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七章 鬼故事
    蓝欢欢和紫鹊,逃出京城,南下来了湖北,但是让她没有料到的是,她们将亲自看见恐怖阴森的恐怖事件!

    福州,邹甄和岳月率领侍卫,来到这个临时京城时,福州总兵郑芝龙已经拥立唐王朱玉建为皇帝,改元隆武。

    隆武小朝廷,被郑芝龙控制,邹甄到了福州,这时,邹家已经在邹甄之先,来到了福州建了府邸。

    “相公!”一脸憔悴的李宝君,在丫鬟桃叶的搀扶下,来到了邹甄的面前。

    “宝君,现在福州百姓安居乐业,我们的家也建了,但是,过几日,我还要同老师北上,收复中原!家里孩子和老人,都靠你了!”邹甄泪如雨下道。

    公元1646年,南明兵部尚书黄道周,率领军队北上北伐,而邹甄被封为总兵后,也同老师一起北上。

    “邹甄呀,这次北伐,虽然我们已经启程了,但是朝廷中,那郑芝龙妄自尊大,独断专行,控制了皇上,他没有给我们一个人增援,所以这次北伐,可能是全军覆没!”军队驻跸在金华,黄道周一脸忧心,对邹甄说道。

    “老师,我们号召天下,驱除鞑虏,只要我们北上,被满清剥削的百姓,就会箪食壶浆,增援我们!”邹甄一脸沉着道。

    就在同时,蓝欢欢和紫鹊,来到了湖北!

    这几日,荆襄一带,岌岌可危,听说年前张献忠的大西军攻破武昌荆州等地后,烧杀抢掠,从长江过去,进了四川,已经攻陷成都,而湖北等地,清军南下,大顺军和南明军正在联盟,双方对峙,刀光剑影!

    “格格,这些村子,也在进行剃发,还有圈地!”蓝欢欢亲眼看到了清军圈地逃人投充的暴虐!

    湖北的一个孙家村,穷凶极恶的清军骑兵,人喊马嘶,耀武扬威地进了村子,到处无法无天的圈地,把农民世世代代的土地,圈占成了八旗兵的大营,反抗的农民,立即被杀害!

    “朝廷颁旨,逃人法!投充入旗的农庄,有逃跑出庄的,抓到后,立刻处斩,胆大包天,隐蔽逃人的,抓到后,一起处斩!”如狼似虎的衙役,来到村子,耀武扬威地贴了告示,向村民宣布!

    “格格,现在摄政王四处通缉我们,我们也成了逃人,这里的村民,不敢收留我们呀!”紫鹊小心翼翼地来到人群前,震惊地看见墙上的通缉画像,立即吓得战栗,蹑手蹑脚来到蓝欢欢面前禀报道。

    “多尔衮竟然通缉我们,紫鹊,若是在湖北躲不下去,我们就西去四川!”蓝欢欢柳眉倒竖道。

    夜里,村子里,四处都是巡查的清军,蓝欢欢和紫鹊,小心翼翼地隐蔽在一个草屋里。

    “姑娘!”就在这时,草屋内露出了一张女子的脸!

    北京,紫禁城,文武百官,八旗亲贵,沸沸扬扬来到武英殿,向皇上上奏,请求立刻开议政王大臣会议,取代摄政王!

    郑亲王济尔哈朗,郡王杜度等人,煽动八旗亲贵谭泰等人,群情激奋,七嘴八舌,议论江南战败的事。

    “皇叔父摄政王,独断专行,权势熏天,有恃无恐,不但名声狼藉,还奸淫先帝太妃,真是作恶多端,我等亲贵,上奏皇上和两宫皇太后,请废黜摄政王,重新开议政王大臣会议,由各亲王联合摄政!”郑亲王济尔哈朗,跪在武英殿前,向宫内叩首道。

    “王爷,郑亲王竟然趁着宸太妃出走,突然又一个回马枪,一马当先,首先站出来,弹劾王爷,还企图用议政王大臣会议,取代王爷的摄政王!”何洛会和图赖,立即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密报多尔衮道。

