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战六界 第七十二章 合作
    回流宗的人居然会需要他们帮忙,这件事对于他们来说,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一层因为闲杂人比较多,以及刚才黎飞章动手,现在整个一层地面以及桌椅全部是水渍,难以入座,于是几人带着黎飞章进入了二层,随手进入了一个房间,而黎飞章也不扭捏,就像是自来熟一般,拉开了一张椅子,自顾自的坐着,就像是这个房间的主人一般:“坐啊,别客气。”

    几人虽然无语,但也没有太过于较真,因为他们想知道黎飞章以及回流宗究竟在打什么算盘,更主要的是,他们也清楚黎飞章如果要对他们动手的话,早就动手了,以目前黎飞章的实力,在场的除了蔺思雨和楚大将能够抗衡一会以外,其他人估计很快就败了,根本没必要等。

    “我希望你们能够和回流宗合作,一起把焚天宗的人从初赛全部淘汰出去,当然你们也是有好处的,到最后的阶段,你们参加比武大会的人名额会全数保留,我们回流宗的人会对应的退出一名成员。”

    连绍钧抱着月影剑靠在墙壁上,语气中透漏出了一丝的警惕:“沈鸿宇只是我们战斗力之一,你就这么确定参加比武大会的三个人,和沈鸿宇都有一样的实力甚至更高的实力吗?而且我们有西方也有南方的,也听说过上一次比武大会唯一一个南方参赛的人,并不是被焚天宗,而是被回流宗的人打死的,更何况,那个人明明说了投降的,我们根本没有理由和一个信不过的宗门合作。”

    来自南方的虽然只有蔺思雨一个人,但是连绍钧目前这一身的本事,也是在南方学会的,南方的神舟岛,是他人生的一个转折点,他根本无法将南方抛离,硬要说的话,他更是觉得自己已经是半个神舟岛的人了,自然也是半个南方的人。

    连绍钧的话语得到了在场的所有人的认同,也都希望黎飞章都给他们一个好的说法,不然这一次的合作,完全是免谈。

    对于他们有这样的反应,黎飞章在来之前早就已经预料到了,脸上的表情开始变得凝重,就连放在桌面上的右手也已经握成了拳头:“十年前的那件事,我知道我们回流宗一直欠南方一个说法,只是,回流宗已经被逼上绝路了,在让焚天宗胜利的话,就算是西方的黑妖森林,也阻挡不了焚天宗的统一,别忘记了,比武大会的奖励灵丹,可是焚天宗的人炼制的,既然敢拿出在比武大会做奖励,你们难道不会认为,焚天宗里的大部分人已经吃了丹药吗?”

    他们也都知道比武大会的奖励是焚天宗出的,但的确没有想到焚天宗的人会不会有多余的丹药这种事,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或许焚天宗内部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那么这个比武大会,根本就是焚天宗做出表面的样子,更何况,这几届比武大会,根本就是焚天宗的人拿走了冠军,果然是肥水不流外人田。

    在思虑了一下之后,连绍钧望着蔺思雨:“雨儿姐,这件事你怎么看?”

    蔺思雨和连绍钧一样,虽然都不

    是南方的人,但人生都是在南方改变的,而且蔺思雨这一次参加比武大会就是以南方的身份去参加的,既然回流宗已经有了前科,连绍钧还是觉得,应该尊重一下蔺思雨的建议。

    黎飞章看着一脸处变不惊的蔺思雨,往严重的方向说,这件事已经涉及到了整个地界,蔺思雨居然还能够保持这样的镇定,仿佛地界如何和她无关一般,

    蔺思雨伸了一个懒腰,打了个哈哈,完全像是置身事外的人一般,但是很快的,神情稍稍有些正式的望着黎飞章,甚至有一丝的旋风从蔺思雨的体内出现盘旋,眼神中更是透露出了一丝的敌意:“这些小家伙涉世未深不太懂那么多的东西,不过我不得不佩服一下你,就算初赛你的人不杀了我们几个,到了淘汰赛,如果我们实力不济的话,只怕下场并不会比上一届南方的参赛成员好多少吧。”

    “我们弟子管束不利我身为回流宗的导师的确应该道歉,不过在擂台上,刀剑无眼,你这是对自己的实力没有信心?还是说,你的实力只是徒有虚表。”

    “你说什么?”

    此时此刻,两个女人同时将力量提升,在这一个略微狭小的房间中,充斥着风属性和水属性杂乱的气息,两个人更是越走越近,近到就像是要大打出手一样。

    蔺思雨和黎飞章同时举起了手掌,连绍钧见苗头不对,想要上前阻止,可是以他现在的实力,就算能够靠近,只怕才刚接近,就会被两人战斗的余波冲开。

    啪!

    就在事情以为要往最差的方向发展之时,房间内的力量同时消失,留下了一声清脆的响声,只见两人互相击掌了一下,脸色上出现了一样的笑意,那一个理解对方的笑容。

    “我知道了,我会和回流宗合作。”

    “我一开始以为你们的首领应该是他,看来我错了。”

    在黎飞章说着的时候,目光看向了连绍钧,而蔺思雨也知道黎飞章话语中的意思,但是并没有对这件可有可无的话题进行探讨:“不过我先说好,虽然我们两波人马是合作关系,但如果回流宗的人对我们下杀手的话,后果如何,你应该清楚,我倒是希望事后回流宗不会找上门。”

    “这本是题中应有之意,如果再次出现这种视人命为草芥的人,希望姑娘不要手下留情,直接替我们回流宗清理门户,时间已经很晚了,我不便在此多留,比武大会上见,告辞。”黎飞章对着众人抱拳示意了一番就径直离去了。

    从窗户看去,见黎飞章是真的离去,坐不住的苏阳最终开了口:“这个人,能够相信吗?”

    “比起今天找茬的慕光济和他那师兄,这个人,比起他们已经好了不知道多少倍,不过我们在比武大会上,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参加比武的又不是她,如果真的有人这样不开眼的话,不妨让他们知道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