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八章 “盟友”
    除了极少数的参与者,没有人知道御前会议上,两个最富权势的女人达成了什么样的协议。

    不过会议结束之后,詹姆·兰尼斯特立刻率领一支包括西境封臣在内,总数高达八千人的援军浩浩荡荡朝旧镇进发。

    而提利尔家族也不甘示弱,迅速集结封臣凑足了一支两万人有余的庞大军队。

    至于多恩始终保持中立姿态的道朗亲王,也罕见的派出“红毒蛇”奥柏伦·马泰尔,以及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

    再加上张诚这些日子招募的新兵和佣兵,旧镇聚集的总兵力已然超过六万人。

    可以说去掉正忙压服北境贵族的波顿,刚刚返回谷地还没来得及夺回控制权培提尔·贝里席,大多数贵族都明确的表达了自己的态度,那就是无论结果如何,先打一场再说。

    要知道封建制度下的贵族,可不是凭借什么礼仪道德维持自己的特权和统治地位,他们依靠的是手中的剑,是**裸的暴力,任何胆敢质疑贵族生而高贵的家伙,都会被抓起来处决掉。

    假如某个贵族畏惧战争,那他不但会被封臣看不起,还会遭到平民的耻笑,根本无法统治自己的领地。

    随着时间进入到伊耿历299年最后的几个月,张诚终于走出昏暗的地下室,在参天塔的会客厅内接见了几位比较重要的客人。

    “好久不见,亲爱的梅森,很高兴这次能与你并肩作战。”洛拉斯张开双臂率先冲上来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

    “谢谢,非常感谢提利尔家族能够在关键时刻派出如此多的援兵。”张诚礼貌的回应道。

    尽管他不怎么喜欢这个性取向有点问题的“百花骑士”,可不管怎么说,对方终归是带来了一批可供消耗的优质炮灰。

    相比之下,詹姆·兰尼斯特的脸色就要复杂多了。

    只见他站在原地明显踌躇了几秒钟,这才伸出那只完好无损的手:“你好,梅森。真没想到上次一别,居然发生了那么多事。”

    “是啊!我更没想到,以提利昂那种懒散的性格,居然也会被某些别有用心的家伙激怒,犯下了弑父的可怕罪行。”张诚一语双关的暗示道。

    “被别有用心的家伙激怒?你什么意思!”向来缺乏心机的詹姆立刻大声追问。

    张诚笑着耸了耸肩膀:“没什么。你还记得提利昂的第一次婚姻吗?有人故意告诉了他事情的真相。想象一下,当一个内心之中积累了大量怨气,紧跟着又突然得知他的初恋爱人遭到那样的对待,自己被整整欺骗了数十年,究竟会作何反应?亲爱的詹姆,你恐怕还不明白吧,从乔弗里的死开始,整件事情就是一个阴谋,一个针对兰尼斯特的巨大阴谋。”

    “幕后主使是谁?告诉我!”弑君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激动地想要抓住对方的衣领。

    不过还没等到他靠近,张诚便抬起手打了个响指。

    啪!

    随着清脆的响声回荡在空气中,一枚炫目的奥术飞弹从指间蹦出,砰地一声将詹姆撞飞,然后重重摔在地上。

    这撞击的威力是如此强大,以至于精钢打造的胸甲都明显凹进去了一块,他本人也摔的七荤八素,变天也没能爬起来。

    看着他那狼狈不堪的样子,张诚翘起嘴角意味深长的说道:“别那么冲动。有些事情,自己慢慢寻找答案远比别人告诉你更有趣味。请相信我,等你找到幕后黑手,一定会大吃一惊的。”

    “哈哈哈哈!精彩至极!梅森阁下,感谢您让我见识到了魔法的真面目!”奥柏伦完全没有顾及“弑君者”的情绪,大笑着鼓起了掌。

    或许别人不太清楚,这位私生活放荡的多恩亲王,私下里曾经与丹妮莉丝的兄长韦赛里斯达成过一项秘密协议,那就是当坦格利安返回维斯特洛发起王位争夺战时,多恩就会举兵反叛,推翻拜拉席恩家族的统治,同时彻底摧毁兰尼斯特家族,为自己的姐姐伊莉亚复仇,但读过原著的张诚却非常清楚。

    他明白对方之所以大声叫好,并不是因为刚才施展的奥术飞弹,而是他狠狠羞辱了兰尼斯特家族的长子,同时也是名义上的家族继承人。

    可能在很多人眼里,泰温死后瑟曦才是兰尼斯特家族的统治者,但其实她之所以能做到这一点,完全是建立在弟弟百分之百服从的基础上,一旦詹姆拒绝她的支配,那么兰尼斯特家族的亲戚与封臣,马上就会转而支持后者。

    感受到“红毒蛇”对兰尼斯特毫不掩饰的恶意,张诚眼睛里闪过一丝戏虐,微笑着回应道:“请千万不要客气,这点小把戏算不了什么。如果不介意的话,呆会能邀请您参加一个私人聚会吗?我有个朋友想要介绍给你认识一下。”

    “当然!这是我的荣幸!”奥柏伦单手抚胸略微欠了欠身。

    简单的寒暄之后,众人纷纷落座,哪怕刚才狠狠丢了面子的詹姆也没有离开。

    注视着客厅内大大小小三十几名来自不同地域的封建领主,张诚轻轻敲了敲桌子:“诸位,想必你们都已经的到了消息,有一个危险的敌人马上就要来了。他不仅拥有一支规模空前的军队,而且还有整整十条龙……”

    “等等!”

    还没等他把话说完,一名五十多岁、秃顶、且有点发胖的老人站起来打断道。

    “你是?”张诚眯起眼睛上下打量。

    很显然,从他的胡须颜色和穿戴打扮上来判断,无疑属于兰尼斯特家族的一员。

    可不知道为什么,张诚从未在正式场合见过对方。

    “这位是我的叔叔——凯冯,他现在是兰尼斯特家族军队的统帅。”詹姆主动站起来介绍到。

    张诚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好吧,凯冯爵士,请问。”

    “我想知道,这十条龙都是真的吗?他们最大的有多大、最小又有多小,有多少能真正对我们的军队造成威胁?”凯冯·兰尼斯特一开口就提出最尖锐的问题。

    也许是关心战争的结果,也有可能是仅仅为了给侄子出口气,他明显在故意刁难张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