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二章 蠢贼贼喊捉贼
    “蓝欢欢,你这个不要脸的贱人,哀家要把话反过来传播,就是要学你,也写你名字,要你说话都说不出来!”哲哲恼羞成怒,大为光火,凤目圆睁,疯狂地怒视着面前几个冒充宸太妃的女子。

    “主子,懿靖太妃娜木钟已经为蓝欢欢证明了,我们不能派人学蓝欢欢了,也不能污蔑蓝欢欢是假宸太妃!”喜花怏怏道。

    “喜花,我们一定要继续传播流言蜚语,把这些谣言传得越多越好,就是要让蓝欢欢名声狼藉,让这些谣言以讹传讹,要这个贱人丑态毕露!”哲哲歇斯底里地嚎叫道。

    慎刑司,企图将蓝欢欢完全丑化的哲哲心腹,四处传播蓝欢欢所谓的变态之事,煽动八旗亲贵,一起围攻跟着蓝欢欢,向朝廷举报蓝欢欢是不祥之女!

    坤宁宫,萨满在上蹿下跳,后宫内,装神弄鬼,企图欺骗皇亲国戚,蓝欢欢确是不祥之人,红颜祸水。

    “既然已经证明宸太妃是真的,为什么还要审讯?”听了钟粹宫太监英莲的禀报,多尔衮怒火万丈,质问英莲道。

    “王爷,只有懿靖太妃一人证明,似乎?”英莲满脸堆笑道。

    “胡说八道!难道懿靖太妃会欺骗八旗亲贵?”多尔衮目光如炬道。

    “摄政王,就算宸太妃是真的,但是她竟然不知羞耻,伤风败俗,这些事在大街小巷传得人人皆知,人人见着她都吐口水咳嗽,若是不审明此案,恐怕会连累摄政王的名声!”一脸奸笑的母后皇太后哲哲,在宫人的搀扶下,亲自来到了多尔衮的面前。

    “好,母后皇太后,你想害死兰儿,那我们就审,若是审明有人陷害宸太妃,本王也不会轻松饶过她的!”多尔衮目光炯炯,怒视着面目扭曲的哲哲道。

    “不,朕决不让你们抓走姨母!”乾清宫,小皇帝福临目光如炬,怒视着前来的太监英莲,一身是胆!

    “皇上,姨母不怕这些坏蛋,姨母去慎刑司,要在天下人面前证明,谁是龌蹉狗贼,谁在反咬一口,颠倒黑白,贼喊捉贼!”蓝欢欢柳眉倒竖,弱眼横波,一身是胆地站在福临的面前,抚着福临的头发道。

    “姨母,这个皇宫里,只有你对福临最好,若是你也走了,他们就要篡位!”福临愤愤地目视着蓝欢欢道。

    “乖孩子,你是大清皇上,你要无畏无惧,也要一秉大公,姨母去,就是为你争荣,你在宫里,一定要自强不息,好好学习!”蓝欢欢和颜悦色地对福临嘱咐道。

    慎刑司,无惧无畏的蓝欢欢,和紫鹊,摇摇晃晃地进了大门,蓝欢欢面若冰霜,旁若无人!

    慎刑司的刑部尚书苟图,一双母狗眼瞪得通红,大声骂道:“小母狗,跪下!”

    “苟图,你这个狗贼真是无法无天,太妃已经证明我们格格是真的宸太妃,你竟敢胡说八道!”紫鹊杏眼圆睁,怒视着苟图道。

    “来人,把这个嚼舌根的狗贼押下来,打三十大板!”蓝欢欢浩然正气地下旨道。

    “是!”义愤填膺的紫鹊带着几个侍卫,冲上去把那个苟图押了下来,举起板子,痛打了这个狗官,打得苟图惨不忍睹!

    “宸太妃,你进入慎刑司,是审讯的,不是来霸气的!”刑部侍郎海图和太监英莲,吓得手忙脚乱,对蓝欢欢打千道,蓝欢欢忍俊不止:“苟图,你审讯吧!”

    那个被打得狗叫的苟图,战栗坐上了凳子,又疼得大声呻吟,真是丢人现眼!

