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雨果的傲慢
    周铭和雨果隔着一扇大门喊的风生水起,尤其那位拿破仑先生都恨不能一头撞开这扇大铁门的架势了,但跟着周铭出来的李庆安却什么都没有表示,仿佛周铭才是这里的主人,他是个看客一样。

    不过这一方面是李庆安的确不敢在周铭说话的时候多插嘴,这是他对周铭的尊敬,而另一方面则是李庆安由于上午并没有跟着周铭去拿破仑庄园,所以他根本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好不容易等周铭骂完了最后一句话,李庆安才愣愣的问他这是啥情况。

    周铭这才反应过来这位李家主人连什么情况都没明白,就被人堵在家门口骂了一通,于是周铭对他表示同情之余也把上午发生的事简单告诉了他。

    “你明白了吧,他从我这里买走了ds协议和债券,然后自己放到市场里抛售,你今天得到有人在抛售的消息就是外面那位拿破仑先生他干的,只是泰国政府还有本地资本集团反应比较快,让他的投入全都打了水漂,所以他就来这里无理取闹了。”周铭说。

    李庆安一脸这也可以的目瞪口呆,如果之前李庆安还只是茫然不明白发生什么的话,那么现在当他知道了,却也更震惊了。

    这种事情不应该发生在故事里吗?怎么还真能做到啊?

    不得不说周铭这一手在李庆安看来简直可怕,可以说对方的反应完全是被他掌控了的,所谓的劝解只不过是为了引诱他更好的掉进陷阱里。

    当然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要不是雨果那么想占周铭的便宜,想要过河拆桥的撇开周铭自己干自己来赚这份钱的话,他也不至于会吃这个亏。

    所以这个事情也让李庆安确信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和周铭闹掰,否则就会像雨果一样,那叫一个被人卖了还乐乐呵呵的,等转头发现自己吃亏了,那就想哭都哭不出来了。

    “干什么?看李庆安你这表情你莫不是以为我真是故意设计他吗?”周铭翻着眼皮问。

    “绝对不是!”李庆安对此十分坚定的答,“先生您是个老实人,怎么会做这种故意设计的事情?这都是那个雨果的咎由自取,如果不是他想要害周铭先生您,他怎么可能会有现在的结果?”

    开玩笑,李庆安这个时候哪敢乱答,没看到外面那位拿破仑先生什么情况吗?就因为得罪了周铭,就给安排成这样了,他可不想试试。

    周铭重重的叹了口气,他哪能看不出来李庆安的真实想法,这让他很无奈,自己真是个老实人,怎么你这害怕的就像自己多霸道一样呢?

    周铭随后头看了一眼,门口这时已经消停下来了,显然这位拿破仑先生是自恃身份的,他好歹也是一个世界豪门,就这么像泼妇一样的堵在别人家门口骂娘,不好看说出去也不好听,所以在和周铭的谈话不欢而散以后,他也马上愤愤离开了这里。

    周铭想了一下,觉得雨果或许之前对自己的态度并不好,也想占自己便宜,但归根到底他还是自己这一边的,是胡安和梅塞德的朋友,稍微给他一点惩戒就好了,还是得修复一下关系了,自己是个顾全大局的人。

    在这样的想法下,周铭随后拨通了胡安的电话,让他去给雨果说说。

    胡安那边当即同意了,说到底他认识雨果的时间可要比周铭长多了,听到周铭打来的电话,胡安非常高兴。

    “我果然没有选错人,周铭你就是天生的领袖,没想到现在你能这么宽宏大量,了不起!”

    胡安拼命夸赞着周铭,他是真的很高兴,说实在的他也挺讨厌雨果那个脾气还有他观念歧视的,但他们同样需要他的资本帮助,如果就因为这个事情他们就闹掰了,那就太不值得了。

    挂断了电话,胡安很快去找了梅塞德,然后他们一起去了雨果的庄园。

    雨果这个时候刚来,见到胡安和梅塞德一起过来他感到有些意外,不过他什么都没说还是让他们进来了。

    “对于债券市场的事情,我们都已经知道了,我们是来给你一点解决办法的。”胡安主动说道。

    雨果轻轻点头,然后示意胡安接着说,胡安继续道:“其实方法很简单,你继续补仓,保住你手上的期货订单,市场总会发生变化的。”

    “其实雨果你的判断是没问题的,现在泰国的金融形势就像是坐在一个火药桶上,只要一点火星就能随时爆炸,但前提就在于是要在合适的时候,你参与的过早,所以遭到了泰国本地资本以及我们对手那边的联合抵抗,所以这种结果是在情理之中的。”

    胡安接着说道:“现在如果你就这么认输了,那你之前的投入毫无疑问就都成了损失,但反过来如果你能继续投入,就有挽的可能。”

    雨果坐在椅子上静静听胡安说完,他闭着眼睛沉吟了好一会,直到胡安和梅塞德都以为他睡着了的时候,雨果才开口道:“是那个华夏人让你们来这么说的吧?”

