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六章 长了
    侯方域告诉李香君和蓝欢欢,要去南京救自己的老师黄道周。

    而隐蔽在旮旯,一直跟踪监视蓝欢欢等人的奸细,准备继续重演闹剧,欺骗蓝欢欢回京!

    “就是那个女子,眉尖似蹙,弱眼横波,真是不要脸,还看不上京城的摄政王,人家摄政王也气宇轩昂,权势熏天,就是大清的钻石王老五,竟然还嫌摄政王爷大胡子!”蓝欢欢和紫鹊,李香君,侯方域驾驭着战马回到南京,刚到一个小巷,突然一群瞪着白眼看热闹的人,对着蓝欢欢指指点点,七嘴八舌地冷嘲热讽。

    “一群神经!我蓝欢欢就是不回北京!”蓝欢欢小嘴一撅,继续驾驭着小白,进了城门。

    “大人,跟踪监视的包衣回来了,蓝欢欢为了帮朋友救人,又回南京了!”舒尔冬的本阵,一脸狰狞的包衣方骗,向舒尔冬打千禀报道。

    “蓝欢欢回南京救人,好,我们趁机逼她回京,若是有机会,干脆刺杀了她!”舒尔冬一张狗脸,杀气腾腾道。

    一时间,南京城内,谣言满城风雨。

    “听说摄政王妃就是这个女人害死的,当年是个狐媚子,狐媚摄政王,现在又找到姘头,撵摄政王滚了,真是伤风败俗!”蓝欢欢回到八旗兵驻防城,一群看热闹的,突然瞪着蓝欢欢,像小丑一样,议论纷纷道。

    “岂有此理,我蓝欢欢回来了,多铎那个小子就是这么保护我的吗?”蓝欢欢听到那些人议论纷纷,冷冷讥笑,不由得背着手,一脸孤傲地进了驻防城。

    “你这女子,豫亲王是我们的英雄,你竟然喊他小子!”这时,几个不明真相的人,指着蓝欢欢,大声质问道。

    “豫亲王?英雄?我蓝欢欢才不稀罕他呢!”蓝欢欢冷笑道。

    “哼!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豫亲王风流倜傥,英气逼人,驻防城内外的姑娘都喜欢她,你,就你这单眼皮,也敢不稀罕我们豫亲王多铎大英雄?”这时,几名穿着旗袍的女子,指着蓝欢欢,大声讥讽道。

    “宸太妃,你终于回来了,我哥都急死了,快跟我回北京吧!”这时,多铎听到外面的声音,急不可耐地跑了出来。

    “多铎,你这个小子,现在你在南京城,中,确实是挺出名的嘛,竟然有人传说你是绍兴人,多年前参加了清军,是江南人的亲戚,多少姑娘看着你脸红!”蓝欢欢拍着多铎的肩膀得瑟地笑道。

    多铎囧囧地笑道:“蓝姐姐,你就不要再说了,虽然我多铎在江南是找了一位福晋,但是我也没有这么出名呀!”

    “多铎,你在扬州屠杀十日,江南的汉人对你切齿痛恨,你以为我在表扬你呀,但是你在南京还不差,能从善如流,军纪严明,现在江南的百姓,都没有抵抗大军,他们都想继续安居乐业,过正常的日子,所以我们现在要干的,是收买人心,我听说你在扬州给史可法修了祠堂,不错,现在你也放了在南京被缉捕的明朝忠臣,自然是千金买马!”蓝欢欢劝多铎道。

    “蓝姐姐,你是要我放了那个黄道周?”多铎眉头一皱问道。

    “是!”蓝欢欢爽然道。

    “蓝姐姐,这个黄道周是明朝的忠臣,是我哥要的重犯,若是我放了他,回去我哥一定骂我!”多铎犹豫道。

    “唉,多铎,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你在南京不也下令要南京的百姓不剃发嘛,现在最重要的是笼络江南的士大夫!”蓝欢欢古灵精怪道。