    “宸太妃,你既然是先帝妃嫔,为什么要擅自逃出皇宫,又四处传播谣言,说你和摄政王私通?”苟图一拍惊堂木,一张瘦长的脸,又气焰嚣张地质问道。

    “苟图,本宫安能造谣?你们这些小人,竟然这么恬不知耻地颠倒黑白,这些日子,谁在到处传播陷害本宫的谣言,是谁派奸细日夜监视跟踪本宫,是谁丧心病狂,定要斩草除根,害死本宫?你们这么鲜廉寡耻地传播谣言,甚至编造假象,威吓欺骗本宫,妄想骗本宫认为,天下人都在骂本宫,没有人瞧得起本宫,现在竟然厚颜无耻的反咬一口,颠倒黑白,说本宫在害摄政王?”蓝欢欢柳眉倒竖,怒发冲冠道。

    “宸太妃,你是不是真的太妃,现在只有懿靖太妃一个人证明,你不要太疯狂了!”那苟图一捋八字胡,母狗眼一转,装妖作怪道。

    “哈哈哈,苟图,本宫就算不是真的,你们这样反咬一口,把话反过来胡说八道,也是厚颜无耻的败类!”蓝欢欢慷慨激昂,爽朗大义,淋漓尽致地嘲讽了苟图,让现场的官员都十分震惊。

    “太后娘娘,这个贱人嘴如刀剑,奴才们定不了她的罪!”钟粹宫,焦头烂额的苟图和英莲,跪在哲哲的脚下,一脸怏怏道。

    “你们这些饭桶,不让这个贱人说话,你们要快虐待她,让她精神崩溃,写不出,画不出,变成傻妞,若是她还垂死挣扎,就打死她,打她个鼻青脸肿,就是不让她说话!”哲哲气得像温元帅一样,一蹦三尺高,大动肝火地咆哮道。

    “嗻!”苟图叩首道。

    再说次日的审讯,苟图因为有两宫太后做靠山,所以又飞扬跋扈起来,一开堂就命令衙役给蓝欢欢动刑。

    “且慢动手!”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荣儿和马瞻超,愤慨地来到了苟图的面前。

    “皇上圣旨,不许对宸太妃动刑!”马瞻超宣旨道。

    “马瞻超,这不是皇上的圣旨,本官思忖,是摄政王的懿旨吧!”苟图奸笑道。

    “左右,打!”英莲一脸睚眦,拿着两宫皇太后的懿旨,站在马瞻超的面前。

    “苟图,是不是想像昨日一样,被本宫打?”蓝欢欢柳眉一弯,鄙夷地笑道。

    “你!”苟图气得青筋直爆。

    “苟图,我马瞻超,和先帝身边的女官荣儿姑姑,都可以证明,宸太妃是真的!”马瞻超目光如炬,怒视着苟图道。

    “放你的狗屁!马瞻超,你和这个女人沆瀣一气,你也能做人证?”苟图下流地骂道。

    “大人本宫证明,这个贱人是假的,她不是宸太妃,海兰珠这个名字是她偷的!她的一生都是偷的!”这时,气势汹汹的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几个淑妃,扭着腰肢,志得意满地来到了慎刑司,一群小奴才,惊慌失措手忙脚乱地给众位太妃坐凳子。

    “马瞻超,后宫这么多太妃,都证明蓝欢欢是假宸太妃,懿靖太妃又不亲自来人证,就你,也梦想说这个女人是真的!”苟图一脸狰狞,志得意满地奸笑道。

    “本宫已经驾到了!”这时,懿靖太妃娜木钟,带着不花,珠光宝气,一生绣着花的旗袍,盈盈步到了苟图的面前。

    “哈哈哈,这个女人,和蓝欢欢是狼狈为奸,要不是她生了十一阿哥,她现在已经出家了!”囊囊太妃鄙夷地瞥着一脸郑重的娜木钟,大声奸笑道。

    “囊囊太妃,前日的板子还没打疼,还没疼够,今日又想撅着打板子,回去又要趴着?”蓝欢欢俏皮地白了气焰嚣张的囊囊太妃一眼,大声讥讽道。

    “蓝欢欢,你这丫头一张嘴,让人恨又不是,爱又不是,像刀剑一样!”囊囊太妃一脸狡黠的笑,步到蓝欢欢面前,企图持蓝欢欢的香腮。

    “啪!”蓝欢欢一脸孤傲,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一个耳光。

    囊囊太妃被打得面颊像猴屁股一样,顿时恼羞成怒!

