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三章 心机
    哲哲来到慈宁宫与布木布泰商议救豪格的事,布木布泰一脸精明,对哲哲笑道:“皇上下旨不杀肃亲王,多尔衮就不名正言顺!”

    次日,皇叔父摄政王多尔衮,步上了玉阶,一脸杀气,怒视文武百官,何洛会和谭泰先入为主,迅速将豪格的十大罪,呈给了多尔衮。

    景仁宫,窗棂外,一群跳梁小丑,继续干扰破坏,上蹿下跳,冷嘲热讽,联袂闹剧!

    蓝欢欢蹙眉瞥着窗外,一脸冷笑。

    虽然后宫的奸细,日夜破坏监视,但是蓝欢欢弱眼横波,一脸无畏!

    “紫鹊,听说多尔衮要杀豪格,多尔衮会下毒手吗?”蓝欢欢询问紫鹊道。

    “格格,十四爷文武双全,这次就是不杀豪格,也要把他扳倒!”紫鹊凝视着蓝欢欢道。

    “大清建国才几年,就这样激烈的明争暗斗,多尔衮,豪格,你要两败俱伤,还是要斗个你死我活?”蓝欢欢眉尖似蹙道。

    武英殿大殿,多尔衮炯炯的眸子,怒视着一脸顽抗的豪格,两人对视!

    “肃亲王豪格,一大罪,欺骗朝廷冒功凯旋,二大罪,结党营私,暗中阴谋造反,三大罪,战败!”多尔衮一脸杀气,愤懑地宣布道。

    “多尔衮,你一派胡言,倒打一耙!”豪格眼睛瞪得通红。

    “豪格,你不但不辅佐皇上,还狼子野心,倒行逆施,暗中勾结反贼杨善等人,企图谋反!”多尔衮大声斥责道。

    “血口喷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多尔衮,我没罪!”豪格怒火万丈道。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不杀豪格,我大清就有后患!”谭泰向多尔衮拱手道。

    “谭泰,你这个龌蹉小人!”豪格一脸负隅道。

    “来人,废黜豪格的和硕肃亲王之位,关进刑部大牢!明正典刑!”多尔衮雷霆怒道。

    “谁敢抓肃亲王?”就在这时,鳌拜和图赖等人,带着两黄旗的护军,来到了大殿,挡在豪格面前。

    “鳌拜谋反,铁证如山,也抓起来,明正典刑!”多尔衮眼睛瞪得通红!

    刑部大牢,豪格和鳌拜图赖,一起被押进了黑牢,大家大声嗟叹。

    “鳌拜,你傻呀,竟然自投罗网!多尔衮心狠手辣,心机太深,他在大殿公然宣布本王大罪,就是骗你们带兵进殿!”豪格目视着鳌拜,痛心疾首道。

    “多尔衮,你不能杀肃亲王!”就在多尔衮妄自尊大,独断专行之时,雍容华服,戴着东珠朝冠的母后皇太后哲哲和圣母皇太后布木布泰,在宫人的搀扶下,来到了武英殿。

    文武百官山呼行礼。

    “摄政王,豪格是先帝长子,是和硕肃亲王,而且立了大功,你不能杀他!”哲哲一脸郑重道。

    “哲哲,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豪格就算是皇亲国戚,但是如此作恶多端,也应该斩首,否则养虎遗患,再说太后不能干政,太后,请回宫!”多尔衮怒视着哲哲,名正言顺地回答道。

    “十四爷,不是我们两宫干预朝政,是皇帝,皇帝因为听说他的大哥要被斩首了,今个儿叫起,就不梳洗不读书,大声的哭!”布木布泰莺声燕语地对多尔衮说道。

    多尔衮目视着明眸顾盼的布木布泰,大笑道:“皇上为了一个反臣,就要大哭吗?”

    “摄政王,皇帝仍然是天子,再说当年,摄政王亲自发誓,忠心辅佐皇帝,否则折寿,现在既然皇帝不想杀肃亲王,摄政王也应该给皇帝一张脸!”哲哲满脸堆笑道。

    就在这时,突然大殿外,摇摇晃晃步进了一名德高望重,头发已白的老人,他穿着朝服,戴着朝珠,一本正经地进入大殿,向两宫皇太后请安!

