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一十七章 调查
    毫无疑问,张诚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坐以待毙的人,尤其是在得知敌人已经准备好发动一场战争后,他迅速拿出所有的家底,命令布兰科开始最大限度征召训练士兵、购买盔甲和武器,同时雇佣那些信誉良好的佣兵,以确保有足够可供消耗的炮灰。

    除此之外,他还放下无关紧要的琐事,把所有精力都集中在研究参天塔的全部功能上。

    这座不知道什么时候完工的神秘建筑,远比许多人想象中更为神秘、复杂,尤其是位于塔顶那颗原本被火堆掩盖的巨大结晶体,不仅仅是一个能量搜集兼控制装置,而且还是一件威力巨大的武器。

    借助高塔底部数千年以来存储的庞大能量,它能制造一场恐怖的死亡风暴,亦或是掀起上百米的巨浪。

    当然,对付可以翱翔于天际的巨龙,风暴和海浪显然远远不够。

    因此张诚打算利用有限时间做点小小的改造,比如说更一步增加破坏力,让巨浪变成坚冰、让风暴变成暴风雪……

    随着他躲进高塔为即将到来的战争做准备,七国境内的贵族们却因为旧镇附近聚集了越来越庞大的军队担忧不已。

    他们有的猜测这是为了征伐铁群岛,可更多人觉得这是渴望夺取铁王座的征兆。

    不管怎么样,身为君临城的实际掌控者,泰温·兰尼斯特都不得不做好最坏的打算。

    尽管今天是国王乔弗里与王后玛格丽的婚礼,可他还是撇下数不清的宾客,悄无声息来到距离宴会现场仅有不到五十米的帐篷内。

    早已等候多时的黑衣人没有开口说话,反倒是递上了一张卷曲的字条。

    老泰温接过来打开扫了一眼,脸色迅速变得凝重起来,压低声音质问道:“你确定这上边的消息没有出错?”

    “是的,公爵阁下,我反复确认过,绝对不会出错。您最好有点心理准备,可怕的敌人很快就要来了。”黑衣人不加思索的点了点头。

    由于他头带兜帽、身披一件灰色的斗篷,所以根本看不清楚相貌和体型。

    “如此说来,梅森疯狂扩充军队,针对的不是铁王座?”泰温死死攥着纸条,语气中带着一丝不确定。

    “抱歉,大人,我也不清楚他究竟有什么目的,渴望得到什么。哦,对了,我刚刚查到,他其实根本不叫梅森,真正的梅森·阿斯普林已经死去多时,他是从贝里席大人那里得到的这个名字与身份。”黑衣人迅速补充道。

    “假身份?搞清楚他到底是谁了么?”泰温下意识皱起了眉头。

    “非常遗憾,我只查到他第一次出现是在国王大道附近,被自称比利的农产品商人救起,在此之前的一切都是个谜。或许您应该去问问贝里席大人,他说不定能给您一个满意的答案。”说罢,黑衣人微微抬起头,露出上翘的嘴角。

    泰温没有察觉到对方语气中透露出来的玩味,自顾自摸着下巴上的胡须,沉声追问道:“这个商人呢?他在什么哪?我需要马上见到他!”

    “据我所知,可怜的比利失踪很长一段时间,不出意外的话,八成是被灭口了。毕竟换成是我,我也会把这种潜在的威胁消灭掉,而不是留给敌人作为把柄……”黑衣人意味深长的回答道。

    “很好!给我继续密切留意旧镇方面的动静!无论梅森做出什么举动,我都要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泰温深吸了一口气,重新恢复到平日里那副不苟言谈笑的面孔,就在他想要转身离开帐篷的刹那,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刺耳的尖叫。

    “啊啊啊啊!!!!”

    “不好了!国王陛下……国王陛下中毒了!”

    “学士!大学士!”

    ……

    一时之间,原本还充满欢声笑语的婚宴,顿时乱成一锅粥。

    “该死!”眼见事态有点超出自己的控制范围,泰温忍不住低声咒骂了一句,快步朝人群最集中的地方走去。

    他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刚走出没多远,黑衣人便摘下兜帽,露出一颗圆圆胖胖的光头。

    很显然,他不是别人,正是消失在众人视线之外许久的“八爪蜘蛛”瓦里斯。

    恐怕没人有人会想到,本应该乘船出海前往厄索斯大陆的他,会偷偷潜回到君临,并且还跟泰温·兰尼斯特达成了合作关系,秘密搜集有关张诚的一切情报。

    而“小指头”贝里席得到的,仅仅是他故意留下来转移视线的过时消息。

    注视着不远处嘈杂慌乱的人群,瓦里斯眯起眼睛自言自语道:“你果然还是忍不住动手了,亲爱的老朋友,接下来我也应该送泰温公爵离开权力的游戏,好让局势变得更加复杂一点。正如你曾经说过的,混乱是一把梯子,唯有阶梯是真是的,攀爬则是其中的全部。可是别忘了,还有句话叫做爬的越高摔得越狠,有些时候成为扶住梯子的人反倒是会更安全一点。”

    与此同时,躲藏在人群之中的珊莎·史塔克,正一脸快意欣赏仇敌满脸痛苦的咽下最后一口气。

    尽管她根本不知道是谁下的毒,更不知道自己也被不知不觉的利用了,但却一点也不妨碍她产生一种无法用语言表达的报复快感。

    幸好,珊莎还没有忘记逃亡计划,稍微驻足停留了一小会儿,便趁着所有人视线都被乔弗里的尸体牢牢吸引住,快速从一名事先安排好的内应手中接过披风挡住漂亮的长裙,然后顺着狭窄的小路前往港口,大概四十多分钟左右,终于登上一艘不起眼的小船。

    还没等她坐下来喘口气,培提尔·贝里席便冲进船舱,一把将其抱住。

    感受着对方狂跳的心脏,以及粗重的喘息,女孩马上认识到传言很可能是真的。这个与父亲年纪相仿的老男人,把对母亲的疯狂迷恋转移到了自己身上。

    虽然她内心对这种病态畸形的情感厌恶至极,可为还是强迫自己忍耐下来,装出一副柔弱无助的模样问:“贝里席大人,你会带我回家,对吗?”

    “当然,珊莎,我发誓从此以后你不会再受到半点委屈和侮辱。”小指头嗅着少女的秀发,斩钉截铁给出了保证。想看的书找不到最新章节?咳咳咳,这都不是事儿,推荐一个公众号,这儿有小姐姐帮你寻找最新章节,陪你尬聊!微信搜索或rdww4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