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怖的追杀
    成都大街,许多市民被大西军押着,来到了菜市口。

    公元1646年清顺治三年,张献忠攻下成都后,因为被南明军队反攻,策划从成都撤出,在撤出成都前,张献忠下令,屠杀成都百姓!

    北京,武英殿,大清摄政王多尔衮威风凛凛,步上了玉阶!

    “启禀叔父摄政王,四川流贼张献忠,占领四川,当了土皇帝,这时正与南明火并,臣建议朝廷,派一名大将,趁机剿灭张献忠!”大学士范文程,向多尔衮进谏道。

    “从前本王不是派肃亲王豪格去四川吗?这几年,因为山东和江南刁民谋反,才派他镇压,现在江南的反贼剿灭了,本王就派他,趁机入川!”多尔衮眸子里瞥着杀气。

    “派肃亲王一支军队去四川,和如狼似虎的几十万大西军决战?”瞬间,大殿内文武百官议论纷纷,七嘴八舌。

    “肃亲王智勇双全,派肃亲王去四川,是让肃亲王恕当年谋反之罪!”这时兵部侍郎何洛会,向多尔衮拱手道。

    “拟旨,派肃亲王西征!”多尔衮心狠手辣地笑道。

    “摄政王派肃亲王一支军队去四川,这明摆着是借刀杀人!”下朝后,文武百官七嘴八舌,三人成虎。

    “多尔衮,此人心机深厚,皇太后虽然是机关算尽,但是仍然不能扳倒他!”郑亲王济尔哈朗出了皇宫,小声对陈明夏说道。

    次日,武英殿,景阳钟响,御香缥缈,摄政王多尔衮不可一世地上朝摄政,文武百官,见多尔衮一脸冷笑,不禁吓得不寒而栗,面面相觑。

    “郑亲王济尔哈朗,暗中与心腹议论摄政王,散布谣言,污蔑皇叔父摄政王,作恶多端!”这时,何洛会站了出来,向摄政王多尔衮拱手告状道。

    “何洛会,你一派胡言!”济尔哈朗一听,心中晓得,昨日和陈明夏议论的话,被暗中监视的多尔衮奸细听见,顿时怒气填膺。

    “郑亲王几次阴谋扳倒摄政王,在朝中兴风作浪,现在竟然又趁前线混乱旧病复发,在背后与小人阴谋,陷害摄政王,真是罪恶滔天!”这时侍郎谭泰,也站了出来。

    “谭泰,你这个小子,竟然是潜入老夫身边的奸细!”济尔哈朗看见谭泰也举报自己,顿时大吃一惊,在恍然大悟后,怒火万丈。

    “郑亲王在皇上继位,先帝驾崩后,曾暗中与心腹密谋,现在见朝廷混乱,又想幸灾乐祸,臣等建议摄政王,贬黜郑亲王!”这时,图赖等人,也争先恐后弹劾糊里糊涂的郑亲王济尔哈朗。

    “郑亲王虽然昔日也是辅政王,在亲贵中德高望重,但是他不但不忠心耿耿地辅助皇上,还暗中兴风作浪,一定要严惩,本王就代皇上拟旨,降郑亲王为郡王,禁足在王府!”多尔衮大声宣布道。

    “摄政王,您忠心辅佐皇上,乃是大清的中流砥柱,俗话说,名不正则言不顺,摄政王现在辅佐皇上如皇上之父,臣等建议,请皇上正式封摄政王为皇叔父摄政王,昭告天下!”一脸郑重的谭泰和何洛会,苏克等人,纷纷跪下,向多尔衮叩首。

    多尔衮炯炯的眸子,俯视群臣,威风八面!

