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七章 我是你爹吗?
    有人在市场恶意抛售债券的消息也很快传到了周铭这里,李庆安十分兴奋的跑来告诉周铭。

    “先生我知道有人现在正在市场上抛售泰国债券,这是不是就是您说过的机会?您果然是世界级的商界大亨,什么事情都了若指掌,没想到那些世界豪门居然都能这么不遗余力的配合你,上午您才去找的他们,现在就有了结果,那我是不是也可以再去王室那边了?”李庆安激动到有些语无伦次的说。

    对于李庆安的亢奋,周铭也有点无奈,看来他之前那么兴冲冲想去泰国王面前装个b结果被哄出来,已经让他有点魔怔了,逮到机会就想把场子给找回来。

    “你先不要着急,现在事情还并没有那么简单。”周铭劝他,“现在是有人在抛售了债券,但你觉得泰国的市场会那么简单就被撬开了吗?”

    李庆安有点懵,这不是你的安排吗?不是你上午去找一些世界豪门合作,让他们帮忙去做这些事的吗?怎么现在他们已经开始动手了,你反而说不着急呢?

    “难道你觉得他们不会成功,还是这只是虚晃一枪?”李庆安小心翼翼的询问。

    周铭摇头告诉他:“其实这些都不是,只是有些事情会遭遇一些坎坷的,况且泰国政府这边也不会坐视不理,反正就先等等看吧,总有机会的。”

    听周铭这么说以后,李庆安才依依不舍的走了,其实他现在已经很按捺不住想要回去找场子了的,但周铭的话他不能不听,之前他已经太多次见证了不听周铭话的后果,因此现在他不管心里多么发疯一样想找场子回去,最终也只能什么都先忍着。

    ……

    而与周铭这边并不一样的,拿破仑庄园里雨果却十分开心。

    “哈哈哈哈!斗不过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强大,哈哈哈哈!皮不过我吧,啦啦啦啦!”

    雨果躺在自己的躺椅上,嘴里哼着嚣张牛皮的小调,他是真的很开心,因为现在市场上抛售债券的事情就是他做出来的,而且是他从周铭那里拿到cds协议和债券以后就马上行动了的。

    “那个愚蠢的华夏人,恐怕他一辈子也想不到,其实我在从他那里拿到cds协议和债券以前我就已经布置好了吧,现在我这么快动手,以后泰国的形势就要由我说了算了!”雨果信心十足的说。

    在他的计划里,一旦他开始抛售了债券,以现在的泰国金融形势,很容易引发债券市场的雪崩,继而同时带动cds协议市场的崩溃。要知道不管是债券市场还是cds协议,里面流动的相当一部分是银行的钱,一旦这两块市场出了问题,投资者破产还不上贷款,就会直接把不值钱的债券和cds协议都丢给银行成为坏账。

    银行没有办法一下子消化这么多不良资产,又损失这么多资金,很容易引发市场对银行的不信任,到时候随便再拨弄一下,就很容易造成挤兑恐慌,最终引发整个泰国的金融危机。

    或许对于普通人来说,金融危机就是经济大萧条,无数人失业企业工厂倒闭破产,经济倒退的可怕时间,但对于雨果这样手握庞大资金的大财团豪门来说,那却是发财的好机会。

    因为在金融的概念里,财富不会平白无故消失,只会发生转移。

    那么当金融危机爆发,大量资产被错误估算价值,比如现在资产总量两百亿美元的泰古银行,到了金融危机的时候可能价值就会不到两亿美元;那么雨果这个时候出手买下泰古银行,等危机过去,那么他就等于拥有了一间价值两百亿美元的银行,手上还多出了198亿,这些多出来的钱就是赚的。

    或者等危机过去,银行的估价涨上来了,你给他卖掉,也等于两亿美元投资的增值。

    不过但凡一个头脑清醒一点的资本家这个时候都不会轻易卖的,毕竟就连普通人都明白银行对于一个国家金融稳定的重要性,尤其泰古银行还是泰国规模实力最强的银行之一,可以说掌握了泰古银行就等于握住了泰国经济的咽喉,意义不言而喻。

    到了那个时候,雨果就能影响泰国的经济形势,到时候利用这个主动权再来为自己谋利,那就相对简单许多了。

    并且通过债券冲击银行业务,杀掉银行放血,只是资本家在制造金融危机时最常用的谋利手段,但这却绝不是唯一的,事实其他买卖商业保险、股市期货以及对破产企业工厂的收购,还有最常见的房地产投资等等,这些都是雨果准备好的手段。

    不得不说,雨果不愧是世界豪门家族出来的,随便想想就有茫茫多的金融手段,饶是周铭看到了也只能叹为观止,这些不愧是上百年传承的资本家族,自己就算有重生的优势,比别人多活了一辈子,但面对他们的多线操作,也不能不给个服字。

    想想就算让华尔街那些专业的金融操盘手来操作,恐怕最多也就只能做成这样了。

    也就是因为这对雨果来说不过就是信手拈来的简单操作,所以他信心十足。

    不一会,他的管家就从远处急急忙忙跑过来了,雨果见状摆手让他不要那么着急:“我说你也应该学会淡定一点,不要那么毛毛糙糙的,这样有损我拿破仑家族的威名,不就是成功吗?我们要习惯,现在让我猜一猜,你带来的肯定是关于债券市场的消息对吗?”

