个奸细蓝欢欢,逼多铎撤兵!”手忙脚乱的马士英拱手建议道。

    “来人,把那个女人押到城楼上!”朱由崧暴跳如雷道。

    南京城,五月的大雨,让紫禁城一片黯然,朱由崧命令马士英和阮大铖,挟持着蓝欢欢,上了端门!

    “多铎,立刻撤兵,不然我们就杀了你们的宸太妃!”端门上,一脸不知羞耻的马士英,狗脸回眸,恬不知耻。

    “马士英,我们宸太妃若是少一根头发,小爷我把你凌迟处死!”多铎举起大刀,指着那马士英大喝道。

    “来人,把这个小贱人杀了!”朱由崧见清军不撤退,顿时吓得魂飞天外,对着马士英,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杀!你们杀!”蓝欢欢昂起玉颈,一脸视死如归。

    “杀了本太妃,我就可以见皇太极了!”

    “不要脸的贱人,老子要你生不如死!”马士英举起大刀,丧心病狂地向蓝欢欢砍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柄匕首,说时迟那时快,像光一样飞来,瞬间打掉了马士英手中的大刀。

    “想造反呀?”马士英吓得颤抖,大声鬼叫道。

    “狗贼!”就在这时,如同神兵天降,不晓得从哪里,飞下一名蒙面大汉,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如风驰电掣,须臾就把挟持蓝欢欢的侍卫砍死,然后一个公主抱,抱着蓝欢欢飞下了端门!

    “有鬼!有鬼刺杀朕,护驾!”吓得屁滚尿流的朱由崧,肝胆俱裂,一张瘦脸变成了猴子脸。

    惊慌失措的侍卫,保护着朱由崧,向南京城外突围,阮大铖田高吓得树倒猢狲散,全部逃跑。

    花雨满天,气宇轩昂的蒙面南下,紧紧搂着颦眉的蓝欢欢,风流倜傥地从城墙上,飞下了地!

    “你是谁,你是皇太极!”蓝欢欢弱眼横波,欣喜若狂地秋波热泪,凝视着这张面如满月的脸。

    “蠢女人,皇太极死了,你为什么不改嫁?”蒙面男子嗔怒地目视着蓝欢欢的美目盼兮,大声问道。

    “皇太极,我只嫁给你,你若是死了,我追到天堂去!”蓝欢欢凝视着蒙面男,一脸幼稚道。

    “再说,我就放下了!”蒙面男子故意要放下蓝欢欢,蓝欢欢无赖地一头撞进蒙面男子的怀里。

    “这丫头,在我怀里撒娇弄痴!”蒙面男子把蓝欢欢放在地上,然后一飞失踪了!

    “皇太极!”蓝欢欢心中如小鹿乱撞,心中波涛汹涌!

    “格格!”这时,心急如焚的紫鹊,来到了蓝欢欢的面前。

    “格格,这里还打仗,我们去十五爷军营吧!”紫鹊娇憨地凝视着蓝欢欢劝道。

    “紫鹊,我们去宫里救李姑娘!”蓝欢欢忽然回想起李香君,立刻拉着紫鹊回到了皇宫。

    这时,皇宫里乱七八糟,那些平常嘲笑蓝欢欢的宫人,现在急着搬家,所以四下乱跑,蓝欢欢迅速找到了穿着襦裙的李香君!

    “蓝姑娘,清军进城了,我们一起跑吧!”李香君凝视着蓝欢欢,一脸关切地劝道。

    “李姑娘,京城内外捕风捉影,谣言传得人人皆知,难道你不怀疑我是奸细吗?”蓝欢欢凝视着李香君,认真地问道。

    “你不就是宸太妃吗?跑吧!”李香君拉着蓝欢欢,逃出了皇宫。

    就在这时,一群蒙面的黑衣人,突然拦住了蓝欢欢和李香君紫鹊,手中的长刀,穷凶极恶,心狠手辣地向蓝欢欢戳来。

    “狗贼,你们是哲哲的走狗,来刺杀本姑娘的?”蓝欢欢恍然大悟,拔出宝剑,保护着李香君,和这些黑衣人大战!

