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三十三章 摊牌(上)
    随着离开日子的一天天迫近,艾瑞克所率领的庞大舰队,终于进入了维斯特洛的近海。

    不过他并没有愚蠢到立刻对旧镇发起攻击,而是先占据盾牌列岛让大部队进行修整,紧跟着开始派出少量战舰袭扰沿岸村镇、堵截过往商船。才短短两三天的功夫,便迫使贸易陷入了停滞状态,一部分商人甚至选择携家带口逃离,以防止自己家人和财产的安全受到战争波及。

    很显然,做过很长一段时间海盗船长的艾瑞克,无师自通会了如何通过袭击制造一种恐慌、压抑的氛围。

    他没指望能一举击溃驻扎在旧镇的防守军队,仅仅是想试试看能不能引出来一部分蚕食掉,顺便打击城市内居民的信心。

    或许对于别的领主来说,像这种**裸的羞辱根本无法忍受,必然要做出反击,否则一旦威严受到损伤,其结果往往是致命的。

    当年泰温·兰尼斯特的父亲——泰陀斯,就因为性格过于软弱,没有及时对侮辱做出回应,导致兰尼斯特家族差点失去对西境贵族的控制,直到他本人掌权后用铁血手段清洗了两个最猖狂的家族,这才重新恢复原本的地位。

    但可惜的是,张诚既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同样也不在乎什么权利、威严,完全没有理会领地内的烽烟四起,甚至还命令卫兵全城戒严,将那些试图鼓动他出兵的遇害商人家统统属抓起来,暂时关进地牢,等战争结束后再放出来。

    凭借近乎野蛮的处理方式,他迅速压下了躁动不安的人心,默默等待对手的到来。

    按照羊皮纸的一贯尿性,既然给出了倒计时,那么战争必定会在倒计时结束前落下帷幕,只要牢牢掌握住这一点,无论敌人使用什么样的策略都毫无意义……

    “布兰科,你说我们的女王陛下和奥柏伦偷袭君临成功的可能性有多大?”张诚站在参天塔顶层的阳台上,一边欣赏着空空如也的港口,一边头也不回的问。

    老佣兵揉了揉干涩的眼睛,苦笑着回答道:“不好说,大人,我只能告诉您,他们伪装成逃离旧镇的商人,八成能够骗过**透顶的金袍子,可是否能成功攻陷红堡,第一时间控制住瑟曦和她的儿子就难说了。毕竟君临人口众多,而且红堡也是出了名的易守难攻,任何一点点偏差都能导致无法预料的结果。”

    “呵呵,你说的没错,这本来就是一次军事冒险,无论成功与否都无所谓。因为只要我赢得了眼前战争的胜利,瑟曦·兰尼斯特就必须老老实实低下头,服从我的意志,无论我开出的条件有多么苛刻。看,这就是力量,也唯有力量才能让人发自内心的敬畏,然后跪下来屈服。”说罢,张诚轻轻挥舞了一下手臂。

    瞬间!

    手背上长矛形状的刺青释放出一股柔和的深蓝色幽光!

    下一秒……

    轰隆!!!!!!

    一道巨浪猛地从海平面掀起,狠狠撞击在码头上,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巨大响声,几艘停靠在泊位上的小渔船直接被无法用语言形容的恐怖力量碾碎,这段的木板更是四散飞溅。

    可以想象,假如这下是打在普通人的身上,那么被打中的倒霉蛋绝对会内脏大出血,骨头也会断上好几根,最后在昏迷的状态下慢慢窒息而死。

    毫无疑问,凭借多日的研究,他已经完全掌握了这个恒定魔法的使用方法,而且还融合了达拉然体系对元素的理解,其威力比原版强了不止两三倍。

    注视着码头壮观的景象,布兰科不由自主张大嘴巴,脸上流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尽管他早不是第一次看到魔法的巨大威力,但类似刚才那种操纵自然现象的恐怖画面,无疑远远超出了他的心理承受底线。

    估计在他的心目中,这样的力量只有神才能拥有,而不是一介凡人。

    “怎么样,你觉得瑟曦·兰尼斯特知道我能直接让海啸吞噬整个君临,她会作何反应?”张诚微微翘起嘴角,眼睛里闪烁着危险的光芒。

    “假如她还有一丝理智的话,一定会乖乖投降,听候您的发落……”老佣兵的声音低沉而又嘶哑,语气中充满了复杂与苦涩。

    张诚不动声色的点了点头:“对!你很聪明,至少比你的主人聪明。现在,我给你一个任务,马上把你看见的、听见的,尤其是我所拥有的力量和态度,原原本本转达给瓦里斯。然后告诉他,只要帮助丹妮莉丝完成偷袭行动,我就原谅他以前的所作所为。记住,机会只有一次,请好好把握。”

    “大……大人!我不明白您的意思!”布兰科像是受到了某种惊吓,赶忙连续后退了好几步。

    “不明白?不,你明白。事实上,从你接受我雇佣的那一天起,我就知道你怀有某种不可告人的秘密。

    当时我还很奇怪,自己明明没有做什么太出格的举动,为何会引来像你这样的探子?

    但后来通过一系列的事情,我发现你最初的目标根本不是我,而是为了接近培提尔·贝里席。

    不过后来我开始有所表现后,你就迅速潜伏下来,装出一副忠心耿耿的模样。

    可暗地里,你却不断向外传递着各种各样的情报。我之所以没有拆穿,一方面是觉得你的能力还不错,能够替我管好那些纪律涣散的佣兵,另外一方面则是想要看看,你背后的主人究竟是谁。

    喏,这封信是你几个小时前,从你放飞的渡鸦身上查获的,上边明明白白注明了旧镇军队的数量、布防情况、以及我展现过的能力。

    现在,告诉我,你还有什么想要狡辩的?”

    说罢,张诚掏出一张写满蝇头小字和图画的纸条。

    作为一个严重缺乏安全感的穿越者,他从没有真正信任过任何人,不仅没有信任,反而还会对每一个闯入自己警戒范围内的家伙产生强烈的质疑,虽然这种质疑不会体现在言行举止上,可暗地里的调查却始终没有停止。

    很不凑巧,手握大权的布兰科正是被调查和怀疑的重点。

    不得不说一直很小心的他,从未被抓住过把柄,直到几个小时前……还在为找不到小说的最新章节苦恼?安利一个公众号:r/d/w/w4 或搜索 热/度/网/文 《搜索的时候记得去掉“/”不然搜不到哦》,这里有小姐姐帮你找书,陪你尬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