    下了朝,回到摄政王府,虽然正妃小玉儿已经去世,但是多尔衮又娶了一位元妃,并且与朝鲜和亲,娶了朝鲜的公主李仁,摄政王府,莺声燕语,比皇上的后宫还要五彩缤纷,但是多尔衮,却悻悻然地一个人关在书房里。

    “王爷,难道您是想宸太妃了?”苏克询问多尔衮道。

    “宸太妃去哪了?这半年了,却没有一点消息?”多尔衮凝视着苏克询问道。

    “王爷,因为哲哲和一些厚颜无耻的小人,在京城传播谣言,丧心病狂的干扰宸太妃的生活,所以宸太妃是被逼出走的!”苏克一本正经地对多尔衮说道。

    “哲哲这个毒妇,还有那些中毒太深,不明真相的畜生,竟然争先恐后,散布着兰儿那些黑材料,以害人为乐趣,四处传播谣言,三人成虎,联合歧视陷害兰儿!那些害兰儿的狗东西,本王一个也不可能放过!”多尔衮一脸杀气,咬碎银牙道。

    再说成都大街,大西军押着密密麻麻的成都市民,乱七八糟地来到了刑场。

    这时,张献忠一捋络腮胡,一脸霸气地驾驭着战马,来到了刑场。

    “皇上,这么多市民,全部杀死吗?”孙可望询问张献忠道。

    “格老子的,这些刁民,暗中勾结明朝狗官,全部杀死!”张献忠暴跳如雷道。

    “大王,我们虽然是明朝宗室,但是我们已经投降了!”这时,被押着的明朝蜀王,和一群家眷,大哭着跪在张献忠的马前。

    “呸,你这个猪狗不如的东西,还大明的蜀王,见到老子,只会哭着求饶,他娘的真不是男人,来人,把这头猪活剥了今天杀猪吃!”张献忠豹眼倒竖,呸了那蜀王一口,唱了一个大诺道。

    几个士兵,把这蜀王的衣服剥了,像洗猪一样,洗剥干净,然后杀了,放在釜中烧,顿时传出了香气!

    “哈哈哈,果真是猪王,这肉香,来人,把这些娘们小白脸,也剥了!”张献忠捋须大笑,突然豹眼又瞪着那些吓得像杀鸡一样战栗的郡主世子妃嫔等人,大声命令道。

    “大王饶命!”那些女人吓得哭哭啼啼,跪下向张献忠求饶。

    士兵穷凶极恶地上去,把这些装得楚楚可怜的家眷,不管老人小孩女人,全部剥了,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白。

    “哈哈哈,什么皇亲国戚,龙子龙孙,剥了不也是这样,都杀了!”张献忠仰面大笑,杀气腾腾的士兵,如狼似虎地扑上去,奸淫烧杀,过了一个时辰,地上全是尸体。

    “大王,我们是百姓,饶了我们吧!我们是您的奴才呀!”这时,成都百姓都异口同声地跪了下来,向张献忠倒头如葱。

    “格老子的,四川人都是奸细,杀,全部杀死!”张献忠大声咆哮道。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突然空中一个惊天动地的响雷,电光闪闪,吓得那些刽子手,两腿打颤。

    “格老子的,老子替天行道,杀这些刁民,老天爷竟然也大叫,来人,开炮!”张献忠命令士兵仰起大炮,向天空放了几炮,炮声如雷,让人古怪的是,天空突然晴朗了。

    “哈哈哈,老天爷也是欺软怕硬,来人,全部杀!”张献忠一捋络腮胡,大笑道。

    一时间,大街上哭叫声,惨叫声,震天动地,大西军杀人像砍瓜切菜,杀得成都城内尸堆成山!

    “格格,那个张献忠发疯了,快逃吧!”紫鹊躲在旮旯,亲眼看见了这让人毛骨悚然的一幕,立刻心急如焚地劝蓝欢欢道。

    “逃!”蓝欢欢拉着紫鹊,立刻上了马,向外逃跑。

    大路上,到处都是士兵,在烧房子,将城市烧成了焦土,路上不知道是明军还是大西军,皆在杀人放火,奸淫掳掠,凶残的士兵,屠杀村子,蓝欢欢和紫鹊到了傍晚,也找不到能隐匿的村子,两个人肚子都饿扁了!