    被抓了几天,蓝欢欢心中一肚子愤慨,所以在杀这些刺客时,蓝欢欢的宝剑上下翻飞,宛若神仙,但是这些刺客却武功高强,将蓝欢欢李香君和紫鹊围在垓心,疯狂围攻。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一声长啸,从空中又飞来那个蒙面男子,十分潇洒地拔出宝剑,向这些刺客杀来。

    “什么人?敢多管闲事?”刺客头子一掀蒙面,蓝欢欢立即认出,此人就是哲哲的走狗舒尔冬!

    “狗奴才,敢刺杀兰儿!”蒙面男子,一把宝剑,千变万化,瞬间就把舒尔冬身上的衣裳掠成了褴褛,关着身子的舒尔冬气急败坏,像个跳梁小丑一般,捂着身子屁滚尿流地逃跑了,那些刺客也被蒙面男子打得鬼哭狼嚎,连滚带爬爬走了。

    突然在一个旮旯,传来了让人毛骨悚然的幸灾乐祸声。

    “装神弄鬼!”蒙面男子须臾一镖,说时迟那时快,将旮旯的垃圾打飞,传来了一声尖叫!

    马士英和田高,撅着爬在地上逃走了!

    “皇太极!”蓝欢欢突然几步上去,拉住了蒙面男子的手。

    “你这刁蛮的蠢女人!”那男子回首,目视着一脸娇的蓝欢欢。

    “只有你,会这样救我!”蓝欢欢眉开眼笑道。

    晚上了,紫鹊,李香君,蓝欢欢,因为还在被人追杀,所以立即离开了皇宫,蒙面男子,保护着她们,来到了一个村子。

    “大叔,把你的蒙面掀下吧!”蓝欢欢凝视着蒙面的男子,古灵精怪地笑道。

    “你这个疯女人,谁是皇太极?我只是看你太蠢,学你路见不平罢了!”眸子清秀的男子摸了蓝欢欢一下鼻子,眉眼弯弯道。

    “你就是,皇太极,我就知道,你没死你装死!起居注竟然记载你无疾而终,你是隐居在桃花源了吧!”蓝欢欢弱眼横波,凝视着蒙面男子,抿嘴一笑。

    “姑娘,你在幻想吧?唉,看你楚楚可怜,算了,我就是皇太极吧!”蒙面男舒然一笑道。

    这时,已经子夜了,蓝欢欢和紫鹊都谁在村子里的一个空草屋里,那蒙面男子,轻轻来到蓝欢欢的面前,轻轻抓起了蓝欢欢的芊芊玉指!

    次日拂晓,蓝欢欢醒来时,那个蒙面男子已经消失了,蓝欢欢不由得双眉紧蹙!

    昨晚,是梦,还是真实的呢?

    蓝欢欢回想起昨晚,她躺在皇太极的怀里,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皇太极,我们回家,回21世纪,你要真正的娶我,我要真正的嫁给你!”蓝欢欢一脸羞涩地凝视着皇太极的含情目,乐不可支。

    次日,蓝欢欢睁开眼睛的时候,突然惊喜地发现,眼前不是古代,也不是清朝,环视高楼大厦,自己真的回家了!

    这是21世纪,车水马龙,大街上,人们兴致勃勃。

    “兰儿,这是我送你的钻戒!”蓝欢欢颦眉凝视着,就在自己的面前,耳边听到了他的呼吸!

    蓝欢欢睁开秋波,面如满月,一脸含情的皇太极,正穿着西装,眉眼弯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

    “兰儿,再近点!”皇太极情有独钟地凝视着蓝欢欢的眸子,忽然激动地噙着热泪。

    “皇太极!”蓝欢欢很公主地将芊芊玉指放在皇太极的面前,皇太极亲手给蓝欢欢戴上了熠熠生辉的钻戒!