    “礼亲王,您怎么亲自来大殿了?”哲哲和布木布泰都十分惊讶。

    “二哥!”多尔衮下了玉阶,来到礼亲王代善的面前,笑容可掬道。

    “摄政王,老夫虽然退休了,但是,老夫休息不好呀,本来想在家中晚年享福,但是我代善这心中,总是忐忑不安,当年,就是老夫的一儿一孙,因为做了僭越谋反的事!”代善一边咳嗽,一边泪如雨下。

    多尔衮想起硕托和阿达理,不禁心中凄然。

    “十四弟,太祖太宗马上打下江山不容易呀,几十年浴血奋战,现在老夫有福,亲眼看到大清定鼎中原,但是在这关键时候,我们爱新觉罗家,自己内讧,老夫这心七上八下的,若是因为鸡争鸭夺,我大清被趁火打劫,中原逐鹿,最后被赶回关外,那老夫就是死了,也不能见太祖太宗了!”代善心如刀绞道。

    望着代善,多尔衮突然眼睛一转,对代善说道:“二哥,十四弟是太宗之弟,就应忠心耿耿辅佐皇上,现在既然皇族祸起,为了大家同仇敌忾,本王就进谏皇上,暂时软禁豪格在刑部,日后再审!”

    武英殿,众人大喜。

    “这次竟然没有杀了豪格,哥,因为二哥突然跳了出来,他已经退休在家了,怎么今日就这么摇摇地来到大殿?是不是圣母皇太后,还是母后皇太后,暗中勾结他?”回到摄政王府,豫亲王多铎一脸愤慨,对多尔衮说道。

    “礼亲王代善,已经退休回府,但是,他在朝中,德高望重,是昔日四大贝勒仅剩的一位,他是爱新觉罗皇族的族长,只要他在一天,是绝对不会让我登基的!”多尔衮忧虑道。

    “哥,二哥已经退休了,不会再为了朝政,拼命和我们反目,最可恨的就是两宫太后,那个哲哲想垂帘听政,一直不死心,这些年歇斯底里和我们顽抗,现在我们要杀豪格,她就是失去了左膀右臂,所以拼死也要救豪格那小子!”多铎怒气填膺道。

    “多铎,我让你代替济尔哈朗的辅政王位置,让尼堪代替豪格,就算不杀豪格,我们也要这小子众叛亲离!”多尔衮目视着多铎,郑重地叮嘱道。

    “圈禁宗人府?那是软禁宗室的地方,当年三贝勒阿敏,就是圈禁终身,最后病死的,多尔衮,这小子是要杀我豪格!”豪格看了圣旨后,怒火万丈,大动肝火!

    “鳌拜和图赖,都被贬黜撤职,王爷,我们已经不能和摄政王对峙了,现在只有韬光养晦,忍着!”遏必隆劝说豪格道。

    “多尔衮,你要杀我豪格,我豪格也要你痛不欲生!”豪格咬碎银牙,一脸愤慨道。

    再说哲哲,暂时救了豪格,但是她听说多尔衮派多铎和尼堪,取代了济尔哈朗和豪格的位置,顿时暴跳如雷。

    “喜花,多尔衮这小子,是要扳倒哀家呀,他是真的想报昔日他的母妃之仇!”哲哲怒视着喜花,大为光火道。

    “是,母后皇太后,本王是要报仇,本王已经忍了几十年了,当年,我的额娘是怎么被逼殉葬的,你没有忘了吧!”就在这时,目光如炬的多尔衮突然冲进了钟粹宫,来到了哲哲的面前。

    “多尔衮,你真的想造反吗?”哲哲恐惧地目视着多尔衮的眸子,吓得两腿颤抖。

    “当年,就是你这个毒妇,传播谣言,丧尽天良,暗中出卖我的额娘,逼她殉葬,就是你,协助八哥篡了位!”多尔衮眼睛瞪得通红怒视着哲哲。

    “多尔衮,你一派胡言,昔日,太宗的皇位是八旗贝勒共同拥荐,理直气壮!”哲哲凤目圆睁,歇斯底里地咆哮道。

    “你才是胡说八道,八哥的皇位是夺立,他抢了本是我多尔衮的汗位,二十多年了,我多尔衮一直为了报仇,韬光养晦,为大清劳苦功高,现在,我多尔衮已经控制了大清,真是天有报应,八哥驾崩了,哲哲,我多尔衮可能放过你这个杀母凶手吗?”多尔衮眸子里瞥着杀气,怒视着不寒而栗的哲哲。