    “图赖,你潜入济尔哈朗这些人中,济尔哈朗没有怀疑你吗?”多尔衮一脸镇定,询问图赖道。

    “王爷,济尔哈朗没有怀疑奴才,但是自打王爷被逼恢复了济尔哈朗郑亲王只为后,这个济尔哈朗却突然越来越胆大,不但暗中煽动礼亲王代善,还联合谭泰杜度这些人,一同反对王爷,奴才怀疑,这济尔哈朗的背后,有靠山!”图赖郑重道。

    “靠山?这个靠山就是哲哲!哲哲一直梦想垂帘听政,控制朝廷,现在她被本王软禁,在豪格没有回来之前,她没有兵力反对本王,所以暗中指挥济尔哈朗,煽动八旗亲贵,趁着江南我军战败,趁火打劫,企图用议政王大臣会议,取代本王!”多尔衮冷冷地笑道。

    “王爷,济尔哈朗这厮,被我们打击了几次,不但不死心,还继续和哲哲暗中勾结,现在他的几个儿子都在前线立功,他在朝中,也是德高望重,若是再让他这么气焰嚣张,奴才怕他和哲哲勾结,会威胁王爷!”苏克一脸担心道。

    “苏克,济尔哈朗这厮,敢这么猖狂上奏,就是趁哲哲的人传播谣言,破坏了本王名声,而江南又战败,妄想顺手牵羊,你带人,去京城内外,逮捕那些暗中传播谣言的,宁可错杀一千,济尔哈朗企图煽动亲贵中最德高望重礼亲王代善,首先上奏,建议重开议政王大臣会议,那本王就逼代善退休!”多尔衮捋须沉着道。

    “听说宸太妃被摄政王玷污,愤怒中再次出走,摄政王被加封皇叔父,听说他已经逼圣母皇太后与他大婚!”

    “伤风败俗,这个摄政王没想到是个斯文败类!”京城,沸沸扬扬,太后下嫁和宸太妃出走的传说,再次传得脍炙人口,多尔衮的名声,迅速在人们的怀疑下下落了!

    “王爷,哲哲这个毒妇,真是阴险歹毒,真是没有料到,她竟然颠倒黑白,倒打一耙,将宸太妃的事歪曲成王爷荒淫,把王爷的名声给弄坏了!”愤慨的苏克,回到武英殿,向多尔衮禀报道。

    “谣言不但没有被消灭,反而越来越如狼似虎?哲哲,此人反咬一口,贼喊捉贼的造谣本事,真是空前绝后!”多尔衮长叹道。

    “王爷,我们是不是?”苏克目视着眸子里瞥着杀气的多尔衮,询问道。

    “苏克,上次贬黜了巩阿岱,这次,我们就来一次斩首,逼代善退休!”多尔衮拍案而起道。

    武英殿,八旗亲贵议会,听说代善又多了一个孙子,多尔衮特意派苏克送礼去了礼亲王府。

    儿孙满堂的礼亲王代善,不由得笑容可掬,这时,府中门庭若市,突然,眉开眼笑的苏克,呈上了摄政王的礼物,代善的管家打开一看,不禁大惊失色。

    呈现在代善眼前的,是寿比南山的几个寿桃!

    “摄政王到!”就在这时,多尔衮和颜悦色地亲自来到了代善的面前。

    “二哥,十四弟恭喜你儿孙满堂!”多尔衮满脸堆笑,向代善作揖道。

    “摄政王,竟然亲自来老朽府邸,真是朝廷的大礼呀!”代善大喜过望站了起来,向多尔衮回礼道。

    “二哥,这是朝中亲贵们的贺表,他们都不敢独自来府邸,所以全托本王,呈给二哥!”多尔衮一脸不可一世,回首瞥着何洛会,何洛会立刻呈上了大红的贺表。

    “摄政王,你!”大厅的几名亲贵,顿时十分惊讶。

    代善心中战栗,思忖多尔衮已经彻底控制了朝廷,他送给自己寿桃,是在暗示自己找找退休,逃出朝廷!

