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八章 慕光济
    月影剑无法存放在空间储物戒里,连绍钧为了避免碰到麻烦,特地用了布条将其完全包裹起来。

    只是,偏偏不找麻烦,麻烦自动找上门来了,只是这一次,并不是因为月影剑,毕竟月影剑在布条的紧密包裹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不起眼的武器一般。

    就在蔺思雨三人将报名表格交上去之后,一个粗壮大汉迈着不太稳的步伐走了出来,面色潮红,在周边的人都能闻到他身上难闻的酒味,明显的是一名醉鬼。

    只见这名大汉走到了蔺思雨的旁边,带着一丝有色目光看着现在的蔺思雨。

    此时的蔺思雨一身略微紧身的青色长裙,将傲人的身材显得淋漓尽致,用青色的发带将长发束起,加上现在的蔺思雨,报名着比武大会,在这样的大会中,出现这样的美女,在哪里都会是一个热点。

    更重要的是,接过表格的那个人,看着三人填写的资料,有些不敢相信:“居然是西方和南方的人”

    所有人都知道,近几次比武大会,西方和南方参加的人是越来越少,现在却又突然有人来报名参加,在场的人一瞬间对着报名的三人有些议论纷纷。

    此时的醉酒大汉看着蔺思雨,转眼又看到了连绍钧身后的段嘉美,一时间总觉得福利来临了一般:“女孩子打打杀杀不太好,不如和老子去做更快乐的事情吧。”

    这样的有色话语,让几人的脸色都有些低沉,不过自古以来,英雄难过美人关是没有错的,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面前的这个样貌平平又喝醉的大汉是不是英雄。

    听着醉酒大汉的话语,周围并没有人走出来帮忙,反而像是在看戏一般,不管紫气城在怎么混乱,应该也不至于会这样才对,那样的话只有两种可能性,第一,这个醉酒大汉的实力是这些看热闹的人惹不起的;第二,应该就是那焚天宗或者回流宗之一的弟子。

    蔺思雨甩了一下头,并不愿意和这样的人过多的接触,对着身后的几人说着:“我们走吧。”毕竟能不惹事,还是尽量不要惹事为好,段嘉美和连绍钧十指紧扣,就在要离开的时候,醉酒大汉立刻喝道:“给我站住。”

    这种被无视,还是他在加入了焚天宗以后的第一次,毕竟在这北方区域,没有人敢和焚天宗对着干,就算焚天宗的弟子做了什么事情,这些人都是逆来顺受,也根本不敢报告给焚天宗里的长老以及掌门,可是,现在却被几个外地人无视,还是那一直被看扁的南方和西方的人无视。

    几人对于这种醉汉并没有什么好感,而且他说站住就站住,他以为他是谁,几人继续走着。

    就在要走出人群的时候,背后一股热量来袭,很明显,是他对着他们发动攻击,而且还是偷袭式的攻击。

    蔺思雨本来就走在队伍的最后,只能是轻叹了一口气:“今天天气不错,就不用在给我加温了,还给你。”将体内的力量稍微提起,一缕清风拂过,就将背后的火球尽数吹散,在将形成的热流,全数对着醉酒大汉而去。

    这一股风,虽然说没有任何杀伤力,但这股风中蕴含热量,很显然,就是刚才他释放火球的热量。

    在这一击之下,醉酒大汉的一丝醉意猛然间有些清醒,自己居然被一介女流轻视,加上之前的无视,使得他此刻非常的恼怒:“妈的,老子可是焚天宗的弟子,慕光济,这里是焚天宗的地盘,可不是你这种娘们可以撒野的地方,让老子教教你你,女人应该怎么服侍男人。”

    这句话让周围围观的人都有些无语,明明先出手的就是他,这话说的仿佛自己没有错一样,可是他们并不敢挑明,不管怎么样,焚天宗这个势力,他们惹不起,而且慕光济这个名字,他们也不陌生。

    在上一届的比武大会中,这个慕光济,以一步之差,就能够进入淘汰赛了,也就是说,在那个混乱的分组预选中,这个慕光济,排在第五名,也是这次竞选淘汰赛的有力选手之一。

    这样的名次加上他的身份,只要有点脑子的,都不会想引火烧身。

    连绍钧轻叹了一口气,冷眼望了一圈周围的人,没有人出来帮忙也在他的预料之中,毕竟人,就是如此的现实,只是在遇到的时候,心中总会有点诧异。

    对于慕光济的话语,沈鸿宇却是在半开玩笑的说着:“也就是说你曾经服侍过男人吧!”

    简单的话语,却让周围的人都轻笑出声,就连连绍钧等人,都不免有些摇头苦笑,他们怎么都没发现,沈鸿宇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

    见自己被数不尽的笑声嘲笑着,慕光济双脸一红,用凶狠的目光督了一眼周围的人群,这些人倒是马上就闭嘴了,不管怎么说,他们并不敢招惹一个这样的人。

    “臭小子,敢不敢和我上擂台打一架。”

    在紫气城,规矩不多,但是只有一条,是受到约束的,那就是不管是谁,发生了什么纷争,禁止在街道闹事打架,如果一定要用拳头解决,那么就上擂台,当然,在擂台上,怎么打都无所谓,只是,不准伤人性命。

    说是不准伤人性命,但是要把一个人打到抬不起头来,对于慕光济来说可是在简单不过了,毕竟他也做过这种事很多次了,所以当下,为了找回颜面,就准备将沈鸿宇拖上擂台,好好蹂躏一番,让他知道,这里,不是他们这种外地人可以撒野的地方。

    手下的弟子这样的嚣张跋扈,几人皆摇了摇头,对于焚天宗这个宗门的印象更加的差了,虽然对于焚天宗这个宗门在听到雷振海说完之后就没有什么好感了,但现在的情况下来看,焚天宗的风气,的确是很差,占着自己是地界的大势力,对于其他的人,根本就不当做是人。

    “抱歉,我不喜欢打架。”

    虽然沈鸿宇这么说,但在紫气城还有另外一个规矩,如果擂台挑战被拒绝的话,发起挑战的一方,可以付出一定的金钱给紫气城中的守卫队,将另外一方强制带上擂台,进行擂台对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