    “多尔衮,你可以杀豪格,但是,你不能篡位,你若谋反,一定千夫所指!”哲哲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哲哲,你就等死吧!”多尔衮仰面大笑,出了钟粹宫。

    “多尔衮,哀家和你不共戴天!”哲哲怒视着多尔衮的背影,罪都气歪了。

    “主子,摄政王韬光养晦二十多年,最后就是向主子和先帝报仇,现在他已经露出自己的野心了,若是我们呆若木鸡,就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了!”喜花焦急地劝说哲哲道。

    “多尔衮,你想报仇,妄想!喜花,继续在外面传播谣言,一定要把蓝欢欢这不要脸的贱人,逼成丧家之犬!”哲哲朱唇突然浮出蛇蝎毒笑!

    “竟然干那些事,全部传出了,那个贱人的姐姐,圣母皇太后,科尔沁,全部知道了,真是丢人现眼,不晓得丑!”蓝欢欢睡了一觉,突然睁开眼睛,耳边就传来龌蹉的冷嘲热讽声。

    蓝欢欢梳洗后,出了景仁宫,突然,来到别的宫时,一条很凶的狗跳了出来,对着蓝欢欢大叫。

    “真是狗恶酒酸!”紫鹊撅着小嘴,瞥了那宫门一眼。

    “真是不要脸,现在谁不知道这个不要脸的不祥之女,人见狗嫌的东西!”蓝欢暗暗化妆出了皇宫,在街上,突然又听到穷凶极恶地辱骂声。

    “格格,哲哲的心腹虚张声势,竟然造假象欺骗我们,让我们以为,自己已经在京城四面楚歌,千夫所指!”紫鹊心中恍然大悟,对蓝欢欢说道。

    “紫鹊,现在哲哲既然能派这么多走狗干扰监视我们,我想哲哲现在应能与摄政王对峙,多尔衮一定危险!”蓝欢欢忧心忡忡道。

    钟粹宫,哲哲看着弹劾多尔衮和蓝欢欢的奏折,欣喜若狂。

    “多尔衮,只要蓝欢欢这个贱人还在京城,你就也是身败名裂,就算她是真的太妃,但是这个贱人伤风败俗,并且勾结南明余孽,是反贼,你要是帮她辟谣,你就不是一秉大公,而是有私心,一个好色的摄政王,还怎么让文武百官不群情激奋?”哲哲狡黠地奸笑道。

    “是反贼,皇太后,各位大人,这个宸太妃,就是当年和南明余孽邹甄勾结的蓝姑娘,她是奴才的熟人!”钟粹宫,一脸谄媚的方化淳,跪在哲哲的脚下。

    “蓝欢欢,你勾结反贼,铁证如山,只要哀家把这些证据传给那些八旗亲贵,那些人还不扒了你的皮!”哲哲志得意满地仰面奸笑道。

    “宸太妃?畜生不如,真是不要脸,竟然两面三刀,勾结前明余孽,还杀害我们许多八旗士兵,不要脸,变态!”次日拂晓,武英殿外,骂声震耳欲聋,群情激奋的八旗亲贵,争先恐后冲到宫门外,异口同声,七嘴八舌,愤慨地辱骂蓝欢欢!

    “摄政王,大事不好了,不知道是谁暗中煽动挑拨,八旗家眷和亲贵,都冲到宫门口,愤慨地辱骂宸太妃,要朝廷将宸太妃这个反贼明正典刑,给八旗士兵报仇!”辰时,焦急的苏克,迫不及待地冲到多尔衮的屋子里,禀报多尔衮道。

    “哲哲这个毒妇,真是穷凶极恶,心狠毒辣,她将兰儿的黑材料,全部传给了八旗亲贵,中毒太深的这些人,群情激奋要杀兰儿,那就?”多尔衮心中七上八下。

    “王爷,那些家伙还威吓太妃,说在宸太妃死后,要把太妃挫骨扬灰,还要在皇宫辱骂!”苏克拱手道。

    “苏克,我们去武英殿!”多尔衮怒火万丈道。

    “王爷,您要是去武英殿,那些家伙就会将宸太妃的事,连累到王爷!”苏克担心道。

    “一派胡言,哲哲这个蛇蝎妇人,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多尔衮勃然大怒,一脸无惧地步向了武英殿。

