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章 黎飞章
    几人回到了客栈,特别是报名的三个人,既然要作为代表参加比武大会,那么这段时间,自然是要在清净的环境中,休养生息。

    慕光济被打下擂台之后,狼狈的走出了紫气城,焚天城和紫气城本就是相邻的两座城池,快速赶路的话大约半小时就能到达焚天城。

    奔跑在路上,慕光济捂着有些被咬开的腹部,咬牙切齿,那个人,还有那群人,绝对要讨回公道,所以这一次前往焚天宗,就是为了找人。

    连绍钧和段嘉美走在街上,今天,紫气城中的话题,无不是沈鸿宇击败了上一届比武大会第五名的慕光济,听着这些话题,连绍钧也是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轻声叹息着,随后一股杀气扑面而来,让连绍钧不得不停下,并且将段嘉美护在身后。

    感受到的这股杀气虽然辗转即逝,但是连绍钧却发现,这股杀气,并不像是要针对他而来一样。

    “绍钧?”感觉到面前的人脸色变得十分的凝重,段嘉美有些忍不住率先开了口,“发生了什么事吗?”

    听到身后佳人的话语,连绍钧马上将自己的思绪拉回了现实,现在也的确不是管对方究竟是谁的时候了,毕竟连绍钧能够肯定的是,刚才的人,如果不是焚天宗的人,那就是回流宗的人,不可能还有其他的人:“没事,回去吃晚饭吧。”

    正如连绍钧猜测的一般,当连绍钧带着段嘉美离开之后,一个身穿蓝色制服的女子出现在这里,右手揽着文件,左手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眼镜,给人的第一印象就像是一名导师一般:“看来,这些没有报名比武大会的人也需要注意一下了。”

    早上和慕光济战斗的沈鸿宇,下午遇到了一个感觉灵敏的连绍钧,这两个人,都不是参加比武大会的三个人。

    在紫气城的一处僻静地段,有着一座宏伟的房屋,这里,是回流宗在紫气城的暂时落脚点,直到比武大会开始。

    在这座房屋硕大的院子中,传来了一阵又一阵呼喊的声音,就像是在训练一般,就在这时,刚才被连绍钧感知到的那名女子回到了这里。

    训练中的学员们看到她回来同时停了下来,将这名女子包围在其中,特别是那些女学员,更是首当其冲:“飞章老师,你回来啦。”

    回流宗和普通的宗门管束不同,回流宗的管束以学院式的方式为主,而这一位,名为黎飞章的女子,正是回流宗的导师之一,也是这一次回流宗派来参加比武大会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从这里,就能够看得出回流宗对其有足够的自信以及信任,而且,在场的这些学员,对她,多少都有着一丝敬畏。

    “飞章,回来啦,探查的怎么样?”从内院走出来一名身材略有些高挑的男子,脸上的神情有些淡漠,仿佛对一切都漠不关心一般。

    黎飞章的笑容也在这个问题下,逐渐的消失,反而带着一丝的凝重:“乐康师兄,我个人觉得,那三个参加比武大会的人,将比焚天宗的人更难对付。”

    听到黎飞章如此的报告,名为曾乐康的人物淡漠的眼神中浮现出了一丝兴趣,黎飞章的实力如何作为师兄的他是非常清楚的,能够让黎飞章说出这样的话语,足够说明那几个人的分量。

    “我们这次派出来的年轻学员有六十个,其中踏入了一重境界的有三十个,虽然对比当地的焚天宗还是有些弱势,但我们如果能够坐山观虎斗的话,或许能拿下这一次的比武大会,夺回我们回流宗的颜面。”

    曾乐康的话语说的已经是十分明白的了,也就是想让这些学员们在初赛的时候不要太着急将人击败,甚至遇到那几个黑马选手绕着走,让他们和焚天宗的人对碰,削弱焚天宗的实力。

    这几十年来,焚天宗和回流宗的实力已经越来越远了,如果这一次比武大会不能将焚天宗打败的话,只怕回流宗会在比武大会后,被焚天宗吞并,为此,这几十年,两家弟子势如水火,纷争不断。

    焚天宗和回流宗的确是水火不相容,不过黎飞章也不是不知道,在比武大会中,回流宗的学员也曾经对着焚天宗以外的人动了杀手,哪怕对方已经投降,丝毫没有停止的迹象,就像是杀红了眼一般,更重要的是,上一届带领学员参加比武大会的主要负责人,就有面前的这个,自己的师兄曾乐康:“师兄,你觉得回流宗这样下去真的好吗?”

    曾乐康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黎飞章问的究竟是什么意思,只听黎飞章继续开口:“焚天宗的野心太大,这一些我都很清楚,可是我们一定要将其他地区的人卷进来吗?据我所知,上一届比武大会就有一个南方来的选手,被我们回流宗的人活活打死,这样的回流宗,和焚天宗的人做法有区别吗?”

    听到这里,曾乐康的眼神微眯,甩了一下宽大的袖袍:“飞章,回流宗已经输不起了,你没看到我们出来时那些老顽固们叹息的神情吗?只要赢了,回流宗才能继续发展下去,为此,我会不择手段,哪怕让回流宗背负骂名,也比被焚天宗的人吞并来的强。”说完以后,转身回到内院,开始自己今天的修炼。

    黎飞章让学员们继续训练,随后走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独自叹息着,就算真的不择手段赢了,那真的是赢了吗?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想到了在街道上盯着连绍钧和段嘉美的场景。

    本来她出去探查是要将全部人都探查一遍,可是在遇到他们两个,并且被连绍钧发现之后,就回来了。

    在盯着他们两个的时候,只发现他们两个人的氛围非常之好,没有丝毫受到比武大会的影响,更重要的是,那个男人,在他的言语中,有着对伙伴们拥有信心的念想,这一种念想,不管是他们,还是焚天宗,都是没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