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一章 “示爱”
    对张诚的企图,丹妮莉丝显然一无所知,确切的说她正震惊于对方居然在这个时候,还打算联合多恩偷袭君临将自己扶上铁王座。

    这已经不能够单纯用大胆或是自以为是之类的词来形容,而是一种彻头彻尾的狂妄,完全没有把潜在对手当成一回事的狂妄。

    不过眼下一无所有的她,并不打算拒绝或是质疑这份来之不易的惊喜,也不打算探究整个计划背后隐藏着怎样不可告人的目的,反正除了美貌与血统之外,自己已经没有任何可供交换的筹码。

    至于奥柏伦则摸着下巴,认真考虑计划的可行性,最后笑着点了点头:“当然!我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能够把兰尼斯特连根拔起的好机会!不过你得告诉我,你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权利?财富?仇恨?还是某些更加隐秘的私人理由?另外,你就对战争那么有信心?要知道一旦战败,我们所谋划的一切都化作泡影。”

    “自信源自于实力,源自于我对魔法的深刻理解。你根本不明白,假如我全力以赴激发自己所有的力量,可以制造出多么惊人的破坏。在这种破坏力面前,那些还远远未成年的幼龙根本不足为惧。事实上,我从未把那个自称龙王的家伙看成是敌人,他所掀起的战争在我看来也仅仅是一场闹剧罢了。至于我的动机很简单,自然是为了我们美丽的女王陛下……”

    随着最后一个字落下,张诚迈步来到丹妮莉丝的面前,拉起对方的手,轻轻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

    “为了我?”丹妮莉丝无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亲密举动吓了一跳。

    因为早在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对眼前这个充满神秘感的年轻人提出过邀请,可得到的却是毫不留情的拒绝。

    张诚不是傻瓜,非常清楚自己态度上的快速转变相当可疑,可又不打算太早暴露自己的真实意图,故意用半开玩笑的语气回应道:“对!我被您的气质与美貌深深吸引,不知道您是否愿意嫁给我呢?”

    “哈哈哈哈!七神啊!这真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没有诚意示爱,同时也是最容易被拆穿的谎言。亲爱的梅森,拜托你多拿出一点诚意,起码送上一束美丽的鲜花,亦或是精致的小礼物。”奥柏伦毫不留情的大笑起来。

    作为一个感情生活多姿多彩的贵族子弟,他几乎不用动脑子去想就能看出,张诚的眼睛里根本没有一丝男女之间的**,有的仅仅是冷漠,一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通常来说,拥有这种冷漠态度的人,绝对不会平白无故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付出,更不会真的爱上谁。

    丹妮莉丝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抿起嘴角似笑非笑的调侃道:“梅森大人,假如我没记错的话,您好像前不久才跟埃箩小姐举行了婚礼。尽管我并不介意和您这样英俊优秀的男人发生点什么,可想要成为我的合法丈夫,您恐怕已经失去了这样的资格。”

    “别担心,我的女王,埃箩并不会成为我们之间的障碍,等到兰尼斯特和提利尔被连根拔起后,我立刻就会解除与她的婚姻,然后再来迎娶你。”张诚

    轻轻拂过女孩被海风吹凌乱的头发,满不在乎的做出了回应。

    他脸上的表情是如此轻松,完全不像是在谈论一场涉及到无数人命运的重大事件。

    “你是认真的?”丹妮莉丝目光中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她想不通一个之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男人,为何忽然又对自己感兴趣了?

    “没错!我很认真!这份婚约不需要太久,保持半个月即可。半个月之后,无论你是继续保留我作为你丈夫的头衔,还是宣布婚约作废,嫁给另外一个人都无所谓。作为回报,我的领地、军队、财富、甚至包括这座参天塔,统统都归你了。”张诚面不改色的开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条件。

    毕竟等他离开这个世界之后,这些带不走的东西与其撒手不管,倒不如送出去当人情。

    “全部?!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丹妮莉丝完全被从天而降的大礼砸傻了,目瞪口呆站在原地。

    同样的,奥柏伦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因为按照之前提出的计划突袭君临,一句铲除提利尔和兰尼斯特家族的高层,那么西境与河湾地区立刻便会陷入混乱状态。

    尤其是河湾地,原本就失去了佛罗伦家族和海塔尔两个重要家族,如果再失去名义上的统领提利尔家族,估计就没有人能够阻止张诚把周边地区全部吞下去,形成一个具有压倒性的庞大势力。

    再加上旧镇内驻扎的数万私军,谁得到这股力量,谁就能成为铁王座最有力的竞争者。

    而丹妮莉丝如果得到了它,再加上自身坦格利安家族的血统,坐稳王位简直轻而易举。

    “开玩笑?不,我从不开玩笑,至少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开玩笑。哦,对了,如果你答应,我还可以保证再即将到来的战争中,尽最大努力保证雷哥、韦赛利昂和卓耿的安全,争取让它们在激烈的战斗中存活下来。别急,你还有点时间可以慢慢考虑。”张诚不动声色又加上了一个筹码。

    “不用考虑了!我同意!”一听到三条龙的消息,丹妮莉丝立刻变得有点激动。

    一想到自己的孩子们遭到强行控制,被迫为敌人去杀戮,她的内心就仿佛刀割一样,更别说还有那么一大堆附带的好处,而需要付出的代价只不过是一场婚姻。

    反正她在还是一名幼女的时候,就被卖给了卓戈,比起那时候糟糕的处境,现在这点根本算不了什么。

    “那我们说定了!”张诚微微翘起嘴角,弯下腰亲吻了一下对方的额头。

    丹妮莉丝没有任何拒绝或是反抗的意思,闭上眼睛欣然接受了这个吻。虽然她不太清楚亲吻自己的年轻人究竟有什么打算,但有一点可以确定,那就是两人之间的关系肯定不会涉及到性。

    因为她没有从刚才的吻里感受到哪怕一丁点的激情,更像是一种礼貌,一种掩盖真实意图的烟雾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