    “善良的天使!”这时,那个丁旦神父,竟然来到了这个村子里,正巧遇见了蓝欢欢和紫鹊,大家都乐不可支。

    “神父,你怎么也跑这来了?”蓝欢欢和颜悦色地询问道。

    “残暴的皇帝没有翻译了,而没有翻译就不能与我们上帝的儿子说话,所以派我们召找回你们!”丁旦神父笑容可掬道。

    “神父,你还敢回到那个杀人狂的身边吗?快跑吧!”蓝欢欢劝说丁旦神父道。

    “不,人要遵守约定,我们已经全力劝说皇帝不要杀人!”丁旦一脸执拗说道。

    “好,我们回去!”蓝欢欢凝视着丁旦神父,突然点头答应道。

    “格格,我们回去也会被杀的!”紫鹊拉着蓝欢欢的衣襟,嘟着小嘴劝说道。

    “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紫鹊,我们回去,若是能劝张献忠少杀人,也是七级浮屠!”蓝欢欢抿嘴一笑道。

    再说蓝欢欢紫鹊,和丁旦神父回到了成都,这时,张献忠准备放弃成都,向外转移,蓝欢欢趁机劝张献忠道:“皇上,你把百姓都杀了,这里尸体太多,就会又传染病,到时候,传染病一传,全部的士兵都会生病,到时候就没有人能打仗了!”

    “格老子的,还是这丫头冰雪聪明!”张献忠恍然大悟道。

    次日,大西军从成都撤出,向重庆等地前进,这时,重庆的南明军队,也在大将方朱的率领下,进攻大西军,这些明军,在县城,到处缉捕流贼,然后在刑场斩首,为了宁可错杀一千不能放过一个,方朱,把川西几个县城,都杀完了,而大西军正好遇见了方朱的明军,双方对峙,立即刀光剑影,开始决战!

    战场上,人喊马嘶,南明军队在方朱的率领下,推着大炮,向大西军齐射,炮声如雷,铁弹石子在大西军阵地飞炸,炸得大西军血肉模糊,张献忠大怒,命令大将孙可望和刘文秀,率领大军杀这个方朱。

    “呔,方朱,你这厮,竟敢拦我皇上,下马投降吧!”刘文秀一声大叫,单枪匹马,冲锋向方朱杀来,方朱狡诈诡笑,命令放枪,大西军尸横遍地,倒下一批,又冲一批,这时,蓝欢欢来到刘文秀的面前,对刘文秀说道:“刘将军,南明军虽然有火器,但是他们只敢防守,你们故意撤退,然后派一支骑兵,在敌人大营埋伏,明日拂晓,引诱明军追杀,骑兵趁机攻下敌人的大营,前后夹击,敌人一定大败!”

    “姑娘真是文武双全!”刘文秀大喜,故意率大军撤退。

    月黑风高,蓝欢欢和紫鹊,率领一千骑兵,小心翼翼地埋伏在明军大营的树丛中,次日拂晓,方朱率明军与刘文秀大战,双方杀得难解难分,突然,大西军丢盔弃甲,向后撤退,方朱欣喜若狂,命令追击,就在这时,紫鹊眺望到了明军主力已经离开大营,立刻小心翼翼地来到蓝欢欢的面前,禀报蓝欢欢。

    “紫鹊,我们要趁其不备,攻下大营!”蓝欢欢拔出宝剑,将士们杀声震天动地,瞬间攻占了明军大营!

    “大人,我们的本阵被攻占!”方朱的大军正与大西军血战,突然,部将苟济连滚带爬,爬到方朱的面前。

    “混账,率兵回去,抢回大本营!”方朱暴跳如雷,就在这时,刘文秀和李定国率兵反攻,明军大败,蓝欢欢在大营,向明军射箭,一时间,大雨倾盆的箭矢,铺天盖地射向明军,明军血肉横飞,人仰马翻,被杀得惨不忍睹!

    “皇上,这次多亏了蓝姑娘,我们才大败明军!”喜不自胜的刘文秀和李定国,来到张献忠的面前,向张献忠禀报道。

    “真是巾帼英雄!老子决定,不杀女人了!”张献忠捋须大笑道。

    “皇上!”这时,孙可望来到张献忠的面前,心急如焚地禀报道:“皇上,清军从湖北潜入四川!”

    “鞑子?这些鞑子竟敢进攻老子,小的们,我们上凤凰山,等扎营后,再杀了这些鞑子!”张献忠一抹大胡子,自鸣得意道。

    这时张献忠派部将刘进中,去重庆等地,拦击清军,自己率大军,向重庆进攻,准备攻克明朝在四川最后的大本营!