    “蓝姐姐,我先写一封奏折,送给我哥,再放!”多铎双眉紧锁道。

    “蓝姑娘,现在多铎放不放黄老师?”回到屋子,化妆成蓝欢欢侍卫的侯方域和邹甄,询问蓝欢欢道。

    “多铎十分精明,他要写信禀报多尔衮再放人,若是多尔衮知道,他十分果毅,一定会杀黄大人,邹大哥,我们不如趁夜,把黄先生从牢里救出来,放了黄道周,我也不能留在驻防城了,我们一起逃吧!”蓝欢欢笑靥如花,对邹甄和侯方域说道。

    “好,今晚我们就劫狱!”邹甄点头道。

    月黑风高,邹甄和岳月,蓝欢欢,紫鹊,潜入了南京大牢,蓝欢欢拿着多铎的金牌,骗狱卒开了牢门,邹甄趁机进了大牢,背起黄道周,和蓝欢欢紫鹊岳月,化妆成侍卫,逃出了南京城!

    南京城外的栖霞山,大家眉飞色舞,邹甄放下一脸浩然正气的黄道周,与侯方域,来到了李香君隐蔽的栖霞寺。

    “邹公子,各位英雄,老夫多谢你们的救援!”黄道周捋须欣然一笑,向邹甄和岳月蓝欢欢等人拱手谢道。

    “老师,清兵听说你逃出来了,一定派人追杀,你快逃吧,去福州,听说福州总兵郑芝龙,已经拥唐王朱玉建登基,您与邹大人一起福州,重整旧山河,收复我大明土地,驱除鞑虏!”侯方域向黄道周拱手道。

    “黄大人,侯公子说的对,我们只要回到福州,就能东山再起,驱除鞑虏,恢复我汉人山河!”邹甄也一脸正义地劝说黄道周道。

    “朝宗,你与师傅一起去吧!”黄道周凝视着一脸从容的侯方域,笑容可掬道。

    “不,老师,朝宗愿意留在南京,做清朝的官!”侯方域一脸毅然道。

    “什么?侯公子,你还要当汉奸?”邹甄一脸惊愕道。

    “朝宗,你是真的投降清朝了吗?”李香君一脸正气凛然,来到侯方域的面前,一本正经地问道。

    “香君,我们分道扬镳吧,我们都是为了天下百姓,师傅和邹大哥去福州,为了光复大汉而力挽狂澜,而我留在南京,全力劝说多铎军纪严明,让百姓安居乐业!”侯方域一脸斩钉截铁!

    “蓝姑娘,邹大哥,黄大人,我李香君也不走了,若是朝宗要留在南京,我李香君也在栖霞寺,剃去万丈青丝!”李香君一脸正气道。

    “香君!”侯方域感动地凝视着噙着热泪的李香君,痛心疾首!

    “唉,李姑娘和侯公子真是一对,真希望他们连理并蒂,缠绵徘恻地与子白头!”凝视着栖霞山,和李香君的倩影,蓝欢欢心如刀绞!

    因为亲眼看见了李香君和侯方域的爱情,蓝欢欢突然想起了自己,想起了那个似乎还在的他!

    “唉,是我的想象吗?是我的偏执吗?他还在,并且给我建了一个我们自己的家,还有我的十阿哥麝月,皇太极,我们就这样相濡以沫,比翼双飞!”走在郊外的路上,晚上驻跸在一个村子,蓝欢欢双眉紧蹙,又做着一个好像是幻想的梦!

    “蠢女人,只有你,才能和我如胶似漆!”就在蓝欢欢恍恍惚惚时,突然一只手,点了她的鼻子一下。

    “小性儿,你就是死,就是飞上天,就是回到你的阆苑,我也要追到你!”蓝欢欢的眼前,一双含情目,面如满月,凝视着颦眉的蓝欢欢!

    “皇太极!”蓝欢欢一声大叫。

    南下,蓝欢欢和邹甄,紫鹊,岳月,继续向福州前进,就在杭州外,蓝欢欢听说,杭州已经投降,而鲁王在绍兴登基!

    江阴,密密麻麻,漫山遍野的清兵,围住了城池!