    “摄政王,宸太妃勾结南明余孽的事,确有人证!”刑部尚书苟图,得意忘形,向多尔衮禀报道。

    “人证?谁是人证?”多尔衮雷霆怒道。

    “这位是南明皇宫的东厂太监方化淳,他在明故宫,见过宸太妃,可以亲自作证,宸太妃和邹甄勾结,抵抗过大清兵!”苟图一本正经地派人押着方化淳,跪在多尔衮的脚下。

    “一派胡言!”多尔衮拍案大怒。

    “王爷,我们不但押了这个人证,还抓了一个南明官员,田高!”苟图诡笑道。

    “出来,臭不要脸的!”景仁宫外,传来老妇女穷凶极恶的辱骂声,紫鹊义愤填膺,站在宫墙上,用弹弓瞄准那几个不知羞耻的毒妇,如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石子,打在那个嬷嬷的狗嘴上,打得那个老妪大声尖叫连滚带爬地逃跑了。

    “王爷,现在铁证如山,蓝欢欢就是前明余孽,作恶多端,现在八旗群情激奋,请王爷明正典刑!”一脸得意忘形的苟图和海图等人,逼多尔衮道。

    “胡说八道!”多尔衮怒视着苟图,一脸杀气。

    “当年摄政王王妃小玉儿,也是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杀害,我们要为小玉儿报仇!”宫外闹得越来越疯狂,那些八旗亲贵,理直气壮,端着腰刀,冲进宫门,要去景仁宫杀蓝欢欢报仇。

    “哈哈哈,贱人,善良,这就是你想的善良!”景仁宫外,几名公主也跑到窗外,大声辱骂。

    但是景仁宫内,鸦雀无声!

    “打死她,还先帝宠妃?没有人欣赏你!没有人瞧得起你!”那些不明真相的八旗子弟,围着景仁宫,大声恐吓,冷嘲热讽!

    就在同时,南方的湖北全州,大明总督邹甄,正率领和大顺军的联军,与南下的清兵浴血奋战!

    清军在尼堪等人的率领下,围攻金华,这时,绍兴的南明鲁王政权,也是一片崩溃,总督马士英,在绍兴战死,朱大典率兵,在金华,坚守城池!

    金华城下,清军密密麻麻,漫山遍野,向城池猛攻,红衣大炮炮声如雷,铁弹石子在城墙上飞炸,炸得城墙坍塌!

    清军大声欢笑,向金华城冲锋,朱大典率兵,拼死防守,向城下扔礌石,清军一个个倒下,死了一批,又架起云梯,向上爬了一批。

    金华城在几日后被攻陷,朱大典在城楼上,点燃了炸药,与清军同归于尽,清军气势汹汹地冲进京华城,对城内的百姓进行屠杀,顿时哭声震天

    清军下令,留头不留发留发不留头,丧心病狂地屠杀金华百姓,并且奸淫掳掠,等到邹甄的援军赶到时,城内尸横遍地!

    “这些灭绝人性的鞑子!”邹甄仰天长啸道。

    “都是哀家的,蓝欢欢,你还敢垂死挣扎!”京城,钟粹宫,听着外面老妇女凶残的骂声,哲哲更是走火入魔,丧心病狂地大声命令道。

    喜花和英莲这些走狗,立刻去景仁宫,妄想把蓝欢欢再次抓进慎刑司!

    “你们这些狗贼,谁敢欺负宸太妃,杀!”荣儿和马瞻超,挡在景仁宫前,一脸无惧。

    “那我们就送你一程!”英莲阴阳怪气地奸笑道。

    荣儿和马瞻超,目光如炬,义愤填膺,拔出宝剑,与英莲手下的侍卫短兵相接,荣儿和马瞻超都是武功很高,一把宝剑千变万化,上下翻飞,杀得这些侍卫连滚带爬。

    “蓝欢欢,你还敢写奏折揭露哀家,哀家要把你的全部搞掉!”哲哲看着蓝欢欢写的奏折,气得一蹦三尺高,丧心病狂地咆哮道。

    武英殿,多尔衮拿着蓝欢欢写的奏折,向文武百官宣布道:“近日,有一群装神弄鬼的骗子,传播谣言,陷害宸太妃,这群神经病,竟然不明真相,围攻皇宫,辱骂太妃,罪恶滔天,本王为了大清的平安,只有下旨,对这些帮助反贼,传播谣言,欺骗百姓的亲贵,重重的处置!来人,把苟图福晋,还有几个长舌的命妇,拖出午门,廷杖!”