    其实雨果在见到胡安和梅塞德来的时候他就冒出了这个想法,毕竟自己前脚来,他们后脚就到,想不怀疑都不可能,而听了胡安劝他的话,雨果更是坚信了他们就是来当说客的。

    在李家豪宅门口,面对周铭的时候,雨果大发雷霆甚至当面咆哮,不过进过这一路来,他已经冷静了下来,现在面对胡安和梅塞德,他只是冷笑道:“骗我损失了那么多还不够,现在还想让我接着去给他趟雷吗?你们是觉得我笨到了这份上,还是觉得你们的演技足够高超呢?”

    胡安皱起了眉:“我们从来没有这么想过我发誓!”

    “的确我们之前是接到过周铭的电话,他也的确说过,但我认为这些都不重要,因为这些都是对的,雨果你仔细想一下”

    胡安很实在的解释,不过雨果却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但是我认为这些就是很重要!”

    胡安愣在了那里,雨果接着说道:“现在损失的不是你们,所以你们可以在这里大言不惭道貌岸然的说着这些恬不知耻的话,但是我损失的却是实实在在的美元!而且更可笑的是你们都知道现在期货市场里,我们的对手已经设了陷阱就等着我跳进去,你们不仅不拉我一把,甚至还要把我推的更深,你们到底是何居心?”

    “但是也请雨果你明白,把你推进去的并不是我们,而是你自己!”胡安强调,“当初我们都让你不要强行买走周铭手上的ds协议和债券,不要急着去抛售,是你不听劝告,现在我们只是在告诉你最好的解决办法,你怎么可以因此就怀疑我们呢?而且我们现在不就是在好心的拉你一把吗?”

    “我去尼玛的好心吧!”

    刚才还冷静的雨果突然就爆发了他指着胡安和梅塞德大声质问:“你们以为自己是什么?圣母玛利亚吗?在这里和我说这些?”

    胡安本来也不是什么老好人,他已经耐着性子和他说了这么多,结果他还这么说,胡安的暴脾气一下也上来了。

    “你的耳朵是长在屁股里面的吗?为什么我们说了那么多,你就只能听到一对臭气熏天的话?我刚才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我并没有看你笑话更没有要操纵设计陷害你的意思,只是我们是同盟,我希望我们能同进退而已!”胡安也爆发的对他说。

    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梅塞德也开了口:“雨果你也是玩老了资本的人,我们几个谁也不比谁厉害谁也不比谁差,所以我们能看出来的问题相信你肯定也能,难道你就不能自己好好想想吗?”

    雨果冷冷一笑的摆手:“很抱歉,我已经想的非常明白,不需要你们来教我该怎么做。”

    “梅塞德你算了吧,这家伙就是一坨臭狗屎,除了让我们感到恶心就不会再有其他了。”

    胡安这么说完,然后愤然起身,也懒得和雨果再打什么招呼了,就带着梅塞德离开了他的庄园,同样的雨果看着他们离开,也没有多说一句话。

    而等胡安和梅塞德离开了,雨果却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沉默了许久,直到他的管家到来。

    “先生,我想您并不需要为他们所困扰,从他们这么快过来的情况看,他们很有可能已经背叛了自己的骄傲,甘心去听一个华夏人的话,成为他的走狗了,所以您”

    管家正劝着他,雨果却突然说道:“马上追加投资补仓,保住我们的订单!”

    “我的主人我就知道您是有想法的什么追加投资补仓?”

    管家正要夸雨果两句,却突然发现雨果的命令居然是刚才胡安劝他的话,这什么情况?

    不等管家多考虑,雨果就冷冷看了他一眼:“有什么问题吗?”

    管家下意识的就摇头,然后马上去办事了。

    作为雨果的管家,以他对雨果的了解,很快就想通了雨果的问题。

    雨果是一个很傲慢很要面子的人,如果你当面这么训斥他要教他怎么做,他不仅不愿意,甚至还会发火,觉得自己的自尊受到了伤害,会跟你吵起来,就像之前在李家豪宅门口,还有刚才面对胡安和梅塞德的时候一样。

    但他这么做并不代表他真的那么不懂事,他还是很明白情况的,明白他们说的就是对的,只是他强烈的自尊,不允许自己在任何人面前低头,或者说这种傲慢就是拿破仑家族流淌在血液里的。

    不过事后想想,他觉得对方的话是对的,他还是会这么去做,就像现在一样。

    767e;5ea6;641c;7d22;3010;4e91;6765;9601;3011;5c0f;8bf4;7f51;7ad9;ff0c;8ba9;4f60;4f53;9a8c;66f4;65b0;6700;65b0;6700;5feb;7684;7ae0;8282;5c0f;8bf4;ff0c;6240;6709;5c0f;8bf4;79d2;66f4;65b0;3002;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