    “大哥,江阴不是投降清军了吗?为什么被清军包围了?”莫名其妙的蓝欢欢,看见一家衣衫褴褛的百姓逃出江阴,立即上来询问道。

    “姑娘,清朝那个摄政王下旨剃发,而且限三日剃发,不然就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江阴那个狗汉奸县官,助纣为虐,逼老百姓剃发,不剃发就是刁民,立刻斩首,所以城中一名叫陈明遇的带着大家揭竿而起了!”这名男子,向蓝欢欢义愤填膺地说道。

    “多尔衮,不是答应我不剃发的嘛?我一走,他就有恃无恐,气焰嚣张!”蓝欢欢杏眼圆睁道。

    “清军竟然要逼全部的汉人都剃发,真是欺人太甚!”邹甄怒发冲冠道。

    “多铎已经回北京了,好像京城有了变化,多尔衮突然下旨,一定要逼全部汉人剃发,而且不剃发就要斩首!”岳月回来,向邹甄和蓝欢欢说道。

    “多尔衮!”蓝欢欢柳眉倒竖道。

    大家驾驭着战马来到了江阴外的一个村子,突然,他们发现一支清军骑兵,人喊马嘶,不可一世地冲到了村子内,到处用绳子圈占土地!

    “汉人,这些土地是摄政王赏给我们的!”一名长着络腮胡子,一张母狗眼的脸的清军军官,耀武扬威地来到了村子外的百姓面前,执着马刀,大声恐吓道。

    “军爷,我们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个村子,这土地怎么就变成你们的了?再说我们都是靠种地活,你们占了我们的土地,我们怎么活?”一名老人,拄着拐杖,一脸黯然道。

    “老家伙,你要活就搬家,这些土地都是我们的了!”军官一脸狰狞,大声威胁道。

    “老东西,快搬家,不想死,就到主子家投充,把女儿老婆都送来当丫鬟!”这时,那个狗脸军官的身后,传来了一阵老妇女穷凶极恶的声音。

    蓝欢欢手搭凉棚,发现这军官身后,还带了几个卖人口的嬷嬷!

    “你们太欺负人了,这是我们的家,我们的土地,你们不但要圈占我们的土地,还要霸占老朽的女儿和孙女,你们这些禽兽,是人吗?”老人家义愤填膺,眼睛瞪得通红!

    “老东西,不想活了!”那军官气急败坏,举起马刀,向老人劈来,顿时一声惨叫,老人一脸愤慨,血流成河,倒在地上,死不瞑目!

    “哈哈哈,汉人的女人就是漂亮,全部抢回去,不乖的就打板子!”一脸狰狞的八旗兵军官,丧尽天良地咆哮道。

    丧心病狂的清军,冲进百姓的家,见到牲畜就背走,见到漂亮女人就掳掠,蓝欢欢和邹甄紫鹊岳月等人,亲眼看见这场丑剧,一个个都义愤填膺,怒发冲冠!

    “畜生不如的清军!”邹甄驾驭着战马,箭在弦上,拉弓满月,一箭把那个没有人性的军官射死,蓝欢欢和紫鹊,岳月,并肩作战,杀向清军,手中马神出鬼没,左右盘旋,杀得这些清军鬼哭狼嚎,狼狈逃跑。

    江阴城,目光如炬的蓝欢欢,驾驭着小白,来到山丘上,眺望远处的江阴,已经是硝烟弥漫,一片火海。

    江阴城,残阳如血,如狼似虎的清军,架起云梯,向江阴总攻,血战了十几天后,江阴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残暴的清军在江阴丧心病狂地进行大屠杀,杀得尸积成山,血肉模糊!

    “多尔衮真是个魔鬼,他是个魔鬼!”如同五雷轰顶的蓝欢欢,亲眼看见这残暴的屠杀,顿时痛不欲生!

    “这些清军,就是一群人面兽心的禽兽,他们把老百姓当玩具一样玩弄,一个老百姓的生命,在这些清军眼中,不值钱!”邹甄一脸愤慨,痛心疾首!

