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看我脸色行事
    其实别胡安那个胖子完全没想到这个情况,就连周铭自己都感到十分意外,毕竟出了那样的事,雨果肯定会认为是自己和胡安故意坑他,他已经打电话臭骂了胡安,那么现在这么急的找上门,哪还能有什么好事?

    正是这样的想法,周铭甚至已经做好了要和他隔着大门再吵一架的打算,可谁知才当自己站出来,这个家伙居然喊出了这么一番话。

    你是我的master!

    这几年周铭一直都在国外,知道这话已经是对地位尊崇人最大的肯定了,会从恨不能杀了自己的雨果嘴里蹦出来,着实很让人意外。

    但要细细想来却也能想的通,雨果是心高气傲,一直都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但也正因为这样,一次次的失败打掉了他的傲气以后,他又会变得很不自信很懦弱,是走性格的两个极端。或许在胡安面前还放不下面子,但在自己这个没见过几次面的华夏人面前,他就原形毕露了。

    随后周铭就让他进来了,这让苏涵和李庆安都很紧张,不过周铭却无所谓,本来周铭就没打算对付雨果,之前两次被坑都是意外,是他自己自作聪明的结果。

    雨果在外面哭天喊地歇斯底里的,但当他进来以后却反而冷静下来了,当然也或者是他面对周铭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既然雨果那边开不了口,只好周铭先了:“这两次你亏了多少钱?”

    “三十亿美元。”雨果回答。

    “你居然投了这么多钱?”周铭有些惊讶,要知道雨果用的可是保证金交易,只有撬动资本的百分之十左右,原本周铭觉得雨果顶多只亏了几亿美元玩玩,谁知道他居然一下投了这么多。

    这下周铭算是知道雨果干嘛这么激动要过来了。当然这并不是说堂堂拿破仑家族损失三十亿美元就要死要活了,而是一方面是名声问题,另一方面也是最重要的,哪怕再开放的国家,都不可能允许大量资金的随意出入,拿破仑家族在泰国的资金有限,三十亿这样一来就很重要了。

    雨果脸色一红,显然他自己也觉得很不好意思。

    “我本来也没想投这么多的,这都是我那个不靠谱的管家他干的好事!”雨果说。

    对于雨果这样的表态,周铭只能在心底对他摇摇头了,这家伙真是有搞事的胆子没挑责任的肩,居然这种事情都能丢给管家背锅,也不想想要是没你的授意,他怎么会敢做这样的事情。难怪自己重生前只知道法国的红酒和奢侈品产业是归法国王族旁波,对拿破仑这个曾经和旁波齐名的大家族却一点印象都没有,摊上这么一个继承人,哪能好的了?

    不过周铭对这些家族的兴衰并没什么兴趣,他对雨果说:“这么大笔钱,如果你想要赚回来,接下来你就得任何事情都听我的了。”

    听周铭这话,雨果脸上的表情先僵硬了一下,随后才点头表示自己一定听话。

    周铭知道这家伙是心不甘情不愿的,但这无所谓,只要他乖乖听话不给自己找事就行了,至于他心里怎么天天祈祷自己暴毙还是什么,那可管不了。

    事实证明周铭的观感还是很准的,当周铭安排完了事情,雨果离开了李家豪宅面对自己管家以后,他脸上的表情立马就变了。

    “这个该死的华夏人,居然敢用这种态度对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雨果的语气咬牙切齿,他随后又回头狠狠瞪了自己的管家一眼:“怎么?你以为我就这么甘心让那个华夏人所摆布吗?我现在不过是要利用他帮我挽回损失罢了,你现在怀疑我的决心吗?”

    管家哪敢怀疑自己主人的决心,只能摇头表示支持他的一切做法,早晚会找那个周铭报仇的。只是他的内心深处却总是再想听周铭的是件好事,要是早听周铭的,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窘境,也不会有高达三十亿的损失了,当然这话他是万不敢说出来的。

    另一边,周铭送走了雨果以后,他马上又拨通了胡安的电话。

    电话才接通,胡安那边就大叫道:“周铭你就是上帝创造的奇迹,如果不是我确定你们之前并不认识,我甚至都怀疑你们是串通好故意在我面前演这出戏的了。”

    周铭对此有些无奈:“我可没这么无聊!而且我是个老实人,也没专门打电话给你炫耀的兴趣。”

    胡安那边很无奈,他很想说如果你周铭老实那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老实的了,但回头过来仔细想想,好像周铭说的也没错,他的确用不着专门打这个炫耀电话,然而这样的想法怎么却反而听起来让人更心塞了呢?