    “二哥,你为了我大清鞠躬尽瘁,血战南北,呕心沥血了一生,这个晚年,一定要过的兴高采烈,安安全全,十四弟恭喜二哥,还能再多几名儿孙!”多尔衮眉飞色舞道。

    次日,武英殿,大学士刚林代上了礼亲王代善的辞呈,请求皇上下旨礼亲王退休!

    郑亲王济尔哈朗,和安平郡王杜度等人,不由得大吃一惊!

    “多尔衮真是老奸巨猾,竟然威吓礼亲王,逼他退休回家,若是议政王大臣会议没有了德高望重的礼亲王,就气数已尽了!”下朝后,众人面面相觑,焦急的谭泰,对济尔哈朗说道。

    “多尔衮真是心机深沉,这几年,他一点一点,贬黜了我们的左膀右臂,先是内务府大臣索尼,郡王巩阿岱,现在又是礼亲王代善,现在我们若想上奏弹劾多尔衮,多尔衮手下英亲王阿济格,豫亲王多铎都是手握兵权,多尔衮很轻松,就能杀死我们!”济尔哈朗忧心忡忡道。

    钟粹宫,听说礼亲王自己上奏退休,哲哲也是十分惊愕。

    “主子,摄政王真是心狠手辣,现在我们根本就不是摄政王的对手!”喜花悻悻然道。

    “喜花,只要蓝欢欢还失踪着,多尔衮就不敢害我,你派人,去江南跟踪蓝欢欢,有机会就再次绑架她,只要我们手中控制了蓝欢欢,多尔衮,最后只有向哀家投降!”哲哲睚眦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被孙家村中的一名姓孙的女孩,救进了自己家。

    “多谢姑娘,但是现在,清军在颁布逃人法,我们都是逃人,若是让清军知道,你会被连坐的!”蓝欢欢双眉紧蹙,感激地向这位姓孙的姑娘欠身道。

    “姑娘不用怕,那些清军,找不到的,你们先在我家躲一夜,明早再逃!”孙姑娘笑靥如花,柳叶眉一弯道。

    “请问姑娘的闺名!”蓝欢欢弱眼横波,嫣然一笑道。

    “我叫孙茜!”孙姑娘娇憨一笑道。

    “姑娘怎么家里只有你一个人?”蓝欢欢奇怪地问道。

    “父母兄弟姐妹,都被清军强迫投充当包衣奴才了!”孙茜黯然道。

    蓝欢欢在孙家,糊里糊涂地睡了一夜!

    夜里,蓝欢欢又做了一个梦,她拉着皇太极的手,欢声笑语地在山上夏游,比翼双飞地下了山。

    皇太极面若满月,目光熠熠生辉,玉树临风,就像从前的后金四贝勒!

    “皇太极,我来江南,你为什么也缠着我?”蓝欢欢抿嘴一笑,突然嗔怒道。

    “因为我对你情有独钟,我就是要在你身边,护着你,因为你是个蠢女人!”皇太极幽默地笑道。

    “你才蠢!”蓝欢欢对着皇太极拳打脚踢道。

    两个人缠绵徘恻,但是蓝欢欢睁开眼睛,只是她的一个梦!

    “这里被官府圈占了,快去投充!”突然,窗外传来穷凶极恶的咆哮声!

    蓝欢欢义愤填膺,从床上跳了起来。

    “孙姑娘,官府又来这里圈地了,快跑,不让那些禽兽也拉你投充!”紫鹊焦急地跑到孙茜的面前,心里七上八下。

    “你们快逃吧,否则让那些官兵看见你们是被通缉的人,我们就都跑不了了!”孙茜一脸毅然,劝说蓝欢欢和紫鹊道。

    孙茜推着蓝欢欢和紫鹊,出了后门,这时,一群如狼似虎的官兵,冲进了草屋,到处乱砸,看见孙茜一张瓜子脸,眉清目秀,顿时像登徒子一样,色胆包天押着孙茜出了草屋!

