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你要怎么装b
    (鞠躬感谢“书友134****”和“风神羽少”的月票支持!)

    马拉九世是不想就这么滚蛋的,但他却又不能不这么做,他没有和周铭打过太多交道却也从各种渠道听说了各种关于周铭的传闻,知道再在这里纠缠下去是没啥好处的。要知道周铭并不怕在这里把事情搞大,但是他这个国王却没办法忍受这种事情。

    现在只是在门口见了一面,自己英明神武的国王形象就有点维持不住了,再要多待一会,他不敢想象会有怎样的结果,尤其周铭说的那些他还不知道如何反驳。

    当然确切的说是无法反驳,因为周铭切入的角度太刁钻了,他身上的衣服还有他住的王宫都是实实在在所有人都摸得到看得着的东西,他总不能睁着眼说瞎话吧?况且他就算能昧着良心说瞎话,那也得让面前自己的国民们相信才行,否则就很逗比了。

    正是因为这些原因,马拉九世只能对周铭妥协,慌慌张张就带着周铭离开了这里,一分钟都不想多待了。

    马拉九世屈服了,周铭倒是也轻巧放过了他,很配合跟他去了他的王宫。

    对于周铭来说,这不过只是一场轻松的表演罢了,想自己在重生前好歹也是一老网民了,在各种论坛微博上什么喷子节奏狗没见过,什么转移话题带节奏的套路没见过。可以说在后世那些喷子节奏狗面前,这国王陛下的装b技术就和小学生一样稚嫩,自己随便挥挥手就能打发了。

    随后当他们进了王宫,马拉九世立即气势汹汹上来质问道:“周铭先生你做的太过分了!你怎么能在他们面前说这些呢?你知道这会给我带来多严重的后果吗?”

    李庆安被吓了一跳,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如果不是周铭在这里他只怕都要跪下来磕头道歉了,虽然他并不知道自己哪错了。

    说到底马拉九世也是近半个世纪的国王,身上就有一种上位者的气场,饶是李庆安都有些吃不住。但也只是这样了,周铭对此却不仅一点影响也没有,甚至还有空做一套表情包。他看着马拉九世一脸无辜道:“我只是实话实说,这也错了吗?”

    当然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而且你这一脸无辜的表情是什么意思?

    马拉九世心里狂喊着,但他表面上只是阴沉着脸说:“你要知道很多事情看见和事实并不一样,一味的刨根说底是很愚蠢的!”

    任何政治人物都是要作秀的,任何作秀宣传出来的人设都是假的,他马拉九世作为一个国王,需要有亲民节俭的一面,但却并不意味着他就真是一个亲民节俭的人,毕竟作为一个国王要是不能财富如山高高在上,那这个国王还当的有什么意思呢?他极力宣传的亲民节俭不过是对自己奢华的一种遮掩罢了。

    不仅是他马拉九世,全世界这都是通行的,一如宣扬爱护动物的动保组织放任救助动物饿死,宣扬女性权利的女权组织私底下做着卖婬的勾当,爱心捐款被挪用等等这些。

    这些道理周铭当然明白,否则在外面周铭就不会说那些话了,打蛇打七寸说话挑重点,周铭可没兴趣磨磨唧唧,更没兴趣看着别人在自己面前踩着自己装他的b,哪怕你是国王也不行。

    “我当然明白这些事情的后果,我本来就是故意的。”周铭很直接说道。

    这话让马拉九世很没脾气,其实他自己也明白周铭就是故意的,可他却还是要这么说,连自己也搞不清楚究竟想怎么样,或者只是单纯的发泄一下。

    “好了国王陛下如果你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或者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你给外面那些家伙道个歉,重新解释一下……”

    周铭的话还没说完,马拉九世立刻说道:“不要这么做!这个事情……就这样吧,我找你是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开玩笑,有了刚才的教训,马拉九世哪里还敢让周铭去解释什么,只怕他那种“老实”的解释,只会让事情更麻烦,自己那亲民节俭的人设崩塌的更厉害吧。与其那样,还不如自己认个怂,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况且能让自己这么屈尊出去找他,自己这边的事情也的确不小。

    但当马拉九世带着周铭坐下,当马拉九世还纠结着不知道该怎么开口的时候,周铭却先说道:“是泰铢和债券市场出问题了吧?”