    “苟图,蓝欢欢是冒充宸太妃的,萨满法师已卜,这个女人是不祥之女!”土门太妃,故意一脸端庄,向苟图说道。

    “对,萨满法师已经查出了,这个女人就是不祥之女,来人打!”苟图见土门太妃帮她,又杀气腾腾,大声嚎叫道。

    就在这时,慎刑司门外,传来阵阵老妇女穷凶极恶的辱骂声。

    “不要脸,真不要脸,死,不知道丑,伤风败俗,淫荡!”骂声震耳欲聋。

    “苟图大人,既然双方都有宫里的主子证明,我们不如询问两宫皇太后,若是圣母皇太后这位宸太妃的亲妹妹也说宸太妃是假的,这就证明宸太妃真的是假的!”土门太妃眼睛一转,自鸣得意地建议道。

    “所言甚善!”苟图一蹦三尺高道。

    再说钟粹宫和慈宁宫,哲哲和布木布泰到了慎刑司,女官们和仪仗,先到了大门,雍容华服的两宫太后,在苟图等人的搀扶下,升坐大堂。

    “两位太后娘娘,现在后宫的太妃,有人说宸太妃是假的,有人说宸太妃是真的,奴才请两宫太后,斩钉截铁!”苟图跪在两宫太后面前。

    “这个女人是假的!”哲哲一脸狰狞,立即说道。

    布木布泰凝视着蓝欢欢,却十分狡狯地说道:“哀家不晓得!”

    “既然母后皇太后说是假的,就是假的,来人,杖毙!”一脸狗仗人势的苟图,母狗眼圆睁,大声嚎叫道。

    “慢!苟图,本宫要弹劾母后皇太后,传播谣言,挑拨皇亲国戚的关系,并且涉嫌陷害污蔑摄政王!”蓝欢欢柳眉倒竖,一脸果毅道。

    “大胆,你这个妮子,竟敢诋毁国母!”哲哲丧心病狂地瞪着蓝欢欢,大声嚎叫道。

    “哲哲,你真是越来越皮有城墙厚,不但颠倒黑白,自己装好人,却把我蓝欢欢诋毁成负面人物,再编造一些假象,四处传播,欺骗煽动不明真相的人来骂我,现在,你竟然连我蓝欢欢的身份都不承认,直接诋毁我是假的海兰珠!”蓝欢欢冷若冰霜地冷笑道。

    “蓝欢欢,你不要太无法无天!”哲哲气得青筋直爆,开口大骂道。

    “嗷!原来这位真的是宸太妃呀!”哲哲开口一骂,竟然丢人现眼地揭露了真相,让众人哄堂大笑!

    “蓝欢欢,你就是真的又怎么样?你就是个偷,没有人瞧得起你!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你要是正贞洁,你去昭陵和先帝殉葬呀!”哲哲恼羞成怒,手忙脚乱道。

    “哲哲,若是我去殉葬,你这个正室,还有囊囊太妃,土门太妃,不是也要殉葬?”蓝欢欢鄙夷地仰面笑道。

    “蓝欢欢,你这个贱人,不要脸,老娘就是看不起你,就是要跟着你,骂你!”囊囊太妃气急败坏,指着蓝欢欢装妖作怪道。

    “苟图,现在皇太后已经证明宸太妃是真的,你还不下来请安!”马瞻超和荣儿对视大笑,指着苟图道。

    “得意,你得意个屁!”苟图气得昏晕,指着古灵精怪的蓝欢欢,大声嚎叫道。

    今日的审讯,以闹剧闭幕,因为审讯变成了丑剧,哲哲和太妃等人联袂献丑,所以那些文武百官,七嘴八舌,纷纷大骂!

    次日,后宫,多尔衮来到了坤宁宫,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还有几个淑妃,正在坤宁宫七嘴八舌,沸沸扬扬,准备去慎刑司围攻整蓝欢欢,却没有料到不可一世,一脸霸气的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来到了大殿。

    “臣妾给摄政王请安!”囊囊太妃几个女人,瞥着一本正经的多尔衮,暗中嘲笑道:“还这么威风八面,外面都笑疯了,绿帽子王,暗中私通。”

    多尔衮怒视着这几个长舌妇,突然怒火万丈地质问道:“昨日在慎刑司,谁去看热闹,并做假证,诬陷宸太妃是假的?还在凤凰楼上走来走去?”