    明军被大西军打败后,一片混乱,总兵方朱,和总督何腾蛟,听说大西军主力围攻重庆,顿时手忙脚乱。

    “总督大人,流贼进攻,我们只有派人禀报邹甄将军,请他率兵救援!”方朱劝说何腾蛟道。

    “现在清兵南下,杀人放火,本督想,如果能劝说流贼与朝廷联合同仇敌忾,抗击清兵,恐怕还能还我山河!”何腾蛟思忖道。

    使者去了全州,向邹甄禀报,邹甄这时又重集了几万大军,听说重庆被包围,立刻与岳月率领大军,去重庆增援。

    “皇上,听说明朝的邹甄,率兵增援重庆了!”孙可望向张献忠禀报。

    “哈哈哈,我们就冒充邹甄的军队,进入重庆,骗方朱那个蠢货!”张献忠唱了一个大诺!

    几日后,方朱五内俱焚地眺望着城下漫山遍野的大西军,突然,他亲眼看到邹甄的大旗,在东方旗正飘飘,顿时大喜,命令大军出城,消灭张献忠。

    明军出城反攻,过了重庆桥,这时,突然一声号炮,四面杀声动地,方朱突然醒悟:“中了流贼的计谋!”

    明军勒转马头,企图撤回城内没想到,重庆桥已经被拆断,这时,大西军掩杀,杀得明军惨不忍睹,尸横遍地,方朱掉进河里,最后淹死!

    “哈哈哈,重庆也是我老张的了!”张献忠得意忘形,来到重庆,修了张庙,并在重庆开科举。

    几百名秀才,兴高采烈来重庆考试,最后上榜了一百名,张献忠在这些人中,选了一个姓张的秀才,封为军师,剩下的秀才,全部杀死!

    再说张献忠,精神振奋地从重庆,向凤凰山转移,蓝欢欢听说邹甄要带兵来四川,便和紫鹊暗中化妆,从大西军中逃出,但是在重庆等了几天也没有等来邹甄的军队。

    “格格,邹大哥暂时来不了四川了,现在我们暗中逃出了大西军,那个张献忠一定派人追杀,我们还是快逃吧!”紫鹊心中有些恐怖,劝说蓝欢欢道。

    “好,紫鹊,我们走!”蓝欢欢骑上小白,和紫鹊出了重庆。

    让她们没有想到的是,她们在路上又遇到了清军!

    “你们是什么人?”几名八旗武士,驾驭着战马,来到蓝欢欢的面前,大声询问道。

    “大胆,这位是先帝的宸太妃!”紫鹊拿出宸妃御玺,呈现在众人面前。

    “王爷,路上,我们遇见了宸太妃!”大惊失色的士兵,立刻来到肃亲王豪格的面前,禀报豪格道。

    “宸太妃?蓝欢欢!”豪格不由得十分惊喜。

    “王爷,蓝欢欢是多尔衮心中最爱的女人,若是我们找到了蓝欢欢,并挟持她,等到我们消灭张献忠,回到京城后,多尔衮就一定被王爷扳倒了!”豪格身边的鳌拜欣喜若狂道。

    “来人,请太妃来军营,一定要好好保护!”豪格命令道。

    再说蓝欢欢,一脸孤傲,弱眼横波地来到豪格的面前,豪格一脸笑,向蓝欢欢作揖道:“太妃,现在前线正在剿贼,太妃既然来到军营,就请太妃,安安静静地留在大营,本王一定会派人保护太妃!”

    “豪格,我知道,多尔衮派你来四川,就是为了借刀杀人,你现在有几万军队?”蓝欢欢询问豪格道。

    “只有八万!”豪格回答道。

    “张献忠有二十八万,众寡悬殊,但是豪格,虽然我们兵少,但是若是趁其不备,袭击张献忠,就一定能杀败张献忠!”蓝欢欢郑重地说道。

    “太妃放心,那个来重庆拦我们的刘进忠,已经秘密投降,我们用这几万兵马,奇袭张献忠,几天就能消灭张献忠!”豪格胸有成竹道。

    “豪格,你知道张献忠在哪吗?张献忠就驻跸在凤凰山,你们跟着本宫!”蓝欢欢凝视着豪格说道。

    凤凰山,张献忠消灭去重庆明军后,又北上,一路屠杀四川百姓,大西军如狼似虎,在各地屠杀四川人,抓了男的,全部砍头,遇到美女,奸淫烧杀,小孩用长矛戳在矛头上,大西军从重庆到凤凰山,杀得尸积成山,血流成河。