    马拉九世先是一惊,但随后又很明了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我其实并不知道,我刚才一直都在外面喝咖啡,又被你的太子殿下带兵围了要扔出去,怎么可能知道资本市场里的信息呢?”周铭摊开双手说,“所以我就随便猜了一下,没想到猜对了。”

    马拉九世一脸便秘一样的表情,想不到自己居然被这样套路了吗?

    他很不想相信,觉得周铭是故意这么说来气自己的,但仔细想想事情好像的确是像他说的那样,这样一来马拉九世顿时感觉更心塞了。

    这边马拉九世很郁闷,不过另一边周铭却开口了:“好了这些都放一边吧,我们还是谈谈正事,泰铢和债券市场的情况怎么样了?有人开始动手抛售了吗?”

    马拉九世摇摇头:“抛售还并没有,只是刚才我接到消息称太古银行和芭提雅集团等三十家大型企业的股份出现了很奇怪的波动,价格被突然拉起又很快降落下去,我觉得这个情况不是个好兆头。”

    周铭轻轻点头,看起来这位马拉九世国王好歹掌握了泰国经济那么多年,基本水平是没问题的。

    他口中的太古银行和芭提雅集团这些企业都是总股本很大的,金融术语中就称呼为权重股。所谓权重就是指由于这些企业的总股本很大,那么这些企业股票在整个股市里的权重就很大,同样对整个股市的涨跌影响也很大。

    简单来说,一个小公司哪怕一天暴涨20个百分点,对整个大盘的影响可能就只有零点零几的指数,但要是太古银行就不一样了,他哪怕只上涨10个百分点,整个大盘就会带动上涨50的指数。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如果有人要投机大盘,那么首先要做的,就一定是掌握权重股。

    也是由于权重股如此重要,所以一般来说在没有特别消息的情况下,权重股的涨跌很难有太大的变化,那么现在这些权重股的突然拉升和回落,这显然不是市场的正常运作,而是有人短时间内大量持有权重股股票的结果,哪怕做的太细致,市场也会留下痕迹。

    李庆安到这时也才明白过来眼前这些究竟是怎么回事,国王马拉九世陛下正是意识到了市场上突然出现的问题,意识到了这可能是国外资本财团悄悄入场的一个信号。他明白自己独木难支,需要有一个盟友,这个时候周铭又恰好就在眼前,或者还可能他跟某些团体的谈判破裂等等,让他没得选择,才只能找周铭了,甚至受一些委屈也无所谓。

    突然李庆安瞪大了眼睛,他又想到难道周铭是不是早就计算好了这一些,知道那些人会在今天入场,所以才故意那么高调在门口晃悠,目的不就是让马拉九世这位国王陛下主动出来请他吗?

    想到这里李庆安越发的激动起来了,那可是泰国的国王陛下泰国的第一人啊,平时就算自己想进王宫找他都是难上加难,可周铭却只是在门口这么坐着,马拉九世这位国王陛下就在王宫里坐不住要出来邀请了,这是何等的威风呀?没见门口咖啡厅旁边跌碎了一地的眼镜和下巴吗?自己跟着这样的人果然是十分正确的选择!

    周铭当然也感受了身后李庆安火热的目光,这让周铭皱起了眉头觉得这家伙莫不是性取向有问题啊,不过自己可是钢铁直男,他要敢有什么想法,自己就能打到他夜生活不能自理。

    不过周铭心里也在暗暗庆幸,因为他其实并没有什么计划,虽然他知道摩根那边要是有了动作,泰国资本集团这边不可能会无动于衷,但要真说他们会因此多么需要自己,周铭也不敢确定。毕竟周铭可知道前世在金融危机里,这些泰国本地的资本集团可没少帮着国外资本冲击本国经济,自己从中渔利。

    这样没有底限的家伙,周铭哪信得过呢?所以周铭为了保险起见,才带着李庆安坐在门口的咖啡厅看看情况的,谁知道会有这样的事情,看来摩根和马拉九世也太给面子太配合了一点。

    对面马拉九世眼见周铭皱起了眉,他立即担心道:“周铭先生是不是想到了什么事情?我知道您和胡安公爵这些人的关系非常好,所以请您务必要告诉我,因为这对我非常重要!”

    周铭愣了一下:“我没想到什么事情啊,我只是突然有点装b的事情要跟我的朋友商量。”

    马拉九世一脸懵逼,完全不明白周铭怎么会突然这么说。

    然后周铭就转身一巴掌打在李庆安脑袋上对他说:“好了我告诉你现在收起你那个逗比的眼神,不要对我有任何非分之想!然后我们来谈谈你要怎么装b的问题。”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