    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几个太妃瞥了瞥眼睛一脸有恃无恐!

    “说说,昨日审讯你们都说什么了?不说,就拖出去,每人八十大板!”多尔衮目光如炬,眸子里炯炯杀气。

    “多尔衮,我们是太妃,你敢打我们?你这个变态!”囊囊太妃一脸桀骜道。

    “拖下去!”多尔衮目视着苏克,门外冲进了十几名护军,押着大叫大哭的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等人,押倒地下,举起板子,重重地杖打。

    这些护军,平时被囊囊太妃等人欺负,现在正好报仇,所以板子打得特重,几板子打下,囊囊太妃等人就皮开肉绽。

    再说慎刑司,今日苟图在大堂上,一直没有等到囊囊太妃等认证,等几个惊慌失措的丫头进来禀报,竟然说,几个太妃被打得血流成河,趴在床上下不了床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吓得战栗的苟图,呆若木鸡!

    “宸太妃是真的!”这时,有人在慎刑司,发现了一封先帝的圣旨!呈给了苟图。

    苟图战战兢兢地打开圣旨,惊愕地看见,圣旨上的字,竟然是先帝皇太极的,而且签名也是太宗皇帝!

    “鬼!鬼来了!”苟图吓得连滚带爬。

    “大胆,先帝显灵,你竟然敢说鬼来了!”蓝欢欢柳眉倒竖,训斥苟图道。

    “既然先帝显灵,证明宸太妃是真的,这个案子就真相大白了!”现场的文武百官,都沸沸扬扬,大声道。

    蓝欢欢终于出了慎刑司,并且在紫鹊和宫女们的簇拥下,进了銮驾,威风赫赫地进了皇宫,哲哲气急败坏!

    “主子,真是没有料到,我们这么陷害蓝欢欢,她竟然还能把我们的阴谋都揭露出来!”钟粹宫,怏怏的喜花,悻悻然站在哲哲的眼前。

    “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竟然敢回皇宫,现在她就在哀家的控制下,她是自投罗网!”哲哲一脸狰狞道。

    “主子,奴婢觉得很怪,先帝怎么会显灵,写下这圣旨帮蓝欢欢证明呢?”喜花呈上了圣旨,给哲哲,哲哲打开仔细端详,断定这圣旨上的字,确是皇太极亲自写的!

    “难道先帝又复活了?”哲哲突然一脸恐惧道。

    再说蓝欢欢回到景仁宫后,囊囊太妃土门太妃那些泼妇,因为被打得趴在床上,所以暂时不能来骚扰破坏,但是景仁宫窗外,仍然传来让人吐的辱骂声!

    “蓝欢欢,贱人,不要脸,就是要打死你!”

    “格格,这个哲哲,亡我之心不死,又派奸细来冷嘲热讽了!”撅着小嘴,一脸倔强的紫鹊,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我们在景仁宫,暂时休息吧,过几天乐此不疲的生活!”蓝欢欢双眉紧蹙,端着古琴,来到案上,眺望着窗外的湘妃竹,凄然凝视着墨竹墨影,突然很想那个面如满月的人!

    “皇太极!你又显灵了,是不是你写的那圣旨?”蓝欢欢突然倩然一笑。

    明日要下雨了,蓝欢欢肝肠寸断!

    真假宸太妃的闹剧,以丢人现眼闭幕,这时,北京又开演真假明朝太子的丑剧,再说那朱由崧和王之明被押到京城,多尔衮先是审讯朱由崧,斥责朱由崧妄想陷害崇祯太子,那个蠢蛋朱由崧吓得不寒而栗,最后倒头如葱,被多尔衮下令,在菜市口明正典刑,而那个王之明,后来也被证明是假太子,在菜市口斩首灭口!

