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章 权力
    “敌人?你是指丹妮莉丝·坦格利安吗?

    请恕我直言,或许她和她的三条龙很有潜力,但你比起来似乎还差了不少,至少我不觉得她能威胁到你。

    至于你提到权利不过是力量的附属品,我并不完全同意。

    权力就是权力,它是一种能够影响个改变人与人之间上下关系的标准,并不是任何东西的附庸。

    如果你掌握了权利,就不需要事事都亲力亲为,很多时候只要吩咐一声,便会有手下争先恐后抢着去做,你可以用节省下来的时间继续研究深奥的魔法,亦或是享受各种各样的快乐。

    事实上,权利比你想象中有用得多,也重要得多,毕竟大多数时候,都是由权利控制着力量,否则一旦反过来便有可能造成巨大的灾难。

    或许你还年轻,不懂得权力的珍贵,以及它所蕴含的巨大能量。

    请相信我,等你真正开始品尝到权力的滋味之后,很快就会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奥莲娜·雷德温摆出一副过来人的姿态,向张诚描述着获取权利的种种好处。她丝毫没有意识到,站在自己面前的年轻人之所以不在意,不是因为对权力本身不感兴趣,而是对无法长期保持的权力没兴趣。

    张诚非常清楚,随着乔弗里和泰温的死亡,他能留下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如果没猜错的话,最后期限八成是杀掉艾瑞克之后。

    这也就意味着,哪怕夺取铁王座,他最多也只能当几个月的国王,别说享受权力带来的好处,光是处理一大堆烂摊子都处理不完,能有兴趣才怪。

    其实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他非常认同“荆棘女王”对权力的定义,很多时候权力会带来许许多多的好处,尤其是研究魔法需要消耗大量资源,越到后期消耗的越恐怖,往往一场大型试验失败的损失,足以让一个富庶无比的国家感到肉疼。

    很显然,以法师自身积累财富的速度,肯定远远不必上消耗的速度,所以很多法师要么加入实力雄厚的施法者组织,要么成为国王、大贵族们的顾问,换取对方财富方面的支持。

    不过受制于人,总不如靠自己。极少数法师清醒的意识到了这一点,开始借助魔法的力量获取权利,甚至是控制一个国家,让成千上万的臣民为耗资巨大的研究源源不断提供人力、物力。

    尽管到目前为止,张诚还用不到那么庞大的资源,但却明白权力能给自己带来什么,因此他心底早早就开始进行谋划,打算在几个魔法昌盛的世界打下根基,以便日后可以获取自己需要的东西。

    可遗憾的是,冰与火之歌的世界并不是其中之一。

    首先,这个世界魔法已经过了最兴盛的极端,从赤红色彗星的周期性光临判断,绝对无法诞生像达拉然那样拥有完整系统理论的高级魔法体系。

    其次,这个世界没有什么珍贵的魔法材料,无论是瓦雷利亚钢也好,亦或是被赋予了神秘特性的龙晶,都远远比不上艾泽拉斯大陆多不胜数的魔法矿物,与其在这里浪费时间,倒不如把更多精力投入到提高自己在达拉然的地位。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除了北方的异鬼,他差不多已经搜集了这个世界上百分之八十跟魔法有关的知识,没必要非得百分之百全部搞到手。

    张诚没有什么收集癖,更没有强迫症,他之所以搜集不同的魔法知识,主要不是为了全部学会,而是为了参考、借鉴,从而建立独属于自己的魔法体系。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相当困难,可他还年轻,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慢慢补充、尝试、完善建立魔法体系需要的庞大知识库。

    “梅森阁下,我说了那么多,不知道你是否改变主意,愿意与提利尔家族联手开创一个崭新的王朝?”奥莲娜·雷德温压根察觉到自己错在什么地方,一脸自信满满的提议道。

    估计在她的眼中,没人能拒绝权力的诱惑,凡是对权力不感兴趣的人,要么是尚未品尝过权力的滋味,要么是被愤怒、仇恨、爱情等一系列强烈感情冲昏了头脑。

    注视着对方那双狡诈的眼睛,张诚毫不犹豫的摇了摇头:“抱歉,恐怕要让您失望了,我依然选择坚持刚才的立场,不会染指铁王座。另外,您的消息恐怕不太灵通,丹妮莉丝已经被另外一个人击败,失去了她的龙和军队,这个人才是我指的强敌。”

    “什么?!”荆棘女王震惊的长大了嘴巴。

    她简直不敢相信,究竟有谁能战胜拥有三条龙和无垢者大军的龙妈。

    “很令人吃惊,对不对?别急,更有意思的还在后头。您恐怕还不知道吧,丹妮莉丝·坦格利安目前就住在参天塔内。”说着,张诚浮现出玩味的表情,转过身冲莫罗娅使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立刻离开控制中枢,大概十分钟左右,她便把身穿白色长裙、举止优雅得体的丹妮莉丝来进了房间。

    “七神啊!你……你疯了!居然收留坦格利安家族的公主?!”注意到龙妈标志性的头发和瞳孔,玛格丽没忍住内心的震惊,失声喊了出来。

    “哈哈哈哈!为什么不呢?要知道韦赛里斯始终相信,一旦他统帅一只大军重返维斯特洛,提利尔家族肯定会是第一个站出来支持他的贵族。现在,血脉纯正的真龙就站在面前,你们还在犹豫什么,快点跪下来宣誓效忠吧。”张诚用幸灾乐祸的口吻调侃道。

    完全没有搞清楚发生了什么的丹妮莉丝下意识皱起眉头,压低声音质问:“怎么回事?为何把我叫过来?还有,这两位客人是谁?”

    张诚故意的拍了下脑门,用充满夸张的语气回答道:“啊!差点忘了给介绍!这位是奥莲娜·雷德温夫人,高庭公爵的母亲,同时也是提利尔家族的掌控者。至于另外一位,则是年轻美丽的王后玛格丽。知道吗,我们的王后陛下先后嫁给了两位国王,有趣的是这两位国王都死了,假如不出意外的话,用不了多久还要嫁给第三位国王,而这位国王最终也会死掉。多么神奇、坎坷的命运,如果我是诗人都会忍不住写一首诗来描述着传奇般的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