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七章 两个目的
    随着周铭这话说出口,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不管李庆安还是马拉九世国王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显然他们都不理解周铭怎么就直接说出来了,缺心眼吗?

    李庆安张嘴就想拒绝,不过周铭这时又接着问他是想怎么在一位国王陛下面前装b了。

    这下李庆安就不好拒绝了,并且如果只是问一次,那么李庆安还可以理解这是一时失误,但第二次的情况就不一样了,以李庆安对周铭的了解,这必然是有深意的。

    于是李庆安收拾了一下心情,开始跟周铭正儿八经的商讨起来该如何装b了。

    “先生,我觉得这装b也是一件比较难办的事情,尤其我们面对的还是一位国王陛下,我们一定要从理由和形势等多方面来讨论,不能太随意了,那样就会让整个事情变得没了意思,也失去了他本来的意义……”

    另一边马拉九世国王则是一脸黑线,在他看来这俩也太不把他这个国王当回事了吧?居然就在这里自顾自的说着如何在他面前装b的事,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猖狂?当真不怕我发火吗?

    不仅是马拉九世国王,他儿子密普更是抓狂:“父王,我认为您对他们的容忍应该要有个限度,像他们现在这样,我们就应该要打死他们!”

    听着自己儿子的低声咆哮,原本愤怒至极的马拉九世却反而冷静了下来。

    他仔细想了一下,也觉得周铭不该是这么鲁莽的人,那么他现在这么做也必然有另外的深意,只是自己现在一下还没想到。

    带着这样的想法,马拉九世突然凑到周铭和李庆安身旁加入了他们的讨论:“我觉得李庆安先生的话很对,不过我认为装b这种事情更应该自然一点,不能是为了装b而装b,那样反而失去了原本的意义,也会有一种很做作的感觉,那是不好的……”

    我@#%%&¥#……这也太夸张了一点!

    太子密普见到这一幕差点没惊掉了下巴,他不明白自己父亲是发的哪门子疯,对面俩人可是在商量着怎么在自己面前装b啊,怎么您老也掺和进去了呢?难道这就是属于周铭的魔法吗?

    不过密普并不知道,现在面对李庆安和马拉九世的周铭自己也是一脑门疑惑:这俩家伙都疯了吗?

    周铭的确是故意找李庆安在马拉九世面前提起装b这个话题的,但他说这个也仅仅是恰好那个时候想起来了,而且本身这样做不就是一个很装b的事情吗?所以周铭就这么做了,他哪知道李庆安和马拉九世一个个这么有病的兴冲冲上来讨论了呢?

    你们这两个家伙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周铭很无奈,但既然他们想这么做就随他们了,随后李庆安和马拉九世就很仔细的讨论了一番该如何装b的细节,并进行了演示……看起来这俩人玩的挺开心的。

    当然他们只是开心了一下就把目光转回到周铭这边了,毕竟相比这种无关紧要的事情,关于资本市场的消息才是最重要的。

    “我认为太古银行和芭提雅集团他们股价的突然变化,是有人悄悄建仓持有的结果,目的是为了接下来做空股市的行动。”马拉九世国王看着周铭问,“我知道周铭先生和胡安公爵他们的关系很好,所以……”

    周铭却摇了摇头:“我知道你希望我们的资本能入场,但是在我们的资本入场以前我有个问题要搞清楚,那就是陛下你的目的是什么。”

    马拉九世面对周铭问出的这个问题惊呆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周铭会这么问。

    “我想知道国王陛下你是想拯救泰国经济,还是只是想单纯的借着这次机会捞一笔钱让自己更富有呢?”周铭问。

    马拉九世对此似乎有些疑惑:“这有什么差别吗?”

    不光是马拉九世,就连李庆安似乎也没搞明白周铭这个问题的意义,现在显然摩根财团还有他的盟友们就是冲着掠夺泰国资本来的,那么他们作为泰国本地的资本集团,拯救泰国经济不就等于保卫自己的钱吗?

    周铭告诉他们:“这中间的差别可大了,拯救泰国经济那不用说就是你们现在想的,但如果只是单纯的想要借机捞钱那就简单了,我们完全可以跟着摩根他们的步伐一起抛售做空泰铢,等摩根的资本走了以后我们再低价去收购那些濒临破产的企业。”

    李庆安和马拉九世都是一脸如梦初醒的恍然大悟,显然周铭的话给他们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原来还可以这么玩吗?