    “多尔衮,十四叔,他真是心机太深,心狠手辣,王之明是他的包衣奸细,最后他仍然杀人灭口!”肃亲王府,豪格一面长叹,一面气呼呼道。

    “王爷,现在宸太妃之案,已经真相大白,多尔衮知道是我们联合哲哲传播谣言,一定趁机陷害王爷!”杨善对豪格说道。

    次日辰时,武英殿,景阳钟萦绕,文武百官,进入大清门,鱼贯上了玉阶,大殿内,御香缥缈,小皇帝福临,穿着小小的九衮龙袍,坐在御座上,威风凛凛,权势熏天的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在文武百官的请安声中,上了玉阶,坐在皇帝的身边!

    大殿上,鸦雀无声,肃亲王豪格,和杨善图赖等人,上了大殿,豪格的目光,突然对着多尔衮,不禁心中毛骨悚然!

    多尔衮一脸杀气,炯炯的目光,更是让人心中战栗。

    “多尔衮,你真的敢杀我豪格?我劳苦功高,你却把我的功都说的狗屁不通!”豪格也怒视着多尔衮,一脸负隅顽抗!

    大殿上,文武百官,都目视着多尔衮,突然多尔衮大声说道:“虽然只有几年,我大清已经巩固了京城,统一中原,但是,江南却仍然水深火热,一些反贼,有恃无恐,而朝廷的一些大将军,却故意欺骗朝廷,假冒战功,这些亲贵,真是罪恶滔天!”

    豪格知道多尔衮就在说自己,眸子怒视着多尔衮,好像在说,多尔衮,你是个男人,就杀我呀!

    “启禀摄政王,臣举报,和硕肃亲王豪格,暗中勾结杨善鳌拜图赖等人,暗中谋反,蠢蠢欲动!前日,他们阴谋传播谣言陷害宸太妃,并制造假象,欺骗煽动一些不明真相的人,陷害摄政王,妄想让摄政王身败名裂!”这时尚书何洛会,一脸郑重地步了出来,义正辞严地举报豪格道。

    “何洛会,你这个背主的小人,竟然这么不知羞耻地陷害本王!”豪格听了何洛会的举报,顿时怒气填膺,指着何洛会就要打!

    “豪格,你真是无法无天!”多尔衮怒视着豪格,大声叱骂道。

    “摄政王,肃亲王豪格,回京以后,就暗中嫉恨摄政王揭露了他冒功的丑事,所以在府邸里,暗中和杨善等人阴谋,诅咒摄政王!这是第二次了!”

    “摄政王,豪格早在先帝时,就妄想造反,而且臣派人调查,当年豪格弑母!”冯铨等御史,异口同声,争先恐后弹劾豪格,豪格立即四面楚歌!

    “杨善煽动豪格谋反,作恶多端,来人,推出去,斩!”多尔衮目光如炬,大声命令道。

    早就埋伏在殿外的护军,迅速冲进来,押着杨善出去,杨善大声叱骂:“多尔衮,你才是反贼,你才要当皇帝!”

    听见杨善的惨叫,大殿内的文武百官毛骨悚然,吓得战栗,面面相觑。

    “豪格谋反,人证物证,铁证如山,来人把豪格押进刑部大牢!”多尔衮大声命令道。

    豪格被抓进了大牢,吉特福晋听说豪格被抓后,心如刀绞,冲进钟粹宫,跪在哲哲的脚下大哭大闹。

    “福晋,哀家一定不会让多尔衮杀肃亲王!”哲哲劝慰吉特福晋道。

    “主子,多尔衮真是心机太深,竟然在蓝欢欢出慎刑司后,就一不做二不休,派何洛会等人陷害豪格,并把豪格抓进了大牢!”喜花心急如焚,对哲哲说道。

    “多尔衮,当年就连先帝,也对他十分宠爱,他不但文武双全,还心狠手辣,哀家想,他不但要杀了豪格,还要夺回当年先帝抢他的皇位,喜花,你知道,当年先帝那个皇位,是哀家辅佐他登基的,当年,也是哀家出卖了阿巴亥大妃,才辅佐先帝当了大汗!”哲哲嗟叹道。

    “主子,您担心多尔衮会找你报杀母之仇?”喜花心中七上八下。

    “喜花,我们不能让多尔衮控制朝廷,不能让多尔衮杀了豪格!”哲哲目视着喜花,咬牙切齿道。

    慈宁宫,哲哲来到了布木布泰的寝宫,布木布泰一脸笑。

    “侄女,我们不能让多尔衮杀了豪格!”

    景仁宫,蓝欢欢莞尔一笑。

    152852240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