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二章 我们需要慎重
    大清早周铭还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了,周铭爬起来过去打开门,就见李庆安一脸激动的站在门外。

    “我靠你这什么情况?大清早的吃了春药吗?那这样你出门左转去会所找个姑娘人妖什么的都好,敲我门干什么?我特么是个钢铁直男,对你的菊花没有丝毫兴趣!”周铭对他说。

    这些嘲讽李庆安却并没有听进去,他仍然很激动道:“周铭先生cds协议市场那边出大事啦,就在昨天晚上,有一个叫吉拉提的人去那里大量收购cds协议,阻止cds协议自由交易,据我所知这个叫吉拉提的人是王室的旁支成员,他手上资产数十亿,在泰国几大银行都有投资,最近也和国王马拉九世走的比较近。”

    李庆安的激动让周铭一头雾水,有点没搞清楚情况,虽然我说过有人来阻止是正常的,但也不至于这么高兴吧?

    随后听李庆安接着说下去,周铭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吉拉提是过去阻止了不假,但他却并没能成功,刚好现场就有其他辈分比他高的王室成员过来就给他一顿臭骂,吉拉提最后没办法,就在现场疯狂自黑,说自己是为了利益,cds协议是最值得交易的。

    听完这些,周铭只能报以哑然一笑了,尽管他对cds协议对人的吸引力很有信心,却也怎么都想不到会做成这个结果。

    说实在的,周铭也有点同情那位叫吉拉提的人了,因为相比其他人,他还是能看清局面的,知道不能放任cds协议这么自由交易下去,否则就会出现挽回不了的情况,或者说他还是坚持要把cds协议都掌握在自己手里。

    然而他是想到了,但问题在于其他人都没想到,或者他们已经被炒cds协议带来的利益蒙住了眼睛,不愿意去想这些了,那个臭骂了吉拉提的人,就是代表。

    “所以就是说以泰国王室资本为代表的本地资本集团,也都已经参与到这次的cds协议里来了吗?”苏涵这时询问。

    李庆安点头表示就是这样,虽然大多数王室成员并不会都亲身去交易市场,但他们的资本已经流动到那里却是无可争议的,李庆安还说:“并且还有一点,在交易市场里,很多去买cds协议的人,他们使用的都是贷款,甚至其中还包括了一些王室成员。”

    周铭对此并不奇怪,这并不是说过来投资的都是没水平的外围成员,而是像这种商界大亨,他们一般不会有太多的流动资金,他们会把大多数的钱都投资出去进行钱滚钱,手上只有应急的资金就够了,他们才不会傻傻的赚了多少钱都存进银行吃利息,那对他们来说是最亏的做法。

    因此不管是谁,要一下子拿出很大一笔钱来做投资都是很困难的,所以相比之下他们遇到了好的投资项目,会贷款来做,就变得很正常了。

    这是很正常的做法,同样也是周铭希望看到的。

    “现在是不是泰国几大银行都被拉进来了?”周铭问道。

    李庆安想了想然后回答:“现在还没有具体数据回馈回来,不过粗略统计了cds协议市场的资金流动情况,肯定是这样,否则不会有那么多资金。”

    说到这里李庆安有点更激动了:“先生,那现在既然情况已经这样了,是不是该进行下一步了?”

    作为跟着周铭最紧密的人,李庆安当然是明白周铭安排的,尤其他更清楚一旦周铭的布局开始运作会造成怎样巨大的影响,那都是会被载入世界经济史册的,让他光是想想就激动万分了,所以他才这么问。

    不过周铭却摆摆手表示现在还不着急,这让李庆安有点不明白了,怎么还要再看呢?

    周铭笑着告诉他:“越是当你接近目标的时候就越是危险的时候,所以这时候就越是要耐着性子不能毛糙不能打草惊蛇,况且这时候有人会比我们更急。”

    李庆安一脸蒙圈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周铭也没有解释,只是拍拍他的肩膀让他继续关注形势,那才是最重要的。

    李庆安是在泰国的李家掌柜,所以他也只能看到泰国的形势,但周铭却是从外面进来的,尤其还参与了印尼那些事情,也见过了胡安这些世界豪门,因此他很清楚泰国这边的情况和整个世界是分不开的。

    从历史来看,泰国甚至整个东南亚的经济腾飞,都是在广场协议以后,东洋这个世界第二经济体被强制放血,日元升值,大批的资本出逃,选择在东南亚扎根投资,以换取资本的保值以及继续增长,这才有了所谓的东南亚经济的“黄金十年”。