    因为多尔衮在江南,进行了圈地投充剃发逃人等四大弊政,本来已经安居乐业,城市繁华的江南,终于在清朝的暴政中揭竿而起,各地百姓,义愤填膺,群情激奋!

    “小子,你们竟然还在穿汉服,不剃发!”蓝欢欢和邹甄紫鹊岳月刚从村子出来,一支穷凶极恶的清军,看见蓝欢欢穿着袄裙,邹甄和岳月等人穿着明朝的衣服而且束发,顿时气急败坏,挡在邹甄等人的面前,大声嚎叫道。

    “狗东西,本姑娘就穿汉服!”蓝欢欢杏眼圆睁,拉弓满月,说时迟那时快,一箭射倒一名清军,大家并肩作战,杀得这些清军人仰马翻!

    “有人造反,追!”这时,郊外的清军,发现了蓝欢欢和邹甄等人,如狼似虎地在后追杀!

    “跑!”邹甄见敌人铺天盖地,残暴追杀,立即驾驭着战马,对着蓝欢欢和紫鹊大喊。

    江南的丘陵地上,战马驰骋,大群的清军骑兵,穷凶极恶地追杀蓝欢欢等人,而蓝欢欢和邹甄紫鹊,却是拼命突围!

    大家疲于奔命,从江阴跑到嘉定,这时的嘉定,也是血流成河,降清的汉人总兵李成栋,也率兵进攻嘉定,攻陷嘉定后,丧心病狂地屠杀!

    大街上,残暴的清军,端着长矛,到处乱搠,躲着的百姓,被抓出来杀死,一些清军,还趁机敲诈勒索百姓,若是不给钱,就砍一刀。

    大街上,淫逸的清军,挟持着妇女,用钉子钉在墙上,疯狂奸淫,蓝欢欢看到敌人的龌蹉,不由得怒火万丈,手中一柄长刀,向那些清军杀来,须臾,就将那些清军砍死在地。

    邹甄和岳月紫鹊,也义愤填膺,拼命和那些清军浴血奋战。

    双方打了一天,邹甄手下的侍卫,大半牺牲,邹甄保护着蓝欢欢和紫鹊,逃出了嘉定。

    大路上,一名化妆成老头的人,暗中用阴险的眼光,瞥着蓝欢欢和邹甄。

    “大人,发现蓝欢欢,她正和明朝余孽邹甄一起造反!”一名奸细,来到那老头的面前,小声禀报道。

    “全部在今晚袭击!”那化妆的老头,阴险地咳了一声。

    子夜,蓝欢欢和邹甄紫鹊等人驻跸的村子,里面没有一个村子,一片荒凉,十分阴森,突然,十几名黑衣人,飞下了墙,如风驰电掣一般,暗中近了屋子!

    “全部杀死!”刺客首领穷凶极恶地命令,十几名刺客,霎时间,飞进了屋子,向床榻砍去,就在这时,从房檐上如神仙天降,宝剑千变万化的邹甄,和在空中凌波微步的蓝欢欢,飞下了地,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上下翻飞,与这些刺客刀光剑影,短兵相接。

    蓝欢欢眼睛瞪得通红,眸子里一阵杀气,手中的宝剑横掠砍杀,杀得这些刺客惊慌失措,鬼哭狼嚎。

    “蓝姑娘,敌人太多,突围!”邹甄见敌人越来越多,怒气填膺,目视着蓝欢欢,大声喊道。

    蓝欢欢飞上屋外的小白,和邹甄紫鹊岳月,掏出了村子。

    “追!”气得一蹦三尺高的刺客,大声咆哮,疯狂追杀!