    “大人,有姑娘!”一脸淫笑的八旗兵,向统领禀报道。

    “放开,你们官府真是欺人太甚,无法天天圈占了我们百姓的家,现在还要强迫我们投充当奴才!”拼命挣扎的孙茜,杏眼圆睁,气呼呼道。

    “放肆,去军爷的大营投充伺候,是你们的福气,来人,押走!”一张长瘦满脸横肉的统领,大声嚎叫道。

    “大人,在屋里发现了外人的衣服!”就在这时一名士兵,拿着蓝欢欢昨晚换的氅衣,来到了统领的面前。

    “胆大包天,竟然敢在村里潜藏逃人,把这个村子的人和这个小妮子,拖出去斩!”面目扭曲的瘦脸都统,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放开我们!”孙茜和几十名哭叫的村民,被士兵押着跪在地上,几名刽子手,凶恶地举起了大刀。

    “畜生!”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树丛里,飞出几支箭矢,打飞了刽子手手上的刀。

    “有人造反了!”吓得惊慌失措的统领,魂飞魄散道。

    “箭是本姑娘射得,造反也是本姑娘说的,你们这些厚颜无耻的狗贼,不但像强盗一样抢老百姓的屋子,还奸淫妇女,穷凶极恶!”这时,弱眼横波,英姿飒爽的蓝欢欢,执着弓箭,和紫鹊威风凛凛地步出了树丛。

    “就是她,就是告示上通缉的通缉犯!抓住她!”那统领定睛一瞧,突然大喜过望,歇斯底里地嚎叫道。

    蓝欢欢和紫鹊飞上战马瞬间消失了。

    那个统领,率领走狗,丧心病狂地跟踪追杀。

    “狗贼,不要再反咬一口,贼喊捉贼了!”就在这时,树上飞下一名女子,手中的宝剑,架在了统领的脖子上。

    “姑奶奶饶命!”那统领吓得战栗。

    “无耻的狗贼,听本姑娘的,派人把孙家村的兄弟姐妹送回去,我要他们安安全全的,以后你们不许进这个村子,若是你们敢杀个回马枪,本姑娘要你不得好死!”蓝欢欢柳眉一竖,斩钉截铁道。

    “是是是!”这群官兵,吓得魂飞魄散,逃出了孙家村,蓝欢欢立即与紫鹊,从这个村子逃走了。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跑了几天,又到了一个府县,但见这个县内外,也在剃发圈地,街上都是剃发的摊子,在一个村子里,蓝欢欢听到了惨不忍睹的哭声,蓝欢欢和紫鹊潜入到村里,发现那些官兵,正在逼迫村民投充伺候自己。

    许多少女,披头散发,被挟持进了大营,被这些官军疯狂蹂躏!

    “这些败类!紫鹊,我们趁着半夜,去这个禽兽的大营放火,然后趁机救人!”蓝欢欢咬碎银牙,眼睛一转道。

    两人潜伏了几个时辰,到了半夜,看见这些官兵都睡了,蓝欢欢小心翼翼地拿着火炬,来到军营的厨房,放了一把火!

    “着火了!”下半夜,一片阴森,突然有官兵大叫,顿时军营内外,一片混乱。

    “大家快逃!”紫鹊趁机进了挟持那些少女的一个营帐,心急如焚地指挥那些失魂落魄的少女,逃出了军营。

    次日拂晓,蓝欢欢和紫鹊驾驭着小白郁葱,保护着村民逃跑,就在这时,背后传来了马蹄声,和人喊马嘶的声音。

    “格格,大事不好,那些官兵追来了!”紫鹊急不可耐地目视着蓝欢欢道。

    “大家快跑!”蓝欢欢向着村民大声喊道!

    须臾,骑兵追上了村民,一些没有隐蔽的村民,被如飞的骑兵肆无忌惮地砍杀,顿时惨叫震天动地。

    残阳似血,等到蓝欢欢和紫鹊从树丛出来时,大路上,已经是血肉横飞,尸体堆成了山!