    这时,是顺治四年,公元1647年,冬天,四川虽然不是太冷,但是也让人战栗,这时,铅云低垂,彤云密布,大西军二十八万大军,进攻明军,一边屠杀,一边到了凤凰山。

    “皇上,这个凤凰山,听说是福星之地!”孙可望谄媚地对张献忠说道。

    “哈哈哈,老子驻跸凤凰山,等冬天后,再下山砍了豪格那个鞑子!”张献忠捋须大笑道。

    再说北京,这时,听说蓝欢欢在中原失踪,恬不知耻的哲哲,继续派人,到处散布谣言,挑拨造谣,兴风作浪,编造许多蓝欢欢所谓的变态故事,然后四处传播,传得人人皆知,脍炙人口,企图陷害蓝欢欢出宫出走是去南方和姘夫邹甄私通!

    “这个贱人,真是太不要脸了,竟然不晓得丑,把什么都说了,对,都是她自己说的,不要脸,水性杨花!”

    “她去哪,大家都跟着她!”皇宫中,各宫的太妃,在后花园赏梅,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这些毒妇,议论纷纷,七嘴八舌,传得沸沸扬扬,似乎皆在议论蓝欢欢那些变态的流言!

    “哈哈哈,主子,蓝欢欢现在是身败名裂,丑态毕露,现在京城,谁不知道她那些丑事,谁不认识她?”喜花听了那些太妃的议论后,得意忘形地对哲哲禀报道。

    “喜花,蓝欢欢这个贱人就是不要脸,只要人人都这么传假的也是真的,她就是急也没用,若是蓝欢欢的谣言,和多尔衮太后下嫁的事一联,就是丑态毕露,不但蓝欢欢名声狼藉,就是哀家那个好侄女,也是不要脸!”哲哲阴险地奸笑道。

    “主子,跟踪蓝欢欢的人秘密禀报,那个蓝欢欢在中原,四处多管闲事,见义勇为,还在宣传什么安民,若是?”喜花突然一脸忧心地对哲哲说道。

    “哈哈哈,这个贱人,真是不知道丑,她还妄想笼络人心,喜花,你们的人,一定要歇斯底里地骚扰破坏,要这个贱人被人人冷嘲热讽!”哲哲灭绝人性,丧心病狂地嚎叫道。

    再说蓝欢欢在四川豪格的大营内,哲哲的装神弄鬼,完全不能骗蓝欢欢,但是舒尔冬手下的刺客,却一直暗中跟踪监视蓝欢欢,企图刺杀。

    这日,凤凰山大雾,四处恍恍惚惚!

    汉奸刘进忠,引豪格的八万骑兵,秘密进入了凤凰山。

    这时,张献忠正气焰嚣张,在大营外巡查。

    一片静谧中,八旗兵小心翼翼,逼近了大西军大营。

    在凤凰山外,清军和大西军一支军队遭遇,双方两阵对圆,刀光剑影,短兵相接,蓝欢欢率领军队,和紫鹊冲锋,清军包围了这些大西军,蓝欢欢手中的宝剑神出鬼没,千变万化,大西军被杀得大败亏输!

    在奇袭前,豪格在凤凰山外,挖到了一块碑,上面写着:“铸塔余一龙,毁塔张献忠,吹箫不用竹,一箭贯当胸!”

    “王爷,这是有人预言,王爷将杀死张献忠,立下大功!”鳌拜大喜道。

    拂晓,凤凰山被大雾笼罩得朦朦胧胧,恍恍惚惚,张献忠气焰嚣张地驾驭着战马,正在眺望,突然,大雾中,杀声震耳欲聋!

    “鞑子奇袭!”孙可望立刻禀报张献忠!

    “格老子的,拦击!”张献忠大动肝火。

    这时,山上杀声动地!

    蓝欢欢悠然一笑。

    1528255750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