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二十九章 多恩的毒药
    众所周知,龙是一种能够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翱翔的魔法生物,而且视力远比鹰、隼之类的猛禽更加敏锐,隔着十几公里之外就能观察到地面上移动的目标。

    假如有人想要近距离观察一条龙,那么还没等他靠近,便会先一步被龙发现,其结果不用猜也知道,肯定是被龙烧死或者当做点心吃掉。

    很显然,身为历史悠久的兰尼斯特家族一员,凯冯不可能不知道没有谁能悄无声息接近一条龙,更别提弄清楚它们的大小和体型。

    不过张诚并没有因为对方的无理取闹发怒,反倒是面带微笑的回敬道:“没错,十条龙是真的。至于这些龙最大的有多大、最小的又有多小,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我会负责全部搞定它们。您要做的就是管好手下的士兵,尽量不要给我增添额外的麻烦。”

    “什么意思?难道你不需要要兰尼斯特家族战无不胜的军队帮忙吗?”凯冯皱起眉头大声质问。

    “战无不胜?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您该不会是忘了不久之前被少狼主罗伯·史塔克一而再、再而三的击败的惨状吧?如果不是他犯下了愚蠢致命的错误,君临城现在谁做主还不一定呢。请记住,爵士,千万不要太高估自己,你和你手下那点可怜的援军,在我眼中什么都不是。”张诚毫不客气的讽刺道。

    事实上,自从泰温死去之后,兰尼斯特对于他来说便已经失去了利用价值,正好借着这次机会彻底撕破脸皮,省的某些人总包有一些不切实际的幻想,认为他和泰温之间的秘密约定还可以继续保持下去。

    如此**裸的羞辱,别说向来高傲的凯冯,连刚刚经历过悲惨俘虏生涯的詹姆都不由得脸色大变。

    他们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说,站起身直接离开了会客室,所有兰尼斯特家族的封臣也紧随其后,眨眼功夫消失在昏暗的走廊尽头。

    看着一下子变得空荡荡的大厅,奥柏伦突然笑着调侃道:“我亲爱的朋友,强敌当前,你却赶走了一支宝贵的援军,这恐怕不是什么明智的选择吧?”

    张诚满不在乎的耸了耸肩膀:“没关系!只要他们还留在旧镇,迟早都会成为被我操控的棋子。反倒是你,大名鼎鼎的红毒蛇,是不是带来了什么惊喜。据我所知,马泰尔可是唯一一个杀死过龙的家族,想必你们有一些独到的手段,对么?”

    要知道整个维斯特洛大陆的居民都知道,多恩人是最喜欢、也最擅长使用毒药。

    不少多恩贵族秘密保存的致命毒药,即使强壮如巨龙也无法抵御,据传说当年射穿米拉西斯眼睛的那支巨型弩箭,上边就涂抹了一种可怕的毒素,结果导致征服者伊耿的妹妹兼妻子——雷妮丝阵亡,第一次多恩战争惨败。

    当然,还有一种说法是雷妮丝没有死,而是被多恩人俘虏了,关押在地牢内饱受非人的折磨与痛苦。

    张诚一点也不关心这位颇具传奇色彩的女性最终下场如何,他只想知道究竟是什么毒药,能让魔法抗性惊人的龙也抵挡不住。

    “呵呵,传闻说您是个博学睿智的人,今天一见果然如此。给,这是兄长让我带给您的小礼物,希望能在即将到来的战争中帮上点忙。请务必小心,这种毒药只需要一点点,就能让海里的鲸鱼瞬间死于非命。”说罢,奥柏伦从怀里掏出一个精致的铜盒。

    “哦?”张诚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讶,赶忙接过来打开。

    只见暗红色的天鹅绒垫子上,整整齐齐摆放着六个透明的玻璃瓶,每个瓶子内都装着蓝绿相间的液体。

    就在他想捅开蜡封,查看这究竟是什么生物的毒素,还是某种魔法毒素的时候,奥柏伦立刻站起来制止道:“住手!如果你不想把我们所有人都害死的话。”

    “怎么,莫非它会在空气中挥发?”张诚下意识停下手上的动作,抬起头询问道。

    “不仅仅是挥发那么简单!抱歉,请恕我没办法解释的太详细,因为这涉及到很多家族秘密,你只需要知道它的毒性非常非常强烈,哪怕嗅到一点味道,也会造成无法挽回的严重后果。”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红毒蛇脸上的表情既严肃又庄重,仿佛那盒子里装的不是毒药,而是为骑士册封仪式上需要涂抹的圣油。

    “非常感谢,我会小心使用的。”张诚礼貌的道了声谢,然后默默注视着瓶子里散发出非同寻常的幽光。

    他忽然想起,现在的多恩人,尤其是马泰尔家族,曾经与战败后的洛伊拿女王——娜梅莉亚联姻,据说还接纳了一批水巫师。

    也许盒子里装的毒药,就是生物毒素与魔法相结合的产物,否则光凭自然界产生的毒性,理论上根本不可能威胁到龙这种抗性巨大的魔法生命体。

    按捺住内心之中强烈的求知欲与好奇心,张诚转过身冲守在门口的布兰科使了个眼色。

    后者心领神会,马上单手抚胸对门口的黑影做了个请的手势。

    很快,这位等候多时的神秘人缓缓走进客厅,摘到了头上用来遮挡面容的兜帽。

    瞬间!

    不管是奥柏伦也好,还是洛拉斯,脸上都露出了惊愕不已的表情。

    因为她不是别人,正是淡出众人视线许久的丹妮莉丝。

    洛拉斯不明白,这位坦格利安家族最后的血脉不是跟自己的祖母待在一起吗?

    为何会莫名其妙出现在旧镇,出现在参天塔内?

    而奥柏伦则是有点不敢相信,几年前那个柔弱胆小的女孩,居然表现出了难以永远形容的强烈气场,而这种气场他只在自己兄长——道朗亲王身上感受到过。

    在一双双眼睛的注视下,丹妮莉丝不慌不忙提起裙子行了一礼,然后用颇为悦耳的声音说道:“下午好,诸位大人。你们当中或许有人认识我,也有些人不认识我,不过这都没关系。因为我今天来不是为了争取支持重夺铁王座,是为了告诉你们将要对付的敌人有多么危险可怕,所以请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因为不管你们表现的多么谦卑,最终都会被赶尽杀绝……”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