    周铭接着说:“我这次的电话是想说咱们该动手了。”

    虽然胡安这时很心塞,但听到周铭这句动手,却又让他一下打起了精神,毕竟这一次他专程来泰国可不是给雨果当导游的,尤其还看到了周铭之前的那一系列操作以后,他不手痒是不可能的。可之前还并不是时候,像雨果忍不住先动手不就吃亏了吗?所以他就这么一直忍到了现在,早就急不可耐了。

    此外胡安也明白现在的确是一个好机会,要知道雨果那边已经吃过了两次亏,那是雨果自作聪明不假,但问题对手那边并不知道,他们只会以为是自己这边的判断失误。

    在进行了两次市场欺骗以后,他们会认为时机已经成熟,那么就会动手,而这也正是他们所等待的机会。

    “周铭你说吧,我们该怎么办?是不是马上在市场上抛售债券,我已经随时准备好了!”

    胡安信心十足的说,因为他在泰国这边也不是无所事事的,事实上早在几年前所有其他豪门都在东南亚布局的时候,胡安的势力就已经进入了,这段时间他也跟家族在泰国的经理人频繁的见了面,也相互交换过很多情报,通过这边的基金和投资银行,胡安也掌握了不比雨果那边少的债券。

    然而周铭对此却说:“不要着急,并不是现在,到时候你看我脸色行事就好了。”

    对于这个答案,胡安顿时心里一万头草泥马奔腾,如果这里有桌子他就直接掀了,这算什么鬼?我又不跟在你身边,怎么看你眼色行事?而且最大的问题不应该是你做事的方式神出鬼没,上帝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吗?

    周铭也明白自己有点太笼统了,他想了想又说:“总之你现在做好随时能动手的准备就好了。”

    尽管胡安还有一脑门的疑问,但周铭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了,他也只能接受了。

    挂断了胡安的电话,周铭想了想向李庆安招起了手,原本这时候李庆安是准备去安排其他事情了的,周铭突然喊他让他十分意外。

    “先生您找我有什么事吗?”李庆安一脸茫然的问,他完全不明白怎么回事。

    “我记得之前你说过你想去泰国国王面前去装b对吗?”周铭问他。

    李庆安脸色有些尴尬,一些不好的回忆立即用上心头,之前就是周铭说这一次泰国的形势很严峻,他就想借着这次机会到泰国国王面前好好显摆一下。

    其实李庆安也不是一个虚荣心特别强的人,他之所以会这么做,就是想给自己争口气。

    毕竟这些东南亚华人在东南亚这些国家都是属于外来人口,不管他们多么低调勤劳,总是会受到本地人的歧视和欺负,尽管相比印尼那边,泰国的情况稍微好一点,但也只是矮子里面挑高个。作为泰国王室还有其他资本集团,他们的首要目标就是要有限度的排挤华人财团,不是不让你发展,但必须控制在一定范围内。

    在这种泰国各财团家族的基本默契下,饶是作为李家人的李庆安,也受过不少委屈,什么恶意抛售通过原材料价格积压这种都是司空见惯的把戏,更恶劣的还有不少军队政变直接找上门来要钱的。

    李庆安早就受够了狗屁醪糟的事情,但正所谓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们作为外来人,来到这里讨生活本来就是要做好被欺负的准备,所以拿这种事情也没办法。

    但这一次周铭来了,李庆安在周铭身上见证了太多的奇迹,现在他又说泰国有麻烦了,那么在这个时候,自己何不借这个机会也嘚瑟一下呢?所以他才会找机会向周铭提出了要去泰国国王面前装b的想法。

    然而最终的结果那一次是很失败的,李庆安甚至连马拉九世的面都没见到,只是见了他的管家,才牛皮哄哄说了没两句话,就被人给扔出来了。

    这些事情太丢脸了,李庆安才一直没给周铭细说,却没想周铭居然这个时候突然提起。

    李庆安想了想还是摇手说:“算了我也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也可以不用做的,多此一举。”

    周铭知道李庆安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有点怂了,于是周铭对他说:“你放心吧,上次是你太急了,这一次我和你一起去,保准给你装一个大大的逼!”

    李庆安仍然不安但他更心动:“那我该怎么做?”

    周铭很爽快的大手一挥:“你跟我一起去,到时候你看我脸色行事!”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