    再到了现在,东南亚又被各大豪门选为了世界资本大战的战场,所有资本疯狂进入布局,那么泰国这个战场火药桶的一举一动,自然也都牵扯了全世界资本豪门的神经。

    事实也的确如此,当cds协议交易在泰国才刚萌芽的时候,消息就已经传遍了全世界。

    没有人会忽略这个消息,或者说他们也不知道这时候的这个情况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所以很快被选为“指挥官”的杰克摩根,就拉着其他人连线了一次电话会议。

    “我认为这个周铭突然搞出这个cds协议交易一定有问题,他的目标可能是对准了泰国国债的,我不是说他想拿到那些赔付,而是会有其他的手段,你知道的,这个人他的鬼点子很多!”

    “不管怎么样,这种不受监管的交易必须得到控制,我们已经在泰国布控了五年以上,就是等着最后收网,怎么能让其他人过来横插一脚,这是我们不能容忍的!”

    “一定要弄他,这个人我从听到他名字的那一刻起就让我很不爽,现在更是有了十足的理由……”

    电话里,这些人在吵吵闹闹各说各的,就像是一群鸭子在喊叫一般。

    在摩根城堡的房间里,老摩根皱着眉头坐在那里,年轻人伯亚站在身后,脸上的表情阴阴沉沉的,哪怕是最优秀的心理大师也根本看不出他心里究竟在想什么。

    听了一会,老摩根放下电话转身问他:“伯亚你有什么看法?”

    虽然伯亚是从印尼灰溜溜的败回来的,但他的金融手段和能力还是被认可的,并且伯亚也并没有在印尼和周铭的较量中失败了就一蹶不振,或许刚回来的时候,他发泄的颓废了一阵,虐死了几个女仆,但不过就是一个星期以后,他就又恢复了以前的样子,或者说更努力了,正是这样,老摩根才带他旁听了这次电话会议。

    老摩根问的简单,伯亚回答的也很简单:“不能放任cds协议交易的进行,但针对周铭的办法也必须慎重。”

    “所以你觉得泰国国债并不是那个周铭的目标对吗?”老摩根又问。

    伯亚点头回答:“不仅是泰国国债,还有其他的企业债券……”

    这边伯亚和老摩根的讨论还在继续,电话里刚才还吵成一团的声音似乎有些统一了:“我们就抛售了国债还有其他的企业债券,让那个周铭的打算见鬼去吧!”

    这个想法得到了其他人的支持,他们虽然不知道周铭最终是什么打算,但现在cds协议这么火热,那些债券肯定是关键。那么这样一来,与其让周铭动手,还不如他们先动手,这样至少主动权还在自己手上。

    “这样不行!”伯亚情急之下喊出来了,老摩根看了他一眼,然后把电话给他递过去了。

    显然老摩根是想给自己优秀的传人一个机会的,不过电话里其他人就不高兴了。

    “这哪里来的小b崽子声音?老摩根你这是什么意思,凭什么我们讨论的问题,你居然让一个未成年人来旁听?小孩就是应该去上学,而不是掺和我们的大事!”

    “宠溺也应该有个限度,老摩根你太过分了,年轻人失败不可怕,但还想着表现自己拿自己的愚蠢衡量别人,这就不对了!”

    电话里一句句的嘲讽让伯亚气到不行,不过他也注意到了老摩根把电话给他,他明白老摩根的意思,因此他没有退缩。

    “就因为我和那个周铭交手过,所以我才了解他,我相信他做cds协议的目的并不简单,如果我们只是去抛售债券,试图通过这种方法去抢主动权,那是绝对错误的,越是事情紧张,我们越是应该要沉住气而不是随意的做决定,我们需要慎重!”伯亚大声说道。

    伯亚尽力在解释,但电话里传来的只是更厉害的嘲笑。

    “小孩你了解什么?怎样输给一个华人吗?你是不忘了自己是怎么从印尼回来的了?或者撰写一本我和失败的二三事这样的书籍,我想这的确更适合你!”

    “老摩根你难道真的放弃了吗?如果这样我认为我们很有必要重新商讨一下合作的问题了,因为你显然已经失去了公平,居然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上,搞出了这么一个不懂事的小孩!”

    面对电话里这些无情的嘲讽和质疑,伯亚反而冷静下来了。

    “各位叔伯们,你们可以嘲笑和质疑我没关系,但我还是要说,周铭那个人绝对不简单,我们任何事情都必须认真慎重,轻易草率的做出决定只会让我们倒霉!”伯亚冷静说出这番话,不过他的双手却紧紧握着拳。

    这一幕被老摩根看在了眼里。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