    “兰儿,我要娶你,而且下辈子仍然要娶你!”皇太极突然一往情深地逼近了蓝欢欢的香腮。

    “皇太极,我也要嫁给你,并且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蓝欢欢眉尖似蹙,凝视着皇太极!

    “格格,又做梦啦!”就在蓝欢欢和皇太极相濡以沫之时,突然,耳边传来了紫鹊的大声呼唤!

    “死丫头,吓死人了!”蓝欢欢睁开眼睛,大声发嗲道。

    “格格,李姑娘要去栖霞寺暂时隐蔽,她已经走了!”紫鹊对蓝欢欢禀报道。

    “紫鹊,为什么不告诉我!”蓝欢欢黯然神伤道。

    “格格,你再做黄粱一梦吧?”紫鹊得瑟地笑道。

    再说南京城,多铎带兵进城后,三令五申军纪严明,南京城内暂时平安,那个假太子王之明在叶臣的簇拥下,来到了多铎的面前。

    “豫亲王,臣等是真心归顺大清,所以准备剃发!”钱谦益和几个大臣,来到多铎的面前跪下道。

    “传令,不许随便剃发,南京的百姓,可以自由留发,谁若是为了拍马自己剃发,本王便逮捕他!”多铎一脸郑重,大声命令道。

    江南一带,自打南京归顺后,就一片平安,清军不战而屈人之兵,在半个月中,就攻下了南方大半江山。

    再说那朱由崧,狼狈向江宁逃跑,驻守江宁的黄得功,带兵保护朱由崧,准备去杭州,但是,谁也没有料到,在这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一名奸细,接到了多尔衮的命令!

    “紫鹊,朱由崧那个狗东西,竟敢欺负本姑娘,我们追去江宁,把这个禽兽不如的虾蟆天子抓起来!”再说蓝欢欢在李香君告别以后,突然想起那个小白脸朱由崧,顿时气得怒发冲冠,大声叮嘱紫鹊道。

    “那个虾蟆天子,我紫鹊也要打他个害人虫!”紫鹊点头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小白郁葱,向江宁追来。

    那个二五郎当的朱由崧还在江宁气焰嚣张地和花天酒地,继续淫逸,黄得功见这个扶不起的阿斗,快行将就木了,还在玩弄人,不由得一脸凄然,跪求朱由崧赶紧撤向江宁。

    这个朱由崧,刚刚巧遇几个西洋传教士,手中有洋人送的礼物,他就天天乱玩,然后端着洋人送的扩音器,大声骚扰威吓附近的村民,最后那些村民都知道朱由崧在这里破坏,争先恐后向清军禀报。

    “皇上,大事不好,清军追来了!”这天晚上,那朱由崧还在玩弄小宫女,突然副将马得功,连滚带爬地进了寝宫。

    “清军追来了?”朱由崧吓得两腿战栗。

    “皇上,一马当先的是一个女子,弱眼横波!”马得功禀报道。

    “不好,是蓝欢欢!”朱由崧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爬出了寝宫,骑上战马,狼狈不堪地逃跑。

    马士英阮大铖这些贪官污吏,平时欺骗那些无权无势的百姓,拿他们当玩具,所以现在清军追来了,大家都群情激奋,举着棍子追打这些丑角,打得这些小丑丢人现眼,屁滚尿流!

    “马得功,你保护朕去杭州,朕册封你为亲王!”吓得肝胆俱裂的朱由崧,抓住马得功的衣襟,大声收买道。

    “狗皇帝,回去见我们王爷吧!”马得功狡诈一笑,突然把朱由崧驮在马上,勒转马头,向南京驰骋而去。

    “马得功,你也是反贼!”朱由崧见大难临头了,吓得对马得功乱踢乱咬。

    “狗皇帝,老子是摄政王的包衣斥候,摄政王英明,早就派我潜伏在你们的司令部,蠢货!回去!”马得功仰面大笑道。

    “马得功,你小子竟敢挟持皇上!”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浩然正气的黄得功,率领士兵,拦住了一脸得意的马得功。

    “黄得功,你投降吧!”马得功诡笑道。

    就在这时,一支箭向黄得功的咽喉,黄得功愤慨地大喊一声,倒地牺牲!