    “格格,都死了!”紫鹊悲痛欲绝道。

    “紫鹊,我们去福州!”蓝欢欢杏眼圆睁,和紫鹊上了马。

    再说此时,邹甄和老师黄道周,率领北伐军,过了金华,向婺源前行。

    “老师,我军只有几千人,而那些新投奔来的村民,手中只有扁担!”邹甄巡查了军营,不禁忧心忡忡道。

    “邹甄,虽然我军兵少,但是我们只要北上,中原的百姓就会与我们会师,现在满清鞑子,在中原江南,烧杀抢掠,残暴地剥削屠杀百姓,只要我们昭告天下,北伐鞑虏,一定能收复失地!”黄道周慷慨激昂道。

    “大哥,黄大人虽然浩然正气,但是这几日,我都看了,黄大人不会打仗!”大军驻跸时,一脸忧心的岳月,来到邹甄的面前。

    “岳月,老师有的是正气,但是这打仗,不是只要有一身正气就能打赢的,虽然我也知道,此仗再打下去,一定是凶多吉少,但是,只要我们能北上,给中原百姓活下去的希望,我们还是能收复山河的!”邹甄一脸果毅道。

    再说蓝欢欢和紫鹊,到了婺源,紫鹊听说婺源外有一支军队正在北上,立即对蓝欢欢说道:“格格,有一支军队正向我们而来,我想是不是邹大哥?”

    “是的,虽然北上凶多吉少,但是邹大哥还是北上了!”蓝欢欢神采奕奕道。

    婺源,黄道周的北伐,在这里画上句号。

    子夜,清军几万,包围了明军大营,双方开始了浴血奋战!

    “老师,清军夜袭,已经包围我们了!”邹甄听到外面杀声动地,立刻跑到黄道周的大营。

    “现在我们只有视死如归!”黄道周一脸无畏,亲自拔出宝剑,指挥将士们抗击。

    阴森的子夜,让人战栗的觱篥声,震耳欲聋,清军骑兵,包围了明军的阵地,向明军总攻,双方从晚上打到辰时,尸横遍野。

    “姑娘,不能去呀!那边在打仗,听说大明的军队被鞑子包围了!”蓝欢欢和紫鹊听到刀剑铿锵,人喊马嘶声,驾驭着战马来到婺源郊外,却遇见了一群逃难的百姓,一名老人家不寒而栗地拦住了蓝欢欢,郑重地对蓝欢欢说道。

    “大明的军队?难道是邹大哥?老人家,你们快逃吧!”蓝欢欢听说有明军,不由得乐不可支,立即劝老人家道。

    在婺源的一个山丘上,蓝欢欢眺望战场,但见婺源郊外,漫山遍野都是清军,已经把明军围在垓心,这些明军,大多不会打仗,被清军大砍大杀,血肉横飞!

    “紫鹊,我们化妆成清军,潜入军营!”蓝欢欢目光如炬,她眼睛一转,对紫鹊说道。

    婺源战场,硝烟弥漫,血流成河,战场上,大群的乌鸦在天空怪叫。

    黄道周和邹甄已经坚守了一天,部下死伤大半,邹甄晓得,自己只有就义了!

    “邹大哥!”就在这时,突然一名穿着清军铠甲的人,来到了邹甄的面前。

    “蓝姑娘!”邹甄定睛一看,欣喜若狂。

    “邹大哥,清军已经包围婺源了,快和黄大人一起逃吧!”蓝欢欢劝说邹甄道。

    邹甄凝视着一身是胆的蓝欢欢,眺望着战场,不禁心如刀绞!

    战场上,短兵相接,杀声震天动地,大炮轰击,爆炸声惊天动地,士兵们死了一批,又冲锋一批,自己的兄弟,都牺牲在战场上。

    “邹甄,老夫不突围,老夫要北上!”听了邹甄的劝说后,黄道周一脸毅然,执拗地大声道。

    “老师,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我们突围,就还有东山再起的希望!”邹甄全力劝说黄道周道。

    “邹甄你突围吧,率领这些兄弟,突围回福州,老夫老了,这一仗,只有视死如归!”黄道周凝视着邹甄,一脸沉着道。

    蓝欢欢悠然一笑。

    152794826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