    想想的确是这样,摩根他们的资本来泰国只是投机,讲究的就是一个快打快走,不可能在这里多做停留。而另一边,由于摩根他们掠夺走了很多资本,那么肯定泰铢大幅度贬值,国内大批企业破产,不管之前这些企业如何优秀,在金融危机过后,他们的价值肯定都是被压缩到最低的。

    那么这样一来,只要他们能跟进摩根财团的步伐,先收紧自己的资本,先把自己的财富转移出去,等金融危机过后再转回来,这样一出一进至少能赚十个百分点以上,更重要的一点,是能通过危机过后大量企业需要资金注入的形势,花很少的钱收购更多的企业,形成一个庞大的企业帝国。

    事实上世界上很多资本集团都是这么玩的,甚至包括印尼的华人集团,在印尼形势一直不好的情况下,仍然能控制超过80%以上的企业,这个手段就是很重要的原因。

    不过这种手段说起来简单,但真要马拉九世做这种决定,他还是很难的。

    唉!

    马拉九世最后叹了口气说:“这是很诱人的决定,我想周铭先生你一定也很想这么做,但是我作为泰国的国王,总还是要为泰国的国民负责的,他们那样景仰我,给我交税供养我,我无论如何都要为他们战斗到最后一刻!”

    马拉九世国王的话说的铿锵有力,让他的卫队们都忍不住为他鼓掌,甚至作为华人的李庆安都对他肃然起敬,以至都忘了给周铭做翻译。

    相比其他人的敬意,周铭在搞清楚以后不仅没一点感觉甚至还有点想笑。

    “行了,马拉九世国王先生,有些戏在我们面前就不用再演了,这里又没有外人你说你装傻逼呀?还是老实点说实话吧,要不咱们的谈话就进行不下去了。”周铭说。

    周铭的话引起了公愤,太子密普第一个跳起来怒骂周铭道:“你这个毫无礼义廉耻的强盗,你怎么敢质疑我父王的责任心?他是泰国的国王,那么现在他要为了自己的国王战斗这有什么问题吗?你以为所有人都和你一样,都是见利忘义的畜牲吗?”

    其他卫队那些人骂的更狠,就连李庆安做了翻译以后,也对周铭说他做的有点太过分了。

    “先生,马拉九世陛下他好歹是国王,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普通商人,怎么着都会有一些比我们更高的思想觉悟。”李庆安说。

    这些人的支持让马拉九世更觉得自己高高在上又扬起了头。

    周铭笑了笑然后摊开双手说:“既然如此,那么如此崇高的国王陛下,想必一定是会为了泰国能安然度过这次金融危机,花光自己金库里最后一张美元对吗?这就很简单了,我知道摩根他们一定会做空泰铢和债券,那么不管他们下多少空单,你们就做对冲投资,只要你们舍得花钱和对方的步调一致,就能持续不断保证泰国的金融稳定。”

    面对周铭的这个办法,刚才还得意洋洋的马拉九世,他脸上的笑容顿时僵硬了,因为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他可不会做雷锋。

    太子密普比较实际一点,他则悄悄询问周铭这要花多少钱。

    周铭很认真的想了想然后回答:“其实也用不了多少钱,因为从对方大量持有太古银行和芭提雅集团这些权重股的操作来看,他们的主要精力也就是集中在这上面的,所以你们也只需要和他们在这种权重股上反复较量就行了,大概也就需要一两千亿美元吧。”

    马拉九世和密普的脸色更尴尬了,只有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卫队士兵们还叫的很欢,让马拉九世国王就和对方拼杀到底,保卫国家!

    “国王陛下你的决定是什么?”周铭询问。

    对于周铭的问题,这位卫队士兵们的回答都十分积极,他们一个个叫喊道:“这还用说吗?国王陛下当然是会选择保家卫国了,他和你这种眼里只有钱的商人是不一样的!我们的国王陛下不会让我们失望的,他是心里有大义的,很高风亮节,不是你这种生活在下水道里的老鼠能揣摩的。”

    对于这些卫队士兵们的话,周铭就只是笑笑不说话。

    马拉九世纠结了半天,最后悄悄来到周铭身边:“周铭先生借一步说话。”

    周铭却说:“刚才我就说了,国王陛下,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在这说吧。”

    其他那些卫队士兵们也在这里起哄,无奈之下,马拉九世只好说:“其实摩根他们持有的权重股里面,很多企业的股票我也持有了,我不能放弃这些企业,那样我自己也会损失惨重的,所以必须换个方法。”重生之商界大亨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