    管家跑过来到他面前,稍稍平复了一下心情才点头说:“是的我的主人,我按照您的吩咐去抛售了那些债券,之前的确造成了对市场的一些冲击,不过现在却已经恢复了……”

    雨果哈哈大笑道:“你看看我说了什么来着?泰国的金融市场就是不堪一击的,可笑那个周铭还试探来试探去的不敢动手,还有胡安和梅塞德也是两个胆小鬼,还那么相信那个华夏人,真是愚蠢……”

    雨果说到这里突然顿了顿,他似乎想起了什么又问道:“刚才你说了什么?市场已经恢复了?”

    那管家忙不迭的点头说道:“是啊我的主人,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抛售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后来市场上似乎有其他势力在和我们对冲,我们拼不过他们,所以市场的价格就又慢慢回升上去了,现在已经完全恢复啦!”

    雨果当时就懵逼了,感觉脑子一片空白。

    这是什么情况?剧本不应该是市场崩溃然后我出来收拾局面吗?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哪里搞错了吗?

    为此雨果又问了管家一遍,管家那边给出的还是原来的答案。

    雨果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然后狂吼起来,宛若一条疯狗:“是周铭那个混蛋,是他联合胡安梅塞德一起欺骗了我,他们这些杂碎,我不会放过他们的,马上给我准备车子,我要去找他们麻烦!”

    他的管家第一时间愣住了,似乎不明白自家主人怎么突然发这个疯,但随后在雨果狠狠一巴掌扇过来以后他才反应过来,管他什么原因,先准备好他要的才是关键。

    很快管家准备好了,雨果乘车来到了李家豪宅,不过门口安保却并不让他进去。

    这气的雨果吹胡子瞪眼,他指着门口的保安咆哮道:“你们这些没有眼睛的奴隶们,好好看看我是谁,马上叫里面的周铭和李庆安给我出来,否则我拆了你们这里!”

    里面周铭和李庆安接到消息过来了,看到在门口跳脚的雨果,也明白什么情况了。

    “尊敬的拿破仑先生,不知道什么风把你吹到这里来了?”周铭故意问道。

    “周铭你这个贱人,你还好意思问我为什么吗?你难道自己还不知道吗?我问你为什么泰国的市场会这样,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故意给了我一个阴谋?”雨果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咆哮喊道。

    面对几近要疯了的雨果,周铭依然很淡定:“拿破仑先生,很抱歉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难道说你今天已经抛售了那些债券和cds协议吗?哎呀你这也太心急了,我可没让你这么做啊!”

    雨果当时就惊了,因为周铭的确没这么说过,这都是他自己要做的结果。

    雨果冷静了下来,不过他仍然脸色阴沉:“不管怎么样,周铭你先让我进去再说,不要在门口。”

    周铭笑着摇头表示:“亲爱的拿破仑先生,就你现在这个状态,我可不敢放你进来,万一你乱咬人怎么办,我可不想去打狂犬疫苗。”

    一句话一激,雨果就再也冷静不了了:“你才是狗你居然敢骂我是狗,你这个华夏杂碎,我不会放过你的,你居然敢设计我,给我找了一个这么大的阴谋,居然敢骗我的钱,我要杀了你啊!”

    “我说拿破仑先生,我不知道该说你健忘还是什么了,你是不是还记得当初你要cds协议和债券的时候,不管我还是胡安梅塞德他们都是不同意,还劝你不要这么做的吧,是你自己非要的,并且我也没告诉你现在就要抛售这些债券冲击市场,是你自己一厢情愿吧?”

    周铭说:“怎么现在出了问题就来找我了吗?我是你爹吗?”

    雨果脸色一僵,他哪能不明白自己找周铭是没道理的,只是他并不想承认罢了。

    尤其雨果想到了自己在周铭和胡安梅塞德劝解的时候还在嘚瑟,现在想想自己根本已经掉进圈套里了,却还像个小丑一样什么都不知道,还在开心的表演着,那种感觉更让他几欲抓狂。

    于是雨果继续嚷嚷道:“我不知道这些,我只知道这些是你卖给我的,所以你要负责人,我现在不交易了,你给我赔偿!这是你设计我的阴谋!”

    “行吧,既然你这么无赖,那我也给你一句话,滚尼玛的吧!”周铭说。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