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九章 沈鸿宇VS慕光济
    既然慕光济这么想打,在拒绝下去把事情闹大也是自讨没趣,沈鸿宇淡然的走上了擂台,嘴角有着若有若无的自信微笑,稍稍活动了一下右手:“这么想打,那就来呗,奉陪就是。”

    不管是刚才的拒绝还是现在的走上擂台,沈鸿宇都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这让慕光济更是恼怒,咬着牙,跳上擂台看着沈鸿宇的同时,暗暗发誓等一下一定要让沈鸿宇知道惹到他有什么后果。

    这段时间的相处,所有的人都知道沈鸿宇的个性,也清楚沈鸿宇并不喜欢战斗,但一旦战斗,实力毋庸置疑。

    和地杰谷年轻一辈最强的楚大将相比,沈鸿宇并非没有胜算,他是没有楚大将那样压倒性的力量,但却可以用自己擅长的战斗方式来弥补这方面的不足,只要楚大将不小心,一样也会落败在沈鸿宇的手中,所以此刻沈鸿宇走上擂台,他们自然也不担心,沈鸿宇并不是那种会随便找虐的人。

    擂台上的两个人,一人异常的轻松,另外一人都可以看得出他那狰狞的面色,在这擂台上,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慕光济也没有问沈鸿宇准备好没有,而且在战斗中,也没有人会去问这种事,特别是对这种看不顺眼的人。

    空间微微浮动,许多的火球瞬间出现,对着沈鸿宇攻击过去。

    沈鸿宇表情上并没有任何的变化,身形向下蹲去,双手拍在擂台上,瞬间,沈鸿宇的前方犹如地面般,出现了一道土色的墙壁,将所有的火球防御了下来。

    土行地属性,就像沈鸿宇之前说的,依靠的就是防御,而慕光济正在用火焰不断的猛攻,一时间,这场擂台战斗和刚才结束的擂台战斗,性质并差不多。

    但慕光济作为上一届比武大会初赛第五名,不可能看不出这么浅显简单的目的,当即立刻停止了攻击,不在浪费多余的力量,双手结合在一起做出了一个手势:“一重-咒印-解除。”

    对于慕光济这么做,沈鸿宇像是早就知道一样,并没有露出任何意外的表情,虽然不是很喜欢战斗,但是对手太弱的话,他也提不起任何的兴致,既然慕光济打算使出全力了,那么沈鸿宇自然也会全力应付,双手结合做出了和慕光济相同的手势:“一重-咒印-解除。”

    在普通的擂台战上,很少出现双方都是踏入一重境界的人,往往出现一个基本还都是焚天宗的人,现在这一个从西方来的人,居然会一重咒印,更重要的是,围观的路人们都知道,这个人,刚才并没有报名这一届比武大会。

    见沈鸿宇也会使用一重咒印,而且释放出来的气息居然比自己还要沉稳,这让慕光济有一种踢到了铁板的感觉,杂乱的心绪中,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我可是焚天宗的人,不如这场战斗算不分胜负如何,我也可以引荐你去见我的师兄,让他帮忙说话,说不定你还可以进我师父门下。”

    此话一出,周围的群众们无疑都把目光放在了沈鸿宇身上,虽然说沈鸿宇的实力比起慕光济来看是更加的强大没有错,但是焚天宗的人他们也都很清楚,哪怕是简单的将慕光济打赢,最后都有可能遭到焚天宗的报复。

    相对的,他们也都知道慕光济的师兄和师父是谁,慕光济的师兄,是上一届比武大会混战初赛第三组的第一名,晋级赛的四强选手,这一届比武大会最为有力的冠军候选人。

    而慕光济的师父,更是焚天宗的一位长老,平时很看重自己的弟子,是不会随便让自己的弟子在特定的场合受到其他的伤害,简单的来说,就是以权谋私那类型的人。

    不过这两个人,沈鸿宇又不认识,更是没有听说过,轻笑出声并且缓慢的摇着头:“既然你想不分胜负的话,那好,对我的两个朋友道歉,我就答应你。”

    慕光济看着台下的两位佳人,在看着沈鸿宇,咬着牙,火焰力量逐渐集中在右手:“你别以为你的属性力量比我稳定就可以这样侮辱我,要我道歉和让我输又有什么区别,吃我一拳。”

    这样的回复,依旧在沈鸿宇的掌控之中,他本来就不认为,慕光济会这么轻易的道歉,既然慕光济还想继续,沈鸿宇自然也会继续,虽然焚天宗是地界最强大的势力,但是,强大并不代表无敌。

    沈鸿宇的双眼浮现出了战意,紧紧盯着越来越近的慕光济,双手合十,擂台周围突然出现了地震般的抖动,迫使慕光济停了下来,最后,在慕光济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他感觉到自己被一个什么东西紧紧咬在口中了一样,完全无法挣扎。

    仔细看过去,他看到了一只健硕的狮子,也不是狮子,因为这只狮子并不是拥有动物生命力的狮子,而是以土为块组合而成的狮子,只是,那锋利的牙,比起普通的狮子,还更要锋利,仿佛在用力一点,自己就会被这只狮子直接咬死一般,同时,擂台周围的场地地面,有一片狼藉,因为这只土狮子,使用的就是这些材料。

    慕光济痛叫出声,身躯也不敢随意扭动,害怕的看着沈鸿宇:“你不是要我道歉吗?好的,我道歉,对不起,放过我好不好?”

    沈鸿宇听到这里以后,点了一下头,随后土狮子直接将口中的慕光济扔下了擂台,将这场擂台战拉下序幕,随后变回了原来的土块,扬起了一丝的尘土。

    所有的人都愣住了,上一届比武大会初赛第五名的慕光济,居然这么简单的就被沈鸿宇打败了。

    沈鸿宇跳下了擂台,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果说初赛第五名这个成绩没有任何水分的话,那才是最假的,这种混乱的初赛,拥有团队的人才会拥有优势,没有团队的人,在强,总会耗尽力量被打败,显然,慕光济的这个第五名,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焚天宗的人,只怕上去没多久,就会被打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