    多尔衮一脸杀气,怒不可遏,几个大叫大闹的命妇,趴在午门,护军,举起碗口粗的大杖,义愤填膺地杖打,打得这几个长舌妇杀猪一样惨叫,瞬间皮开肉绽,流血有红!

    “疯了,蓝欢欢这个不要脸的贱人是个疯子,萨满法师已经卜出来了,大家一起把她送到太医院!”后宫,囊囊太妃和土门太妃,几个对蓝欢欢切齿痛恨的女人,带着一群淑妃,冲到了景仁宫,大闹大骂,闹得后宫沸沸扬扬。

    “疯子?宸太妃是疯子?”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就是个神经病,把她拖出来,送进太医院,进宗人府圈禁!”囊囊太妃穷凶极恶地撕心裂肺叫道。

    “囊囊太妃,你不要太欺负人!”这时,蓝欢欢和紫鹊,一脸无惧地步了出来。

    囊囊太妃一见蓝欢欢,蹙眉严肃,突然作妖作怪地仰面奸笑。

    “一个前明余孽,大清的叛徒,卖国贼,还要脸穿大清的衣服,有种就把大氅脱了!”囊囊太妃一脸泼皮道。

    “那不是真的伤风败俗了吗?”蓝欢欢抿嘴一笑,怒视着如狼似虎的囊囊太妃。

    “我们就是要欺负你,你这个怪胎,还草原第一美女?现在你再浪一个?先帝已经死了!”囊囊太妃面目扭曲地辱骂道。

    “囊囊,你敢骂皇太极?”蓝欢欢柳眉倒竖,怒发冲冠,冲了上来,对着囊囊太妃的面颊,就是一个耳光!

    “你不要脸还敢打人!”囊囊太妃一脸狰狞,抓着蓝欢欢的秀发,就和蓝欢欢扭打起来。

    “大胆!”这时,多尔衮愤怒地冲到了景仁宫,亲眼看见囊囊太妃敢打蓝欢欢,顿时勃然大怒,立刻命令苏克,把囊囊太妃抓起来。

    苏克带着侍卫,押住像母老虎一样的囊囊太妃,蓝欢欢的秀发乱了,在多尔衮面前,披头散发,一头漆发,像瀑布一样地流下,十分的可怜。

    “兰儿!”多尔衮心如刀绞,来到蓝欢欢的面前,见蓝欢欢蹙眉流泪,立即命紫鹊给蓝欢欢梳了一个小两把头,他眼睛瞪得通红,怒视着一脸泼皮,先入为主的囊囊太妃。

    “多尔衮,你又想打本宫?你这个畜生!”囊囊太妃一脸歹毒地瞪着多尔衮,大声叫道。

    “多尔衮!”这时。哲哲在喜花的搀扶下,也赶到了景仁宫,同时布木布泰也在苏沫儿的搀扶下,来到了多尔衮面前。

    “摄政王,你虽然摄政,但是后宫的太妃,你不能刑罚!”哲哲凤目圆睁,怒视着多尔衮道。

    “哲哲,兰儿要是伤了一根头发,我多尔衮一刀杀了你!”多尔衮一脸顽强地怒视着哲哲,怒发冲冠!

    “摄政王,姑姑,这是后宫,既然双方都没受伤,就都没罪吧!”布木布泰笑靥如花,轻启丹唇,劝说多尔衮和哲哲道。

    “多尔衮,你要是再敢有恃无恐,哀家让豪格把你和蓝欢欢那些丑事全部抖出来!”哲哲凤目圆睁,一脸狰狞地怒视着多尔衮。

    “王爷,哲哲这个毒妇,真是阴险歹毒,但是奴才思忖,虽然哲哲有人证,妄想把宸太妃审讯成死案,但是哲哲仍然有弱点!”回到摄政王府,多尔衮痛心疾首,怒气填膺,苏克来到多尔衮的面前向多尔衮建议道。

    “苏克,哲哲还有什么弱点?”多尔衮莫名其妙地问道。

    “当年王妃被害!”苏克郑重地说道。

    “小玉儿?”

    景仁宫,蓝欢欢悠然一笑。

    15285224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