    次日拂晓,双方已经追了一夜,蓝欢欢回首,见这些刺客紧紧跟踪,就是不撤,不由得怒火万丈。

    “格格,这些刺客,不像是这里的清军,却像是宫里的人!”紫鹊突然醒悟,对蓝欢欢说道。

    “哲哲?那个蛇蝎妇人,难道一直派刺客在跟踪追杀我们!”蓝欢欢目光如炬,柳眉倒竖。

    大家跑出了浙江,就在这时,突然,前面一支铁骑,挡住了大家眼前的路。

    “你们这些狗奴才,还想重演从前的丑剧吗?继续骗我,继续一派胡言,你们最蠢就在你们自认为聪明无敌,将人家都想成了蠢货!”蓝欢欢一身是胆,柳眉倒竖,明眸熠熠,大声向着这些铁骑说道。

    “蓝欢欢,谁叫你多管闲事,现在,你的那些事,人人皆知,你还想化妆逃跑?人人都晓得你,大家都知道,没有一个人瞧得起你,就是要害你,你死心吧,不要再幻想了,你得罪了我们主子,就是不得好死!”一脸狡黠的舒尔冬,气势汹汹,驾驭着战马,对着蓝欢欢喊道。

    “厚颜无耻!”蓝欢欢怒视着那舒尔冬,杏眼圆睁,手执梨花枪瞄准了舒尔冬。

    “蓝欢欢,你不要再挣扎了!”舒尔冬回首,几百名骑兵,端着弓弩,瞄准了邹甄和蓝欢欢,紫鹊和岳月!

    “邹大哥,我们已经大祸临头了,敌人有几百人,而我们只有四人!”蓝欢欢心急如焚,蹙眉凝视着邹甄说道。

    “蓝姑娘,现在只有逃!”邹甄小声对蓝欢欢说道。

    大家一个回马枪,驾驭着战马,向外突围。

    “放箭!”一瞬间,弓弩手齐射,蓝欢欢和邹甄,端着盾牌,一边掩护,一边向外突围。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支人马,来到了舒尔冬的面前。

    “舒尔冬,你竟然刺杀太妃,罪恶滔天!”来到舒尔冬面前的人,英姿勃发,穿着黄色盔甲,正是摄政王多尔衮!

    “王爷!”舒尔冬大吃一惊。

    “多尔衮!”蓝欢欢惊讶地目视着这个威风八面的人,心中十分惊愕!

    多尔衮一脸愤怒,大声叱骂舒尔冬道:“舒尔冬,你想造反吗,带着你的奴才,回去禀报你的主子,若想再跟踪追杀宸太妃,我多尔衮一定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舒尔冬见多尔衮眼睛瞪得通红,立刻率领手下逃走了。

    “多尔衮,你这个魔鬼,竟然为一条辫子,屠杀了这么多无辜百姓,还圈地抢了他们的家!”邹甄一脸愤怒,慷慨激昂地来到多尔衮的面前,指着多尔衮大声道。

    “邹甄,无毒不丈夫,我大清要统一天下,只有控制住全天下的百姓,才能万岁!”多尔衮怒视着邹甄,仰面大喝道。

    “多尔衮,你以为屠杀和威吓就能控制天下了吗?百姓才是天下真正的主子,得民心者得天下,而你,却这么残暴,你不如你的哥哥皇太极,他还说治国之要莫先安民,而你,只会屠杀无辜!”邹甄一脸愤慨,大义凛然地叱骂多尔衮道。

    “邹甄,你现在已经被本王包围,你认为我会让你活着去福州吗?”多尔衮眸子里渗着杀气!

    “多尔衮,我邹甄,愿意视死如归,你来吧,杀了我邹甄!”邹甄一脸无惧,怒视着多尔衮道。

    “多尔衮!”这时蓝欢欢挡在了邹甄的面前。

    “多尔衮,请你不要杀邹大哥!”蓝欢欢浩然正气道。

    “兰儿,我没有要杀邹甄,只要你与我回北京,我多尔衮就放了邹甄!”多尔衮目视着蓝欢欢,郑重地说道。

    “多尔衮,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蓝欢欢可以和你一起回北京,但是,你要先放了邹大哥他们!”蓝欢欢双眉紧蹙,一身是胆道。

    “邹甄,你去福州吧,我多尔衮能再次抓你!”多尔衮目视着邹甄,大声笑道。

    “多尔衮,我邹甄回福州后,一定卷土重来!”

    蓝欢欢嫣然一笑

    152794097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