    马得功定睛一瞧,只见马瞻超率领一群骑兵,来到了马得功的眼前。

    “干的好!马得功,这个臭狗屎皇帝,终于被我们抓住了,我们把他送回北京!”马瞻超大喜道。

    “马大哥!”就在这时,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战马,来到了马瞻超的面前。

    “宸太妃!”马瞻超一见蓝欢欢,赶紧作揖。

    “马大哥,我在扬州,亲眼看到一些败类,在烧杀抢掠,杀害百姓,你立刻去城里约法三章,逮捕烧杀百姓的败类,并且要多铎严明军纪!”蓝欢欢英姿飒爽,大义凛然地来到了马瞻超的面前。

    “太妃娘娘不用担心,十五爷已经严明军纪了!”马瞻超拱手道。

    再说多铎,听说蓝欢欢回到了南京,立即带着叶臣和尼堪,去城内迎接蓝欢欢。

    “宸太妃,快回北京吧,我哥为了你都急死了!”多铎见到蓝欢欢,跟在蓝欢欢的身后,唠叨个没完。

    蓝欢欢柳眉一横,回首道:“多铎,你小子怎么跟老太太一样,唠唠叨叨的,我是太妃,你哥为我怎么死去活来的?”

    “蓝姐姐,回去吧,你再不回去,我哥要亲自来了!”多铎拱手求道。

    “好好好,明天就回!”蓝欢欢撅着小嘴,一脸刁蛮道。

    再说蓝欢欢进了城,突然,有一个小孩,来到蓝欢欢面前,送给了蓝欢欢一封信笺。

    蓝欢欢打开信笺,不由得十分惊讶。

    栖霞山,蓝欢欢驾驭这小白,和紫鹊来到了山麓,这时,她看见,李香君的面前,站着一名剃了发的男人!

    今日的李香君,噙着热泪,一脸悲恸,漆黑如瀑布的秀发,倒在肩上,李香君香腮顾盼,眼前的步摇流苏摇摇摆摆,身上穿着绯红褙子!

    “李姑娘今日这样打扮,眼前的那个男人,一定就是侯方域!”蓝欢欢猜测道。

    “蓝姑娘!”这时,李香君凤目一弯,看见了蓝欢欢和紫鹊,便来到蓝欢欢的面前。

    “李姑娘,你和侯公子终于重聚了!”蓝欢欢一脸兴高采烈地恭喜道。

    “蓝姑娘,邹大人在南京城破前,已经到了福州,在临走前,他给你留了一封信笺!”李香君把一封信给了蓝欢欢。

    蓝欢欢打开一看,见信上邹甄说了自己去福州继续抗清的事,她不禁心中很忧虑。

    “蓝姑娘,这个男人,已经投降敌人了!”李香君指着那个留着辫子的公子,心如刀绞道。

    “香君!”这时,那个男子来到了李香君的面前。

    “邹大人精忠报国,现在已经南下去了福州,而你,侯方域,却变节投降了清朝,虽然当年我为你撞柱自尽,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是割袍断义!”李香君轻蔑地目视着痛不欲生的侯方域,悲痛道。

    “李姑娘去,侯公子,我们进去再议论吧!”蓝欢欢劝道。

    大家进了小房子,过了一个时辰,大家一起吃饭,才又温暖了起来。

    李香君拿出那把桃花扇,侯方域痛心疾首,对李香君说了真相。

    原来侯方域留了辫子,是准备参加清朝的科举,潜入清朝官场,解救被俘虏的师傅黄道周!

    “香君,我侯方域也不会投降敌人的,但是,现在老师被清军逮捕,我一定要救他!”

    蓝欢欢嫣然一笑。

    1527689459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